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英雄布琼尼


谢苗·米哈依洛维奇·布琼尼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三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1935年第一批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一生九十年中整整有七十年从事戎马生涯,参加过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在内的四次大的战争,屡建奇功。他的一生与苏军的历史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他的功绩受到高度评价。他先后荣膺8枚列宁勋章、6枚红旗勋章、1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和多枚外国勋章、奖章,三次荣获革命荣誉武器。

1883年4月25日,布琼尼出生在俄国南部一个一贫如洗的农民家庭。他的童年生活是辛酸的。繁重的劳动和与贫苦人民的共同生活,造就了布琼尼开朗、勇敢、坚毅的性格。1903年秋,布琼尼被征召入伍,当上了年轻人引以为自豪的骑兵。次年1月,他随顿河哥萨克骑兵第46团来到中国东北参加了日俄战争。战争结束后,被调到滨海龙骑兵团,驻扎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附近。1907年1月,他被派往彼得堡骑兵学校学习。1908年毕业后,他又回到龙骑兵团。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曾先后在波兰、德国、奥地利和高加索等地作战。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后,布琼尼被全连一致推选为连士兵委员会主席,在全团大会上被选为团士兵委员会主席,接着又被选为师士兵委员会副主席。在明斯克市驻防期间,他结识了西方面军布尔什维克党组织的领导人伏龙芝。伏龙芝对布琼尼世界观的形成和人生道路的选择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十月革命爆发后,高加索骑兵师士兵委员会作出了该师复员解散的决定,布琼尼于当年11月回到了家乡。不久,他即同战友们一起在当地建立起了苏维埃政权。随后,布琼尼以他对巩固新生苏维埃政权的高度责任感,和对军旅生活的酷爱,在家乡组建了骑兵游击队。由于他的努力,部队逐渐扩大为骑兵团、骑兵旅、骑兵师,后来又扩编为骑兵军和骑兵集团军。在保卫察里津的战斗中,布琼尼指挥一个骑兵旅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表现了一个杰出的骑兵指挥员的才干,因而荣膺红旗勋章。
1919年夏,邓尼金的白卫军向苏维埃共和国发动疯狂的进攻,红军被迫向腹地退却,南方战线成了主要战场。这时,布琼尼指挥新建的骑兵军在察里津以北粉碎了弗兰格尔白卫军的主力,击溃了苏图洛夫的部队。随后,又巧妙地实施机动,给插到红军南方方面军后方的马蒙托夫和什库罗指挥的哥萨克骑兵师以粉碎性的打击,占领了重镇沃罗涅日,从而封闭了莫斯科战略方向上红军阵地中宽达100公里的缺口。为表彰布琼尼在这次作战中的功绩,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再次授予他红旗勋章和革命荣誉武器。不久,他便出任苏军第1骑兵集团军司令,成为苏联国内战争时期著名的将领之一。布琼尼的骑兵第1集团军被称为赢得国内战争的“拳头”部队,曾在许多战线上被用于战略机动。1919年底和1920年初,红军向邓尼金的军队发动了总攻。布琼尼指挥的第1集团军组成快速战役战略集群,向哈尔科夫、顿巴斯、罗斯托夫和亚速海方向实施迅猛的突击,把邓尼金的主力分割为两部分,尔后协同南方面军的另2个集团军予以各个歼灭。1920年4、5月间,布琼尼的部队又遵照列宁的指示用了50天的时间,从北高加索的迈科普跃进到乌克兰的乌曼,实施了史无前例的1000多公里的战略机动,投入了对波兰军队的作战。6月5日,布琼尼集中集团军的主力一举突破敌人坚固的防御阵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敌纵深120——140公里,前出到波军第3集团军的后方,迫使波军于6月11日撤离乌克兰首都基辅,从而为把波军逐出苏维埃国土奠定了基础。伏龙芝在评价骑兵第1集团军的作用时说道:“在我们的军队里,没有其他部队能够这样充分、这样鲜明、这样深刻地在他们自身和他们的行动中反映出国内战争的全部特点、整个红军的性质,它的历次战役将永远以光辉的篇章载入骑兵史册。”
国内战争结束后,布琼尼积极投身红军的建设。历任北高加索军区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和副司令员、工农红军总司令助理(主管骑兵)、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工农红军骑兵总监、莫斯科军区司令员、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总军事委员会委员、副国防人民委员和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1935年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
在此期间,他对红军的建设,特别是骑兵的建设和训练,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认真研究总结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的经验,积极参加了多卷集《苏联国内战争史》的编写工作,撰写了《骑兵兵团战术基础》、《红色骑兵文集》等著作。三十年代初,苏联红军进行了重大军事改革,不仅装备更新了,组织体制和军事理论也有了新的发展。布琼尼意识到,要做好工作,不仅需要经验,而且需要掌握更深刻的军事理论知识。于是,他要求到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并得到斯大林的支持。他一面工作一面学习,孜孜不倦,异常勤奋刻苦。他每天7时起床,8时至14时在学院学习,14时至15时吃午饭,然后工作到零点。晚饭后再学习到凌晨3时。1932年,他从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

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发动侵苏战争。布琼尼作为苏联最高统帅部成员之一,参与了作战指挥,并先后担任统帅部预备队集团军群司令员、西南方向总司令、预备队方面军司令员和北高加索方向总司令等职,参加了保卫莫斯科、基辅和高加索等重大战略性战役。在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之际,他协助斯大林组织了庆祝十月革命24周年的红场阅兵,骑着高头骏马巡视了受阅部队。
但由于他深受“骑兵永远神圣”的观念影响,对战争的认识在一些方面仍停留在骑兵时代,对当代战争中的新情况认识不足,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绩一般,未能象在国内战争中那样得到人们的高度赞誉。
战后,他兼任苏联农业部副部长,主管养马业。因年事已高,于1954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他还进行了大量社会工作,关心青少年的成长,把许多时间献给了青少年的教育事业。1973年,这位90岁高龄的苏联元帅,在莫斯科逝世。

1920年克里米亚,粉碎富兰格尔匪帮后地下革命委员会向布琼尼赠送了一匹富兰格尔的高头大马
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М.И.加里宁与 С.М.布琼尼和К.Е.伏罗西洛夫在基辅省
骑兵队队长Я.А.列夫达向布琼尼司令汇报军事任务的完成情况
М.И.加里宁和 С.М.布琼尼讨论库班哥萨克农民问题
红骑兵冲锋
革命的哥萨克骑兵
布琼尼的兄弟:骑兵连连长叶梅里扬,邓尼斯和列昂尼德
С.М.布琼尼“塔什干”号巡洋舰上讲演
С.М.布琼尼带着儿子亲切会见卫戍部队的干部和战士
С.М.布琼尼指挥莫斯科军区的演习
北高加索军区司令,苏联元帅С.М.布琼尼在苏军56军参谋部
演出结束后,元帅与话剧“第一骑兵军”中指挥员扮演者 А.Г.沃夫西会面
С.М.布琼尼与 А.С.谢尔巴科夫在莫斯科军区党代会主席团
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听课学员С.М.布琼尼作为观察员在教练飞行前留影
工农红军骑兵的监察官 С.М.布琼尼在自己办公室办公
塞瓦斯托波尔号巡洋舰,全体船员列队欢迎苏联元帅布琼尼视察
苏联元帅, 苏联红军骑兵指挥员С.М.布琼尼在胜利日
苏联著名骑兵战士:В.Д.克留切金中将,苏联元帅 С.М.布琼尼和П.А.别洛夫上将
С.М.布琼尼听老游击队员Ф.С.古里亚耶夫讲故事
С.М.布琼尼 在柏林
С.М.布琼尼与苏联农业部的领导在一起(В.В.马茨格维奇和И.А.别涅季克托夫)
元帅亲切会见М.В.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师生
在军官团会上С.М.布琼尼与著名的游击队队长С.А.科夫巴克在一起
在苏共二十二大上给漂亮的女代表签名
在战争中牺牲了的第一骑兵军指挥员 С.М.巴托里切夫的儿子、两次苏联社会主义劳动英雄- Н.С.巴托里切夫与两次苏联英雄-С.М.布琼尼在一起
晚年
莫斯科格拉诺夫斯基大街元帅住过的房屋门前的纪念标牌,布帅曾在这里居住过多年。
元帅的办公室
一生的勋章
基辅之惨败.С.М.布琼尼与军区司令М.П.基尔波诺斯中将
与夫人、索科洛夫斯基元帅一起出席酒会
布琼尼和无产阶级作家高尔基在列宁墓前
蒙古人民共和国。布琼尼身着蒙古民族服装与蒙古革命军总司令乔巴山在一起
С.М.布琼尼、И.А.别涅季克托夫与苏联农业战线的先进分子普拉斯科维亚 马利尼娜、加林娜 布尔加茨卡亚和普拉斯科维亚 安格利娜在一起。
飞行英雄契卡洛夫、米.伊.加里宁和 谢.米.布琼尼在青年中间
会晤征服宇宙英雄尤里.加加林和格尔曼.季托夫
1959年布琼尼会见越南民主共和国总统胡志明
谢.米.布琼尼以骁勇善战著称。
谢.米.布琼尼和他的旧俄式画像

1915年着阅兵礼服的士官 С.М.布琼尼

着作战常服的士官 С.М.布琼尼

Буденный, М.Калинин, Щаденко(夏坚科上将), Ф.Астахов(空军元帅阿斯塔霍夫).jpg
晚年与家人在一起(1972年时年89岁)
骑兵第1集团军司令布琼尼,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伏罗希洛夫,夏坚科
与同事合影
罕见的洗澡照
骑兵第一集团军大聚会(仔细看高手如云)
骑兵第一集团军的事迹永远为人传唱
谢苗·米哈伊洛维奇·布琼尼(1883.4.13(25),科久林村,今属罗斯托夫州普罗列塔尔斯克区—1973.10.26,莫斯科) 苏联军事统帅,国内战争和卫国战争的著名英雄,苏联元帅(1935),三次苏联英雄(1958.2.1,1963.4.24,1968.2.22)。 布琼尼出身贫农家庭。1903年被征入俄军,曾随顿河哥萨克第46团参加过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1908年毕业于彼得堡骑兵学校。后迄1914年一直在滨海龙骑兵团服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布琼尼曾在德国、奥地利和高加索战线作战,为高加索骑兵师北方龙骑兵第18团上士。因作战特别勇敢获4枚乔治十字勋章和4枚奖章。1917年夏被选为驻明斯克高加索骑兵师第5连士兵委员会主席、团士兵委员会主席和师士兵委员会副主席。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布琼尼返回顿河普拉托夫斯卡亚镇,和其他从前线回来的士兵一起,共同为建立该镇的苏维埃政权而斗争,被选为萨利斯克区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委员。为了对付富裕哥萨克和白卫军的反革命进攻,他创建了一支骑兵部队,于1918年春同其他部队合并。随后,以此为基础组建了正规骑兵团,不久,扩编为骑兵旅,后扩编为骑兵师,他历任副团长、团长、旅长、师参谋长、师长等职。
1918年底—1919年初,布琼尼指挥特别骑兵师编成内的一个旅参加了察里津作战。1919年6月任以骑兵第4师(原特别骑兵师)和第6师为基础组建的骑兵军军长,指挥该军于1919年8月在顿河上游粉碎了弗兰格尔在高加索的军队和苏图洛夫将军的“起义”部队主力,于同年9月又灵活机动,击溃了马蒙托夫将军和什库罗的哥萨克师,攻占了沃罗涅日,从而封锁了莫斯科方向苏军阵地上宽达100公里的缺口。这一胜利,使他成为一位为苏联军事学术增添了光彩的军事首长。邓尼金军队在奥廖尔、库尔斯克、沃罗涅日和卡斯托尔纳亚的失败,加速了彻底粉碎顿河和乌克兰之敌的进程。为了分割南俄之敌,1919年11月成立了红旗第1集团军,布琼尼被任命为集团军司令,指挥该集团军经顿巴斯向罗斯托夫之敌发起了迅猛突击,出色地完成了所领受的任务。同年加入苏联共产党。
此后,骑兵第1集团军在国内战争的许多战线上都被用于战略机动:1920年1月在高加索方面军编成内,参加了粉碎北高加索白卫军的作战;4—5月完成了空前的千里行军,转移到西南战线,与地主波兰军队作战;同年秋季在其指挥下,又参加了粉碎南乌克兰弗兰格尔军队的作战。该集团军从行进间进入交战,以迅猛突击从卡霍夫卡登陆场切断了弗兰格尔军队集团同克里木地峡的联系,然后与方面军其他集团军协同作战,在北塔夫里亚彻底摧毁了弗兰格尔军队集团。
布琼尼在国内战争年代作为骑兵首长显示了杰出才干,表现了高度的战斗精神和对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骑兵第1集团军在作战中,形成了以突袭结合强大火力和机动性的新的战术、战役法特点。伏龙芝在评价这个集团军的作用时,指出:“在我们的军队里,没有其他部队能够这样充分、这样鲜明、这样深刻地在他们本身和他们的行动中反映出国内战争的全部特点,整个红军的性质……它的历次战役将永远以光辉的篇章载入骑兵史册。”(《伏龙芝选集》,莫斯科1957年版,第2卷,第143页)
国内战争结束后,布琼尼在红军转入和平状态方面做了大量工作。1921—1923年任北高加索军区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和副司令,非常重视总结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的经验,并运用这些经验训练部队。后在任工农红军总司令助理(主管骑兵)和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1923—1924)、工农红军骑兵监(1921—1937)期间,对进一步巩固苏联红军做出了显著贡献。1932年带职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卫国战争前,1937—1939年任莫斯科军区司令。1939年任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总军事委员会委员、副国肪人民委员。1940年8月任苏联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
卫国战争时期,布琼尼为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成员,历任大本营预备队集团军集群司令(1941.6)、西南方向总司令(1941.7—9)、预备队方面军 司令(1941.9—10)、北高加索方向总司令(1942.4—5)、北高加索方面军司令(1942.5—9)。1943年1月被任命为苏军骑兵司令和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
1947—1953年,布琼尼兼任苏联农业部副部长,主管养马业。1953年5月—1954年9月任骑兵监。1954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还从事大量的社会工作,把许多时间献给了苏联青年的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事业。布琼尼多次被选为党的代表大会代表。1934年起为苏共中央委员。是苏联第一—八届最高苏维埃代表。1938年起当选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委员。他是全苏支援陆海空军志愿协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委员。逝世后,葬于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
布琼尼获列宁勋章8枚,红旗勋章6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1枚,外国勋章多枚。三次荣获革命荣誉武器。奖章:"纪念列宁诞辰100周年"奖章,"保卫莫斯科"奖章,"保卫敖德萨"奖章,"保卫塞瓦斯托波尔"奖章,"保卫高加索地区"奖章,"工农红军建军20周年"奖章,"苏联陆海军建军30周年"奖章,"苏联武装力量建立40周年"奖章,"苏联武装力量建立50周年"奖章,"纪念莫斯科建城800周年"奖章,"纪念列宁格勒建城250周年"奖章 ,"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战胜德国"奖章,"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20周年"奖章.
著作:《红色骑兵》(文集),莫斯科—列宁格勒1930年版;《公民战士》,莫斯科1937年版;《骑兵兵团的战术基础》,莫斯科1938年版;《顿河骑兵第1集团军》,罗斯托夫1969年版;《历程》1—3册,莫斯科1958—1973年版;《与伊里奇的会见》莫斯科1972年第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