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谢沃洛德·尼古拉耶维奇·梅尔库洛夫Всеволод Николаевич Меркулов(1895.11.07-1953.12.23)

1938-41年任国家安全总局局长,1943-46年国家安全人民委员,1943年国家安全一级政委,1945年大将。1946.3-1946.5.4任国家安全部部长,期间多次负责民族迁徙,贝利亚倒台后被枪决,至今未恢复名誉。梅尔库洛夫比贝利亚大4岁,但是梅尔库洛夫缺少贝利亚的那种果断和残酷,在组织才能方面也逊色不少。


梅尔库洛夫于1895年出生在阿塞拜疆一个叫扎卡塔雷的小城市里。他与贝利亚和其他一些未来地位显赫的肃反工作者--戈格利泽、科布洛夫、米尔一加法尔·巴吉罗夫(起初任阿塞拜疆肃反委员会主席,后来任阿塞拜疆共和国党中央第一书记),一起就读于巴库技术学校。与他们不同,梅尔库洛夫毕业后继续接受了教育。他去了首都,并于1913年考入圣彼得堡大学物理数学系。因此,如果他不是国家安全机关所有领导人当中学历最高的人,那么也是贝利亚身边学历最高的人。梅尔库洛夫在文化水平不高的同志们当中显得十分突出。接替他担任国家安全部长的维克托·谢苗诺维奇·阿巴库莫夫只上过4年小学。 

可是,梅尔库洛夫入党比别人都晚,直到1925年他才加入党组织。他曾先后在沙皇军队和红军中服役,还教过3年书,1921年进入格鲁吉亚肃反委员会工作。在这里他一干就是10年。1931年秋天,当选为格鲁吉亚党中央第一书记的贝利亚把梅尔库洛夫调到自己身边搞党务工作。 

贝利亚喜欢梅尔库洛夫不仅仅是因为他有文化和善于完成任务。梅尔库洛夫还写了一本关于贝利亚的小册子,名为《列宁--斯大林的党的忠实儿子》。他在1937年开始主持格鲁吉亚共产党中央工业交通部的工作。贝利亚把他带到了莫斯科,让他担任了一个重要职务。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本人早在担任第一副内务人民委员的时候就领导了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总局。他让梅尔库洛夫当了自己的副手。梅尔库洛夫马上就被授予了三级国家安全委员的称号,这个称号相当于军队的中将军衔。

当贝利亚在1938年12月17日被任命为人民委员后,梅尔库洛夫当上了第一副人民委员和国家安全总局局长。情报机关。反间谍机关和政治局保卫部门都归他领导。在瓜分波兰之后,他于1939年秋天去了利沃夫,并亲自领导了揭露和隔离敌对分子的行动,换句话说就是,在西乌克兰进行了大规模清洗。1940年春天,有文化的三级国家安全委员梅尔库洛夫直接参与了在卡延森林枪杀被俘波兰军官的准备工作,批准和签署了全部枪决名单,亲自领导了枪杀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梅尔库洛夫在自己的圈子里并不是最坏的人。他彬彬有礼,讲话平和,并不大喊大叫。在与自己的职责不相悖的情况下,他会尽量做一个理智的人。贝利亚强迫自己的部下亲手殴打被捕者。只有梅尔库洛夫一个人断然拒绝这样做。贝利亚嘲笑他说:“空谈家!” 
梅尔库洛夫在某件事上可以被说服。在未来的院士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天才的物理学家列夫·兰道被捕后,彼得·列昂尼多维奇·卡皮察急忙去营救他。梅尔库洛夫接见了卡皮察,并给他看了侦讯材料。兰道被指控犯有各种反苏罪行。 “我保证,兰道再也不会从事反革命活动了”,卡皮察说。 “他是很重要的科学家吗?”梅尔库洛夫问道。 “是的,他是举世闻名的科学家”,卡皮察深信不疑地回答。兰道被释放了。 

1941年2月3日,在内务人民委员部被一分为二那天,梅尔库洛夫被任命为国家安全人民委员。伊万·亚历山德罗维奇·谢罗夫成为他的第一副手。情报机关、反间谍机关、秘密政治保安局和侦查部门归梅尔库洛夫领导。民警、消防队、边防军、劳改营管理总局和整个工业部门的工作留给了贝利亚。
半年后的7月20日,在战争已经爆发的情况下,又匆忙把内务人民委员部和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合并成了一个人民委员部。梅尔库洛夫再次成为贝利亚的第一副手。1943年2月,他获得了一级国家安全委员的称号(相当于大将军衔)。又过了两个月,在1943年4月14日,内务人民委员部再次被分开,梅尔库洛夫又领导了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


梅尔库洛夫在情报机关的鼎盛年代领导了国家安全机构。不过,情报机关的成果并不是令斯大林感兴趣的主要东西。更重要的是牢牢地控制住自己的国家。在这方面总是有许多缺点。斯大林认为,没有不能完成的任务,只有没本事的和不够坚定的人。 1946年3月15日,根据最高苏维埃的决定,各人民委员部更名为部。一周后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成了国家安全部,但是梅尔库洛夫只当了一个半月部长。1946年5月4日他被解除了国家安全部长职务。要是提出斯大林为什么撤掉他的问题,那就太荒唐了。梅尔库洛夫干了整整3年,对于这个职位来说这时间已经很长了。不仅如此,他没有被捕,他是作为一个自由的人离开卢比扬卡广场的。 

   曾领导国家安全部某局的帕维尔·阿纳托利耶维奇·苏多普拉托夫中将在回忆录中写道,斯大林不喜欢梅尔库洛夫提出的改组国家安全机关的计划。据苏多普拉托夫说,斯大林原打算任命国家安全部第一副部长谢尔盖·伊万诺维奇·奥戈利佐夫中将为部长,但是奥戈利佐夫推辞了。他说自己既没有经验,又没有担任此职所需要的知识。于是斯大林提名在战争期间领导军队反间谍机关除奸部的阿巴库莫夫担任此职。 应邀出席政治局会议的阿巴库莫夫似乎怀疑起自己的能力:“斯大林同志,我没有经验……”斯大林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情绪变得很不好,打断了这位部长候选人的话。他说:“阿巴库莫夫同志,我们现在有许多茶馆经理的空位置。如果您不自信,是不是任命您当个茶馆经理?” 阿巴库莫夫当上了国家安全部长。这个故事不太像真的。斯大林总是预先考虑干部任命问题,而国家安全机关领导人他经常换,以免失去控制力和机关中滋生出复杂的关系。阿巴库莫夫当时正得完。斯大林认为他在战争期间表现良好,因此把安全部交给了他。 

几天后,在负责国家安全问题的新中央书记阿列克谢·亚历山德罗维奇·库兹涅佐夫的主持下,一专门委员会研究了国家安全部前领导人所犯的错误。就梅尔库洛夫在战争期间停止追捕托洛茨基分子一事对他提出了严厉批评。不过,梅尔库洛夫的仕途并未就此终结。在受了大约一年的煎熬后,他得到了新的任命。新职虽然不那么重要,但仍然是部长级的高位。1947年4月25日,他成了苏联部长会议下属的苏联国外财产管理总局局长。3年后的1950年10月27日,他当上了苏联监察部长。梅尔库洛夫在这个职位上取代了斯大林以前的助手、著名的列夫·扎哈洛维奇·麦赫利斯。 

在贝利亚被捕后,梅尔库洛夫作为中央委员还出席了中央全会。他的保护人在全会上被指控犯有各种罪行。赫鲁晓夫在全会结束后把梅尔库洛夫请到了自己办公室。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在回忆录中写道:“应该承认,我以前很尊重梅尔库洛夫。他是个有修养的人,我很喜欢他,因此我对同志们说:‘梅尔库洛夫在格鲁吉亚时是贝利亚的助手这个事实还不能证明他是同谋者。也许事情并非如此?要知道,贝利亚的地位很高,他亲自为自己挑选人,而不是正相反。人们相信他,同他一起工作。因此,不能把所有在他手下工作过的人都看成是他犯罪的参与者。我们要把梅尔库洛夫找来,同他谈一谈。他甚至可能会帮助我们更好地搞清贝利亚的问题。’“我叫来梅尔库洛夫,告诉他我们已经拘捕了贝利亚,侦查工作正在进行。我说:‘您与他共事多年,完全可以向中央委员会提供帮助。’他答道:‘我愿意做力所能及的一切。’” 梅尔库洛夫写了一封很长的悔过信,痛斥了贝利亚,表示愿意在党认为可以使用他的任何地方工作。

弗谢沃洛德·尼古拉耶维奇·梅尔库洛夫仕途辉煌完全仰仗贝利亚。作为对此的付出,他不得不与贝利亚分享其命运。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接着写道:“当我把他的材料送给总检察长鲁坚科时,这位检察长直截了当地说,应该逮捕梅尔库洛夫,因为不逮捕他,贝利亚一案的侦查工作难以进行,而且也不全面。党中央批准逮捕梅尔库洛夫。令我痛心的是,原来我白信任他了。梅尔库洛夫与贝利亚勾结在一起犯下了许多罪行,因此成为被告并与贝利亚一起承担同样的责任。在法庭宣判之后作最后的陈述时,梅尔库洛夫诅咒与贝利亚相识的那一天。” 梅尔库洛夫于1953年9月被解除监察部长职务。他与贝利亚的其他一些战友一起受到审判,并被判处极刑。1953年12月23日将梅尔库洛夫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