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ндрей Григорьевич Кравченко
安德烈。格里戈里耶维奇。克拉夫琴科
(1899 11 18基辅州亚戈京区 -1963 10 18 莫斯科)

苏联军事首长,坦克兵上将(1944),两次苏联英雄(10.01.1944,2. 08.09.1945)

1925年加入苏共,1918年参加苏军。1928年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1949年毕业于总参谋部高级速成班。国内战争为列兵,战后至1939年指挥步兵分队。
1939年5月起任一些步兵师和坦克师参谋长。参加过苏芬战争。1941年3月任机械化军参谋长。
伟大卫国战争期间,其卓越的统帅才能和驾驭坦克部队的勇猛开始显现。1941年9月在莫斯科会战中成功指挥独立坦克旅。
1942年3-10月起任坦克第一军和第二军军长,1942年10月-1944年1月任坦克第4军(后为近卫坦克第5军)军长。在斯大林格勒反攻中,
编入第21集团军快速集群的坦克第4军,在42年11月23日奋然前出到苏维埃茨基城,封闭了对斯大林格勒德军的合围圈。
在库尔斯克,强渡第聂伯河及粉碎右岸乌克兰敌军集团的战斗中,坦克军如有神助,日行百里,司令员本人获得苏领英雄称号。
1944年1月至二战结束,任近卫坦克第6集团军司令,在科尔孙-舍甫琴柯夫斯基战役和雅西-基什尼奥夫战役中,
在从德国法西斯手中解放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的战役中,以及在远东粉碎日军关东军的作战中,该集团军履建战功。
在这些战役中,克拉夫琴科表明自己是集团军实施神速和高度机动作战的优秀组织者。先后在阿尔卑斯山,喀尔巴阡山,大兴安岭这样的复杂条件下成功指挥了作战行动。 因此而荣获第二枚金星奖章。他的坦克军曾经降临奉天(沈阳)、并南下大连、旅顺。八月十九日,满洲国皇帝溥仪及其侍从在沈阳机场被苏军逮捕,然后被押往克拉夫琴科集团军司令部。根据华西列夫斯基请示斯大林后下的指示,将溥仪押往赤塔等候处置。
战后在若干个军区任装甲坦克兵司令,1954年1月任远东军区主管坦克装备的副司令,1955年退役。

苏共二十三大中央委员,第2届最高苏维埃代表。
荣获两枚“苏联英雄”金星奖章,列宁勋章2枚,红旗勋章3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2枚,一级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勋章,二级苏沃洛夫勋章,二级库图佐夫勋章各1枚。奖章和外国勋章多枚。

苏联主义网站长原创作品

在沈阳北陵(皇太极及帝后陵寝)


----------------------------------------------------------
特别附录:

苏联红军第5近卫坦克军,全称“近卫红旗斯大林格勒—基辅坦克军”,是第二世界大战中苏联的三支精锐坦克军之一。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战争爆发前的几个月。

前驱的战斗

1941年3月11日,红军在基辅特别军区组建了一支新部队——第40坦克师(指挥员米哈伊•施沃格科夫上校)。当1941年德军突袭苏联时,这支坦克师作为第19机械化军的一部,正驻扎在远离前线的基辅以西的日托米尔。此时,它的士兵满员,而军官和士官却缺编达53%;步兵的重武器严重不足,炮兵只有1/3的火炮堪用;全部的坦克就是139辆T-37,6辆T-28(它们是在师属修理厂里被发现的)和19辆报废的T-26。

 

战争开始的头两天里,第40坦克师的大部分T-37都抽调给了奔赴前线的步兵师。不久,坦克师也编成两个梯队开往战场:第一梯队集中所有的坦克和机械化部队;第二梯队则几乎完全是步兵徒步穿行进。1941年6月24日,冒着德国人的空袭,他们终于抵达捷多维奇。第二天,仅有19辆坦克的第40坦克师就和第228步兵师一起发起向杜布诺逼近的德军的反击。24小时的激战后,这支部队只剩下9辆坦克!但红军战士们仍然以令人吃惊的勇气和牺牲精神,继续抵抗着德军的猛烈攻势。

残酷的战斗一直持续到7月22日。此时,第40坦克师的战斗人员已不足700人,他们于8月底撤退到高加索。第40坦克师再也没有出现在红军的战斗序列中——它的番号被撤销了。当9月到来时,第40坦克师的人员组成了一支新的部队:红军第45坦克旅,安德列•库施京上校被任命为坦克旅指挥员。不过由于11月份间德军逼近罗斯托夫,坦克旅又被转移到斯大林格勒,直到1942年4月才正式组建完毕。此时,第45坦克旅下辖第250、第251坦克营和第45步兵营,共装备25-30辆T-34,7辆 KV-1和15-20辆T-60。

4月末,第45坦克旅搭乘火车抵达沃罗涅什,加入由B•A•米舒林中将指挥的第4坦克军(即后来的第5近卫坦克军,我们的主角)。第4坦克军还包括第47坦克旅(31辆T-34,20辆T-60),第102坦克旅(31辆MkⅡ“马蒂尔达”,20辆T-60),第4摩托化旅,以及1个近卫迫击炮营(即火箭炮部队)和1个侦察营。这些部队一直进行集训,直到6月份——米舒林接到命令:向沃罗涅什以南的旧奥斯科尔集结。

由于保卫沃罗涅什的第13、第40集团军于6月30日被德军第2集团军击垮,红军防线上出现了一个裂口。第4坦克军被命令火速赶到戈尔舍奇诺,与第24、第17坦克军一起把楔入的德军赶回去。然而,第24坦克军根本就没有出现,第17坦克军在第4坦克军到达之前就被德军击退。第4坦克军不得不孤军奋战。担任主攻的第45坦克旅损失惨重。7月3日,在姗姗来迟的第24坦克军的支援下,防线的裂口才被堵上。

当德国人转而进攻顿河河曲地区后,沃罗涅什防线暂时稳定下来。第4坦克军撤出防线,被调拨给第1近卫集团军,向逼近斯大林格勒的德军第6集团军的北翼发动攻势(此时,扎科夫上校接替了库施金,指挥第45坦克旅)。战斗在宽广的平原上进行着,坦克军饱受德国人的轰炸机和88mm炮的打击,却没取得任何进展。9月28日,米舒林被撤销职务,接替他的是克拉夫琴科少将,一个学院派的坦克战专家。

克拉夫琴科富有幽默感,喜欢在一线指挥战斗,有时还身先士卒。在他的指挥下,第4坦克军不久就取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伟大的几次胜利之一:斯大林格勒战役。

斯大林格勒

1942年8月23日,德国第6集团军已抵达斯大林格勒正北的伏尔加河一带。两天前,李斯特元帅指挥的德军“A”集团军也逼近了格罗兹尼——苏联的产油中心。

随着秋雨季节日益临近,红军在高加索地区和斯大林格勒的抵抗日益顽强。这时,就连瞎子之也会看出德国军队在苏联南部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危险:第6集团军的北翼战线极长,从斯大林格勒沿顿河上溯到沃罗涅什共长560km,毫无掩护。德国人在这一线部署了仆从国家的3个集团军:匈牙利第2集团军在沃罗涅什的南面;意大利第8集团军在东南面更远一些位置,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正西、顿河河曲的右侧。在斯大林格勒南面的草原地带,还有第四支仆从军: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这些集团军的战斗力自不用说,他们缺乏坦克、火炮和机动能力。此外,他们的兵力十分分散——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只有69个营,却守卫着一条170km长的战线。

可这些“盟邦”的部队是希特勒所拥有的全部人马,德国自己腾不出足够的兵力来填补这个空白。但这条战线却正是掩护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团军以及高加索战线上的“A”集团军的关键。如果顿河侧翼垮下来,不仅斯大林格勒方面的德军要受到被包围的危险,而且高加索方面的德军也将被切断。这真是不折不扣的冒险。

7月23日,德国人又进行了一次赌博:当时红军正在顿尼茨盆地和顿河上游之间全线后撤,一路迅速向东撤到斯大林格勒,一路向南退守顿河下游。最高统帅部必须当机立断:是集中力量拿下斯大林格勒,封锁伏尔加河;还是把矛头指向高加索,以夺取俄国的石油。但是,希特勒却要求同时拿下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这是他在战争时期所作的最有决定命运意义的一项决定,因为过不了几天,这项决定便得到了两头落空的结果,从而导致德国国防军有史以来最为丢脸的失败。
德国永远不可能赢得战争的胜利了。

分兵两路进攻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的德军,受到红军的顽强抵抗,阻滞不前。10月份一个月中,斯大林格勒一直进行着激烈的巷战。德国人逐屋战斗,虽获得一些进展,但损失惊人。红军充分利用城市中的断垣残壁,拼命争夺每一寸焦土废墟。

1942年10月,第4坦克军加入西南方面军(指挥员瓦图京中将),进行休整和整编。第47坦克旅被第69坦克旅替换下来。之后就是紧张的训练——为即将到来的斯大林格勒反攻做准备。

11月19日黎明,红军在大风雪中向顿河一线的德军展开全线反攻。西南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集中13个集团军的兵力,从南北两个方向夹击斯大林格勒的德军。得到1个防空团和1个高射机枪营加强的第4坦克军,和第3近卫骑兵军一起担任西南方面军第21集团军的机动群。当日下午3时整,在集团军的先头部队碾碎斯大林格勒西北的顿河沿岸的罗马尼亚第13、第15步兵师后,第4坦克军冲进了缺口!晚上8点钟左右,只遇到暴风雪和微弱的抵抗的坦克军已推进25km。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的战线被全面突破。第二天,叶廖缅科上将指挥的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也击溃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把战线推到了城市的南郊——两个方面军很快就要会师了。这一天,坦克军与德国和罗马尼亚的后卫部队遭遇,经过激烈的战斗后又继续前进。西南方面军的战线也在不停的向西南推进。

在第45坦克旅的引导下,第4坦克军一路粉碎德国人的抵抗,沿顿河河曲直逼卡拉奇——距斯大林格勒西面只有56km。

11月23的早晨,担任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前锋的第36机械化旅的指挥员罗迪诺夫上校收到侦察兵的报告:卡拉奇还在德国人的控制之下。下午3:30,一队坦克突然出现在了城市的西北方向。罗迪诺夫马上派出一辆打着红旗的装甲车去识别敌友。当这队坦克打出一颗绿色的信号弹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是第45坦克旅。几分钟以后,罗迪诺夫和扎科夫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互致了俄罗斯的传统问候:三吻礼。这是对德军第6集团军的死亡之吻——合围的铁钳合上了——整整250,000名德军被包围在了斯大林格勒。

随后,第4坦克军向东转,支援第21集团军,向被困的德军发起进攻。战线有条不紊的推进着,包围圈被挤压得越来越小。这段时间里,坦克军得到充分的时间来修理在进攻开始后损坏的坦克。
1943年1月8日,正当红军把要求投降的最后通牒送交第6集团军的保罗斯元帅时,第4坦克军搭乘火车离开前线,加入了沃罗涅什方面军(指挥员戈利科夫中将)。此时,坦克军还有7,221人和176辆坦克(包括79辆轻型坦克)。

尽管第4坦克军没有参加斯大林格勒的最后战斗,但由于和友邻部队出色的完成合围任务,它获得了红军的最高荣誉:被授予“斯大林格勒坦克军”的称号。

1943年1月12日,为突破在退守在北顿涅茨河一线的匈牙利第2集团军、罗马尼亚第3、第4集团军和意大利第8集团军,沃罗涅什方面军发动“奥斯特罗戈日斯克-罗索西”攻势。第4坦克军支援方面军北翼的第40集团军(指挥员莫斯卡连科少将),沉重打击了匈牙利集团军北邻的德军第2集团军。到1月18日,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意大利集团军已经陷入包围。24日,大雾和暴风雪笼罩着战场,气温降到-20℃。就在这天晚上,天气突然转晴,红军马上开始第二阶段的攻势。“波-2”双翼机不停的飞临在雪地里推进的部队上空,为坦克空投燃料。第二天,红军夺取卡斯托尔诺耶,来不及撤退的德军第2集团军的两个军也陷入包围。

这时,第4坦克军直逼戈尔舍奇诺,准备攻占1941年夏季德军从它手里夺走的一个火车站——现在这座车站周围至少部署着德军1个连的75mm Pak40反坦克炮。当德军向逼近的红军坦克开火时,亲自指挥前卫旅的克拉夫琴科将军关上指挥车的车门,命令司机加大油门朝德军阵地冲去。他的鼓舞下,前卫旅几分钟内就把整个德军阵地碾成了平地。

当2月的第一个星期结束时,沃罗涅什方面军的攻势也接近尾声。由于在战斗中表现优异,第4坦克军得到了特殊的表彰——它被批准加入“近卫军”行列,并被命名为“红军第5近卫坦克军”,下辖的第45、第69、第102坦克旅以及第4摩托化步兵团分别被命名为第20、第21、第22近卫坦克旅和第6近卫摩托化步兵旅。

库尔斯克

由于红军总参谋部乐观的估计了当前形势,认为退守在第聂伯河的德军兵力薄弱。于是在红军南部战线的宽正面上,西南方面军和沃罗涅什方面军开始了一次大规模的突击。总参谋部详细的为各个部队指定目标,但却忽略了一个因素:大部分部队刚刚参加了北顿河-涅茨河一线的战斗,实力都被不同程度的削弱——此时第5近卫坦克军所有能开动的坦克已不足50辆。

2月中旬,红军各路突击的力量渐渐汇合到一点——哈尔科夫,苏联的第四大城市。在担任前锋的第5近卫坦克军击溃德军精锐的“大德意志”装甲步兵师后,第40集团军马上从北部和西北部隔离出了哈尔科夫。同时,第69集团军和第3坦克集团军也分别从东部和东南部切断这座城市同德军的联系。2月16日,守卫哈尔科夫的武装党卫队第2装甲军违抗希特的命令,撤到了德军的防线上。显然德国人有着特别的直觉——因为紧接着,三支坦克大军就暴风般的席卷了哈尔科夫。

随后第5近卫坦克军继续引导第40集团军向东推进,直击阿赫特尔和波尔塔瓦。2月23日是红军的建军日。为庆祝这个伟大的节日,坦克军对德国人的防线展开猛攻,希望在这一天就能解放阿赫特尔。但这个“庆祝活动”刚刚开始不久就被迫取消了:早在2月22日,德国国防军元帅曼施坦因已集结第1、第4装甲集群,对深深楔入德军纵深的西南方面军和沃罗涅什方面军的左发起猛烈反击。

在德军的压迫下,红军被迫从第聂伯河沿岸撤退到北顿涅茨河一线。为掩护沃罗涅什方面军撤退的南翼,红军第3坦克集团军同德国第48装甲军展开血战,直至全军覆没。第5近卫坦克军为保护第40集团军的侧翼,也损失惨重。

德军一路猛攻。3月16日,哈尔科夫又落到德国人的手中。正当武装党卫队第2装甲军冲入哈尔科夫城时,恢复实力的“大德意志”师也楔入第40集团军和第60集团军的连接处,直逼别尔哥罗德。是月底,红军预备队的到来终于使德国人的进攻停滞下来。此时,红军2个方面军都撤到北顿涅茨河北岸,他们的战线上形成了一个以库尔斯克为中心的巨大突出部。

突出部两翼的红军坦克部队都撤到二线,进行休整,补充人员和装备,并且进一步扩大编制——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第5近卫坦克军的每个坦克旅都增加了1个坦克营。4月至6月这段时间里,坦克军还得到1个反坦克团(20门76.2mm反坦克炮),1个迫击炮团(36门120mm迫击炮),1个高炮团(16门37mm高炮)以及装备21辆“邱吉尔” IV的第48近卫重型坦克团。根据德国人的估计,截止到1943年6月,这个坦克军的兵力已超过9,000人,装备有131辆T-34、21辆“邱吉尔”、63辆T-70、86辆装甲车、800辆卡车和5架“波-2”双翼机;除此之外,坦克军还编入1个摩托营,1个侦察营和1个摩托化冲锋枪营。

7月5日,在克拉夫琴科由少将晋升为中将的4星期后,德军发起“堡垒”攻势。由曼施坦因元帅指挥的“南方”集团军群和克鲁格元帅指挥的“中央”集团军群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上对库尔斯克发起猛攻。指挥沃罗涅什方面军的瓦图京马上命令第5近卫坦克军在当天子夜抵达捷捷列夫诺,与第2近卫坦克军和第1坦克集团军汇合,一起向在突出部南部实施突破的德军装甲师发起反突击。然而德军的快速推进打乱他的计划。第5近卫坦克军不得不转向协助第6近卫集团军坚守雅可夫列沃-奥博扬防线。

第二天上午11时左右,在长达90分钟的炮火准备后,300辆德国坦克冲向雅可夫列沃!下午时分,德国人的矛头又指向卢切克。第5近卫坦克军报告说共击毁德军95辆坦克和几辆“费迪南”突击炮。实际上,德国人的根本没有把“费迪南”投入到这次进攻——像西线的情形一样,红军士兵也往往把他们遇到的每一辆德国坦克都称为“虎”,把每一门德国火炮都称为88mm炮,把每一辆德国突击炮都称为“费迪南”——这并不可笑,当一辆坦克冲到面前时,谁都会惊慌矢措。这天晚上,坦克军撤到雅可夫列沃东北部。第二天,它又被迫退到波克罗夫卡一线。

7月8日上午11:30,第5卫近坦克军向楔入突出部南部的德军左翼发动进攻,但在“斯图卡”俯冲轰炸机支援下的德国步兵马上就把它逼回出发阵地。与此同时,第2近卫坦克军也在向马斯雅科沃耶进攻,不过同样收效甚微。战斗在激烈的进行着,红军和德军轮流扮演着进攻和防守的角色。
在1941年6月到12月的六个月中,德国国防军在俄罗斯大地上所向披糜,几乎击溃红军,差点就把苏联推向了毁灭。然而这次投入50个师的德军主力攻势只持续不到八天——2个星期内,苏联红军就发起了反攻。

在搜集了战场上所有能开动的坦克后,拥有150辆坦克的第5近卫坦克军又得到1个装备85mm炮的重型反坦克营——以对付装甲厚重的“虎I”和“黑豹”。8月3日,坦克军被调拨给第6近卫集团军。按计划,集团军的第71近卫步兵师将为它在德军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

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第5近卫坦克军又被命令为进攻托马罗夫卡的第23近卫步兵军提供支援。接下来的2天里,德军第255、第332步兵师在第19装甲师和1个营的“虎I”的增援下拼命抵抗。红军的攻势毫无进展。与此同时,托马罗夫卡以东的第1坦克集团军和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已经成功的王成突破,正高速向南推进。

8月6日,第5近卫坦克军绕过托马罗夫卡,直取格赖沃龙,一路上只遇到第11、第19装甲师散兵的微弱抵抗。第二天,它到达博戈杜霍夫以西地域,深深的楔入德军防线后方。从阿赫特尔赶来的“大德意志”师的先头部队企图阻止它的进一步深入。但坦克军马上转向西南,避开了这股敌人。8日,第5近卫坦克军的先头部队已抵达克拉斯诺库茨克附近,距哈尔科夫以西只有65km之遥。与此同时,红军第1坦克集团军也推进到坦克军西侧,哈尔科夫已经被从西面隔离出来。在这次奔袭中,作战经验丰富的第5近卫坦克军的损失要比第1坦克集团军小得多。

3天后,德国人投入规模庞大的装甲编队,从西、北2个方向上向坦克军和坦克集团军发起了强大的钳形攻势。德军对哈尔科夫西面的攻势一直持续到17日。这期间,由于至今仍不清楚的原因,红军第3机械化军和第6、第31坦克军(隶属第1坦克集团军)和德军武装党卫队的“帝国”、“骷髅”装甲师(隶属第3装甲集群下辖的第20装甲军)在博戈杜霍夫突然遭遇;12日,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被火速调往该地,从而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血腥的一场坦克战——在双方的坦克和自行火炮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对射后,战场上布满了坦克的残骸。

由第5近卫坦克军引导的第6近卫集团军也遇到德军的猛烈反击。但坦克军却没遇到什么抵抗,一路向西南飞快的推进。8月18日,德军又从西面发起进攻。“大德意志”师在70多辆“黑豹”和2个营的“虎I”的引导下,很快突破红军的战线,使第27集团军主力以及第6近卫集团军一部(包括第5近卫坦克军)面临着被切断的威胁。这股力量很快就与从南逼近德国第3装甲集群汇合在一起,向沿梅拉河一线防守的第52近卫步兵师、第166步兵师冲击。第5近卫坦克军被命令前去增援。

8月20日,“骷髅”师突破第52近卫步兵师的防线,与担任“大德意志”师右翼的第10摩托化师汇合,将第166步兵师包围。第5近卫坦克军的主力则被压迫到包围圈以西。精疲力尽的德国人开始把精力集中到这个口袋上,直到8月25日才把它消化完。

激烈的交战使双方都损失惨重:到目前为止,参加库尔斯克会战的部队中,红军约有3/4的机械化和坦克部队的坦克数量已不足100辆,德军的每个装甲师也只剩下12-18坦克——胜利的天平将倒向投入新锐部队的一方——在1943年,毫无疑问,将是红军。8月23日,由科涅夫上将指挥的草原方面军再次收复哈尔科夫。两天以后,阿赫特尔也回到沃罗涅什方面军的手中。

库尔斯克会战终于结束了。参加会战的德军在1个月后,陆续都撤回第聂伯河一线。第5近卫坦克军也撤到后方休整。这期间,它的实力得到进一步加强:所有的T-70都被T-34替换下来;重型坦克团则得到14辆“邱吉尔”。(待续)

----------------------------------------------------------------

基辅:第四座“英雄城市”

1943年10月3日,第5近卫坦克军被命令火速前往基辅以西的第聂伯河地域——在那里第38集团军刚刚建立了一个不牢固桥头堡。坦克军面前的唯一障中碍就是宽大的杰斯纳河,但河上一座桥也没有。而架设一座坦克桥至少要8天。

第38集团军的情况也变得越来越危急:在德军坦克的进攻下, 集团军被紧紧压迫在第聂伯河一线。只有冒险才能解除危险——克拉夫琴科计划强度杰斯纳河。

第5近卫坦克军由第20近卫坦克旅带领,沿杰斯纳河沿岸布满沼泽的密林行进。在当地农民和渔夫的帮助下,工兵们不久就找到一处平坦的沙质河床。坦克手们马上开始用油脂和麻絮密封坦克,并在坦克的舱口安装了帆布通气管。一切就绪后,坦克内只留下驾驶员和车长。他们发动坦克,开始潜渡。没有无线电联络,只能凭运气!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只有几辆坦克进水熄火(它们后来都被拖上了岸),而乘员们都毫发无损。

当先头部队的90多辆坦克都渡过杰斯纳河后,坦克军又直奔第聂伯河。在河东岸,工兵们幸运的发现了几条驳船。利用这些驳船,坦克以最快速度开始渡河。在10月6日的黎明来临时,克拉夫琴科的60辆坦克已经在第聂伯河西岸的亚戈京与第38集团军汇合,并建立起了桥头堡。指挥这些坦克的是舒托夫上校。战前他住在基辅。卫国战争爆发后,他的妻子、两个儿子和基辅城一起落入了德国人的手里——现在正是清算旧帐的时候。

第5近卫坦克军还没有完全渡过第聂伯河时,克拉夫琴科接到新命令:利用桥头堡发起一次快速突击。在第38集团军的协助下,坦克手们马上发起冲锋,迅速扩大桥头堡。坦克军的力量越过伊尔佩河,到达马卡罗沃,距基辅-日托米尔公路——德军的主要供应线——以北只有3km。

正当第5近卫坦克军深入德军纵深的时候,基辅的德军沿第聂伯河向亚戈京的南面发起进攻。克拉夫琴科只能把坦克撤回到桥头堡,应付德国人的进攻。10月12日,德国人终于识别出面前的红军就是第5近卫坦克军,他们马上对这次撤退大加吹嘘。德军飞机冒着被击落的危险在苏联阵地上不停抛洒传单,声称第三帝国的军队已经“消灭”这支坦克军,共击毁红军“240辆”坦克。据说克拉夫琴科看到传单后,无可奈何的对参谋们说,如果手头有“240辆”坦克,他就根本就不会进攻马卡罗沃——第5近卫坦克军早就到柏林了!

从基辅以南更大的韦利科耶-布克里诺桥头堡发起的攻势失败后,乌克兰第1方面军也悄悄的把第3近卫坦克集团军(指挥员巴雷尔科中将)以及1个步兵军和1个炮兵军调往亚戈京。11月3日,方面军发起猛烈突袭。德国人的防线被无情的撕开,投入反击的装甲预备队也溃不成军。最后的进攻是在夜间进行的,第5近卫坦克的坦克手们打开所有车灯,拉响警笛向德军阵地冲去。德国人惊得目瞪口呆,接着便慌忙退却。坦克军向南飞速推进,马上就解放了基辅以西的瓦西里科夫。1943年的十月革命纪念日,11月6日,克拉夫琴科的坦克部队到达基辅北面和南面。当天晚上,苏联的第三大城市、乌克兰的首府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由于第5近卫坦克军对这次战役的胜利作出突出贡献,坦克军荣获“基辅坦克军”称号,克拉夫琴科也被授予“苏维埃英雄”金星勋章——苏联的最高荣誉。

基辅收复后,乌克兰第1方面军开始对这座城市以西的德军防线实施宽广的正面突破。第3近卫坦克集团军向法斯托夫和文尼察推进,第5近卫坦克军则直逼白采尔科维。德军行了有力的回击。由于投入新锐的第25装甲师和武装党卫队“帝国”、“阿道夫•希特勒”装甲师,德国人很快就遏制红军的推进。第5近卫坦克军受到从东南方向上逼近法斯托夫的德军的沉重打击。但在第40集团军的步兵的增援下,坦克军没有后退一步。

11月12日,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又集中装甲部队,从北面对乌克兰第1方面军发起猛烈突击。由于无法突破法斯托夫附近的第3近卫坦克集团军的战线,德军的矛头在进攻不久就指向方面军的南翼——在那里,第38集团军正依托日托米尔将战线向西推进。德军第1装甲师的170辆坦克(半数以上是“黑豹”)像切奶酪一样的切开第5近卫坦克军的防线,重新占领日托米尔。为了掩护这次穿插,“阿道夫•希特勒”装甲师对布鲁西洛夫——法斯托夫和日托米尔之间的重要公路枢纽发动进攻 ;同时它又抽出一部分兵力向北突击,占领了基辅-日托米尔公路线上的科切罗夫城。

第5近卫坦克军的坦克立刻调转方向,开始狠狠的敲打这2支装甲师的脊背。几支红军步兵师也赶来帮忙。3天以后,这2支损失惨重的德国装甲师被包围在科切罗夫。一接到这个可怕消息,刚刚占领了日托米尔的第1装甲师马上掉头,猛扑科切罗夫,在遭受猛烈打击后后,终于把这两支装甲师解救出来。接下来的6天里,坦克军一直保卫着基辅-日托米尔公路,奋力击退了德军第7装甲师以及“帝国”师一部的多次进攻。

11月26日,德国人停止了进攻。遍体鳞伤的第5近卫坦克军也撤到后方。在次战役中,坦克军损失了第48近卫重型坦克团,1个反坦克团和重型反坦克营。不过在休整期间,它又得到2个自行火炮团(1944年1月末,它又得到了1个装备76.2mm反坦克炮的反坦克团)的补充。

科尔孙口袋

1943年圣诞节前夕,乌克兰第1方面军沿基辅-日托米尔公路向德军发起新一轮攻势。实力尚未完全恢复的第5近卫坦克军被抽调给第60集团军,和第15步兵军一起进攻当面的德军第213警察师。12月24日,圣诞前夜,红军一反常规,在正午发起进攻——按照惯例,德国人会在此时举行圣诞节酒宴——他们确实这样做了。

1944年1月1日,占领日托米尔的德军又一次被赶走后,第5近卫坦克军被调离第60集团军,派往方面军的左翼,支援第40集团军对白采尔科维的进攻。

由于从前一年的11月初起,乌克兰第第1方面军以亚戈京为中心不断的扩大战线,造成兵力过于分散,结果德国人的反攻不仅击溃第40集团军,而且还包围了一部分红军部队——在察沃夫卡,1个步兵师和坦克军的第6近卫摩托化步兵旅也陷入重围。

包围圈内的红军仍然以高昂的士气坚守阵地,他们的给养改由飞机空投。两个星期内,德国人一切消化包围圈的努力都遭到失败。这期间,方面军防线内发生了一个大变动。瓦图京将军决定:将第5近卫坦克军和第5机械化军组成第6坦克集团军,坦克军改由阿列科谢耶夫中将指挥,克拉夫琴科担任集团军指挥员。由于时间匆忙,这支新组建的集团军没有直属支援部队(包括炮兵、工兵、反坦克和防空部队),就连参谋部也是在坦克军参谋部的基础上扩充而成的。1月20日,集团军正式组建完毕,部署在采罗夫附近。

在德军1月初的反击中,第1装甲师和第8集团军一直推进到第聂伯河,在红军防线上形成了一个突出部。1月26日,乌克兰第1方面军(第27集团军、 第40集团军一部、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和第2方面军(3个集团军)发动“科尔孙-舍甫琴柯夫斯基”战役,打算剪断这个突出部。

这是一次钳形攻势,第6坦克集团军和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将分别担任两翼的先锋,最终在兹韦尼格罗德尔汇合。但是进攻的前夕,担任第一梯队的步兵师的一名红军中尉被德军俘掳。这个可悲的叛徒泄漏了所知道的全部情况——这真是糟糕的开始。克拉夫琴科于是命令第5近卫坦克军引导第一梯队,向位于维诺格拉德的德军防线发起进攻。但此时,已经损失摩托化步兵旅的坦克军全部的力量只有15辆坦克和4辆自行火炮!更糟的是,德军阵地上还部署着1个突击炮营。战斗刚开始,地雷、反坦克炮和突击炮就摧毁了13辆坦克,第5近卫坦克军没能前进一步。

27日,克拉夫琴科决定改变进攻的轴心,由第5机械化军的第233坦克旅向北突击。这支装备“谢尔曼”的坦克旅不孚重望,成功的突破德军防线,从侧翼迂回维诺格拉德,并在当天午夜就抵达列相涅卡。第二天,在为采罗夫的第6近卫摩托化步兵旅解围后,坦克旅冲到兹韦尼格罗德尔,完成了与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的汇合——超过80,000人的德军被包围在科尔孙。

德军在2月初进行了反扑,8个装甲师分两路直逼第6坦克集团军的阵地。集团军此时已经得到了反坦克炮和1个步兵师的加强,瓦图京也命令装备JSU-122重型坦克歼击车的第2坦克集团军(指挥员波格丹诺夫上将)进行回击。即将就要来临的春天也使冰雪覆盖的战场变得泥泞不堪,甚至还出现雨雪雾交加的天气。德国人被迫暂时停止攻势。

2月10日,在集结了更多的坦克和部队(包括一支装备“黑豹”和“虎I”的重型装甲团)后,德国人又开始进攻。两天后,他们突破第6坦克集团军的防线,占领列相涅卡一处重要的河湾地域。为此,克拉夫琴科受到密切注视着这次战斗的朱可夫的严厉斥责。这是也许是不公正的:几星期前,克拉夫琴科还是一个坦克军的指挥员,现在他却要接管一支由1个坦克军、1个机械化军和3个步兵师组成的集团军;而且他的指挥部又缺少足够的参谋人员和通讯器材来指挥这支庞大的部队。

按照朱可夫的命令,克拉夫琴科又回到坦克军,第27集团军的指挥员加拉宁少将接替了他的职务。就在这时,科尔孙包围圈内的德军开始突围,战线动摇起来。不过,2天后,这次毫无希望的努力就停止了——红军第6坦克集团军和第2坦克集团军的对突围部队的两翼进行突击,德军马上动弹不得。这期间,第2方面军也不停的碾压包围圈。2月17日夜间,绝望的德国人进行了最后一次突围,只有少部分人回到德军防线,其他人都被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和第5近卫骑兵军(两支部队都隶属第2方面军)无情消灭了。

罗马尼亚

进行短暂的休整后,第6坦克集团军作为乌克兰第2方面军的一部,参加了于3月5日开始的“乌曼-博托沙尼”战役。在这次被德国人称为“泥浆行动”的攻势中,红军几乎对整个东线的德军防线进行突破。春季消融的冰雪使公路和田野全都变成无底的泥潭,但红军利用坦克牵引车辆和辎重,顺利的通过了泥泞地域。

面对像潮水一样涌来的红军,德国人向南进行有秩序的退却,但丢掉了大量的重型装备。5月,随着红军将战线推进到罗马尼亚和波兰的边界,“泥浆攻势”正式宣告结束。

现在,红军打算发动一次强大的攻势迫使罗马尼亚退出轴心国(此时,马里诺夫斯基上将接管了乌克兰第2方面军)。进攻的日期最终订在8月,这段时间里,第5近卫坦克军的老兵有足够的时间来熟悉他们的新装备——T-34 /85——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优秀的坦克之一。

8月20日,猛烈的炮火准备和空中打击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乌克兰第2方面军的第27集团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德军防线捅成筛子。按计划,第6坦克集团军将在第二天投入进攻。但这天早晨10时整,第5近卫坦克军就以第20、第22近卫坦克旅为前锋,开始行动。4小时候后,第5机械化军跟进坦克军,也加入战斗。

第6坦克集团军向西飞速推进。当夜,德国人的第3道防线——由几支罗马尼亚山地旅和德国第76步兵师坚守的马雷山脊(马雷——“Mare”在罗马尼亚语里是“绿色”的意思)阻挡住红军的去路。翌日,双方为就争夺这条山脊展开激战。第20近卫坦克旅受到顽强的抵抗后,转而进攻德军侧翼。紧接着,23日,集团军也转向南,发起一次快速突袭。

到8月25日,罗马尼亚第3、第4集团军先后退出了战斗,使重新组建的德军第6集团军又陷入红军的包围,第8集团军也只剩下1个营的兵力。第6坦克集团军一直压迫着后者的主力(第20装甲师和第10装甲步兵师)向南退却,于27日抵达福克沙尼。

1944年8月30日,第5近卫坦克军跨过锡雷特河,横扫德国人主要的石油产区——普洛耶什蒂。罗马尼亚最终退出轴心国,加入到了红军一方,德国人在东欧的盟友只剩下匈牙利。

这次战役中,第5近卫坦克军的迅速推进为消灭罗马尼亚境内的德军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它因此获得苏洛沃夫二级勋章。9月12日,第6坦克集团军也被授予“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的称号,和坦克军一起并肩战斗的第5机械化军则改称为“第9近卫机械化军”。

从布达佩斯到维也纳

1944年的冬天,垂死的第三帝国出现回光返照。从喀尔巴阡山脉,波罗的海沿岸和华沙一直到阿纳姆、亚琛、阿登和梅斯,每条战线都陷入僵局。红军从南面突破匈牙利防线的计划也被德军的坚决抵抗取消了。9月24日,德国人发动的装甲反突击终于使乌克兰第2方面军停止攻势。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被调往战线西部,和皮列夫上将率领的骑兵-机械化集群一起开始“德布勒森行动”。

这次攻势于10月6日开始。乌克兰第2方面军奋力在科马迪以南的科尔孙运河对岸建立起桥头堡,但是没能突破德军在匈牙的防线。而德军第1、第23和第24装甲师的反攻不仅大大减慢了红军战线的推进速度,还给坦克部队造成大量的伤亡。然而红军仍然不停的发起突击。当10月攻势结束时,他们已经到达匈牙利境内的索尔尼克。这次消耗战使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战斗减员达50%,损失39%的坦克和8%的自行火炮。集团军接到命令撤回后方休整,直到12月4日。这期间它补充了35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

接下来的就是从1944年12月5日持续到1945年1月的布达佩斯战役。对于双方的士兵来说,这是一次痛苦的折磨。进攻的那天气温骤降,乌云密布。按照惯例进行炮火准备后,红军开始行动。当天傍晚,先头部队就在德军防线上敲开一条口子。在第5近卫坦克军的引导下,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冲进德军防线。

12月7日,正当第5近卫坦克军接近瓦茨城时,武装党卫队“弗龙斯贝格”装甲师(德军的精锐部队)发起反击。经过2天恶战后,坦克军被迫后撤。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于是把进攻方向指向布达佩斯北面的伊佩尔河谷。在沙赫有1条铁路桥和2条公路桥横跨河谷,连接着1条翻越马特劳山脉的宽约1.5km的通道。把守在那的是德军第26装甲步兵团(隶属第24装甲步兵师),以及Dirlewanger 旅——1支由来自集中营的特殊部队,由叛变的苏联战俘组成。

河谷中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13日。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最终进抵马特劳山脉脚下的开阔地域。在那里,德军第8装甲师又一次使集团军不得不放慢前进的步伐。19日,集团军抵达格龙河流域。这天的天气很糟糕,但在强大的空中掩护下,集团军击溃当面的德军第357步兵师,占领了莱维采。与此同时,德军第3、第6装甲师的主力也向集团军发起反冲击。德国人的步兵很少,不过却有4个营的“黑豹”和Pzkpfw Ⅳ。战斗持续整整四天,尽管泥泞的地面大大减缓了德军的冲击,但是第5近卫坦克军的先头旅还是被德国坦克切断了。

圣诞节这天,在皮列夫将军的骑兵-机械化集群的支援下,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又恢复攻势。第二天,第5近卫坦克军抵达埃斯泰尔戈姆,与第18坦克军会师——布达佩斯陷入红军的包围。这是第5近卫坦克军参加合围的第四个包围圈。这次,德军的命运也不会和斯大林格勒、科尔孙和雅西-基什尼奥夫有什么不同。坦克军为此获得了红旗勋章。

1944年的最后一天,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回到沙赫休整。但就在新年的第一天,武装党卫队第4装甲军就直逼布达佩斯,开始为城内的德军解围。集团军于是1月4日提前结束休整,又投入战斗。此时,全集团军能开动的坦克和自行火炮只就剩下180辆。6日晚上,第5近卫坦克军没有进行炮火准备,直接向德军发起冲锋。突破防线后,集团军开始向科马尔诺推进。坦克军迂回了武装党卫队的阵地,可是由于伴随的步兵没有及时跟进,这些阵地仍控制在德军手中。第二天,分别从北面和科马尔诺赶来的德军第20、第8装甲师抵达战场,形势急转直下。集团军最终于26日撤出战斗回到后方,一直休整到3月中旬。这期间,集团军又补充了5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

这段时间里,从阿登撤出来的武装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在巴拉顿湖的北部向布达佩斯再次发起突击,但被红军粉碎。现在,第三帝国已经用尽了它的士兵、装备和汽油,覆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红军的反攻定在3月19日。按计划,第9近卫集团军将为第5近卫坦克军在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3月19日早上,大雾笼罩整个战场,红军无法实施准确的炮火准备,更不用说空中掩护。第9近卫集团军只推进了10km,也没能在德国人拼命抵抗的防线上打开任何缺口。第5近卫坦克军只能自己想办法。

黄昏时分,克拉夫琴科派出的侦察部队终于找到一处防守薄弱的阵地。整个坦克军于是倾其全力,发起猛攻。21日,第5近卫坦克军突破德军防线,开始以每日56km的速度向维也纳冲刺——26日,第22近卫坦克旅和第20近卫坦克旅一起横扫维斯珀姆;28日,这两支坦克旅占领了沙尔沃,第二天又席卷了匈拜赖克。最后,4月4日夜间,坦克军和第9近卫机械化军一同冲到了维也纳。这时,第5近卫坦克军的实力已消耗得差不多,有的旅只剩下12辆坦克。不过德国人的抵抗也非常有限, “希特勒青年团”和武装党卫队“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没支撑多久就崩溃了。那些可怜的“青年”们(其实他们大部分还只是孩子)最后看见的就是喷洒着火舌的的红军坦克。
解放维也纳使第5近卫坦克军又获得一枚二级库图佐夫勋章。

对坦克军的老兵来说,这座古老的城市充满了新奇。亲自指挥冲进市区的第21近卫坦克旅的克拉夫琴科马上找到一家酒店,吩咐老板为全旅的战士准备一顿“真正”的晚餐——餐桌必须铺白桌布,菜肴得丰盛,并且每两个人要有一瓶香槟!结帐时,他拿出几包马克、美元和英镑请酒店老板挑选。那个精明的生意人选择了美元。克拉夫琴科后来才知道那包美元的数目是$10,000!在那个年代,这可是个大数目。(据说后来只要克拉夫琴科一抱怨伙食不好,他的同僚就会说“是呀,这怎么能和10,000美元的大餐相比啊。”)

在维也纳没逗留多久,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又参加对布拉格的攻势。在那里,红军摧毁了德国最后的抵抗。

时间已经到了5月份。

尾声:中国东北

在进行庆祝胜利和休整后,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穿过西伯利亚,进入蒙古人民共和国。集团军加入后贝加尔方面军,对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起进攻。和德国人相比,关东军的抵抗是微不足道的。

8月12日,翻越大兴安岭后,集团军在东北平原上进行了一次教科书式的闪电战——直到现在,这一战役还被各国装甲兵学院的教材奉为装甲兵应用的经典。8月30日,在伞兵的配合下,第5近卫坦克军解放沈阳(这一幕我们在《末代皇帝》里可以看到)。随后,坦克军沿铁路一路猛攻,迅速夺取旅顺和大连。坦克军为此获得列宁勋章,而克拉夫琴科又一次得到了“苏联英雄”金星勋章。

第5近卫坦克军的战斗结束了。在那些充的满血与火的日夜夜里,这些勇敢的坦克手们一次次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无畏精神冲向敌阵。当然,他们中的许多人没能看到飘扬在第三帝国总理府上的红旗,他们牺牲在胜利即将来临的黎明。
他们不会被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