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维尔 阿列克谢耶维奇 罗特米斯特洛夫 Ротмистров, Павел Алексеевич
(1901.7.6 加里宁州斯克沃罗沃—1982.4.16 莫斯科) 苏联军事首长,装甲坦克兵主帅(1962),苏联英雄(1965.5.7),军事科学博士(1956),教授(1958)。

1919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9年参加苏军。毕业于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联合军事学校(1924),伏龙芝军事学院(1931)和总参军事学院(1953)。国内战争时为列兵,参加平息梅列克斯的富农暴乱(1919),以及抗击波兰白匪(1920)和平息喀琅施塔得叛乱(1921)的作战。1924年起先后任排长、连长、炮兵连长、副营长。1931—1937年在师和集团军司令部工作,当过步兵团长。1938年1月起在工农红军机械化和摩托化学院任战术教研室教员。1939—1940年苏芬战争期间,任坦克营营长和坦克第35旅参谋长。1940年12月任坦克第5师副师长。1941年5月任机械化军参谋长。

卫国战争期间,先后在西方面军、西北方面军、加里宁方面军、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沃罗涅日方面军、草原方面军、西南方面军、乌克兰第2方面军和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作战。战争开始时,任机械化第3军参谋长。1941年9月任坦克第8旅(1942年1月改编为近卫坦克第3旅)旅长,该旅在旧鲁萨地区和加里宁附近为夺取克林、罗加乔夫和德米特罗夫等城市进行顽强作战,随后又参加莫斯科反攻。1942年4月任坦克第7军(近卫坦克第3军)军长,该军先后在叶列茨市和斯大林格勒地区作战,所属各部队在夺取雷奇科夫斯基、上奇尔斯基镇和科捷利尼科沃市的作战中战功卓著。1943年1月该军参加粉碎曼施坦因集群和解放罗斯托夫市的作战。1943年2月任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司令,该集团军在库尔斯克战役中战功卓著。集团军所属各部队在歼灭普罗霍罗夫卡地区敌突击集团中起了决定性作用,在普罗霍罗夫卡进行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一次坦克遭遇交战。尔后,他指挥该集团军在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草原方面军(10月改为乌克兰第2方面军)编成内参加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和乌曼-博托沙尼战役屡获胜利,并参加了歼灭基洛夫格勒和科尔孙-舍夫琴科夫斯基两地敌重兵集团及解放基洛夫格勒、兹韦尼戈罗德卡和乌曼等城市的作战。1944年夏该集团军在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编成内参加白俄罗斯战役和解放明斯克作战。1944年8月任苏军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副司令。

战后,先后任苏军驻德军队集群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司令和远东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司令。1948—1958年任总参军事学院教研室副主任、主任。1958年任装甲兵学院院长。1964—1968年任苏联国防部部长助理。1968年6月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撰有许多关于坦克部队战斗使用及其发展远景的著作。

获列宁勋章6枚(05/05/1942, 07/22/1944, 02/21/1945, 22/06/1961, 07/05/1965, 03/07/1981),十月革命勋章1枚(22.06.1971),红旗勋章4枚(1921, 11.03.1944, 1956, 22.02.1968) ,一级苏沃洛夫勋章(22/02/1944)、一级库图佐夫勋章 (08/27/1943)、二级苏沃洛夫勋章(09/01/1943)、红星勋章 (03/07/1940)和三级“在苏联武装力量中为祖国服务”勋章(1975)各1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多枚。晋升情况:坦克兵少将 (21/07/1942);坦克兵中将(29.12.1942); 坦克兵上将(20/10/1943);坦克兵元帅(21/02/1944);坦克兵主帅(28/04/1962).

著作:《普罗霍罗夫卡地区的坦克交战》,莫斯科1960年版;《时间与坦克》,莫斯科1972年版;《战争中的坦克在莫斯科》1975年第4版。


罗特米斯特洛夫在国内战争期间他只是一个列兵,1919年参加平息富农叛乱的战斗,1920年抗击波兰军队的入侵,1921年参与平息喀琅施喀得叛乱。后来进入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联合军事学校学习,1924年毕业后开始在军队中担任排长、连长、炮兵连长、副营长。后被选送到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1年毕业后到1937年他在苏军中的师和集团军司令部担任参谋,其间也担任过一段时间步兵团长职务。1938年1月起开始在工农红军机械化和摩托化学院任战术教研室教员,如果没有爆发战争,罗特米斯特洛夫很有可能一生都在教学工作中度过了。

1939年苏芬战争爆发,罗特米斯特洛夫被抽调到苏芬战场任坦克营营长,在战争后期又担任苏军坦克第35旅参谋长。尽管取得了一些战果,但其指挥现代化装甲作战的才能仍然不为苏军高层领导重视。1940年12月罗特米斯特洛夫出任苏军坦克第5师副师长。这期间苏军内部有关如何使用坦克作战有一定分歧,后来主张将坦克分为小部队分散在步兵集群中作战的军官们占了上风,在苏德战争爆发前的1941年5月,罗特米斯特洛夫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机械化军参谋长。

苏德战争爆发时,罗特米斯特洛夫是隶属西方面军的机械化第3军参谋长,1941年9月奋力突围的他被任命为坦克第8旅旅长,受命率领该旅在旧鲁萨地区的加里宁附近为夺取克林等城市进行顽强作战,这次反击出乎节节胜利的德军的意料,也又一次得以证实朱可夫一直强调的大集群装甲突击力量的威力。随后该旅参加了莫斯科大反攻,在1942年初的战斗中,罗指挥的坦克第8旅一直作为突击尖刀发挥着先锋作用,战斗结束后,该旅由于赫赫战功,被苏军最高统帅部授予近卫坦克第3旅的番号。而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才能也引起指挥员的注意,1942年4月,他被任命为苏军坦克第7军军长。

坦克第7军作为苏军的主要突击力量,在1942年不可避免地被朱可夫派到了战局最紧张的斯大林格勒方向,在1942年11月的苏军大反攻时,该军在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指挥下一路南下,夺取了上奇尔斯基和科捷利尼科沃,击溃了匈牙利仆从部队,完成了包围斯大林格勒德军第六集团军的任务。1943年1月,该军首先粉碎了德军拼凑起来救援第六集团军的曼施坦因集群,然后乘胜前进,一举解放了高加索门户——罗斯托夫。该军在这次战役中战功卓著,因而坦克第7军被苏联最高统帅部授予近卫坦克第3军的番号。
1943年2月,罗特米斯特洛夫升任苏军近卫坦克第五集团军司令员,该集团军所属部队在库尔斯克会战中战功卓著,尤其是在歼灭普罗霍罗夫卡地区德军突击集团的战斗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普罗霍罗夫卡的战斗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坦克遭遇战。

库尔斯克战役后,罗指挥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在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草原方面军和乌克兰第2方面军的编成内参加一系列在乌克兰的战斗,解放了包括乌曼在内的许多苏联城镇。尤其是在切尔卡瑟战役中突破的两个坦克在后路被切断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的朝预定目标突进,最终合围了德军重兵集团,又顽强的击退了曼施坦因的解围部队。战役结束后,他 被任命为苏联第二个坦克兵元帅,(第一个坦克兵元帅是苏联坦克兵司令雅科夫.尼古拉耶维奇.费多连科 )。
1944年夏天,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奉命北上,加入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编成,参加了白俄罗斯战役和解放明斯克的作战,该集团军又是一马当先,第一个进入明斯克。在白俄罗斯战役开始之前,因为方面军司令切尔尼亚霍夫斯基上将要突然变更进攻路线,致使他几个月的战斗准备完全白费,罗特米斯特洛夫与司令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惊动了大本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亲自干预。虽然该集团军在作战中又是一马当先,突破成功,第2天就到达了去明斯克的公路,但7月1日他的两个坦克军在鲍里索夫森林地带被德军第39装甲军打了个伏击,损失约100辆坦克,最糟糕的是德军撤退前还炸毁了桥梁,致使坦克集团停止行动达数天,影响了战役进度,没能抢先进入明斯克。7月13日他的部队攻入了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但这也是罗特米斯特洛夫在战争期间指挥的最后一次作战,2天之后,他被解除职务调任苏军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副司令员。

伟大卫国战争结束后,罗特米斯特洛夫一直为没有率领部队进攻纳粹巢穴而耿耿于怀,为此苏军专门安排他出任了一段时间的驻德集群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司令,后来又被调到远东任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司令。1948年又回到苏军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教研室,任教研室主任。在他执教期间,把自己多年的指挥装甲部队突击作战经验系统化、理论化,得到苏军指挥层的肯定。1953年,罗特米斯特洛夫边教学边在总参军事学院学习,1956年,55岁的罗特米斯特洛夫获得了军事科学博士学位,1958年又获取教授职称并担任苏军装甲兵学院院长。1962年成为苏军装甲坦克兵司令,1964年任苏联国防部部长助理,1965年5月7日被苏联最高苏维埃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罗特米斯特洛夫是一位学者型军人,这一点使他在众多二战苏军将领中有些卓尔不群,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当其他将领接二连三地在战争中获得种种荣耀时,罗特米斯特洛夫却显得那么平淡,但是在他指挥下的部队创立的功勋是其他任何一支苏军装甲部队都无法相比的。那些指挥员们就更不用去和罗特米斯特洛夫比学识和才能了。罗特米斯特洛夫战后撰写了许多关于坦克部队战斗使用及其发展远景的著作,有些著作现在还在被苏军作为装甲兵的战术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