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尔·叶菲莫维奇·卡图科夫(1900.9.17,大乌瓦罗沃镇,今属莫斯科州奥焦雷区—1976.6.8,莫斯科),苏联军事首长,装甲坦克兵元帅(1959),两次苏联英雄(1944.9.23,1945.4.6)。

1932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9年参加苏军。毕业于莫吉廖夫步兵训练班(1922)、高级步兵学校(1927)、工农红军机械化和摩托化学院指挥人员进修班(1935)和总参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班(1951)。参加过彼得格勒十月武装起义。国内战争时为列兵,参加了南方面军对白卫军的作战和对地主资产阶级波兰进攻的反击。1922年起历任排长、连长、团属学校校长、教导营营长、旅参谋长、坦克旅旅长等职。1940年11月任坦克第20师师长。

卫国战争一开始(1941.7—8)就参加了卢茨克、杜布诺、科罗斯坚诸地的防御战役,是一位能干的有主动精神的战斗组织者,擅长组织与敌优势兵力进行克战。这些品质在莫斯科会战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当时任坦克第4旅(后为近卫坦克第1旅)旅长。1941年10月上半月,该旅战士在姆岑斯克附近的许多防御地区顽强地阻止了敌,人坦克和摩托化师的推进,并重创敌军。他指挥的旅在西方面军第16集团军的编成内,完成向伊斯特拉方向360公里的进军之后,在沃洛科拉姆斯克方向英勇作战,并参加了莫斯科反攻(参见莫斯科战役)。由于勇敢和出色的战斗行动,卡图科夫旅于11月11日在坦克部队中第一个获得了近卫称号。在卡图科夫领导下编写的,并推荐给部队使用的《对敌坦克、炮兵和步兵作战守则》总结了该旅的善战经验。1942年任坦克第1军军长,在库尔斯克—沃罗涅日方向打退敌军的猛攻。后任机械化第3军军长。1943年1月被任命为坦克第1集团军司令。该集团军隶属沃罗涅日方面军,稍后属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库尔斯克战役和解放乌克兰作战中屡立战功。1944年6月该集团被改编为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在他的指挥下,该集团军参加了利沃夫—桑多梅日、维斯瓦河—奥得河、东波美拉尼亚和柏林等战役,强渡了维斯瓦河与奥得河。由于在利沃夫—桑多梅日战役中指挥部队有方,表现英勇无畏,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又因在东波美拉尼亚战役中,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连战皆捷,卡图科夫再次荣获“金星”奖章。在柏林战役中,他指挥的集团军在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主要突击方向上实施进攻,突破敌人在泽洛高地的坚强防御,强渡施普雷河,并突入柏林。

战后,先后任集团军司令和苏军驻德军队集群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司令。1955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局总监、陆军总部副部长。1963午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军事顾问监察员。获列宁勋章4枚,红旗勋章3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2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一级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勋章、二级库图佐夫勋章、红星勋章和三级“在苏联武装力量中为祖国服务”勋章各1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多枚。

著作:《坦克战》,莫斯科1942午版;《主要突击的矛头》,莫斯科1976年第2版。

坦克兵元帅卡图科夫,1959年
卡图科夫少校,1935年
卡图科夫,1943年
卡图科夫,1943年
卡图科夫上将,1945年5月
战时的卡图科夫
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柏林
与党的领袖赫鲁晓夫合影
纪念苏军卓越的统帅

 

   

早起经历

坦克兵元帅卡图科夫是个出生于莫斯科的犹太人,卫国战争期间他的部队是第一个获得近卫坦克兵称号的。1919年参加苏军。毕业于莫吉廖夫步兵训练班 (1922)、高级步兵学校(1927)、1932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35年毕业于工农红军机械化和摩托化学院指挥人员进修班。和总参军事学院高级速 成班(1951)。参加过彼得格勒十月武装起义。国内战争时为列兵,参加了南方面军对白卫军的作战和对地主资产阶级波兰进攻的反击。1922年起历任排长、连长、团属学校校长、教导营营长、旅参谋长、坦克旅旅长等职。1940年11月任坦克第20师师长。

近卫传说


守卫莫斯科

   卫国战争开始的1941年6月17日,卡图科夫指挥坦20师进行军事演习,患肾炎,6月22日刚做完手术,高烧40度,就参加了卢茨克、杜布诺、科罗斯坚诸地的防御战役,是一位能干的有主动精神的战斗组织者,擅长组织与敌优势兵力进行克战。这些品质在莫斯科会战中表现得尤为突出,10月初,他指挥的旅在西方面军第16集团军的编成内,完成向伊斯特拉方向360公里的进军之后,在沃洛科拉姆斯克方向英勇作战,德军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部560辆坦克杀来,当时卡任坦克第4旅(后为近卫坦克第1旅)旅长。受命在奥勒尔阻敌,他手头只有45辆老掉牙的训练坦克,弹药也不够,而他们的任务是守住莫斯科的西大门姆岑斯克,挡住德军古德里安装甲集群。卡图科夫知道硬拼不是办法,他督促士兵昼夜抢挖假掩体,用三合板造出大量假坦克并进行伪装,而真的坦克阵地却部署在4000米远的地方。大家被卡图科夫折腾得几天几夜没睡觉,背后都在骂他是“想累死俄国人的德国间谍”。 等到开战,官兵们才发现,跟着这个“滑头旅长”,起码能把命保住。在姆岑斯克战役期间,卡图科夫精打细算地使用每一位战士,并吩咐每一辆坦克要有三四个发射点,打几炮就换一个地方,让苏军兵力显得很强大。这时苏联著名播音员列维坦也帮了大忙,他念的战报称:“在奥尔洛夫斯克-姆岑斯克方向进行着激烈的坦克交战,双方各出动了1200辆战斗车辆。” 经过8昼夜激战,卡图科夫旅击毁敌人133辆坦克,击落2架飞机,而自己的部队差不多全身而退,顺利完成任务(姆岑斯克坦克战),把德国坦克的冲击力消耗的最低。后来又参加了莫斯科反攻(参见莫斯科战役)。由于勇敢和出色的战斗行动,卡图科夫旅于11月11日在坦克部队中第一个获得了近卫称号。在卡图科夫领导下编写的,并推荐给部队使用的《对敌坦克、炮兵和步兵作战守则》总结了该旅的善战经验。为苏军的大纵深防御提供了宝贵的实战经验。

血战奥博扬
   1942年任坦克第1军军长,在库尔斯克—沃罗涅日方向打退敌军的猛攻。后任机械化第3军军长(即后来的近卫机械化第8军)。1943年1月被任命为在西北方面军的奥斯塔什科夫市地域组建组建的坦克第1集团军司令。参加铁木辛哥元帅组织的杰米扬斯克战役,赶跑了德国第2军,消除了这个桥头堡。3月直属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指挥,准备参加突破列宁格勒的封锁作战,后因德国曼斯坦因元帅发动哈尔科夫反击战,南线红军形式不稳,坦克集团军紧急向奥博扬市地域变更部署,4月编入沃罗涅日方面军,稍后属苏联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库尔斯克会战中,按照方面军司令尼古拉·费多罗维奇·瓦图京大将的意图,进行分散防御作战,抗击德军第四坦克集团沿奥博扬方向的强大攻击,他发挥起其擅长伏击的特点,使德国第48坦克军损失惨重,坦克第一集团军仅在7月6日就烧毁、击毁德军坦克、突击炮140辆以上,由于没能突破卡图科夫的第二道防御阵线,赫尔曼·霍特大将的德国第四坦克集团军被迫偏移主攻方向,向助攻的普罗霍罗夫卡地域突击。结果在那里被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近卫坦克第五集团军所击退。虽然普罗霍罗夫卡坦克战更为人瞩目,但论战果交换比,还是他的部队效率更高。

千里大跃进
   在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战役中,卡图科夫所属各部队自8月3日至11日战斗推进120公里,8月7日攻占博戈杜霍夫市,并协同方面军其他军团,分割了德军的重兵集团并包围了德军3个师,但在博戈杜霍夫和阿赫特尔卡地域遭到德军坦克第3军500辆坦克的集中反突击。本来已经处于强弩之末的坦克集团军一天之内就损失了90辆坦克,而年轻的瓦图京还命令他继续强攻,多亏罗特米斯特洛夫的坦克第5集团军主动增援并联合抗命转入防御才打退了德军的反扑。集团军在此次战役中的胜利进攻协助了草原方面军解放哈尔科夫市。1943年9月,在苏梅市地域调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预备队,11月底,驻地转移到布罗瓦雷地区并编入乌克兰第1方面军。自1943年12月底至1944年12月,参加了解放右岸乌克兰的战斗(参见右岸乌克兰战役)。在日托米尔—别尔季切夫战役中,集团军在方面军的主要突击方向上作战,17天内战斗推进300公里,解放100余个居民地,其中包括卡扎京市(12月28日),并协同第18和第38集团军所属各兵团解放了别尔季切夫市(1944.1.5)。普罗斯库罗夫—切尔诺维策战役中,所属各兵团和部队在15昼夜内推进了250公里,协同德米特里·丹尼洛维奇·列柳申科的坦克第4集团军分割“南方”集团军群,切断了其主力向西乌克兰境内的退路。由于全体人员出色完成战斗任务并表现出英雄主义气概以及坚忍不拔和英勇作战的精神,1944年4月25日改称为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
   在科涅夫指挥的 利沃夫—桑多梅日战役中,所属各部队在35天的连续战斗中前进了约400公里,并与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第13集团军和近卫骑兵第1军各兵团协同作战,攻占佩列梅什利市和雅罗斯拉夫市(7月27日)。8月,参加了扼守和扩大桑多梅日登陆场的战斗。因指挥部队有方,表现英勇无畏,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1944年11月下半月,坦克第一集团军编入朱可夫的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在维斯瓦河—奥得河战役中表现了高超作战技能、勇敢和大无畏英雄气概。所属部队在18昼夜内战斗推进600余公里,突破了七道防线,从行进间一举强渡了皮利察河、瓦尔塔河和奥得河,解放了几百座波兰城市和村庄。他们一昼夜的平均进攻速度为33公里,最高达75公里。为了对付德军总参谋长古德里安策划的侧翼反攻,2月至3月,集团军在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3月8日至23日在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斯基的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编成内参加了东波美拉尼亚战役。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连战皆捷,卡图科夫再次荣获“金星”奖章。

强击泽洛高地
   1945年4月,百万苏联红军打响了进攻纳粹德国老巢柏林的战役。斯大林乐意成全“胜利元帅”朱可夫成为“柏林征服者”的愿望,特意安排卡图科夫的部队充当主要突击方向上的矛头,负责突破德军在泽劳弗高地的坚强防御,强渡施普雷河,突入柏林。 卡图科夫先是在奥得河畔的久斯特林桥头堡轻松打垮了德国三大王牌之一的德国国防军第502重装甲营。 为了抢时间,朱可夫强令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在没有侦查的情况下在不适合坦克行进的沼泽地带夜间进攻,结果因道路有限和兵力太过密集造成大混乱。被阻两天之久,4月17日,在异常猛烈的炮击之后,卡图科夫收拢坦克部队向泽洛高地中心猛击!这一次势如 破竹的装甲向心突击扫平了大部分德军暗堡,随后崔可夫的第8近卫集团军终于攻克泽洛要 塞。4月18日,第二道防御地域也被突破。卡图科夫让坦克强行开到被敌人毁掉枕木的柏林环城铁路上,出其不意地冲进柏林市区。 4月23日和科涅夫的部队在市区东南会合, 4月30日,卡图科夫的队伍率先攻进了德国的国会大厦,卡图科夫亲笔在大厦墙壁上写道:“俄罗斯坦克在柏林。” 为了胜利,他的坦1集付出了死伤5个旅长,22个营长的代价。

将帅恩怨
  三个方面军打柏林,中路是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右翼是罗科索夫斯基的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左翼是科涅夫的乌克兰第1方面军。朱可夫已把自己的白马拾掇好,准备向斯大林报告他的方面军第一个开进德国首都。突然下面报告科涅夫先进了柏林!朱给卡打电话:“把他赶走!应该是我们第一个到国会大厦。”卡图科夫在柏林左右为难,怎么赶?总不能向战士开枪吧。卡对朱说:“您是方面军司令,科涅夫也是,你们自己商量吧”朱在电话上怒吼:“母狗的崽子!我把你所有勋章摘了,象毙一条狗一样把你毙了!”卡回答:“元帅同志,您别对我喊,我宣誓为祖国服务,不是为您。我的勋章不是您给的,您也摘不走。”德国投降后,当时装甲兵司令雅科夫·尼古拉耶维奇·费多连科准备晋升三个位坦克兵元帅,第一个是卡,另两个是帕维尔·谢苗诺维奇·雷巴尔科 和谢苗·伊里奇·波格丹诺夫,名单给朱过目时朱把卡划掉:“还是等等再说吧。”战时卡先后在16个方面军作战,集团军打过14场战役,朱可夫哪次都离不了卡图科夫;战后就把卡忘了。朱可夫1945.8命令卡去总参军事学院学习,斯大林知道后批评朱:目前国际局势这么紧张,卡走了谁来守卫西部?于是卡继续在东德担任坦一集司令到1948年。后来坦克兵节时给卡发来去克里姆林宫参加纪念会的请柬,42排。卡给第一书记写信说明自己不去的理由:“上将卡图科夫、两次苏联英雄无法与会,因为他不被莫斯科社会所接受。为什么莫斯科的主要保卫者被安排坐在42排?”

伤病满身的卡图科夫
1959年,原白一近卫骑2军军长、苏联英雄克留科夫中将去世,卡图科娃去看望克的夫人、苏联著名歌唱家鲁斯兰诺娃,碰到已经下台的朱可夫。朱说:卡图科夫是个好人,我离职后只有他没说我坏话。他现在怎么样?卡图科娃说:你这会儿才认识到这点太晚了。你知道你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吗?他在医院里,一直有病。朱说:请转达我的问候,祝他早日恢复健康。 同年赫鲁晓夫访问美国,赫在飞机上忽然问起卡图科夫的情况,有人讲了卡的遭遇:“他在家里,病了,只有一个肾。”赫从纽约给国防部长罗季翁·雅科夫列维奇·马利诺夫斯基元帅打电话,命令授予卡图科夫坦克兵元帅军衔。当妻子告卡此消息时,卡回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卡图科夫会四种语言,战时就靠一个肾撑着。他的遭遇就因为朱可夫要第一个进柏林。

战后岁月
   战后,先后任集团军司令和苏军驻德军队集群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司令。1951年总参高级进修班毕业。1955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局总监、陆军总部副部长。1963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军事顾问监察员。获列宁勋章4枚,红旗勋章3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2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一级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勋章、二级库图佐夫勋章、红星勋章和三级“在苏联武装力量中为祖国服务”勋章各1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多枚。
   著作:《坦克战》,莫斯科1942午版;《主要突击的矛头》,莫斯科1976年第2版。

战时的卡图科娃
   卡图科夫的第二个妻子叶卡捷琳娜1913.12.31生,苏军卫生兵近卫大士,1930年进莫斯科第一化工厂办公室给厂长当秘书,同时在速记学校学速记和德语,在厂里入团并任厂团委委员,1931年被团中央推荐进联共(布)中央办公厅当秘书兼速记员,1933年调乌兹别克斯坦卡拉布加斯化工联合企业当速记员,同年结婚,丈夫列别杰夫是联共(布)中央哈萨克斯坦中央委员会军事处副处长,曾和图哈切夫斯基元帅一起访问英国、法国,1938.2.17被捕,7月处死,1957.4.23平反。叶1938.3.17-1939.8.17被捕,获释后进全苏无线电委员会《最新消息》编辑部当速记员,单位将其坐监狱这段从档案中除去。叶1941.10采访卡图科夫,二人相识,随即入伍,年底结婚。战时叶体重49公斤,负重28公斤(军大衣、水壶、药箱、钢盔、防毒面具和步枪),库尔斯克战役期间亲自从战场上背下来49名伤员。
   战争打到德国后,苏联政府决定将著名的梅森瓷器厂搬迁到苏联。任务交给叶卡捷琳娜·卡图科娃。德国工人对她说,为什么要把工厂搬走?机器能搬走,但我们的手你们搬不走。你们的工人不掌握制瓷技术。如果能给我们提供300克金箔,我们会还给你们50套上等餐具。于是她向丈夫报告,卡图科夫报告朱可夫,朱报告斯大林。斯大林下令:给他们提供500克金汁,让他们做不是50套,而是100套餐具!目前该厂纪念馆里挂着她的照片并用德文注明:大将夫人卡图科娃拯救了我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