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利缅特·叶夫列莫维奇·伏罗希洛夫 Климент Ефремович Ворошилов〔1881.1.23,今伏罗希洛夫格勒州韦尔赫涅耶镇—1969.12.2,莫斯科〕
苏联党务和国务活动家,军事家,苏联武装力量的积极建设者,卓越的统帅,苏联元帅(1935.11.20),两次苏联英雄(1956.2.3,1968.2.22),社会主义劳动英雄(1960)。

1903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8年参加苏军。出身于铁路工人家庭。1896年起在尤里耶夫冶金厂(阿尔切夫斯卡亚火车站)当钳工学徒。1903年起在卢甘斯克加尔特曼机车制造厂工作。1904年当选为布尔什维克卢甘斯克委员会委员。1905年任卢甘斯克苏维埃主席,领导工人罢工和建立战斗队的工作。1906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第一次与列宁会见。1908—1917年在巴库、彼得堡和察里津做党的地下工作,屡遭监禁和流放。积极参加了1917年二月革命,为彼得格勒工人代表苏维埃成员和布尔什维克党团执行局委员。1917年3月起在卢甘斯克领导革命斗争,任卢甘斯克苏维埃主席。

十月革命前夕为武装工人和建立赤卫队做了大量工作,积极参加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917年11月被任命为彼得格勒委员,同捷尔任斯基一起从事肃反委员会的组织工作。1918年3月初德奥军队加紧进攻乌克兰时,伏罗希洛夫组织了卢甘斯克社会主义第1支队,保卫了哈尔科夫接近地。根据他的建议,由各红色支队组成乌克兰第5集团军,对入侵乌克兰的干涉者进行了有组织的抵抗。该集团军对德国占领者和顿河哥萨克反革命白匪进行了3个月激战,进抵至察里津,与苏维埃军队会合。在察里津战役中,伏罗希洛夫任察里津军队集群司令、南方面军副司令兼军事委员会委员、第10集团军司令。为把零散部队组成正规的战斗团和师,做了大量的组织工作。他十分重视建立红色骑兵。1918年11月被选入乌克兰临时工农政府,任内务人民委员,后任哈尔科夫军区司令。1919年5月领导了肃清格里戈里耶夫匪帮的作战。同年6月任第14集团军司令,指挥了叶卡捷琳诺斯拉夫(今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保卫战。后任内乌克兰方面军司令,指挥了基辅战役。1919年3月在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曾附和“军事反对派”否认利用军事专家的必要性。1919—1921年参加组建了骑兵第1集团军,1919年11月起任集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该集团军在粉碎邓尼金军队,从波兰白匪手中解放乌克兰和消灭弗兰格尔军队的作战中,起了重大作用。因在高加索方面军的作战中表现英勇,荣获红旗勋章;因消灭弗兰格尔军队立有战功,1920年荣获革命荣誉武器。国内战争时期,他在红军中做了大量的政治教育工作。1921年在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俄共(布)中央委员。1921年率领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代表小组参加平定喀琅施塔得反革命叛乱,荣获第二枚红旗勋章。1921—1924年任俄共(布)中央东南局委员、北高加索军区司令。因善于领导军区部队对北高加索土匪进行斗争,荣获第三枚红旗勋章。

1924年起任莫斯科军区司令,并为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同伏龙芝一起积极参加了军事改革。1925年11月—1934年6月任陆海军人民委员、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1934—1940年任苏联国防人民委员。1940年起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苏联人民委员会防御委员会主席。伏罗希洛夫领导武装力量时,在完善军队,培养苏联军事干部以及对指挥员进行忠于社会主义祖国和共产党的政治教育等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他认为,军事技术的发展和科学的作用在国防威力的建设中具有重要意义。他经常深入部队、军事院校,参加并指导各种演习。他要求全体人员精通技术兵器,并善于在各种战斗条件下合理地运用。根据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决议,1939年8月曾率领苏联代表团参加了苏、英、法三国军事谈判。

卫国战争伊始,就直接参加了粉碎德军的组织工作。1941年7月10日一8月31日任国防委员会委员、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成员、西北方向总司令。1941年9月5—12日任列宁格勒方面军司令。1942年9月6日一11月19日任游击运动总司令,积极参加了游击斗争的组织工作,亲自训练游击队指挥员,使游击队的行动与军队的作战相互配合。1943年1月作为大本营的代表,在对列宁格勒封锁的突破的作战中,协调了列宁格勒方面军和沃尔霍夫方面军的行动。1943年12月被派往滨海集团军去参加拟制解放克里木的战役计划和组织步兵与海军的协同。出席过苏、美、英三国莫斯科会议(1941)和苏、美、英领导人德黑兰会议(1943)。 由于他对战争的认识在一些方面仍停留在骑兵时代,对当代战争中的新情况认识不足,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绩一般,未能像在国内战争中那样得到人们的高度赞誉。

战后,伏罗希洛夫为加强苏联防御威力付出了很大精力。1945—1947年任盟国对匈(牙利)管制委员会主席,大力帮助匈牙利人民重建自己的国家。1946—1953年任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1953年3月—1960年5月任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1960年5月起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委员。1961年10月在苏共二十二大上,因被指责支持反党集团而未进入新的中央委员会。1966年4月苏共二十三大后,重新当选为中央委员。1969年12月2日病逝。葬于克里姆林宫墙下,莫斯科的一条大街以他的名字命名。 苏联第一—七届最高苏维埃代表。伏罗希洛夫的自觉的一生是与列宁共产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1921—1961年10月和1966年以后为苏共中央委员,1926—1952年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52—1960年7月为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蒙古人民共和国英雄。获列宁勋章8枚,红旗勋章6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1枚,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红旗勋章1枚, 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红旗勋章1枚,外高加索联邦红旗勋章1枚。外国勋章多枚,革命荣誉武器和荣誉武器各1件。奖章: "保卫列宁格勒"奖章,"保卫莫斯科"奖章,"保卫高加索地区"奖章 ,"工农红军建军20周年"奖章, "苏联陆海军建军30周年"奖章 ,"苏联武装力量建立40周年"奖章,"苏联武装力量建立50周年"奖章 ,"纪念莫斯科建城800周年"奖章,"蒙古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战胜德国"奖章,"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20周年"奖章。

著作:《苏联国防》(言论和书信选集),莫斯科1937年版;《捍卫社会主义的红军》(1938年言论、命令和贺词汇编),莫斯科1939年版;《生活纪事》,第1卷,莫斯科1968年版;《紧急任务》,载《大家都是士兵》一书,明斯克1968年版。

伏罗希洛夫在他的回忆录《生活的故事》的前言中写道:“我不信上帝,但我感激自己的命运。因为降临我头上的那条道路,正是我有幸走过来的道路。再也没有比工人和革命士兵的事业更崇高了。”因此,苏联人称他是“军队的统帅”和“人民的儿子”。

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一样认为,大批骑兵部队机动灵活而且威力巨大,苏联红军必须组建一支相当规模的骑兵集团军。于是,当布琼尼向中央提出这一建议时,他表示完全赞同。1919年11月,伏罗希洛夫便被任命为第一骑兵军的军事委员。布琼尼在回忆中说道,伏罗希洛夫“是领导全军作战的核心人物之一”。“骑兵部队的特殊组成要求任命不仅具有一般政治声望,而且要多少以自己的军事生涯闻名于众,享有一定威信的人。”伏罗希洛夫率领这支部队粉碎了邓尼金军队的进攻。从波兰白军手中解放了乌克兰,消灭了弗兰格尔的部队。
此后,伏罗希洛夫在苏联红军中做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党政工作。从1924年起任莫斯科军区司令。与伏龙芝等人一起参与领导了军事改革。1925年至1934年,他升任陆海军人民委员和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此后又担任了6年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为加强苏军建设花费了大量心血。

再也没有比工人和革命士兵的事业更崇高了-伏罗希洛夫

1927的军事委员会
伏罗希洛夫组织军事会议
与斯大林和加里宁出席群众大会
从左起,奥尔忠尼启则,亚戈达,斯大林,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
李可夫等人商讨国家大事
国内战争时带领顿巴斯起义军与察里津的斯大林会师的伏老与领袖亲密无间
1920年布琼尼和伏罗西洛夫会见参加全俄苏维埃第八次代表大会的代表
1939年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会主席、苏联元帅伏罗西洛夫与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布琼尼在批准新的军事宣言书后
苏联最高主席团主席伏罗西洛夫授予布琼尼列宁勋章和苏联英雄“金星”奖章
骑兵第1集团军司令布琼尼,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伏罗希洛夫,夏坚科
骑兵第一集团军大聚会(仔细看高手如云)
最高统帅部代表伏罗西洛夫、华西列夫斯基克里木战线
授予歼击航空兵团长,后来的空军元帅济明一枚苏联英雄“金星”奖章
重视训练的伏罗西洛夫
伏龙芝 布琼尼 伏老 在前线
伏龙芝 布琼尼 伏老 在南方前线
检阅部队
元帅是名优秀的骑手
伏龙芝与伏老
加马尔尼克 布琼尼 伏老
列宁遗体前的捷尔任斯基和伏老
卫国战争结束后油画
为小米高扬授勋
马林科夫 伏老 斯大林
斯大林去世了
登上时代周刊
老战友 伏老 布琼尼
60年代初标准照
60年代中期标准照
1957年访华
1957年访华主席亲往机场迎接
1969年伏老去世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