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盖·马特维耶维奇·什捷缅科(1907-1976)

大将(1948.11.12,1968.2.22),上将(1943.11.17)

苏联军事家。 1930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26年参加苏军。毕业于塞瓦斯托波尔高射炮兵学校(1930)、工农红军机械化和摩托化学院(1937)和总参军事学院(1940)。1930—1933年任排长。后历任炮兵连连长兼政治指导员、独立炮兵营参谋长、炮兵团第一副参谋长。1937年12月起任独立坦克教导营营长。1940年起调总参谋部任某处第一副处长。
卫国战争时期,1941年8月起任总参作战部方向处副处长,1942年6月起任处长。1943年4月起任总参作战部第一副部长,5月升任部长。参加了最高总统帅部关于粉碎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武装力量的作战计划的制定和作战意图的实施工作,并多次领受最高统帅部大本营任务,分别赴各方面军帮助组织和进行战役。
1943年11月召开德黑兰会议时,陪同最高统帅赴德黑兰。1943年底参加了滨海集团军解放克里木战役的准备工作。1944年2—3月以大本营代表铁木辛哥的参谋长身份,在波罗的海沿岸第2方面军参加了组织突破德军防线和协调波罗的海沿岸第1、2方面军的行动的工作。1944年4月和6月作为大本营代表先后赴西方面军(6月24日起为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和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为准备和实施1944年莫吉廖夫战役做出了重大贡献。1944年7月又前往波罗的海沿岸第3方面军,协助该方面军首长计划、准备和实施1944年普斯科夫—奥斯特罗夫战役。
1946年4月起任总参所属某部部长和副总参谋长。1948年11月—1952年6月任总参谋长、苏联武装力量部(1950年2月起为苏联军事部)副部长。1952年6月起在部队和总参谋部担任负责职务。1962年7月起任陆军第一副总司令兼总参谋长。1964年4月起任副总参谋长兼总参所属某总部部长。1968年8月起任第一副总参谋长兼华沙条约缔约国联合武装部队参谋长。1952—1956年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获列宁勋章1枚,红旗勋章3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2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二级苏沃洛夫勋章、劳动红旗勋章、红星勋章和三级“在苏联武装力量中为祖国服务”勋章各1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奖章多枚。
著作:《新的法律和兵役》,莫斯科1968年版;《关于普遍义务兵役制》,莫斯科1968年版;《苏联陆军》,莫斯科1968年第2版;《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1—2部,莫斯科1973—1975年版;《苏军的解放使命》,莫斯科1975年版。

什捷缅科在部队当过排长、连长、营长和炮团副参谋长等职,1940年从总参军事学院毕业后即调总参谋部工作,当过副处长、处长、作战部第一副部长、部长等职。他参加了最高统帅部对法西斯德军和日本关东军作战计划的制定,体现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并多次受领大本营的任务,先后赴各方面军协助组织与实施进攻战役,1943年11月随同斯大林出席了在德黑兰举行的三国首脑会议。 1942年什捷缅科作为最高统帅部的代表被派往高加索,这期间与贝利亚结成了亲密战友。贝利亚失势以后,什捷缅科大将也因为与贝利亚的暧昧关系而两次受到株连。 在伟大卫国战争中,什捷缅科在按照最高大本营下达的任务对有关作战和战略形势的材料进行搜集和总结,在制定作战计划,保障大本营对武装力量实行有效的指挥方面,显示了高超的参谋部工作艺术。 。
什捷缅科在苏联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主要功绩是:1943年底参加了独立濒海集团军解放克里木战役的准备工作;1944年2-3月在波罗的海第二方面军作为最高大本营代表铁木辛哥元帅的参谋长,组织协调波罗的海第一和第二方面军突破德军防御;1944年4月以最高大本营代表身份到西方方面军(后为白俄罗斯第三方面军),6月再到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为莫吉廖夫战役的准备和实施作出了实质性贡献;7月又到波罗的海第三方面军帮助司令部制定普斯科夫-奥斯特罗夫战役计划并协助指挥作战;1945年6月参与制定粉碎日本关东军的作战计划。什捷缅科在德黑兰会议上被斯大林相中,此后9年他一直处在苏军决策中枢,当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上前方指挥方面军群与德军决战时,大本营里就由他和安东诺夫协助斯大林指挥全军。紧急情况下必须深夜去斯大林住所,安东诺夫必带什同去,或者什单独去。卫士们只见斯大林喝醉过两次:一次是日丹诺夫逝世,因为悲伤;另一次是在什捷缅科的生日宴会上,因为高兴。1948.11-1952.6什捷缅科担任苏联武装力量部(1950.2为苏联军事部)副部长兼总参谋长,参与制定了朝鲜人民军打过三八线解放全朝鲜的作战计划并曾到金指指导工作。1951.6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徐向前会谈对华军援。1952.6因在最高统率部内人际关系处理不当,被斯大林降为苏军驻德集群参谋长。这一任命与其说是处分,不如说是对他的一种锻炼和考验,斯大林早已把他作为苏军统率部的接班人来培养和使用。斯大林逝世后,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提出让什回总参协助工作,什又返莫斯科任第一副总长。赫鲁晓夫和马林科夫集团发动政变除掉贝利亚后,认为什捷缅科是贝的人,1953.7.15将什降为中将并下放到西西伯利亚军区(后并入西伯利亚军区)当参谋长。朱可夫元帅担任国防部长后坚持启用什捷缅科,1956.8.31恢复了什的大将军衔并任命为总参侦察总局局长。1957.10朱可夫访问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期间赫鲁晓夫决定撤掉其国防部长职务,什捷缅科得悉后用密电通知了正在军舰上的朱,但舰上电讯室有克格勃军队肃反局安插的人,克格勃主席谢罗夫大将将此报告给赫鲁晓夫。1957.10.28,朱可夫被解职后第三天,什捷缅科再度被降为中将,赋闲在家。1959年什捷缅科任伏尔加沿岸军区第一副司令,1961.6任外高加索军区第一副司令,1962.7任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1964.4任苏军副总长,升上将,1968.2再次被授予大将军衔(不是恢复),7月,制定出兵捷克斯洛伐克的军事行动计划,1968.8.3出任苏军第一副总长兼华沙条约国联合武装力量参谋长,8.20,参与指挥华约部队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什捷缅科曾三次被提名授予苏联元帅军衔,但未能如愿。

什捷缅科在苏德战争时担任总参作战部副部长,部长,当过两任总参情报部长,斯大林活着的最后几年他是总长,斯大林重视此人,多活几年肯定给什总长授帅.金日成南下打李承晚的作战计划是他起草的,一次动用10万军队,25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这种计划解放军搞不出来,抗美援朝以前我们参加过的战争强度不够,没有使用机械化部队的经验.战争初期的辉煌胜利是有目共睹的,什总长功不可没.那时彭德怀,徐向前常和什总长切磋,知道此人功力深厚.1957年赫鲁晓夫算计朱可夫元帅,什捷缅科曾给朱报警,所以长期不受重用.1968年勃列日涅夫要镇压"布拉格之春",重新启用什当华约总长,什制定的占领捷克斯洛伐克的行动计划被执行的完美无缺,苏,保,德,波,匈5国军队一晚上就把捷克盖了.也是有点欺负人,犯得上吗,捷克人最善良了,对军事斗争的最高理解就是好兵帅克,要不怎么堂堂一个欧洲中等军事强国被希特勒兵不血刃就给吃了.占了捷克,勃列日涅夫才给什捷缅科授大将,他当上将已经20多年了.1969年10月19日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库兹涅佐夫(原驻华大使),克格勃边防军司令马特罗索夫上将和边防军参谋长甘可夫斯基少将要率代表团到北京参加中苏边界谈判,林彪判断老毛子谈判是假.弄不好就在这天开战,谈判是烟幕弹,是慢我军心,好对我突然袭击.林彪让北京卫戍区派部队把首都机场围了,飞机下来的要是代表团则罢,要是伞兵就开打!苏军占布拉格机场就是伞兵冒充代表团,什捷缅科也想象耍捷克人那样耍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