苏俄国家安全委员会专集

苏联专集1 苏联专集2 俄罗斯专集 契卡成立90周年展览




ДЗЕРЖИНСКИЙ ФЕЛИКС ЭДМУНДОВИЧ

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

1917年12月至1922年2月任全俄肃反 委员会主席。1922年2月至1923年11月任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内务人民 委员部下属国家政治保安局局长。1923年11月至1926年7月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 治保安总局局长




ДЗЕРЖИНСКИЙ ФЕЛИКС ЭДМУНДОВИЧ

 

捷尔任斯基、温什利克特与契卡工作人员在一起

年轻的契卡之父

 

晚年钻研经济学

 

查看地图,把握全国的肃反形势 山羊胡子捷尔任斯基
位于莫斯科卢比杨卡大街的克格勃总部 因从事革命活动而被沙皇逮捕了,毫不畏惧
与基洛夫同志在一起 胸怀大志

МЕНЖИНСКИЙ ВЯЧЕСЛАВ РУДОЛЬФОВИЧ
知识分子型的肃反头目——维亚切斯拉夫·鲁道福维奇·缅任斯基

1926年7月至1934年5月任国家政治 保安总局局长

ЯГОДА ГЕНРИХ ГРИГОРЬЕВИЧ
无法满足斯大林要求的肃反人员——亨里希·格里戈里耶维奇·亚戈达

1934年7月至1936年9月任内务人民委员。

龙种结出了跳蚤,克格勃多年的恶行在苏联解体后被揭露,创始人捷尔任斯基也难逃其咎 佩戴列宁勋章和红旗勋章的亚戈达.1922年契卡改组成国家政治保卫局,1934年并入内务部

ЕЖОВ 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大肃反死亡旋涡,恐怖的草莓手套——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

别随便说话,会被告密的

阿格拉诺夫和亚戈达

大清洗行将开始,四面八方针对斯大林的恐怖活动将被揭露

高尔基与亚戈达 1935年

未露杀机的内务人民委员也算是革命的捍卫者

Микоян米高扬,Ежов叶若夫,Каганович卡冈诺维奇 叶若夫Ежов与斯大林Сталин议事,深刻领会斯大林的意图
亚戈达Ягодаи与叶若夫Ежов审判"人民的敌人" 贝利亚Берия,叶若夫Ежов,Микоян, Молотов,Калинин,Сталин,Ворошилов,Каганович
1937年12月契卡成立20周年时被称为苏联第一公民的肃反人才 叶若夫国家安全总政委,1938年11月因为有重大'缺点和歪曲'而被贝利亚接替,调任空职随后被枪决

ЕЖОВ 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国家安全总政委-叶若夫

1936年9月至1938年11月任内务人民委员

叶若夫和内务部领导们在一起(左前一)

Commisar of State Security ezov国家安全总政委 叶若夫的军服

Commisar of State Security Beria国家安全总政委 贝利亚的军服



看下一部
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全面介绍 (本站克格勃主席谢列平同志编辑)

KGB名称变更
   1917年12月 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
   1922年2 月 国家政治保卫局
   1923年7 月 国家政治保卫总局
   1934年7 月 国家安全总局
   1941年2 月 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
   1941年7 月 国家安全总局
   1943年4 月 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
   1946年3 月 国家安全部
   1947年10月至1951年11月 国家安全部(对外情报机构归情报委员会管辖)
   1953年3 月 内务部(1953年曾与国家安全部短期合并,统称内务部)
   1954年3 月 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
   苏联解体后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会主席团有主席一名,副主席十名,其中包括两名第一副主席。主席和副主席还领导地方国家安全机关——各加盟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区、州国家安全局的活动。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全委会
   苏联国家委员会全委会由十五至十七人组成,负责研究最重要的问题,并就这些问题通过相应决议,以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令的形式生效。决议生效以后,就成了所有国家安全机关必须执行的规定。全委会委员组成中有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副主席、主要部门的主官以及几个地方国家安全机关的领导人。全委会由苏联部长会议决定任免。 约定俗成的是,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莫斯科市及莫斯科州和列宁格勒市及列宁格勒州国家安全局的两位局长,传统上都是全委员会委员。根据条例,全委员会一个月举行一次例会,但有时候要多,这取决于该讨论的问题是否紧急,是否重要。 全委员会根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命令清单确认干部任免。有时候听取有关国内、国家安全委员会机关和部队所发生的最重大非常事件的报告,讨论上级权力机关的重要决议,并据此作出相应的决定。一般来说,讨论问题会吸收范围相当宽的特邀人员参加,人数有时多达一百人或一百人以上。 全委会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领导机关,是某种指挥学校,是审核与研究最重大问题的形式。全委会通过的主要决定可以长期有效,且只有全委会才能以其决议取消已生效的决定。 全委会是安全委员会相当广泛的负责人交换意见的机会,是作出决断的有益方式和方法,更主要的,它也是确定落实并监督决议执行情况的有益方式和方法。决议将传达到国家安全委员会各级机关和部队,并成为他们在相应方面展开实践活动的依据。

  下属机构:

第一总局
第一总局是对外情报侦察部门,它对驻国外间谍机构实施领导,并从苏联本土进行情报侦察,指导他们所在地区的国家安全机关第一线(情报侦察)分队的工作。这些部门被称为第一总局这一事实,也强调了对国外敌人斗争的头等重要意义。


第二总局
第二总局从事反间谍情报侦察工作。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以来,对外情报侦察工作时分时合,这都取决于当时苏联哪种路线在对国家机关的态度方面占主导地位。八十年代末以来逐渐形成一种做法,即不把全部反间谍情报侦察集中在一个部门。而是根据具体的工作方针把它们分散到几个部门。但第二总局始终是反间谍情报侦察部门的主角,它实施反间谍斗争,并从事与外国代表机构和旅游系统有关的工作,同时还在苏联领土上进行某些侦察活动。


第三总局
第三总局负责制止外国特工机关对苏联武装力量的破坏,领导有关军事部门和部队的特别勤务处的工作。它在七十年代成为总局,其理由是它所从事的与国防部协同行动的工作,不仅量大,意义也很重要。

第四局
第四局负责所有交通运输部门的反间谍情报侦察活动的实施。

第五局
第五局负责与意识形态破坏活动进行斗争,它于1989年改组为“З局”。这远远不是一种形式上的举措。现在,它已经不再从事原属第五局的工作,即反意识形态破坏活动的工作,而是集中全部精力,调查并制止外国特工机关实施的恐怖和破坏活动,而外国特工机关则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从事不符合苏联法律的外国组织和中心来搞这些活动。

第六局
第六局负责各个国防工业目标和某些科研中心的反间谍情报侦察工作。

第七局
第七局的任务是对委员会感兴趣的目标实施屋外监控。这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所有业务方向都很需要的重要侦察部门。就人数来说,该局是相当大的,其主要特点是时刻保持战斗准备,以便能昼夜执行任务。正是由于这个部门的活动,才得以经常发现并制止外国特工机关的间谍活动,判定他们的犯罪联系,查清他们打入苏联要害部门,与苏联公民联系、实施隐秘行动和通过目视途径取得情报的意图。

第八总局
第八总局负责编制总部机关与地方机关以及情报侦察机关与驻国外情报机构通信联络的秘密电码集。该局拥有制定密码通讯体系的现代化技术和科学装备,能切实保证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密码通讯,并绝对保障这种通讯能在离总部机关的任何距离昼夜不停地工作。获得秘密电码集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间谍。无线电报务员和密码译员的劳动强度极其繁重,一人,两人,最多三人,就得随时随地地保证驻国外情报机构与总部机关的联络。工作条件是不轻松的,生活因必须遵守严格的制度而变得非常艰辛枯燥,也很不方便,因为,敌方特工机关对无线电报务员和密码译员都有极大兴趣。

第九局
第九局担负保卫职能。它负责保障国家高级领导人、国家最高规格的礼仪场合、外国代表团来访和苏联代表团出访的安全。警卫克里姆林宫政府机关、部长会议大楼和其他一些目标,其中包括远离莫斯科的地方目标,如黑海、波罗的海和其他地区的几个目标,均属于他们的任务。 一九九零年,第九局改组为保卫局,机构也有所改变,确切地划分为两类勤务部门:一类从事管理工作,另一类从事业务活动。 保卫局工作人员的劳动强度很大:始终保持警惕,全神贯注,常备不懈,彻底奉献自己的一切,因为随时随地都会遇到令人不快的突发事件。当然。他们还得适应工作和被保卫人个性的特点,适应需要保证其安全的目标周围的情况。一般来说,出访代表团的安全保障是特别困难的任务。,因为我们在那里并不是主人,但谁也不会解除我们的责任。我们根本不能完全指望接待方的警卫,因为一旦发生意外事件,最终还是我们要负主要责任,而且不仅是公务上的责任,还有道义上的责任。 行使保卫职能,是一项复杂的职业,它需要本领、能力和良好的体力训练。该局工作人员,一般来说,不会长期担任这项工作,过一定时间以后,将调到其他业务活动方向,在这些方向的工作对精神和体力紧张程度的要求要低一些。

第十局
第十处集中存放国家安全机关在苏联时期以及苏联以前时期积累的业务统计文献和档案资料。因此,在工作人员的谈话中通常固定地称之为“档案处”。 国家安全委员会档案是保存各种资料的严整体系,它们依据严密的分类法规则,按主题和年代进行分类,保证资料无条件地典藏,并能迅速检索到需要的文献。在一九九一年八月以前,该部门的工作人员由于苏联有严格的档案使用规则,保证了国家机密的收藏,而且也未发生过任何问题。 同时,遗憾的是,在档案政策中,在档案法规中,存在着一些重大疏漏和不足:没有明确规定某些资料的保存及其发表和用于学术著作的期限,但这却排除了全部准许使用的可能性,封闭了利用堪称国家机密的档案资料搞政治投机和未经证实就转交给大众传媒的通道,这两种行为的后果往往是无法补救的。 八十年代末以来,第十处的工作人员就某些课题、国家机关和其他组织活动中的一些事件及片段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他们的分析、总结和结论是非常重要的,并报告了国家领导人,后者还根据他们的报告作出了与某些现实问题有关的相应决定。 档案资料帮助我们填补了许多空白点,给相当微妙的问题带来了一定的公开性,并使人们能够引用真实材料去看待和解决某些问题,这些问题或是涉及苏联和其他国家的公民, 安全委员会档案处把资料编上数字符号并按号码顺序排列,而读者则注意到缺了某些序号,这并不是力图隐藏某个部门,而是安全委员会传统上就是这么做的,在部门编号中允许有缺省项。有时它们被填满了,有时当安全委员会编制发生组织变化时,它们又重新出现了。


第十一局
缺省部门

第十二局
第十二处,关于它的工作,有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传闻和各种各样的谣言,称它的工作是国家安全机关对苏联公民和外国人进行“全面监视”。这里指的是技术监听,是国家安全机关实施特别重要的侦察措施的技术手段。 这类方法一直被外国特工机关所利用,苏联也采用了这种方法。 审查有关国家生活最重要的方面和涉及国家安全利益的案件,需要有非同寻常的侦察方式和方法,监听就是其中之一。它是根据上级确认并由国家安全委员会命令宣布生效的细则,在严格规定的条件下进行的。监听不止一次地协助我们查清了犯罪分子极其危险的行动,帮助我们截获国家安全机关感兴趣的联系和接触也使我们有机会获得其他途径不能获得的情报。 八十年代末以前,这个问题在法律上未以必要的形式进行规范,因此,利用通过这一渠道所得的信息具有不可声张的性质,也不向检察院和法庭提供。这些信息要以其他后续行为来证实,当然,是在能这样做的情况下。在侦察诸如杀人、侵吞巨额国家财产和公共财产、走私、炒汇、非法接近国家重大机密并把它们转交给外国代表等案件时,这种信息是格外有用的。 第十二处的工作要求具有专门的技术设备、专业训练、判定什么是所需情报并对其进行整理的能力。该部门工作人员有时要比一般侦察员知道得多,并填补侦察业务活动中的空白。这一部门的能力经常是获取某些情报的唯一手段,这些情报是国家安全机关采用其他办法从来也得不到的。 这项工作的微妙之处还在于以下方面,即在对某些目标开展工作的进程中,侦察人员会完全意外地碰上这样一些情报,它们有的与要求侦察的人毫无关系,有的则与占据国家高级负责职位的人有关,且法律规定禁止监听其谈话。此时该怎么办呢?一方面,确有对这类人物进行监听的禁令,而另一方面,我们有时获得了他们进行非法甚至是犯罪活动的明显证据,又不能就此罢手。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向苏联国内的上一级负责人报告获得的情报,请求准许利用这一情报并继续工作。这种态度源自国家利益的需求,通常并不对刚才提到的、在那之前暂时尚未、将来也不会把此视为侵犯人权,因为这是国家和社会利益迫使我们不得不如此为之。


第十三局
缺省部门
第十四局
缺省部门


第十五局
第十五局从事的工作是设计、建造并按需要的制度管理某些目标,这些目标是为特殊时期,即为一旦爆发军事行动和发生其他意外情况时准备的。 在莫斯科及其郊区和苏联的某些其他地方,建有绝对秘密商定的、供特别时期使用的目标。它们包括统帅国家和武装力量的预备指挥所、不可或缺的储备库、政府通讯枢纽,以及其他在紧急状态中支撑国家生活、保证国家或多或少地正常行使职能的设施,简短点儿说,是维持国家在紧急状态下仍有生存能力的设施。 各目标的设施需要按起码的必不可少的原则作出相应的科学和技术结论,某些目标是用来防止核攻击的,但是,在大型核弹头直接命中时,它们的生存率也会大成问题,这当然是不言而喻的事。虽然如此,目标的某一部分却会保存下来,从而在某种程度上保障国家的可管理性。 要保障国家安全,保障国家最重要的目标,没有上述设施是不可能做到的。从苏联的能力出发,我们并不极力主张在所有方面都赶上拥有巨大潜力和实力的美国。但上述设施是最低限度的,是非有不可的。


第十六局
第十六局的工作与第八总局相当接近,它拥有解决技术和科学问题的最杰出的智能潜力。它负责收集公开情报和秘密情报,解决有关打入苏联感兴趣的别国家重要目标的极其复杂的任务。该局有许多高水平的发明,这需要高深的学识、必不可少的技术设备和技术手段。在这个部门工作着一批高级专家,他们完全可以成为苏联科学技术界的骄傲。第十八局并未囿于本单位的小圈子,它与苏联工业部门、科研机关具有广泛的联系,利用自己的潜力,帮助后者完成各种科研任务。 在研究具体任务时,他们要求严格、努力不懈、机敏过人、颖悟独特,并充满永恒追求的强烈愿望,更主要的是他们找出的解决任务的方法简直匪夷所思,而这些任务,乍一看,简直就是人类智慧的幻想。国家安全委员会有一些不懈追求、渴望达到更高水准的部门,而第十六局就是其中之一,也是通往科技难题谜底最佳实践道路上极其重要的一环,没有它,在我们这个时代根本就不能保障苏联的国家安全。
边防军总局
边防军总局领导边防军区、边防部队和哨所。边防部队的总部机关不大,但边防军总数却超过二十二万人。对于苏联这种拥有漫长边界的大国来说,这是现实需求所允许的最低数量。八十年代末迫切需要扩编边防军部队,改善他们的物质条件,给他们增加财政投入。边防军经费已占国家安全委员会预算总开支的一半,其相当一部分用于边界的技术装备:军事技术兵器、目标设施建设、通讯联络、各大单位的工资。
侦察技术局
侦察技术局是设计、开发、生产和经营专用技术工具的先头部队,也是科学思想成果、最高技术工艺和独一无二的技术解决方案最集中的部门。在该局的产品中,进行批量研制和生产的技术工具相对较少,往往是些单个产品,它们被指定用来完成严格规定的侦察任务。侦察技术局利用苏联科学界和整个工业的科技成果,密切关注国外在这一领域的新产品,并极力利用其中最有价值的一切成果。 侦察技术局的产品具有双倍的机密性。如果走漏消息,就能是对手很快制定防范措施,从而抵消我方技术能力的效能。 该局工作人员都是有一定特长的全神贯注的人。国家安全委员会慷慨地把自己的新发明与地方工业部门分享,从来不提任何交换条件,当时也不存在任何商业性活动。完全可以实事求是地说,没有该局的产品,不论是情报侦察机关,还是反间谍情报侦察机关,或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其他部门,首先是边防部队,都不能完成本部门所面临的任务。我相信,这个局仍有远大前程,但是,这只有在一种条件下:即它如果能吸收国内外经验,并不断寻求更高水平的各种科技发现,才能变为现实。

辅助部门:

军事建设局
   军事建设局帮助解决各业务局迫切需要的最复杂的工程项目。
  
总务局
   总务局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业务活动服务。在落实极其复杂的侦察措施时,假如没有物质管理保障,尤其是在意外情况下,其富有效益的工作是不可想象的。
医疗保健局
   医疗保健局对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尤其是在国外工作的部分人员由于驻在地的环境引起的健康情况采取预防措施,并经常检查,及时治疗。医疗保健局甚至还制定了一套建议:让去气候条件欠佳之国的工作人员在出国前进行体质锻炼。
捷尔任斯基高等学校
   捷尔任斯基高等学校向学员提供近五十种外国语的高级语言训练及专业科目知识,同时还培养高等数学、物理和其他学科的专家。 国家安全委员会拥有出色的教育培训网,学员可以接受高等教育,而工作人员则可在专业培训班为接受专门知识而进行训练和预备训练。 国家安全委员会培养边防和通信干部、密码译员、某些技术专家,保障副博士和博士论文的准备与答辩。
人事局
   人事局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管理干部,在其各级单位都建有相应的人事部门。选调工作人员,接受他们参加工作并进行安置、提职,解决许多与物质保障有关的问题,办理休假奖励,选派干部参加培训和进修等等,但这些远远不是国家安全机关人事部门所从事工作的全部。 人事工作最困难的阶段是选调、研究国家安全机关工作的候选人,因为,如果此时出错,可能会在此人活动的任何阶段付出昂贵的代价。 人事局在与意外事件有关的档案分析方面向国家安全委员会各部门提供必要的帮助,这些事件包括个别工作人员的叛变、破坏军事纪律、玩忽职守等。

克格勃历任主席:

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1917-1926  
维亚切斯拉夫·鲁道福维奇·缅任斯基1926-1934年
亨里希·格里戈里耶维奇·亚戈达 1934-1936年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1936-1938年
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1938-1941年
弗谢沃洛德·尼古拉耶维奇·梅尔库洛夫1941年(2-7月)
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 1941-1943年
弗谢沃洛德·尼古拉耶维奇·梅尔库罗夫 1943-1946年
维克托·谢苗诺维奇·阿巴库莫夫1946-1951年
谢尔盖·伊万诺维奇·奥戈利佐夫 1951年(8-12月)
谢苗·杰尼索维奇·伊格纳季耶夫1951-1953年
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1953年(3-6月)
谢尔盖·尼基福罗维奇·科鲁格洛夫1953-1954年
伊万·亚历山德罗维奇·谢罗夫1954-1958年
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谢列平1958-1961年
弗拉基米尔·叶菲莫维奇·谢米恰斯内1961—1967年
尤里·佛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 1967-1982年
维塔利·瓦西里耶维奇·费多尔丘克1982年(5-12月)
维克托·米哈伊洛维奇·切布里科夫1982-1988年
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克留奇科夫1988-1991年
瓦季姆·维克托罗维奇·巴卡京1991年8月-11月

克格勃第一总局(对外情报总局)历任领导
米哈伊尔·阿布拉莫维奇·特里利瑟尔1921-1929年
阿尔图尔·赫里斯季安诺维奇·阿尔图佐夫1929—1934年
阿布拉姆·阿罗诺维奇·斯卢茨基1934-1938年
米哈伊尔·施皮格尔格拉斯1938年(2-7月)
弗拉基米尔·格奥尔吉耶维奇·杰卡诺佐夫1938-1940年
帕维尔·米哈伊洛维奇·菲京1940-1946年
彼得·瓦西里耶维奇·费多托夫1946-1949年
谢尔盖·罗曼诺维奇·萨夫琴科1949-1953年
瓦西里·斯捷潘诺维奇·里亚斯诺伊1953年(3-6月)
亚里山大·谢苗诺维奇·帕纽什金1953-1956年
亚里山大·米哈伊洛维奇·萨哈罗夫斯基1956-1971年
费奥多尔康斯坦丁诺维奇·莫尔京1971-1974年
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克留奇科夫1974—1988年
列昂尼德·弗拉基米罗维奇·舍巴尔申1988年-199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