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费多罗维奇·瓦图京,(1901.12.16—1944.4.15),苏联统帅,大将(1943),苏联英雄(1965.5.6,追授)。

1921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20年参加苏军。毕业于波尔塔瓦步兵学校(1922)、基辅高级联合军事学校(1924)、伏龙芝军事学院(1929),伏龙芝军事学院战役系(1934)和总参军事学院(1937)。国内战争时期,在卢甘斯克、旧别利斯克地域参加对马赫诺匪帮作战。国内战争后,历任排长、连长、步兵第7师司令部参谋。1931—1941年历任师参谋长、西伯利亚军区司令部第1部部长、基辅特别军区副参谋长、参谋长、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部长。

939年,他参与策划了苏联与纳粹德国瓜分波兰的行动,并担任苏联红军南方集团军参谋长。1940年在朱可夫的指挥下,这只部队又参加了占领罗马尼亚萨 拉比亚的战斗。做为奖励,1940年斯大林晋升瓦图京为中将,并任命他在总参谋部任要员。但瓦图京做事蛮干,在面对各种改革时,由于没有任何战斗经验和实 战知识,且管理艺术和策略也过于抽象。故其显然不能适应这个要职。好在,他是农民出身,又年轻,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忠于党,忠于斯大林,这使他成为斯大林欣赏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将领之一。然而,瓦图京以及其他苏联红军高层军官, 都未能在1941年6月22日纳粹德国闪击苏联前做好充分防御准备。

1941年6月30日,瓦图京被任命为西北方面军参谋长,并开始逐渐崭露头角。他用其出众的领导能力来弥补自身用兵方面的不足。而且,他具有坚强的意志和乐观的精神,并善待下级,所以下属们都很钦佩他的为人。瓦图京从不计个人得失,身先士卒,而且不拘一格地提拔人才。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的胆识,战争期间, 大多数苏军将领在失败面前畏首畏尾,害怕主动向德军发起进攻。而瓦图京却恰恰相反,敢于主动进攻。

在列宁格勒,西北方面军要阻止由曼施坦因指挥的德军北方集团的进攻,瓦图京坐镇诺夫哥罗德附近指挥苏联红军在此地组织起一次进攻,企图包围德军大部。因 此,曼施坦因不得不重新集结整个德国北方集团军,以阻止苏联的进攻。就这样,德军失去了一个宝贵的夏季,而红军得到更多的时间来加强城中的防御工事。德国 人则错过了占领列宁格勒最佳的机会,一个甚至可能改变世界的机会。不过当年瓦图京指挥部队的成绩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他高估了自己部队的能力,而且把目标定 得过高,他的综合实力对当时的德军来说都是非常弱小的,他没有考虑困难的地势、德军坚固的防线和自己缓慢的进攻速度就贸然对敌人打动进攻,部队损失惊人, 伤亡率达到60 %,使得基层指挥官的质量大幅度下降。

1942年1月,在苏联进入冬季反攻后,苏联红军取得了莫斯科战役的胜利,瓦图京在杰米扬斯克围困了两个团的德军,并且完成了对德军的第一次包围,德国一 个团相当于苏联一个野战军。战役中,瓦图京使用了一些新的策略和思想,不过德军的防御十分顽强。主要原因是因为苏联空军太过于弱小。在1942年4月,瓦 图京终于突破了德军的防线,不过德国的援军也随即赶来。战后美国专家评价这次行动的结果为双方打成平手,但当时德国人却对这样的教训视而不见,他们认为就 如这场战斗,他们绝对有能力对一支陷入包围圈的部队进行援救和突围。这种想法促成了德军在斯大林格勒的灾难。


1942年1月,在苏联进入冬季反攻后,苏联红军取得了莫斯科战役的胜利,瓦图京在杰米扬斯克围困了两个团的德军,并且完成了对德军的第一次包围,德国一 个团相当于苏联一个野战军。战役中,瓦图京使用了一些新的策略和思想,不过德军的防御十分顽强。主要原因是因为苏联空军太过于弱小。在1942年4月,瓦 图京终于突破了德军的防线,不过德国的援军也随即赶来。战后美国专家评价这次行动的结果为双方打成平手,但当时德国人却对这样的教训视而不见,他们认为就 如这场战斗,他们绝对有能力对一支陷入包围圈的部队进行援救和突围。这种想法促成了德军在斯大林格勒的灾难。
从1942年5月初到7月,瓦图京一直在总参担任副总参谋长,直到德军南方集团军开始执行一个蓄谋已久的计划——“蓝色行动”后。起初,德国将进攻重点放 在沃罗涅日,他们设想突破苏联在沃罗涅日的防线,然后进攻苏联南部战线和西南部战线,企图从后面包围苏联红军。在1942年7月,斯大林派瓦图京,作为一 个能代表苏联最高指挥部的人,临危授命指挥布良斯克方面军,短短数天内被改名为沃罗涅日方面军,全权由瓦图京负责指挥。

战役中,瓦图京会见了新任60集团军司令兼坦克第18军军长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在德国大规模进攻苏联的前线时,切尔尼亚霍夫斯基的部队马上赶到。在这次行 动中,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先遣一个旅孤军支援,面对的是强大的德军如洪水般的攻势。经过这次行动后,瓦图京要求斯大林将第60集团军全权交给切尔尼亚霍夫斯 基指挥,起先斯大林反对这一要求,因为切尔尼亚霍夫斯基是犹太人,不过斯大林也深知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完全能带领好一个集团军。就算反对派也没能阻止住瓦图 京的建议,因为他相信斯大林会改变想法,就这样,切尔尼亚霍夫斯基迅速成为了苏联红军一名出色的指挥官。
后来,虽然德军攻占了沃罗涅日,但他们无法突破瓦图京的战线,在此之后,德国放弃了原先的计划,并将目标转移至斯大林格勒,这是关乎德国命运的决定。 1942年10月22日,瓦图京接到了指挥刚成立的西南方面军的命令,这支部队在后来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起到了极其重要作用,这其中包括苏联红军的反攻和 之后的包围德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瓦图京参与制订进攻战役计划,提出了以西南方面军、顿河方面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同时在斯大林格勒西北面和南 面突破敌人防御;尔后在德军纵深处会合,切断德军增援,包围斯大林格勒地域内的德军的大胆建议,并被采纳。为此,瓦图京在其指挥的方面军左翼突破德军防御 后,投入由所属的两军的机械化军构成了合围对内正面,将德军压缩在150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

尔后,他又以坦克第五集团军向纵深发展进攻,与友军构成了对 外正面,从而使斯大林格勒城内25万德军成了瓮中之鳖。在此战役中,瓦图京以灵活多变的战术,巧妙地运用了坦克,成功地解决了在进攻中使用快速兵团和军团 发展胜利等问题。同年12月,为了确保苏联红军成功包围斯大林格勒,在“小土星”行动中,瓦图京指挥西南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左翼部队实行了正面连续突 击的同时,组织起强大侧翼突击的成功战例,成功包围并消灭了意大利第7集团军三分之二约十三万人的兵力,有力挫败了曼施坦因计划突围救援第6集团军的“暴 风雪”计划。正因为瓦图京在战役中的出色表现,斯大林在1942年12月7日晋升他为上将。

1943年1月,瓦图京攻势如潮,将德国人赶到乌克兰东部,解放了沃罗涅日,并帮助戈利科夫上将解放了哈尔科夫,此时瓦图京和戈利科夫的部队都已经精疲力 竭了,但他们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1943年2月,曼施坦因集结了强大的装甲部队,攻击哈尔科夫,并在哈尔科夫附近包围并消灭了戈利科夫的一个先遣部队, 之后又重新占领该城。苏联最高统帅部解除了戈利科夫的指挥权,不过他们发现瓦图京的部队并没有太大的损失,斯大林为奖励瓦图京的胆略,决定晋升他为大将。


1943年3月28日,瓦图京再次调任沃罗涅日方面军,准备迎战即将来临的库尔斯克战役。在这场战役中,瓦图京取得了明显优势,打败曼施坦因就在于他拥有 创新的方法和战术技巧。在库尔斯克战役中,他打破常规,在德军进攻前,出其不意地对德军进攻部队实施了火炮压制,极大地削弱了其突击力量,迫使德军被动地 发动进攻,战役中德军投入了约1000辆坦克,而瓦图京以三个集团军和一个坦克集团军抗击,德军久攻不下,意欲改由东南面突击,直接夺取库尔斯克,瓦图京 识破其企图,遂将加强大本营预备队近卫坦克第五集团军和近卫第五集团军与德军党卫队坦克军和坦克第三军在普罗霍夫卡相遇,于是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大规 模的坦克遭遇战,双方交战坦克达1200余辆,苏联红军取得了遭遇战的胜利,德军被迫退回阵地,瓦图京却抓住了战机,以沃罗涅日方面军的坦克第一集团军和 坦克第五集团军编成快速集群,负责正面突破,采取分割包围,各个击破的战法,夺取了此次战役最终的胜利。这次战役充分显示出了瓦图京不拘兵法,审时度势, 随机应变的高超指挥艺术。之后随着苏联在库尔斯克的胜利,曼施坦因认为就目前苏联红军的力量而言已经无法再组织起进攻时,瓦图京顺利解放别尔哥罗德。

同年10月20日,沃罗涅日方面军改名为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瓦图京的下一个目标是基辅,他精心设计了一个极具想象力和欺骗性的计划。这次,瓦图京又一次让曼施坦因惊讶。他的部队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攻击德国人,并于1943年11月6日,解放了基辅。瓦图京趁势以基辅为基点,向德军防御的纵身推进,当瓦图 京推进时,曼施坦因以为可以重复他二月在哈尔科夫的策略,不过原封不动的照搬是失败的开始,瓦图京毫不费力地向德国人收取了高额的“学费”。失败之后,曼施坦因并不甘心,试图再次发起进攻,不过最后还是吞下了失败的苦果。1943年12月19日,曼施坦因自以为取得了久违的巨大成功,他指挥部队沿科罗斯至 基辅的铁路线内至少包围和消灭了苏联红军的四个团的兵力,不过他的喜悦是短暂,因为,事实上他已经被瓦图京布置的骗局给欺骗了,这只是一个诱饵,瓦图京已 经在另一边汇集了一股强大进攻力量,并在1943年圣诞节,发动了大规模进攻,迫使德国人向西溃退。


瓦图京的进攻诱使科尔松地区聚集了大批的德军部队。1月,瓦图京和乌克兰第二方面军司令科涅夫沿着科尔松至舍甫琴柯一线的德军实行包围,很显然曼施坦因又 一次败给了瓦图京。虽然在科涅夫部进攻后两天才发起攻势,而第6装甲集团军又是临时拼凑且未满编,瓦图京出其不意地指挥装甲部队分梯队向德军阵地发起进 攻。这使得第六坦克军深入德国防线,2月3日,他与科涅夫的装甲部队对围困在口袋里的五万六千多名德国士兵进行围剿。2月17日,瓦图京和科涅夫消灭了口袋里的敌人。在科尔孙-舍夫琴科夫斯基地域合围了敌重兵集团。瓦图京在合围敌重兵集团、使用方面军快速集群、实施军队果敢机动和组织战役防御等问题上,对发展苏联军事学术理论做出了卓越贡献。瓦图京具有很高的司令部工作素养。

1944年2月29日第1乌克兰方面军司令瓦图京前往第60集团军检查工作。19时40分,在达米利亚蒂村附近遇见一伙乌克兰民族主义匪徒骚扰村庄。当他停车查看时,不幸被埋伏的匪徒击中腿部造成重伤。因流血过多且伤口感染,1944年4月15日在基辅医院失去了他宝贵的生命,年仅43岁。

最高统帅斯大林发布命令,赞扬了瓦图京的战斗精神,赞誉他是“红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并在首都莫斯科齐鸣礼炮致哀。  瓦图京的妻子曾希望能把瓦图京安葬在莫斯科,而不是基辅,赫鲁晓夫坚持认为“基辅的解放者就应该埋葬在基辅”。瓦图京的两个兄弟,阿法纳西·弗多洛维奇和塞蒙·弗多洛维奇也在44年二月和三月的战斗中相继阵亡,他们的母亲,维拉·叶菲莫夫娜,在两个月里相继埋葬了她的三个儿子。 1948年1月25日,在乌克兰基辅,高8.55米的瓦图京纪念碑正式树立。

获列宁勋章、红旗勋章、一级苏沃洛夫勋章、一级库图佐夫勋章和捷克斯洛伐克勋章各1枚。1965年被追授苏联英雄称号。

晋升履历
1941.6.30-1942.5任西北方面军参谋长;
1942.5-1942.7任副总参谋长;
1942.7.14-1942.10任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
1942.10-1943.3任西南方面军司令;
1943.3-1943.10.20任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
1943.10.20-1944.3任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司令。
1965年被追认为苏联英雄。
军衔晋升情况:1940.6.4,中将,1942.12.7,上将,1943.2.12,大将


 

瓦图京的左膀右臂-雷巴尔科和莫斯卡连科,右岸乌克兰三杰
沃罗涅日方面军全家福

翻开战争的历史画卷,运用坦克制胜的战例不胜枚举,然而将坦克作为快速集群运用于 集团军和方面军而战功卓著者则廖若星辰。苏联英雄,尼古拉-费多罗维奇-瓦图京大将却是 这样一位屈指可数的善用坦克作为快速集群的军事天才。
瓦图京,1901年12月生于苏联别尔哥罗州切普希诺镇。1920年4月参加苏联红军,从 此踏上戎马生涯。瓦图京先后任排长、连长、参谋、师参谋长、军区司令部第一部部长、副 参谋长、参谋长、方面军参谋长、司令、苏军总参谋部副总参某长等职。在此期间,他先后 毕业于波尔塔瓦步兵学校(1922)、基辅高级联合军事学校(1924)、伏龙芝军事学院 (1929)、伏龙芝军事学院战役系(1934)、总参军事学院,由此奠定了坚实的军事理论基 础。瓦图京对军事史、第一次世界大战史和现代先进条件下的作战理论等都颇有研究,并善 于运用理论创造性的指导作战实践。
瓦图京作为高级指挥员指挥过多次重大战役,能攻善守,战功卓著。瓦图京的指挥艺术 突出地表现在合围敌军重兵集团,使用坦克作为集团军快速集群和运用坦克集团军作为方面 军快速集群,实施战场机动和组织战役防御等方面。
1942年,任苏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的瓦图京,作为最高统帅部的代表,成功指挥过 布良斯克方面军作战;7月调任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后,指挥该方面军积极组织防御,抵御 来自沃罗涅日方向优势之敌的进攻;10月调任西南方面军司令员,指挥该方面军参加了著 名的斯大林格勒会战,并显示出高超的指挥艺术。在斯大林格勒会战中,瓦图京参与制订进 攻战役计划,提出了以西南方面军、顿河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同时在斯大林格勒西北 面和南面突破敌人防御;尔后在德军纵深处会合,切断德军增援,包围斯大林格勒地域内之 德军(20多个师)的大胆建议,并被采纳。为此,瓦图京在其指挥的方面军左翼突破德军 防御后,投入由所属的两个坦克军组成的快速集群,向战役纵深快速推进,很快占领了战役 支撑点,并与顿河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机械化军构成了合围对内正面,将德军压缩 在150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尔后,他又以坦克第五集团军向纵深发展进攻,与友军构成了 对外正面,从而使斯大林格勒城内25万德军成了瓮中之鳖。在此战中,瓦图京以灵活多变 的战术,巧妙的运用坦克,成功地解决了在进攻中使用快速兵团和军团发展胜利等问题。正 是在此战役中,瓦图京被授予大将军衔。12月,他有指挥该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左翼 部队实施了“小土星”战役,创造了在正面连续突击的同时,组织的实施强大翼侧突击的成 功战例。
1943年6月,瓦图京再次调任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员,指挥该方面军参加了库尔斯克 会战。此次战役,苏军的沃罗涅日方面军和中央方面军协同,粉碎了德军以总兵力90万 人,火炮约1万门,坦克2700辆,飞机2050架向库尔斯克地域的进攻。瓦图京在沃罗涅日 方面军作好防御准备后,打破常规,在德军进攻前,出其不意的对德军进攻部队实施了火炮 反准备,极大地削弱了其突击力量,迫使德军被动的发动进攻。德军对沃罗涅日方面军投入 了约1000辆坦克。瓦图京以3个集团军和1个坦克集团军抗击德军突击。德军久攻不下, 意欲改由东南面突击,直接夺取库尔斯克。瓦图京识破其企图,遂将加强用的大本营预备队 近卫坦克第五集团军和近卫第五集团军的全部兵力,外加坦克第一集团军、近卫第六和第七 集团军的部分兵力投入用于实施反突击。近卫坦克第五集团军与德军党卫队坦克军和坦克第 三军在普罗霍罗夫卡相遇,于是发生了第二次时间大战中最大的一次坦克遭遇战,双方交战 坦克达1200辆,苏军取得了遭遇战的胜利,德军被迫退回出发阵地。瓦图京抓住战机,遂 以沃罗涅日方面军的坦克第一集团军和坦克第五集团军编成快速集群,负责主要突破,采取 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战法,夺取了此次战役的胜利。这次战役充分显示出了瓦图京不拘兵法,审时度势,随机应变的高超指挥艺术。
1944年,瓦图京在前往部队途中,身受重伤,于4月5日去世,葬于基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