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沃罗诺夫,(1899.5.5—1968.2.28),苏联军事家,炮兵主帅(1944),苏联英雄(1965.5.7)。

1919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8年参加苏军。毕业于彼得格勒第2期炮兵训练班(1918)、高级炮兵指挥学校(1924)和伏龙芝军事学院(1930)。国内战争时期,参加了反对尤登尼奇军队和波兰白匪的作战。1922—1923年任炮兵连长和炮兵营长。军事学院毕业后,任莫斯科无产阶级步兵师炮兵团长。1933—1934年任该师炮兵主任。1934年被任命为列宁格勒第1炮兵学校校长兼政治委员。西班牙人民民族革命战争期间,于1936—1937年任共和国军队的军事顾问。1937—1940年任苏军炮兵主任。在研究炮兵战斗使用理论和改进炮兵兵团和部队的战斗训练以及组织编制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经常关心新型火炮和追击炮的发展,特别重视对炮兵干部的训练、培养和正确使用。

1939年夏,沃罗诺夫参加哈拉哈河战役,计划和指挥集团军级集群规模的炮兵行动。1939年秋和1940午夏,苏军向西白俄罗斯、西乌克兰和比萨拉比亚解放进军时,负责重新组建的机械牵引炮兵部队的调动,完成了长途行军。1939—1940年苏芬战争中,他在卡累利阿地峡突破“曼纳林防线”上的超重型永备防御工事时,负责炮兵战斗行动的组织工作。1940年一1941年6月任总军械部副部长,1941年6月任国土防空军总部部长,而自7月起任苏联副国防人民委员兼苏军炮兵主任。1943年3月一1950年3月任苏联武装力量炮兵司令。在研究炮兵进攻和反坦克作战的理论和实践,在创建大规模的炮兵兵团(炮兵师和军),在发展作为战役机动的基本手段——最高统帅部预备队炮兵等方面,建立了巨大功勋。

卫国战争时期,曾多次作为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驻方面军的代表,直接参加了列宁格勒方面军、沃尔霍夫方面军、西南方面军、顿河方面军、沃罗涅日方面军、布良斯克方面军、西北方面军、西方面军、加里宁方面军、乌克兰第3方面军和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的各次战役的计划、准备和领导工作,并共同领导了消灭被包围在斯大林格勒城下的德军集团。战后,沃罗诺夫对炮兵的发展也做出很大贡献。

1950—1953年任炮兵科学院院长,在他的领导下,进行炮兵科学研究工作,其中包括火箭兵的战斗使用问题。1953—1958年任炮兵指挥学院院长。1958年参加苏联国防部总监组的工作。还对青年进行了大量的军事爱国主义的教育工作。苏联第二届最高苏维埃代表。获列宁勋章6枚,十月革命勋章1枚,红旗勋章4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3枚,红星勋章1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多枚,篆名荣誉武器1件。葬于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

卫国战争开始前两年,沃罗诺夫遇车祸,从那时起,肚子便周期性地剧烈疼痛,为此他不止一次住过院。医院采用了当时所有可行的检查方法,但一直未能查出病因,作出的诊断多半是肠梗阻。战争开始后,统帅苏联武装力量炮兵部队的沃罗诺夫根本顾不上自己的疾病,人们都尊称他为"战神"。可是疼痛不时地在折磨着他。元帅发明了自己的止痛法:把肚子向下贴在寒冷的土地上,过了一些时候疼痛就会减轻些。在前线,元帅的腹部又开始剧痛,任何药物、甚至"土办法"也未能使疼痛缓解。当时他请求斯大林允许他去住院,立即得到答复:应该打仗,而不是跑医院。这就迫使沃罗诺夫一直忍受着剧烈的疼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几十年间疼痛一直折磨着他。1968年当他被紧急送进格拉诺夫斯基街医院急救外科时,病情极为严重,但尚未失去知觉。由于流血没有停止,保守疗法已无济于事,只剩下了一个出路--立即动手术。但是手术失败,医生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沃罗诺夫死在了手术台上。

著作;《伟大卫国战争时期的苏军炮兵》,莫斯科1946年版;《服兵役》,莫斯科1963年版。

 

当代俄罗斯纪念俄国现代化炮兵的始祖
罗科索夫斯基和沃罗诺夫与在斯大林格勒被俘的保卢斯元帅交谈,最终劝他走到人民一边,保卢斯元帅后来在战后审判中做证,揭露法西斯的罪行
斯大林格勒战役大获全胜后,罗科索夫斯基,沃罗诺夫,托尔布欣在一起合影。
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沃罗诺夫
炮兵元帅kazakov,炮兵主帅Voronov ,炮兵少将Lipovskiy1957年
斯大林格勒战役时顿河方面军指挥部 沃罗诺夫 捷列金 马利宁 卡扎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