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夫连季 巴辅洛维奇 贝利亚 (Берия Лаврентий Павлович)

生于: 1899年3月16日生于格鲁吉亚苏呼米;
卒于: 1953年12月23日被秘密枪决于莫斯科防空区司令部地下室;
军衔: 1938年一级集团军级政委,1941年国家安全总政委,1945年6月9日晋升苏联元帅
受嘉奖情况: 社会主义劳动英雄“镰刀斧头”金质奖章1枚,5枚列宁勋章,2枚红旗勋章,1枚苏沃洛夫一级勋章,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劳动红旗勋章各1枚,2枚光荣肃反工作者纪念章和7枚奖章。

主要事迹: 生于格鲁吉亚苏呼米的梅尔赫乌里镇。1917年加入俄共(布),参加外高加索的革命运动,曾被捕关押在库塔伊斯监狱。从1921年4月起在全俄肃反委员会机关工作,30年代靠在格鲁吉亚为斯大林歌功颂德,进入中央,尤其是在任格鲁吉亚内务人民委员期间,肃清了所有斯大林想要除掉的高加索老革命者,赢得了斯大林的注意。1933年,渡假中的斯大林遇袭,在场的贝利亚奋不顾身地用身体掩护了斯大林,杀手当场被打成蜂窝。人们说,这是贝利亚设计的。故事的真实性缺少确凿证据,但这个传说显然符合人们对贝利亚的认识:什么都干得出来。他的熟人没有一个人喜欢他。 贝利亚1938年当选为苏联内务部人民委员,在苏联的秘密警察体系中处于一人之下,万人至上的位置。贝利亚超群的能力,注定使他不像前两位领袖一样只作为杀人工具出现。他一改叶诺夫的滥杀风格,改为更有效率,也更不惹眼的定点清除,但仍然继续造成了一些冤案。 贝利亚重视技术手段在工作中的应用,传说中的“贝利亚实验室”就是他的杰作,实验室中放满了各式刑讯工具,暗杀工具和间谍工具。

在伟大卫国战争爆发前夕,贝利亚授命于斯大林,做了很多秘密但非常重要的工作,其中包括通过驻国外的特工人员截获信息,保卫高级党政干部人身安全,驱使劳改营劳工建造防御设施等。他的内务部成了无所不管的庞大部门。斯大林几乎公开称贝利亚为“我的盖世太保头子”,贝利亚发挥的作用相当于同时期纳粹德国的希姆莱,一样的残酷,一样充满效率。 在卡廷森林秘密枪决波兰军官的悲剧使贝利亚更进一步接近于希姆莱,两个人都是刽子手,都是最高元首意志的执行者。

伟大的卫国战争时期,贝利亚做出了其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可以登上大雅之堂的事迹。 他是国家最高权利机关-国防委员会成员,分管情报收集、外交秘密沟通、组织劳改营的庞大人力修造防御工事、前线监督官兵、工厂后撤组织、流放可疑民族、武器生产和安全保卫等方面的重要工作。由此于1943年被授予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在莫斯科保卫战期间,负责保卫最高统帅的贝利亚彻夜寸步不离斯大林,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并鼓舞数以百万计的苏联内务部队与正规武装部队并肩作战。

战争期间,贝利亚暂时停止了陷害忠良的恶性,但依然处心积虑经营自己的势力,为自己在苏联政权继续独霸获得筹码。1942年贝利亚作为最高统帅部的代表被派往高加索,这期间与总参作战部部长什捷缅科结成了亲密战友。贝利亚失势以后,什捷缅科大将也因为与贝利亚的暧昧关系而两次受到株连。贝利亚于1945年6月9日被授予苏联元帅,他与布尔加宁并称苏联两位政治元帅,但是那些真正战功彪炳的元帅,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等人都很怕贝利亚。

苏联从30年代就开始原子武器的筹备工作,但一直速度较慢,当斯大林看到美国在对日作战中使用原子弹加速战争胜利之后,1945年8月20日特别指派贝利亚率领特别委员会领导和协调核武器的研制工作,尽管贝利亚不懂技术问题,但是他在行政上对专家们软硬兼施,并利用他庞大的间谍网盗取有用的信息,很快让苏联的核武器赶上并超过了美国,贝利亚被誉于苏联“原子弹之父”。贝利亚有个名言:“当我们布尔什维克想要做成一件事的时候,我们会对其他的一切都置之不顾。”他不懂得核武器技术,但他倾听专家意见。他会提前准备两份名单,一个是要重重褒奖的,一个是送到西伯利亚的,人名都一样。

晚年的斯大林对贝利亚失去了信任,一度企图清除贝利亚以及他的强大帮派。但斯大林的然逝世让贝利亚如获重生,使用各种非常规手段招买人心—释放数百万政治犯、立即停止全苏的反犹行动、为莫斯科医生集团案平反、改变对南斯拉夫政策、终止朝鲜战争、对内乱中的东德不采取武力干涉政策、社会主义市场化。但是骄横跋扈的贝利亚开始引起集体领导中其他领导的严重怀疑和不满。在赫鲁晓夫、马林科夫等人的运作下,斯大林去世后13天贝利亚就被逮捕,并被褫夺了全部勋章、奖章和荣誉称号。
在由苏联元帅И. С. 科涅夫担任主席的苏联最高法院的特别法庭的判决书中说道:“被告人贝利亚背叛祖国,为外国资本家卖力,纠集仇视苏维埃国家的叛徒阴谋团伙,妄图夺取国家政权,推翻工农苏维埃制度,复辟资本主义和重建资本家的国家”。
1953年12月23日贝利亚被判处死刑,在莫斯科防空区司令部地下室被秘密执行枪决。

苏联主义网站长米沙同志2005年原创作品

贝利亚与斯大林参加空军检阅
斯大林的女儿斯韦特兰娜被贝利亚搂着合影。
为斯大林抬棺。(注意赫鲁晓夫右侧带眼镜者—正是灰衣主教苏斯洛夫)

贝利亚在斯大林郊外别墅做客

以知识型的肃反领导人起家

和夫人妮娜以及1子1女

1945年苏联元帅

贝利亚的秘密武器

布尔加宁、斯大林、马林科夫、贝利亚在列宁墓上
马林科夫和贝利亚在游行队伍里
为斯大林抬棺时,贝利亚与马林科夫一样站在队伍最前边(贝利亚身后分别是:赫鲁晓夫,米高杨,苏斯洛夫)
贝利亚参加斯大林母亲的葬礼
在斯大林葬礼上与伏老在一起
在斯大林葬礼上的亲密战友们


贝利亚的亲信战友:国家安全部长维克托.谢苗诺维奇.阿巴库莫夫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5月12日文章】题:贝利亚日记:“那些人很可怜,但不得不冲他们开枪”

由历史学家谢尔盖·克列姆廖夫整理的贝利亚日记全集即将出版,我们从中节选了战后的部分内容。

“只说我们搞了核爆炸”

1949年8月19日关于原子弹的决定草案已起草完毕,我交给了科巴(指斯大林——本报注)。他看过后问:“万一没爆炸呢?”我耸耸肩。他说他不会签字。我说:“决定应当能完成。过去我们总能完成各项决定。这份决定我们或许能完成,或许完不成。这只是一个草案,请您批准后转给我。我们会在没有正式决定的情况下试爆原子弹。”

1949年8月25日我要去哈萨克斯坦(参加原子弹试验)。临行前向斯大林同志汇报。他说,他不相信我们能成功。然后问我相不相信。我说我相信一切顺利。 1949年8月31日成功了!我向斯大林同志报告了这一消息。他显然很满意,说应当好好奖励大家。1949年9月23日杜鲁门宣布我们成功试爆了首颗原子弹。我建议不要承认这一点,只说我们搞了威力巨大的核爆炸,而原子弹的技术我们早已掌握。至于我们什么时候拥有的原子弹,一共有几颗,让他们去猜好了。如果他们知道我们只造了一颗,这一颗还炸掉了,那样的话,他们会不会趁我们还没造出更多的原子弹时突然向我们发难?科巴同意了我的建议。现在我们准备起草塔斯社新闻。

1949年11月1日

因为原子弹试爆成功,斯大林同志授予我列宁勋章和荣誉证书,政治局通报表彰。我们做工作并不是为了拿奖,但我还是有点难过。斯大林同志本可以授予我第二枚金星奖章。他不想给我。大家都只有一枚金星,如果我得了第二枚,我的荣誉更多,将来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我,对我的纪念会更长久。否则人们不会记起我。难过。

(克列姆廖夫点评:贝利亚在核弹论功行赏问题上耿耿于怀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在苏联核工业建设和核武器研制方面作出的个人贡献可与斯大林和“原子弹之父” 库尔恰托夫相提并论。但另一方面,斯大林不愿意进一步强化贝利亚的领导地位。)“这完全是另外一种武器”

1949年12月18日

结识毛泽东。他见到我很兴奋,对斯大林说:“斯大林同志,请让贝利亚同志到中国吧。让他给我们也造一颗原子弹。”头儿后来对我说,中国人很想分享我们的核技术,还说要在我们的帮助下走遍全中国,寻找铀矿,只为让我们帮他们造原子弹。我不愿意这样做,但科巴似乎不反对。

1951年7月24日科罗廖夫汇报说,他们成功地将狗送上了太空。我问:是太空吗?他说,贝利亚同志,距离大气层90公里,已经是太空了。我又问:现在能把人送上去了吗?他笑着说,人上天还早着呢,不过迟早会上去的。好样的!这样的人我会骂他吗?对这种人不是要催着他干活,而是要劝他歇歇,别太痴迷工作过了头。

1951年10月12日

美国打算搞核战演习。他们在为战争做准备。我们也在准备。但如果我们有了氢弹,或许就不会爆发战争。我经历过不同的战争。一战跟二战比简直就是儿戏。那么第三次世界大战又当会如何?当我们来到原子弹爆炸中心时,我才意识到,这完全是另外一种武器。

1953年1月10日

昨天政治局就医生投毒案开会。决定将此案公之于众,让《真理报》发社论,塔斯社发消息。科巴指示要对此案进行公审。医生们的问题已经查清。他们把安德烈·日丹诺夫(前苏共中央书记,1948年去世——本报注)的病给治坏了。问题不仅仅出在医生身上。玩忽职守才是主要问题所在。由于玩忽职守进而腐化堕落,不负责任,接下来便是叛国,直接听命于敌人。

1953年3月8日明天科巴下葬。 我不知道(文字到此中断)。

(克列姆廖夫点评:贝利亚未必是因为悲痛而写不下去。他此刻很可能突然意识到,他生活的意义和性质已经陡然而又永远地发生了变化。他可能陷入了沉思,忘了写下去。等他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时,日记本已经合上。至少我本人是这么想像的。)“一切与我设想的都不一样”

1953年3月13日

我不知道从何说起。一切与当初我同科巴设想的都不一样。格奥尔基(马林科夫)当上了部长会议主席,尼基塔(赫鲁晓夫)掌管了党中央。朱可夫回到了国防部。他变化很大,可别靠近他。任何时候都戴满勋章。胸前三颗金星,肩上一边一颗星,脑门上一颗星。没人有过这么多星,以后也不会有。他们就这样巩固了苏维埃政权。

1953年5月3日

斯大林同志去世后,所有问题都得我来解决。大家都不满意,最后却都同意。许多事情都应该改改了。科巴想这么做,却没来得及。我对马林科夫说,格奥尔基,我国以俄罗斯族为主,但事实上俄罗斯族的处境不如其他民族。科巴明白这一点,他在高加索工作时就跟我说过。所有的负担都压在俄罗斯人身上。就连俄罗斯的气候也是最糟糕的……

1953年6月17日

德国发生了罢工。我们的愚蠢导致他们的挑衅,结果不得不开枪。开枪是不得已之举,那些人很可怜。你要是不会思考,就得像傻瓜一样活着。可人总得活着,于是大家都像傻瓜一样。然而新一代在成长……他们比我们聪明点。现在得赶紧抓氢弹试爆的事情了。我亲自去。这事得亲眼目睹。

这是最后一篇日记。一周之后的6月26日,贝利亚签署了一生当中最后一份文件——苏联部长会议关于第813号铀矿企业的决定。然后他去参加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当场被逮捕。

相关链接

作为斯大林时代内务部和国家安全部门领导人,贝利亚是当年炙手可热的“二号”人物。他是苏联核武器的缔造者,曾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斯大林死后,贝利亚在争夺继承权的斗争中失败,斯大林死后不到一年,贝利亚便被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