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佐尔格Зорге Рихард(1895.10.4,巴库—1944.11.7,东京),苏联侦察员,新闻记者,苏联英雄(1964.11.5,追授)。


1925年加入苏联共产党。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生与战友、德国社会民主党人F.佐尔格的侄孙。1914年应征加入德国军队,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曾3次负伤。1916年在医院养伤时与左翼社会党人多有接触。大学毕业后,从事教育和新闻工作。1917—1919年为独立社会民主党党员。1919年加入德国共产党。曾在武珀塔尔和法兰克福当过宣传员,在索林根担任过党报编辑。因从事政治活动,屡遭迫害。

1924年来到苏联,在苏联机关工作,撰写了许多有关国际关系方面的著作。在别尔津推荐下,被苏军侦察机关录用。

三十至四十年代在德国、日本等国成功地完成了许多任务,长期为苏联获取有价值的情报。1933年5月,苏联决定派佐尔格建立在日本的间谍网。7月,佐尔格又到华盛顿拜见日本驻美国大使出渊先生,从他那里获得进见日本外务省情报司司长天羽荣二的介绍信。9月6日,佐尔格怀揣各种高级介绍信,抵达横滨。 他受到上级的警告,不要同处于地下状态的日本共产党或东京的苏联大使馆进行联系。

1935年7月,佐尔格搞到一份关于日本陆军体制、领导人、内部派系等内容的情报,“拉姆赛”小组初战告捷,佐尔格兴高采烈地绕道美国、法国、波兰回莫斯科报告了工作情况。佐尔格在集中精力搞情报工作的同时,自然不会忘记自己是“记者”。他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准确的判断力,给《法兰克福日报》发回不少高质量的稿件,使自己在德国的声誉日增。
1936年,日本发生二·二六事件,1400名日本下层官兵举行叛乱。日本当局对政变内幕严加封锁。苏联指示“拉姆赛”小组摸清其中内情,掌握日本局势的动向。佐尔格驱车来到奥特武官的办公室。奥特把他拉入一间密室,说:柏林要求尽快摸清二·二六事件的内情和日本政局的发展动向。说罢,随手递了一些零散材料给他。佐尔格带着材料回到自己的卧室,与宫木、尾崎等收集的情报放在一起分析,然后写了-份研究报告,大意是:日本政局不会因此发生大的变化。这份材料分别被送到柏林和莫斯科,双方都感到很满意。奥特因此受到柏林的嘉奖,佐尔格因此得到任何时候都可以阅读使馆所有文电材料的特权。

1937年7月7日,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莫斯科指示佐尔格搜集有关情况,预测战争前途。同月,佐尔格以记者的身份到沈阳、张家口等10多个中国城市及其附近乡村采访中日军人、老百姓和中国抗日组织的领导人,综合有关情报,最后向苏联报告:战争将是长期的、日本难以取胜。斯大林参考佐尔格的报告,决定援华抗日,让中国拖住日本,减轻日本对苏联的压力。
1938年5月,苏联远东军区留希科夫少将越过中苏边境向日本方面叛逃。叛逃者立即被押到东京。留希科夫是负责苏联远东情报事务的高级官员,除掌握大量苏军机密情报外,还掌握苏联谍报通信的密码,一旦被日本人获取,后果十分严重。由于佐尔格是单线与总部联系的,留希科夫没有掌握他的情况。因此,莫斯科致电佐尔格:尽一切可能得到“Y”(留希科夫的代号)的情况。佐尔格原打算在审讯他以前把他干掉,但由于日本军部对他严加保护而无法接近。怎么办?正当他百思不得其法的时候,奥特少将给他来电话说有要事相商。佐尔格立即驱车前往。奥特开门见山地说:明天日本人要正式讯问留希科夫。为了表示德日友好关系,日本特高课同意柏林派特别调查组参加讯问,柏林指示他俩前去。佐尔格表面故作震惊,立即表示服从。审讯过后,佐尔格立即向莫斯科发出一份密电:熊已被解剖,兽医掌握了它的神经脉络和五脏器官位置。莫斯科接到电文后,知道留希科夫已将苏军在远东的情况和远东谍报密码交给日本人,立即采取补救措施,堵住缺口。

1938年,日苏关系十分紧张。佐尔格从日本社会的种种事件和收集到的有关材料分析得出结论并报告莫斯科;关东军正在积极准备向苏联发动武装入侵。苏军为此加强了战备。哈勒欣河之战前夕,关于关东军部署、武器装备、战争物资的运输等详细情报,又及时送到了莫斯科。开战后,苏军获胜。日本被迫与蒙古人民共和国签订停战协定。
1939年9月1日,德军进攻波兰。几个月前,有关这个问题征兆的报告同样送到了莫斯科,遗憾的是没有引起苏联的重视。
1941年5月,德国新任驻泰国大使馆陆军武官肖尔中校来到东京。作为佐尔格的朋友,他向佐尔格透露了希特勒可能将于6月20日或推迟二三天进攻苏联的情报。佐尔格彻底摸清情况后,用无线电通知莫斯科:德国将于6月22日进攻苏联,兵力为170-190个师。
1941年8月23日,日本最高统帅部在东京开会,作出“今年不向苏联宣战”的决定。佐尔格立即向莫斯科报告了会议情况。斯大林从东线抽调准备用于对付日本进攻的11个步兵师约25万人到西线作战,将德军遏制在莫斯科城下。

卫国战争前夕和初期,他的工作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他在日本创建的反法西斯国际主义者组织,为苏联统帅部提供了有关德军侵略计划和日本军国主义者在远东的企图等重要情报。

1941年10月14日,尾崎秀实被捕。佐尔格接到警告,秘密警察正在逼近他,他决定同他在当地酒吧结识的日本情人一道离开。不过,一个小错误使他付出了沉重代价。他没有烧毁警告他的纸条,而是将它扔在路旁。尾随他的警察迅速地拾起了这张作为他罪证的纸条。

   1941年10月18日,佐尔格的谍报网暴露,在东京他情人的家中被日本警察特高课逮捕。最初,由于他的德国侨民和纳粹党员身份,日本人相信佐尔格是一名Abwehr成员。不过,Abwehr 组织否认佐尔格是其成员。佐尔格在审讯中和法庭上表现宁死不屈,虽然经受了严刑拷打,他还是否认所有与苏联的关系。由于苏联政府和佐尔格本人都否认苏联间谍的身份,佐尔格未能与日本战俘进行交换。他被监禁在巢鸭监狱。1943年9月29日被判处死刑,1年后处以绞刑。葬于东京。

举止高雅,气度雍容的理查德·佐尔格是二战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谁也不会想到,这位毕业于柏林大学和基尔大学的博士,在东京德国使馆内有单独办公室并与使馆官员亲密无间的著名记者竟是为莫斯科工作的。他就德国要发动对苏战争提出的警告和日本不会在西伯利亚采取行动作出的准确判断已作为谍报活动的典范载入史册。他的胆识和智慧一直为人们所称颂,被誉为“最有胆识的间谍。”他的信条是:不撬保险柜,但文件却主动送上门来;不持枪闯入密室,但门却自动为他打开。 1964年11月5日,追授佐尔格为苏联英雄。为了纪念佐尔格,苏联的一艘油船、莫斯科的一条街道以佐尔格命名。

值得一提的是,在抗战最艰苦的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机构,能通过佐尔格传往苏联的情报,及时了解日军统帅部的某些战略决策、日本天皇御前会议内容、日军作战部署、日本和汪精卫勾结情况,以至军用作战地图等情报,还有传闻说佐尔格和中共还有更加紧密的往来。总之,以佐尔格及日本同志中西功、尾崎秀实等为代表的一批反战志士坚定地苏联和中国人民一边,在隐蔽战线为反法西斯斗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
    

佐尔格肖像Портрет Рихарда Зорге. В. Е. Цигаль. 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