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 瓦西里耶维奇 奥加尔科夫 (Огарков Николай Васильевич)

生于: 1917年10月30日生于特维尔; 卒于:1994年1月23日
军衔:苏联元帅(1977年1月14日)

受嘉奖情况:苏联英雄称号(1977年10月28日),2枚列宁勋章(28.10.1977, 28.04.1980),1枚十月革命勋章(29/10/1987),1枚红旗勋章(21.02.1969),1枚苏沃洛夫一级勋章(4.11.1981),一级卫国战争勋章2枚(23.06.1945, 06.04.1985),二级卫国战争勋章1枚(22/10/1944),2枚红星勋章 (5.11.1954, 28.10.1967),1枚“苏联武装力量为祖国服务”三级勋章(30/04/1975),一枚列宁科技创新勋章 (1981)。另外还有17枚奖章,以及37枚国外奖章勋章。在莫斯科的故居设有纪念馆。

1945年加入苏共,1938年参加苏军,苏共24大和25担任苏共中央委员。 伟大卫国战争前先后毕业于工农动力速成中学、古比雪夫军事工程学院。

伟大卫国战争期间,一直在部队任职,在西方面军作战时任步兵17师所属团工程兵主任,1941年9月任卡累利阿方面军工程部高级工程师,后任海军陆战队61旅工程兵主任。1942年12月任32集团军工程兵副参谋长,1943年8月起任方面军工程兵作战处处长。1944年5月任步兵122师工程兵主任,11月随部队转隶南方的乌克兰第2、第3方面军,在北极地区、巴拉顿湖和布达佩斯等战役中,对军队作战工程保障工作有方,显示出深湛的军事工程知识,表现了勇敢无畏精神。1945年加入联共(布)。

战后初期在喀尔巴阡军区工程兵部队任职,1947年调远东部队,历任滨海军区工程兵副主任,主任,总司令部作战处处长,1955年起任远东军区副参谋长兼某部部长。1957年晋升少将,1959年在伏罗希洛夫总参军事学院进修完成后,任驻德集群近卫第20摩托化步兵师师长。1961年起任白俄罗斯军区参谋长,1965年12月任伏尔加河军区司令,创造性地运用理论知识和丰富的经验,在大批新式武器装备军队的条件下出色地组织战术训练。1968年4月起任苏联武装力量第一副总参谋长,设立苏联战略欺骗总局,他还管理指导着《红星报》、《苏联》、《旗手》、《武器与装备》等上百种军事报刊。拥有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不经它的许可,任何部队不得调动,非经它的许可不得修建任何火箭基地和军队营房,连克格勃部队也不例外。对某些方面的成就,他们小心翼翼地加以掩盖,另一方面则要鼓吹的面目全非。一句话“敌人只能看到奥加尔科夫打算要他们看到的东西”。他是苏军总参谋部内权势最大的人,权力甚至凌驾于第一总局或第二总局局长之上,因其在愚弄美国代表团方面取得卓越成就,为此他1974年成为国防部副部长兼技术委员会主席,1977年起任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苏军总参谋部总参谋长,晋升苏联元帅,并获得苏联英雄称号。

1979年他发言反对出兵阿富汗,理由是有限战争解决不了问题。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粗暴地打断了他:“还轮不到您教训政治局!您只须执行命令。”结果阿富汗战争使苏军陷入泥潭,消耗了国力。1981年他组织了空前规模的西方-81军事大演习,使西方断定,华约的坦克海有能力在一个星期内抹平北约在中欧的驻军,打到巴黎城下,只有战术核武器才能挽救北约。在奥加尔科夫推动下,苏军采用当时最先进的数字化技术的战术指挥系统取得成功,以此为基础,奥加尔科夫建立了第一个数字化试验部队,试验证明,数字化技术可显著提高部队战斗力。虽然奥加尔科夫的军事思想是苏军应对新的挑战的利器,但它威胁到了一大批人的职位和利益。当年奥加尔科夫的副手马赫穆特·阿赫马托维奇·加列耶夫在纪念文章中说:“如果不考虑个人利益,大家会举双手赞成改革。考虑个人利益,大家就一致反对改革。”1984年他离开总参谋部,因发表言论“反对因发展民用产品,而削减军工研发费用”被解职,1984年9月到1988年6月被调职任西方向总司令。他所倡导的军事改革无疾而终。1988-1992任国防部总监察组总监,苏联解体后是俄罗斯国防部顾问,1992年退休,死于1994年1月23日,葬在新圣女公墓。

他为苏联的全球战略鞠躬尽瘁,对武装力量的建设和战备水平的提高做出重大贡献,积极参加研究苏联军事科学中的重大问题,并担任多卷本的《苏联军事百科全书》《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等著作的编委会主任。他还是苏共24大和25大的中央委员。

晋升时间表:1950年9月4日晋升上校,1957年7月11日晋升少将,1963年2月22日晋升中将,1967年10月25日晋升上将,1973年10月5日晋升大将,1977年1月14日晋升苏联元帅

苏军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元帅面对技术进步洞若观火,是他率先提出“军事技术革命”(military technical revolution" (MTR));可惜保守庞大的体制容不得异端;奥加尔科夫被赶出总参谋部,成了西部战区司令。这是先驱者的悲哀,也敲响了暮气沉沉的苏军的丧钟;今日俄军车臣的惨痛代价岂非早已注定。

奥加尔科夫是个非常现实的人,在冷战中,美国式思维影响了各国军事思想,形成思维定势: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是敌国的军事力量,高科技建军是方向.苏联的奥加尔科夫更现实地地指出了信息技术将使常规武器发生革命,在效果上取代核武器,新经济引发的武器竞赛使许多国家不堪重负:“如果一个国家跟踪科技革命的代价极其高昂,超出了它的体制和物质条件所能承受的限度,结果只能是在可以使用的军事力量方面更加落后。俄罗斯在沙皇和苏联时代都是如此,苏联承受着难以忍受的军事负担,军方又不愿意接受收缩战略的要求。”苏联如此,其他国家更如此,谁有力量在军事高科技上与美国竞争呢?
(站长手工输入加原创)

Д.Ф. Устинов, Н.В. Огарков, А.А. Епишев
标准元帅照
在红场参加阅兵式
1944年年轻的少校
奥加尔科夫(左)和乌斯季诺夫(中)为苏联军事现代化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60年代的总参谋部,库利科夫,伊万诺夫,奥加尔科夫在一起
接受勃总的阅兵,最光荣的时刻
会见苏联人民艺术家
和苏联英雄作家卡尔波夫(《大元帅斯大林》的作者)
和政治主任叶皮谢夫在一起
会见法国军事代表团
和芬兰签订军事协定
与一些将校级军官冒雨视察新式武器
与克格勃第一副主席——齐涅夫大将
与卡斯特罗亲切握手
左起:苏联海军元帅——戈尔什科夫、空军主帅——库塔霍夫、苏联元帅——库利科夫、苏联元帅——奥加尔科夫
与海军总司令戈尔什科夫等人在一起
与苏联元帅库利科夫和波德哥尔内合影
1983年9月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告苏联战机已击落南韩客机
在匈牙利战斗过的地方
步兵122师在布达佩斯的巷战
和家乡的老战友会面
1989年的奥加尔科夫(一点不显老)
与家人在一起
奥加尔科夫60寿辰

两个最值得总书记信任的人。

奥加尔科夫与契尔年科并排站在勃总身后。

乌斯季诺夫和奥加尔科夫在一起
葬于新圣母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