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维尔·费多罗维奇·巴季茨基П.Ф.Батицкий(1910.6.14(27),哈尔科夫-1984.2.17)苏联军事家,苏联元帅(1968),苏联英雄(1965.5.7)。

巴季茨基1924年参加苏军。1938年加入苏联共产党。

1910年6月27日,巴季茨基出生在哈尔科夫郊区的一个工人家庭。他从小身体健壮、勇敢好学,争强好胜,从不服输。1922年读完小学四年级后,巴季茨基进了工厂当钳工学徒,1924—1927年经哈尔科夫市“镰刀和锤子”工厂保送,在乌克兰军事预备学校学习。 巴维尔很早就对军事着了迷,1924年11月底,他考入了哈尔科夫军事预科学校。巴季茨基在那儿学习了将近三年,此后被派往列宁格勒的鲍里索格列布斯克-列宁格勒骑兵学校学习。1929年秋,巴季茨基结束了学习,被任命为白俄罗斯军区的骑兵排长。  1935年,他又被送进伏龙芝军事学院,1938年6月,巴季茨基大尉以优异的成绩从这所学院毕业。他曾在总参谋部担任过机要参谋,在抗战初期担任过驻中国军事顾问团的参谋长。1940年底,他被派往驻立陶宛考纳斯市的摩托化旅担任参谋长,次年3月又被任命为刚刚组建的第202摩托化师参谋长。 卫国战争前,历任排长、骑兵连连长、总参谋部特别事务协理军官、摩托化旅参谋长和师参谋长等职。

卫国战争初期,巴季茨基中校被任命为第254步兵师师长。这个师当时在第11集团军的左翼作战。巴季茨基作战灵活而主动,是一位经验丰富、富有远见的指挥员。 1941年11月—1943年7月任西北方面军步兵第254师师长,率领该师于1942年1—3月在杰米扬斯克地域进行了胜利作战。自1942年春起,该师在德军占领的旧鲁萨与“拉穆舍沃走廊”之间,处于被德军合围的威胁之下近1年之久,其间多次击退了德军的猛烈冲击,使德军始终未能利用由旧鲁萨通往被围的杰米扬斯克集团的唯一公路。1943年7月—1945年5月先后在沃罗涅日方面军、草原方面军、乌克兰第1、第2方面军和白俄罗斯第1、第3方面军内,任步兵第73军、第50军和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第28集团军第128军军长,参加了解放乌克兰、摩尔达维亚和白俄罗斯的作战。

巴季茨基在担任师长和军长期间,表现出自己是一位能干的合同战斗的组织者。1943年9—10月任步兵第73军军长时,巧妙地组织了该军在泽尼科夫市地域的战斗行动,在卡涅夫以南强渡第聂伯河后,抢占了该河右岸的登陆场。1943年11月,该军在切尔卡瑟市地域再次强渡第聂伯河,旋于1943年12月在其他兵团协同下解放该市,胜利完成了复杂的战斗任务。1944年1—2月,该军在围歼敌科尔孙—舍甫琴柯夫斯基集团、解放乌曼市和别利齐市的作战中,起了重要作用(参见科尔孙—舍甫琴柯夫斯基战役)。1944年3月26日,所属部队和兵团在乌克兰第2方面军编成内,首先越过苏罗边境,在斯库利亚内地域强渡普鲁特河。

1944年6—8月在白俄罗斯战役中,巴季茨基任步兵第128军军长,以迅猛突击,突破了博布鲁伊斯克以南地域的德军防御,与其他兵团共同参加了解放巴拉诺维奇市和布列斯特市的作战,然后从行进间强渡西布格河。卫国战争结束阶段,该军在其指挥下参加了执行苏军解放欧洲的使命,在解放波兰、粉碎东普鲁士和巴鲁特地域的德军重兵集团、攻克柏林和解放布拉格的作战中,建树了卓著战功。

1945年夏天,巴季茨基年满35岁。那些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担任过师、军一级领导职务、经过残酷的战争考验后不仅幸存下来、而且保持了良好体魄和精力的将军和军官们,毫无疑问成了苏联武装力量最宝贵的干部,他们在战后逐步走上更高一级的军事领导职务。1946年3月,巴季茨基少将进入总参军事学院进修,1948年毕业并获得金质奖章。他被派往苏联当时最年轻的军种——防空军任职。当时的防空军司令员是苏联元帅Л.А.戈沃罗夫。西北防空区被改为莫斯科防空地域,其司令员是另一位著名英雄К.С.莫斯卡连科上将,而参谋长就是П.Ф.巴季茨基少将。

 时间在紧张的工作中飞逝。1949年5月巴季茨基晋升为中将,不久他接到了一项特殊的任务,这就是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组建防空部队。巴季茨基成了被派往中国的战斗航空兵部队、无线电技术部队和探照灯部队指挥组的领导人。这些部队都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武器,它们将与掌握了苏联装备的中国高射炮兵部队一道保卫上海免遭退守台湾的国民党的空中袭击。1950年9月,完成了援外任务后,巴季茨基中将担任了空军总司令部的参谋长——空军总司令的第一副手。

  巴季茨基的生活中曾经有过非常特殊的一页。1953年,他参与了逮捕贝利亚,并亲自执行了对他的死刑判决。1953年12月23日一份签字的文件写道:“本日19时50分,根据苏联最高法院特别法庭1953年12月23日的第3号命令,在有苏联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国家特级司法参事Р.А.鲁坚科和К.С.莫斯卡连科大将在场的情况下,由我,特别法庭警备长П.Ф.巴季茨基中将,执行了特别法庭对被告人贝利亚·拉夫连季·巴甫洛维奇处以最高刑事处罚——死刑的判决。”执行书上有巴季茨基中将、莫斯卡连科大将、苏联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鲁坚科的签名。

1954年5月,苏联建立了对整个国土防空系统实施集中指挥的系统,经批准,设立了防空军总司令一职,以取代防空军司令员的职务,而部队则完全纳入了防空军建制,与此同时重新建立防空区和防空集团军,撤消了防空地域。1954年8月,莫斯科防空地幅被改组为莫斯科防空区,巴季茨基上将担任该防空区司令员。   在指挥莫斯科防空区的11年时间里,巴季茨基为了视察地处偏僻的部队,在飞机上度过了数百小时,乘车走过了数万公里,有时甚至长途步行。他熟知防空区内的每一个部队、机场、指挥所,了解许多阵地的人员和装备。   巴季茨基于1966年7月起任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国土防空军总司令,作为总司令,他要为整个辽阔的国土上的防空状况负责。此外,他还是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和华约国家联合武装力量负责防空问题的副总司令,肩上责任更加重大。在他的领导下,制定了一系列关于军队最重要问题的命令、训令和教令,全面概括和分析了可能之敌在武器和战术方面的新动向,采取了许多针锋相对的措施,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土防空事业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巴季茨基担任防空军总司令时,开始了S-300地空导弹系统的研制工作。他高度评价这个武器系统的前瞻性、有效性和可靠性,积极帮助研制人员克服各种障碍和困难。S-300系统被苏联军队列装并被国外大量订购,赢得了世界级的声誉。巴季茨基在研制苏-27歼击-截击机,以及许多其他新型武器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巴季茨基认真研究了国外空天进攻兵器的发展及其在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以及在北约和其他军事集团的大型演习中的使用情况。正是对这些信息的仔细分析以及对己方实力近乎挑剔的审视,形成了他对组织战斗训练、评估武器质量的严格态度和对武器装备研制人员的严格要求。   苏式装备有机会在越南战争的环境中接受检验。苏联的地空导弹系统成了越南民主共和国对空防御的基础。越南防空部队开始给中高空的美国飞机造成了重大损失,此后美国空军司令部开始改变战术,转而从低空发动袭击。然而,这种战术并未能取得明显效果,因为越南导弹兵们很快就开始有效地摧毁低空飞行的目标。这主要归功于巴季茨基总司令在美国人改用新战术之前半年就果断地采取了必要的措施。他及时地将有关信息传达给了导弹系统的总设计师П.В.格鲁申。系统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改进,可以用来消灭低空目标。   巴季茨基带着一帮将军和军官不止一次地飞到有我们的战斗装备和军事专家的战区。越南和中东之行使他获得了许多宝贵的信息,可以更好地理解现代战争的发展趋势。在军事冲突过程中出现的新战术被仔细研究,然后在靶场上和专门的演习中加以检验,之后才能被应用到苏联部队的战斗训练实践之中。   巴季茨基把与国防工业领域的领导人、设计局和企业的紧密联系当作自己活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例如,在S-300地空导弹系统研制期间,巴季茨基到过许多部件的生产厂,去过进行系统试验、包括进行第一次导弹试射的靶场。

在总司令职位上的最后几年,巴季茨基由于对防空未来发展的看法与当时的国家军事领导人严重分歧而心情抑郁。国防部一群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员坚持要将国土防空军的很大一部分部队并入边防军区的编制。这不可避免地会严重破坏已经确立的部队指挥系统,削弱国土防空。   巴季茨基坚决反对这种倾向。他多次向国防部长阐明了自己的立场,在部务会议上陈情,并向苏共中央委员会写了专门报告。然而他的报告没有得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层的重视。当时的苏联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支持重组防空军。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巴季茨基努力寻求亲自向勃列日涅夫汇报的机会,但勃列日涅夫却不愿接见他。1978年夏天防空军部队重组不久巴季茨基递交了辞职报告,报告很快就得到了批准。1978年7月28日,巴季茨基告别了总司令部和各部门的工作人员。巴季茨基被任命为总监察小组的成员,但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与他的学识和能力相符的任务,因而再也没有发挥过作用。   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巴季茨基仍然继续为了与他血肉相连的防空军的前途而奔走。勃列日涅夫去世、安德罗波夫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以后,巴季茨基决定向他汇报防空军中所进行的重组的危险性。1984年1月下旬,安德罗波夫在自己的办公室接见了元帅,听取了他的意见,并表示要研究这个问题。但此后不久安德罗波夫去世了。   不幸的是1984年2月17日,巴季茨基在克里姆林宫参加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时突然感觉不适。随行的副官将他送到中央军事医院,经过紧急会诊后,医生们决定动手术,但终告不治。   巴季茨基被安葬在新圣女公墓。许许多多的人——前线老战士,战后在他手下工作过的人,以及所有了解他的人,心中一直珍藏着对他的怀念。

晋升时间表:1941年12月27日晋升上校,1943年9月25日晋升少将,1949年5月11日晋升中将,1953年8月3日晋升上将,1961年5月5日晋升大将,1968年4月15日晋升苏联元帅。

1961年起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1966年起为中央委员。是苏联第六—九届最高苏维埃代表。

获列宁勋章4枚,十月革命勋章1枚,红旗勋章5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二级苏沃洛夫勋章、二级库图佐夫勋章和三级“在苏联武装力量中为祖国服务”勋章各1枚,外国勋章、奖章多枚。

(CCCPISM原创编辑文章)




华约三大首脑,巴季茨基,雅库鲍夫斯基,什捷缅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