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列 伊万诺维奇 叶廖缅科 (Андрей Иванович Еременко )

生于:1892年10月2日;卒于:1970年2月18日;军衔:苏联元帅(1955);
受嘉奖情况:5枚列宁勋章,4枚红旗勋章,3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1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中苏友谊纪念章。

1918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8年参加苏军。毕业于高级骑兵学校(1923)、指挥人员进修班(1925)、政治学院一长制指挥员训练班(1931)和伏龙芝军事学院(1935)。1913年应征入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当列兵,编入 西南方面军在加里西亚作战。后在罗马尼亚方面军步兵团侦察队服役。1917年二月革命后,被选入团委员会。复员回马尔科夫卡后,于1918年在该地组织游击队,这支队伍后来加入了苏军。参加过国内战争。1919年1月起任马尔科夫卡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兼军事委员。1919年6月起先后在南方面军、高加索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内参加作战,历任侦察主任、骑兵旅参谋长、骑兵第1集团军第14师副团长。在同白卫军和波兰白匪的战斗中,表现了勇敢无畏精神。

国内战争后,1929年12月起任骑兵团团长。1937年8月起任骑兵师师长。1938年起任骑兵第6军军长,率该军参加了西白俄罗斯解放进军。1940年6月起任机械化军军长。1940年12月起任红旗远东独立第1集团军司令。

卫国战争时期,1941年7月起任西方面军副司令,指挥部队参加了斯摩棱斯克战役。1941年8—10月任布良斯克方面军司令,担负从西南方向掩护莫斯科接近地的任务。在艰苦的条件下,方面军部队同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进行了顽强作战,他在作战中负伤。伤愈后,于1941年12月。起任突击第4集团军司令,该集团军在托罗佩茨—霍尔姆战役中先后在西北方面军和加里宁方面军编成内,解放了安德烈亚波尔、托罗佩茨、韦利日等城。1942年1月再负重伤,8月伤愈后任东南方面军(8月30日起改为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对组织斯大林格勒英勇保卫战作出了重大贡献。他指挥的方面军积极参加了苏军斯大林格勒城下的反攻,完成了对德军重兵集团的合围。1943年1月起任南方面军司令,指挥方面军部队协同外高加索方面军为粉碎北高加索敌军集团,在罗斯托夫方向实施了突击。1943年4月起任加里宁方面军司令,10月起任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司令。1944年2月起任滨海集团军司令,同乌克兰第4方面军一起解放了克里木。1944年4月起任波罗的海沿岸第2方面军司令,协同波罗的海沿岸第1、3方面军参加了解放拉脱维亚的作战。1945年3月任乌克兰第4方面军司令,在解放捷克斯洛伐克时攻占了摩拉瓦—俄斯特拉发工业区。战争时期,充分显示了非凡的军事才干。他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表现了巨大的勇气和超人的胆识,战功卓著。叶廖缅科戎马一生,其异乎寻常的顽强作风,严厉过人的领军特点和极强的组织能力使他在苏军统帅群中别具一格。 叶廖缅科1941年在斯摩棱斯克,1944年在克里米亚两次负伤。

卫国战争结束后,1945一1958年历任喀尔巴阡军区司令、西西伯利亚军区司令和北高加索军区司令。1958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1956年起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苏联第二—八届最高苏维埃代表。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英雄(1970)。获列宁勋章5枚,十月革命勋章1枚,红旗勋章4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3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1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多枚,荣誉武器1件。葬于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在俄罗斯军事学院2002年评定中位居20个战略方向领导人中的第15位。

著作:《骑兵第1集团军作战札记》,罗斯托夫1957年版;《在西方向上》,莫斯科1959年版;《驳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伪造者》,莫斯科1960年第2版;《斯大林格勒》,莫斯科1961年版;《战争初期》,莫斯科1965年版;《惩罚的年代(1943—1945)》,莫斯科1969年版;《莫忘这场战争》,顿涅茨克1971年版。

莫洛托夫在1973年1月16日回忆道:空军主帅亚历山大·叶夫根尼耶维奇·戈洛瓦诺夫曾对他说:叶廖缅科拿来一份授予赫鲁晓夫本人苏联元帅军衔的征求意见名单。凡是元帅者,都应签名。但是倡议者叶廖缅科碰了一鼻子灰。拒绝签名的有:朱可夫、罗科索夫斯基、戈洛瓦诺夫、库兹涅佐夫以及其他战争期间成为元帅的军事领导人。

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军事委员赫鲁晓夫在一起。
担任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是叶廖缅科最辉煌的时期
叶廖缅科上将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旅级)
和铁木辛哥在一起的叶廖缅科
彩照,三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
30年代的叶廖缅科
战后任军区司令时检阅部队
卫国战争时两次负伤

叶廖缅科元帅是红军元帅中比较有争议的一位。从他身上,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红军将领们是怎样在战争中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据叶廖缅科的同学巴格拉米扬元帅说,叶廖缅科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那么有信心,不被失败压倒。我们从战争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一点。在一片失败的气氛中,叶廖缅科的自信给斯大林以深刻的印象。基辅会战前,许多将领,包括朱可夫元帅在内认为基辅是守不住的,西南方面军侧翼有被合围的危险。斯大林找到了叶廖缅科,问:“如果我把中央方面军配属给你,并给你一些炮兵预备队的话,你能不能阻住古德里安,掩护西南方面军的侧翼呢?”叶廖缅科以他那无比的自信说:我不但能阻住古德里安那个流氓,而且要消灭那个流氓。然而,事实证明叶廖缅科的自信是没有根据的。他的布良斯克方面军的突击仅仅前进了十几公里就停滞了,而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却直取西南方面军侧后,造成了基辅会战红军的惨败。更糟糕的是,不久之后,古德里安集群北进,在布良斯克战役中反而把叶廖缅科的方面军给合围了。叶廖缅科负伤,带领一些司令部成员从森林中突围。这下斯大林对叶廖缅科的印象一落千丈,从1941年底到1942年中,没有再给他什么重要的职务。
   1942年夏,德军在西南方向大举进攻。红军在哈尔科夫和克里木战役中惨败,两个方面军被消灭。德军长驱直入,突破顿河,直逼伏尔加河和斯大林格勒。包括前线将领在内的许多人对前途失去了信心,正面防御斯大林格勒的62集团军司令员公然表示守不住斯大林格勒。斯大林又想起了叶廖缅科的自信,可能只有他才有信心保卫斯大林格勒。于是,叶廖缅科被再次起用为东南方面军(后改称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员,负责斯大林格勒防御。经过1年战争的锻炼,叶廖缅科以及不再是那个盲目自信的叶廖缅科了。在及其危急的情况下,他很好的把握了城市攻防战的特点,以劣势兵力顶住并吸引了德军最精锐的部队--第6集团军和坦克第一集团军。同时他也正确处理了防御与反攻的关系,顶住前线指挥员的压力,坚决保证总预备队的隐蔽集结和专门用于反攻。叶廖缅科在斯大林格勒的表现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在基辅会战和布良斯克战役的失败给斯大林的印象太深了,在最后消灭保罗斯的阶段,斯大林命令将对内包围圈的部队6个集团军统一由顿河方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指挥。等于是剥夺了叶廖缅科胜利的荣誉。虽然有朱可夫为他说情也没有用。最后的荣誉属于了他们的另一个同学。
   斯大林格勒战役后,叶廖缅科指挥他的方面军一直在西南方向战斗。参加了解放乌克兰,强渡第聂伯河,解放东欧的战斗。1955年,叶廖缅科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