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亚努阿列维奇.维辛斯基 Анпрей Януаръевич Вышинский,1883年12月10日-1954年11月22日

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苏联著名革命家和政治家、国务活动家和外交家,社会主义法学及其理论的创立者和奠基人。苏联共产党党员。苏联科学院院士。

1883年12月10日出生。1903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孟什维克),1913年成为律师。作为孟什维克的积极分子,表现活跃,演讲水平高。值得一提的是,此时他与斯大林结识,在反抗沙皇政府的革命斗争中,同一所监狱中革命狱友的经历,对其日后职业生涯影响重大。 随后维辛斯基来到莫斯科,成为后来出任临时政府部长名律师马扬托夫斯基的个人助理,在莫斯科临时政府以“德国间谍”罪名逮捕列宁的通缉令上,他居然签下大名。十月革命后,维辛斯基一度因“反革命活动”遭到布尔什维克逮捕,但旋即获释。1920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次年执教莫斯科大学任讲师。1924年他的第一本著作《共产主义史论》,阐述从古代到十九世纪社会主义思想的发展史,被当时的学术界引起不小争议,但是得到斯大林垂青。1925年,任国立莫斯科大学校长。

1928年起,历任苏联俄罗斯联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教育人民委员部部务委员会委员、苏联俄罗斯联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检察长。1931年起,历任苏联俄罗斯联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司法人民委员部副人民委员、苏联副检察长等职。1935年,任苏联总检察长。坚决支持斯大林有关随着社会主义的胜利和共产主义向前发展,阶级斗争将愈来愈尖锐化的学说,对苏联法学家M.A.列伊斯涅尔、P.I.斯图奇卡和E.B.帕舒卡尼斯等人的法律观点进行了批判。

在斯大林领导的苏联“肃反”运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938年2月,任苏联特别军事法庭成员。对以布哈林、李可夫为首的“右派和托洛茨基联盟阴谋集团”依法提起公诉。同年,在全苏第一届苏维埃法律和国家科学会议上,指出:“资产阶级实际上没有法律科学”,“奸细和叛徒集团很多年以来在法律科学中,几乎都居于垄断地位”,“在法律科学方面,还没有全部肃清可耻的托洛茨基-布哈林匪帮破坏活动的影响”。提出关于法和苏维埃社会主义法的定义。指出:法是国家政权制定或认可的,反映统治阶级意志而由国家的强制力保证其实施的行为规范的总和。其目的在于保护、巩固和发展有利于和适合于统治阶级的社会关系和社会秩序。苏维埃社会主义法是全体人民意志的表现。其法学理论被誉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和法的学说同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创造性结合。

其有关法和苏维埃社会主义法的定义和本质的论述,在苏联法学界具有重大的影响,为苏联法学界所接受。并对中国的社会主义法学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后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1939年,当选为苏联科学院院士。三十年代中期,苏联一半以上的政法干部未接受专门的法学教育,85%的法官只有小学教育水平而已。全国220位大学法学教师,也只有8人取得过博士学位。针对上述情况,他一方面表示:“由于缺乏马克思主义法学素养,所以在面对法律虚无主义的进攻时溃不成军”,另一方面也为部分旧法学家平反。为了建设一支专业高效的苏联政法队伍,恢复与重建苏联法律院校,维辛斯基也作出了若干贡献。1945年5月8日24时,作为外交部副部长参加德国无条件投降仪式,其后作为朱可夫的政治外交助理留在柏林(实则监视朱可夫)。

1949年起,历任苏联外交部部长、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苏联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并代表苏联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上签字,明哲保身,得享天年,避免了叶若夫与雅果达等前任清洗者惨遭清洗的厄运。当选为联共(布)第十八、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954年11月22日,在准备用于联合国大会的和平利用原子能辩论会发言稿时,突发严重心肌梗塞逝世。

维辛斯基死后,影响力急剧下降。除了在国际法领域他的观点还被人引用外,其法理学思想广受批判,1956年以后,苏联法学界普遍认为维辛斯基关于法的定义,没有强调经济制度对法的制约性,社会主义法律规范的适用首先是由公民自愿地执行的,而非强调用国家的强制力量来保证执行。

此外,维辛斯基的一系列其他观点也受到批判,例如,维辛斯基认为,被告本人承认罪过是最重要的、有决定意义的证据,“刑法是阶级斗争的工具,口供是证据之王。”;对共犯的概念来说,必须具备的不是因果联系,而是这个人同已经发生的犯罪之间的一般联系;法院可以从事实的最大限度的或然性的观点来处理案件等等。
苏共二十一大后,就连克格勃主席谢列平也尖锐地指出:“过去法学领域,存在对维辛斯基的个人崇拜。而他最主要的错误思想,不外乎共产主义建设越深入,阶级斗争越尖锐,暴力与镇压措施必须日益强化。在维辛斯基心目中,法律就是强制。他的被告口供即最佳证据理论,客观上造成刑事侦查与审判阶段种种违法现象层出不穷。”

著有《刑事诉讼教程》、《苏联法院组织》、《苏维埃法律中的诉讼证据理论》、《国家和法的理论问题》、《国际法和国际政策问题》等二百余种著作,对社会主义国家法学影响极为深远。被誉为“党的警惕的眼睛”和“世界上最有特色的政治家”。相反,反苏作家索尔仁尼琴称他为邪恶天才,时代杂志在讣告中送其“魔鬼的辩护士”的谥号。

名言:我从不相信抽象的正义。资产阶级实际上没有法律科学。
苏维埃社会主义民法的基础,不是罗马法,而是公法原则。 刑法是阶级斗争的工具,口供是证据之王。
时间将会流逝。这些可恨的叛徒们的坟头将会长满野草,荒凉一片。他们将永远为最忠实的苏联公民和全体苏联人民所唾弃。
这些被告,就像疯狗一样,请求法院判决这些血腥的狗强盗死刑,一个也不能放过。被告惟一的用处,就是作为粪便洒在苏维埃大地上。而在我们的头顶上,在我们幸福的国家的上空,我们的太阳将依然明亮而喜悦地闪耀着它那灿烂的光辉。我们,我国人民,将继续在我们亲爱的领袖和导师———伟大的斯大林领导下,沿着清除了旧时代最后的垃圾和污垢的道路前进。

(米沙同志、沉默同志合作作品)

朱可夫,维辛斯基,文攻武卫,镇守东柏林

聆听纽伦堡世纪审判

和葛洛米科在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