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西里 丹尼洛维奇 索科洛夫斯基 (Василий Данилович Соколовский )

生于:1897年7月21日;卒于:1968年5月10日;苏联军事家,苏联元帅(1946),苏联英雄(1945.5.29)

受嘉奖情况:苏联英雄(1945),6枚列宁勋章,5枚红旗勋章,3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3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1枚红星勋章,5枚国外奖章。


1931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8年参加苏军。毕业于工农红军军事学院(1921)和高级速成班(1928)。国内战争时期,随东南方面军、南方面军和高加索方面军参加作战,历任连长、团副官,副团长、团长、步兵第39师第一副参谋长、旅长、步兵第32师参谋长等职。1921年起先后任土耳斯坦方面军作战部副部长、师参谋长、师长、费尔干纳和撒马尔罕州军队集群司令。曾积极参加同巴斯马奇匪帮的斗争,因指挥部队有功,荣获红旗勋章。

1922—1930年历任中亚地区步兵师参谋长、莫斯科军区步兵师参谋长、北高加索和白俄罗斯两军区的步兵军参谋长。1930—1935年先后任步兵师师长、伏尔加河沿岸军区副参谋长。1935年5月起任乌拉尔军区参谋长。1938年4月起任莫斯科军区参谋长。1941年2月起任副总参谋长。

卫国战争时期,历任西方面军参谋长(1941.7—1942.1,1942.5—1943.2)、西方向参谋长〔1941.7—9(兼西方面军参谋长),1942.2—5〕、西方面军司令(1943.2—1944.4)、乌克兰第1方面军参谋长(1944.4一1945.4)、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副司令(1945.4—5)。战争时期,充分显示了他的军事和组织才干。他领导下的方面军司令部以出色的组织工作著称。曾积极参与计划和实施莫斯科反攻作战。1943年初指挥西方面军部队,与加里宁方面军协同,胜利进行了肃清勒热夫—维亚济马希特勒匪徒基地的战役。1943年夏又率部参加了奥廖尔战役和斯摩棱斯克战役,突破了敌人的强大防御。后参加了利沃夫—桑多梅日、维斯瓦河—奥得河和柏林诸战役的准备和实施工作。因在柏林战役中指挥有方,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战后,曾任苏军驻德军队集群副总司令1946年3月起任总司令、苏联驻德军管局总指挥兼对德管制委员会苏方委员。1949年第一次柏林危机期间,索科洛夫斯基做好一切准备, 他不甘心把千百万苏联军人的成果拱手相让,所以准备对美进行第三次世界大战,后来斯大林用听话的崔可夫把情绪激动的索科洛夫斯基从柏林替回来。1949年3月起任苏联武装力量部(1950年2月起为苏联军事部)第一副部长。在什捷缅科被免职后,索科洛夫斯基于1952年6月—1960年4月任军事部(1953年3月起为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总参谋长。在这期间,索科洛夫斯基的军事理论成为战后苏军主要的指导思想,明确树立了索科洛夫斯基在苏联军界的崇高地位。在部队的教育训练中,广泛运用其深湛的军事知识和指挥、参谋工作方面丰富的作战和实践经验,为加强苏联武装力量的建设,进一步发展军事科学,做了大量工作。领导并参加撰写《军事战略》(莫斯科1968年第3版)和《法西斯德军在莫斯科近郊的溃败》(莫斯科1964年版)两部军事理论和军事历史著作。1960—1968年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1952—1961年为苏共中央委员,1961年起为中央候补委员。苏联第二—七届最高苏维埃代表。获列宁勋章8枚,十月革命勋章1枚,红旗勋章、一级苏沃洛夫勋章和一级库图佐夫勋章各3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奖章多枚,荣誉武器1件。葬于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新切尔卡斯克红旗高级军事通信指挥学校以其名字命名。格罗德诺市树有其半身像。乌拉尔军区司令部大楼为其设置有纪念牌。

著作:《解放西乌克兰地区》,载《利沃夫地区之战》一书,利沃夫1965年版;《光荣的战斗历程》,载《从莫斯科到柏林》一书,莫斯科1966年版;《莫斯科大会战及其历史意义》,载《无比的功绩》一书,莫斯科1968年版。

战将和卓越的指挥员到知名学者和战略家,他的军事生涯始于战争,最后以军事理论研究的丰硕成果而结束。这是一个辉煌而完美的军事历程。(

索科洛夫斯基元帅的战略定义:“关于为一定阶级的利益服务的战争即武装斗争规律的科学知识体系。它在研究以往战争经验、军事政治形势、国家的经济和精神力量、新式武器和预想敌人的观点和力量的基础上,探讨未来战争的条件和性质、准备和进行未来战争的方法、各军种极其战略使用原则、物质技术保障原则、战争指导原则和军队领导原则。”(《军事战略》,战士出版社,1980年版)

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对未来战争形势的分析:“未来的世界大战,就武器来说,首先是火箭核战争,进行这种战争的基础是各个军种,首先 是战略火箭军和导弹原子潜艇,大量使用火箭核武器。”基于这种认识,强调战略进攻,否定战略防御,主张先发制人,首先以战略核武器实施毁灭性的核突击,力求在战争初期 达到主要的战略目的;改变以陆军为主的诸军种协同作战的原则,认为实施大规模的火箭核突击是现代条件下战争的主要作战方法,强调各军兵种要围绕火箭核武器,竭力争夺火箭核优势,贬低常规兵力、兵器的作用。索科洛夫斯基军事理论成型的这一阶段,苏联开始从事全球扩张活动,谋求与美国平起平坐,共同主宰世界。

莫斯科保卫战期间西方面军的领导集体:朱可夫、布尔加宁、索科洛夫斯基
1942年索科洛夫斯基(右一)与朱可夫在前线视察
1928年的索科洛夫斯基
功成名就
在德国受降仪式上,索科洛夫斯基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苏联驻德军管局总指挥带领盟军代表参观柏林
鲁坚科 索科洛夫斯基 卡扎科夫 马利宁等人在柏林的残墙断壁中流连
纪念索科洛夫斯基诞辰80周年
和盟国军事首长

索科洛夫斯基戎马生涯近50余年,从各个层面充分显示了他非凡的军事才能。早在内战期间,先是率部在伏尔加河中游地区同白卫军和捷克白匪作战,后辗转白顿涅茨河同哥萨克白匪作战,在东部战线的反攻中,又参加了解放乌拉尔和车里雅宾斯克等战役,参加了同邓尼金军队的作战。在战火的洗礼中他积累了相当丰富的中级指挥经验,并因表现优异而深受赏识和信任,1921年在参与平息了安东诺夫叛乱之后,便升至集群司令。

当然,从战争实践的角度来看,苏德战争是他一生中最有闪光意义和代表性的阶段。战争爆发之初,他作为副总参谋长,得以进入苏军最高指挥中枢,参与从战略层次筹划和指导战争,经历了战争初期那种很不利的困难局面。随后,作为方面军主要负责人之一,参与了苏军西线几乎所有的战略性战役的具体筹划和组织指挥工作。1941年12月的莫斯科保卫战中,他与朱可夫一道率领西方面军,以积极防御作战形式,顶住了敌人优势兵力进攻,使德国精锐部队精疲力竭后,转入坚决反攻;并与友邻部队协同作战,重创德军,将其驱至距莫斯科100~250公里一线地区,粉碎了希特勒不可战胜的神话。接着,1942年至1943年参加了具有决定意义的斯大林格勒会战。此后,又在库尔斯克会战、解放乌克兰、收复明斯克等战役取得成功。1944年夏,他在苏德战场西部筹划和指挥了白俄罗斯、利沃夫—桑多梅日战役后,实施了空前规模的维斯瓦河—奥得河战役,歼灭了德军中央集团军群,解放了波兰大部领土及首都华沙,向前推进了500~600公里,反攻到德国境内。最著名的是进军德国领土东普鲁土,歼灭希特勒重兵集团,攻克柏林。

索科洛夫斯基不但具有丰富的战争经验,而且,在长期的和平岁月里,在苏军总部担任要职,致力于改革技术装备、改革军队体制、发展诸军兵种,为苏联国防和军队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这也是他具有卓越的组织才能和军事天赋的重要方面。善于运用丰富的军事实践经验创造性地发展军事学术,创建新的苏军战略体系,是索科洛夫斯基雄才大略的又一重要体现。索科洛夫斯基在军事理论研究上是一个有强烈抱负的人。他青年时代就对军事有着浓厚的兴趣,在1914年进入师范学校学习时,曾广泛阅读各种战史著作,本来打算一生从事学术工作。

加入红军后,在战争中他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对军事理论的学习和研究也从未中断过。在二三十年代,他开始关注战略问题,仔细研究了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斯维钦在1926年发表的《战略学》等著作。但是,他真正步入学术界,是到1959年底,由于心脏病,从总参谋长和国防部第一副部长的繁忙中解脱出来,改任国防部总监察部长这一闲散职务后,才有机会潜心著述。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他成为国际闻名的苏联发言人和军事战略理论家。其代表作就是于1962年夏主编出版的《军事战略》。该书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发展了苏联早期的军事战略思想,探讨了在现代武器技术的影响和世界政治形势的不断变化的要求之下,苏联的军事战略构想。标志着苏联军事战略思想从过去的首先考虑战场上的地面作战转变为集中考虑战略性的全球战争问题。这一巨大转变引出了一系列有价值的结论。

索科洛夫斯基十分强调现代军事技术对战争和战略的“革命性”影响。军队的武器和技术形态是逐步演进的,这种演进决定着战争形态的变化。50年代苏联尖端武器的发展方兴未艾,不仅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而且率先制成氢弹,并于1955年至1957年成功发射洲际导弹和人造卫星。显然,这种武器装备发展上的突飞猛进与当时还占有主导地位的、日趋教条、过分依赖“过去战争一般化经验”的战略思想不相适宜。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他详细分析了现代武器,特别是核武器、导弹在现代战争中所起的主导作用,指出现代化武器技术是影响武装部队和战略的“最革命的因素”,它将从根本上改变军队的组织方式和各种规模的作战方法,军事战略学和整个军事学术必须发生相应的变革。

推究起来,他的这一思想可以说是当今新军事革命的先声。对核武器一导弹时代战争特点的研究是索科洛夫斯基军事战略思想的基本着眼点。他认为,未来战争的性质和方式将是以导弹为主要武器的全球性的核战争。60年代初,在以苏美为首的两大阵营间激烈对抗与争夺的国际形势下,对战争特点的这一预计,并非是危言耸听。就在索氏《军事战略》出版仅两个月,苏美在古巴导弹危机事件上的剑拔弩张,就险些酿成世纪性大灾难。尽管几十年来,核战争并未出现,但人类仍无可避免地生活在核阴影之中,即使在今天看来,核战争形态仍是未来最有威胁的战争存在形式。

无论是基于对苏德战争初期的经验教训,还是对未来核战争巨大破坏力的充分预计,索科洛夫斯基都非常重视战争初期的决定性意义。由于现代武器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极大的战略效果,这对军队的组织结构、战备状态和先发制人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他强调部队必须经常保持高度的战备水平;建立严密的情报体系,提供及时可靠的战略预警;必须采取坚决的战略,用先发制人的方法,以闪电般的速度实施突击,力求先于敌人对整个战争的发展和结局施加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关于战争初期具有的决定性程度,他认为是一个可以争论的问题,作出这样的分析,其意义在于,指明未来战争的胜利要求一开始就能够在战略上控制敌人。而要赢得战争,索科洛夫斯基进一步探讨了战略制胜的各种因素。它涉及军队建设、作战方法、国防准备、战略领导、精神因素等。索科洛夫斯基长期所积累的丰富的军事实践经验,为他的分析注入了历史视野,而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又帮助他获得了科学的方法论。因此他认为:一方面,必须充分考虑到现代武器,特别是核一导弹武器对战争形态和进程的主导性影响,而另一方面,又必须看到,即使在核条件的现代战争中,战争的胜利仍然取决于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总体条件的有利,在作战指导方针上仍然只有靠诸军、兵种的联合作战才能取得最后胜利。

索科洛夫斯基的军事学术思想和他的《军事战略》,作为时代的产物,也带有某种局限性,如关于建立苏联战略部队的学说和方针在与美国进行的力量较量中,没有阐明如何能够创造出适合苏联需要的态势,也没有将裁军政策和军备控制等基本问题纳入军事战略之中等,这使得苏联谋求对西方的全面战略优势的战略理论与真正取得优势的实践之间,是有很大差距的。这些局限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不可避免的。索科洛斯基从起于卒伍的一员战将和卓越的指挥员到知名学者和战略家,他的军事生涯始于战争,最后以军事理论研究的丰硕成果而结束。这是一个辉煌而完美的军事历程。

以上索帅图片为苏联主义网专用,严谨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