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我结合维基中、英、俄文词条(俄文我不懂,只好用谷歌翻译之后取能看懂且无歧义的单句),《论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等文章,以自己翻译的英文词条 为框架,中文词条和百度词条为辅,又用其他资料添加了一些枝节。绝无个人意见。可在翻译中遇到的问题较多,希望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

英文:
Nikolai Yezhov
俄文
: 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Ежов
--------------------------------------------------------------------------------
职务:内务人民委员
在任:1936年9月 – 1938年11月
前任:格里赫.亚戈达
继任:拉甫连季.贝利亚
--------------------------------------------------------------------------------
生于1895年5月1日 圣彼得堡,沙皇俄国
死于1940年2月4日 (时年44岁) 莫斯科内务部监狱 苏联
党派:苏联共产党
配偶: 安东尼娅蒂多夫娜(Antonia Titova) (1919-1930),
叶夫戈尼娅菲根伯格(Yevgenia Feigenberg) (1930-1938)
子女 娜塔莎叶若夫娜(养女)
绰号 黑莓 Ежевика (Blackberry)[1]
铁刺猬(Iron Hedgehog)[2]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作为内务部的领导人在 (the Soviet public and secret police) 大肃反时期成为了一种象征。他领导内务部的时代常被称为“叶若夫(恐怖)时期”(俄语: Ежовщина英语:The Yezhov era),也叫做“刺猬时期”(??)(The Hedgehog Era)。从此,在俄语中“Ezh”( Еж)就成了刺猬的代名词。[3]

目录
1、早年生活与经历
2、个人生活
3、内务部头子
4、失宠与垮台
5、参考文献(译者:这和之后的两节是维基必有的部分,予以保留;扩展阅读和外部链接被墙掉了,给了大家也没用。当然连BMP-2步兵战车的维基词条都被 墙掉,叶若夫被墙掉也算正常)

1、早年生活与经历
很少有关于叶若夫的家庭和早年生活的可靠资料。尼古拉叶若夫这个名字来源于马克西姆高尔基的一篇小说“Foma Gordeyev”(待考),而且本身很有可能是一个自己取的假名字,这也是苏联革命者为对抗沙皇手下的惯例。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很多革命者——比如列 宁、斯大林和托洛茨基——都继续沿用了自己的假名。
根据苏联官方文件记载,叶若夫出生在圣彼得堡,有些其他的记录和陈述显示他也有可能出生在 Marijampol(待考)。在他在1921年填写的一份表格上,叶若夫表示其会使用波兰语和立陶宛语。
他只接受了初级教育。在1909年到1915年之间,他曾作为裁缝学徒和工厂工人工作。在1915-1917年间,叶若夫被征召入沙俄军队。他于1917 年5月5日——十月革命之前不久——在Vitebsk(待考)参加布尔什维克。 在1919-1921年的内战中,他参加了苏联红军。从1922年2月起他进入政治机构工作,通常是作为各个地区的苏维埃书记。1927年他被调入联共 (布)会计与分配部门(Accounting and Distribution Department,疑为计划经济委员会)担任指导工作。在1929-1930年间,他成为农业人民委员的副手。在1930年11月,他被任命为联共 (布)特务部门、人事部门和工业部门的领导,1934年成为联共(布)中央委员[4];次年成为中央书记。从1935年2月到1939年3月,他成为中央 书记。

在据传由尼古拉布哈林[来源请求(话说维基这里搞得很严谨)]所写的《老布尔什维克的信》("Letter of an Old Bolshevik" )(1936)中,有一段对叶若夫的描述:
“在我漫长的一生中,我从没见过像叶若夫这样令人恶心的性格。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我过去在Rasterayeva大街看到的淘气包们: 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把蘸了石蜡的纸条捆在猫尾巴上,点燃那纸条,然后高兴地欣赏那受惊的动物如何沿街巷飞奔,不顾一切但也是徒劳的试图甩掉身后的火焰。 我丝毫不怀疑叶若夫小时候以此为乐,并且,他现在仍然在用不同的形式满足自己相同的乐趣。
叶若夫是个矮个子,仅有1米51——结合他虐待狂的性格,他又获得了两个绰号:“有毒的侏儒”('The Poisoned Dwarf')或者“血腥的侏儒”('The Bloody Dwarf')。


2、个人生活
叶若夫在1919年与一个受过教育的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安东尼娅蒂多夫娜结了婚,但他不久便另觅新欢,取了叶夫戈尼娅菲根伯格作为自己的妻子。叶夫戈 尼娅菲根伯格是一位来自Gomel(待考)的富有魅力的活跃女人。她曾经用一张字条勾引Isaac Babel(待考):“你不需了解我,但我很了解你。”

叶若夫和菲根伯格从儿童院收养了一个女儿——娜塔莎。



3、内务部头子
叶若夫以忠于斯大林而闻名。1935年他撰文(《破坏者、暗杀者和日本—德国—托洛茨基特务活动的教训》)提出反对派最终必然会走向暴力和恐怖主义——这 成为了肃反的一个重要的理论基础。[5]1936年,斯大林认为主要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进攻”的机构——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工作远远不能满足 高速、坚决、无情镇压的需要。于是,在1936年9月25日,斯大林和日丹诺夫从索契给卡冈诺维奇等政治局委员发了一封电报,其中说:“我们认为任命叶若 夫同志为内务人民委员是十分必需的和迫切的事。雅戈达在揭发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联盟案(指由基洛夫事件引起的对前联合反对派的清算,但雅戈达没能看透斯 大林的心思,竟然给斯大林真正的目标——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判了加起来不到5年的徒刑)中明显地表现出了不称职。国家政治保卫总局破获此案件延误了4 年。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全体党的干部以及内务部多数州的代表都持这种意见。”[9]

于是叶若夫于次日接替失宠格里赫雅戈达的成为内务人民委员(内务部的领袖)和联共(布)政治局候补委员(译者注:原文是Presidium 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中央主席团,考虑到那时候还叫政治局于是就这样翻译了,政治局是Politburo),兼任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如今,这位矮个子已 经大权在握:他掌握着全国党政干部的分配权、统领内务部的军队、掌控全部党政监察机构、指挥边防和社会安全部队、负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安全、操纵全部情报 间谍系统。政治局决议还要求叶若夫要将自己十分之九的时间用于内务人民委员会中。
对叶若夫的任命事实上在中央政治局中引起了震动,委员们对此不是噤若寒蝉,就是奉承有加,极尽曲躬逢迎之能事的是卡冈诺维奇。9月30日,卡冈诺维奇在给 Г奥尔忠尼启则的信中是这样表述的:“我们的最最重要的消息是叶若夫的任命。‘我们的父亲’这一卓越、英明的决定酝酿成熟并得到党内和国内的良好反应。 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在这件事情上耽搁了好几年,没有及时防止对基洛夫的卑鄙暗杀(话说暗杀基洛夫的是个内务部的人)。叶若夫来干,情况一定会好。”

叶若夫从斯大林那里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调查并领导对他的老上司(long-time Chekist mentor,待考)雅戈达的审判工作,对此他完成得很圆满:捏造必要的证据[来源请求]使雅戈达被以叛国罪判了死刑。作为额外的羞辱,叶若夫在将雅戈达 在卢比扬卡处决前将其脱得赤条条的,并命令警卫将其痛打一顿。
雅戈达是无数死于叶若夫手下的人中的第一个。在叶若夫时代的1937-1938年,大清洗达到了最高峰,大概有50%-70%[来源请求]的最高苏维埃成 员(赫鲁晓夫时期的数字显示整个大清洗过程中,第十七次党代表大会选出的139名正式和候补委员被逮捕和遭枪决——自然主要是在1937—1938年—— 的有98人,即70%)和35000-40000名苏联红军军官(苏联红军军官团的总人数大概在85000人左右)被撤职并关押,流放至西伯利亚的古拉格 或直接被处决。[9]当然还有数不胜数的苏联平民被当地契卡组织(Chekist troikas,待考)指控(一般没有证据)为“反革命分子”或“破坏分子”来满足叶若夫定下的流放与处决的配额[来源请求]。叶若夫还指挥了安全部门内 部——包括内务人民委员会(NKVD)和军情总局(GRU)——的一次彻底的清洗,撤换并处决了很多由其前任明仁斯基和雅戈达任命的,甚至还有他自己刚刚 任命的干部。在肃反过程中,他始终坚持“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ten innocent people suffer rather than letting one “enemy of the people” escape)的原则。

叶若夫接手内务人民委员部工作后,就连续干了几件“很起劲”的大事:在1937-38年间至少有130万人被逮捕(在1934-1940年间共有190万 人被逮捕,这两年的数字占了绝大多数),而且至少681,692人(这是最最保守的数字,相当多的处决没有留下记录)被判“叛国罪”而处决。在古拉格服刑 的人数上升至685,201人,另有大批囚犯(至少140,000人)死于前往古拉格和流放地的路上[6] 。1937年2―3月间,叶若夫组织了对布哈林和李可夫的“专案”(即著名的莫斯科第三次大审判);7月,亲自起草了关于镇压前富农分子和反苏维埃分子的 命令,开展了一场大规模镇压这些已经被迁徙到边缘地区的人们的战斗;8―9月间,亲自起草了将朝鲜居民迁离边境地区的决议并主持了这项工作。
1937年2月27日,叶若夫在中央全会上对布哈林和李可夫的指控是罗织罪名、编造冤假错案的典型例证。叶若夫在讲话中,用了一条“如果怎样,就必定怎 样”的推论,并以此推论为基础提出对布哈林和李可夫的“政治指控”。叶若夫说:“我们指控布哈林和李可夫为达到其推翻列宁斯大林的领导的目的,而直接同托 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分子、‘左派’、左派革命党人、孟什维克以及其他早就被粉碎的派别集团结成联盟。”因此,叶若夫得出了对他们的另一项指控——“他们是 仍然没有放下武器的敌人,他们向所有在我们苏联的以及国外的敌对势力发出信号。”[9]
叶若夫的罗织罪名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甚至说列宁逝世时,布哈林在场都是布哈林及其一伙编造的谎言。他在全会上声嘶力竭地说:“为了替自己辩护,他拉列宁做证人,为的是一方面求得怜悯,另一方面想说明,列宁是在他的看护下去世的。他在给中央委员会的声明里写道,伊里奇是在他的看护下去世的。胡说八道! 谎言!全是撒谎!”布哈林只是辩护了几句:“伊里奇去世时,我确实在场,我那时住在哥尔克!”叶若夫更是破口大骂,说布哈林的辩护“是政治娼妓行为”。
在这样的权力掌控之下,除了斯大林,还存在着对叶若夫的个人崇拜。这种崇拜与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一样,是最露骨的。随着叶若夫仕途上的飞黄腾达,落在他头 上的桂冠和花环就越多。如“荣誉肃反工作人员”称号、“苏联人民最喜爱的人”。在西伯利亚有几座小城(包括那个后来因为百姓起义被武力镇压而出名的大学城 切尔卡斯克)被以叶若夫的名字命名(这也是常例)。

叶若夫事业的顶峰是在1937年12月20日,联共(布)为庆祝内务人民委员会成立20周年纪念日而特别在Bolshoi大剧院举办了盛大宴会。在堆满鲜花的舞台上,叶若夫的画像和斯大林的画像并排摆放在一起。阿纳斯塔斯米高扬——他此时身着一件深色高加索式短上衣,打着皮带——表 扬了叶若夫的勤奋工作“学习了斯大林的工作方式”。他继续说道:“从叶若夫同志这里学习——正如他向斯大林同志学习一样。”这句话的核心意思是每个苏联公民都应该追求学习斯大林主义的正统观念——就像内务部的组织一样。当叶若夫出场的时候,他受到了雷鸣般的掌声的欢迎("uproarious greeting")。一个在场者这样描述他站在那里的情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他的脸上,他露出了一种羞涩的微笑,好想他不确定他配得上如此隆重的 欢迎。”斯大林也出席了,并从他的私人包厢观看着此情此景。叶若夫此时没准已经感觉到了他所处的危险境地——斯大林不会容忍任何功高震主的人。无论这感觉是真是假,毕竟地 球人都知道斯大林总是深深的怀疑着为下属的政治目的,这点通过其经常对强力部门的高层进行清洗(亚戈达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就可以很好的表现出来——斯大林总是恐惧他们会密谋反对他。

4、失宠与垮台

叶若夫于1938年4月6日被任命为水利人民委员。在叶若夫保持在其他岗位上的时候,他最得心应手的大规模审判(最典型的是3次莫斯科大审判)和严刑逼供手段,随着斯大林结束大清洗最残忍的阶段而逐渐地被减少。和斯大林的期待相反的是,在叶若夫恐怖时代被清洗掉的无数干部和军官所留下来的岗位之中,之后一部分成功的被他所信任的斯大林主义者们替代了(而以军队高级指挥官为首的很多岗位并没有被“忠诚的新人”很好的替代),而他最终也认识到了大清洗所造成的 破坏严重的影响了整个国家组织工业生产和国防的能力,而此时,正在崛起的纳粹德国对苏联所造成的威胁正在不断增长。斯大林已经不得不住手了。

1938年8月22日,拉甫连季贝利亚被指定为叶若夫的助手。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贝利亚(自然是在斯大林许可的情况下)开始不断攫取叶若夫对内务人民委员会的控制权。斯大林有经常撤换并处决他的爪牙的习惯,而这次,斯大林的目标落在了叶若夫的头上。贝利亚的夺权过程都被叶若夫和斯大林看在眼里,不过斯大林本人明显是这一系列动作的直接策划者。就像之前那些被撤换和逮捕的官僚们一样,叶若夫意识到贝利亚在斯大林那里不断增长的影响开始威胁他的地位,已经 绝望的他开始酗酒。在他任职的最后时段他日渐消沉,“slovenly”,没日没夜的酗酒,很少像以前一样按时到岗工作。斯大林和维切斯拉夫.莫洛托夫在 11月11日的一份报告中尖锐的批评了内务人民委员会在叶若夫领导期间的工作状况,这也增加了官僚们要求撤换叶若夫的呼声。叶若夫于11月11日被免除了 内务人民委员的职务,由贝利亚接任。

斯大林在最初的一段时间明显希望宽恕叶若夫,但最终还是让贝利亚在年度的中央全会上公开指责了叶若夫的罪行。1939年3月3日叶若夫被从他在中央委员会 的所有岗位上撤换下来并被开除出党。4月10日他被逮捕并被关押在苏哈诺夫卡(Sukhanovka)监狱。严刑之下叶若夫很快屈打成招,依照要求招了供。他所供述的罪行中,大量的金融犯罪(贪污腐败)确立了他作为“人民的敌人”而被打成政治犯的结果;他还被“冠以”破坏分子、不称职者、贪污 公款者和叛国者——他被控与德国合作,支持间谍和破坏活动——但没有哪项有证据的支持 [来源请求] 。除此以外他还供认自己的私生活不正常[来源请求]——对比其他被控有此问题的干部(明仁斯基一类),他的这项罪名恐怕是最确凿的,因为这是所有罪名中唯 一一个有人证的[来源请求]。1940年2月3日,苏联最高法院法官乌里利希在贝利亚的办公室审讯了叶若夫,此时的叶若夫几乎已经语无伦次,而且,像他的前任亚戈达一样,到最后都保持着对斯大林的衷心,拒不接受贝利亚要求其承认的其曾密谋杀害斯大林的罪名,并说道:“我想作为一个光荣的人被从地球上抹掉。”叶若夫跪在贝利亚膝前,祈求贝利亚给他几分钟时间向斯大林澄清一切,但他被拒绝了。最终,他发誓“我将喊着斯大林的名字死去。”而当他被判处死刑 时,叶若夫昏了过去,不得不被人抬出办公室。

叶若夫有一套独特的收藏品:三枚使用过的子弹,在这三枚子弹上分别扎着字条: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斯米尔诺夫。1940年,世界上又多了颗处决叶若夫的 子弹。2月4日,他被内务部的行刑者头目,瓦西里布罗金(Vasili Blokhin)在莫斯科Varsonofevskii(待考)巷内务人民委员会分局的地下室里处决。众所周知,内务人民委员会的主要行刑地点是卢比扬卡 的地下室,但为了保密叶若夫没有在那里被处决,因为斯大林希望悄悄的除掉一个有潜在隐患的危险的同事,而不想在搞公开审判的时候让叶若夫揭露 斯大林或他手下的一些秘密,而使斯大林在世界舆论上处于不利地位(尽管说斯大林仿佛不甚关注“国际舆论”)。叶若夫拒绝承认谋杀斯大林使对他进行宣传的目 的丧失殆尽(贪污算什么,外国特务算什么,反对派才是重点),而且无论如何斯大林都很明显的希望自己的政治生涯能够平稳的结束,而非被一场政变赶下台[无 来源可信度低]。在被处决前,叶若夫也被贝利亚下令脱光衣服,被警卫痛打一顿——就像以前叶若夫对自己的前任雅戈达所做的一样。可当时叶若夫恐怕没能想 到,他和自己的前任与阶下囚的死期只差了短短的两年……据称叶若夫是在半清醒的状态下被拖进行刑室的,一路上都在不能自已的哭泣和抽噎[来源请求]。他的骨灰被埋在莫斯科杜斯科伊公墓。 [7]
对叶若夫行刑的秘密一直官方保守,因而直到1948年,《时代周刊》还报道称“部分人认为他仍被关在精神病院里……”[8]



5、参考文献
^ [1]Montefiore, “黑莓”的工作与生活
^ [2]《特勤》(Service),2009,第十一章:恐怖上的恐怖
^[3]NKVD.org(怀疑是一个网站,但是这个网址很可能被墙掉了):回忆篇
^[4]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档案记录
^[5] 卢卡斯迪安 (2007-09-03). "Famous Pictures Magazine - Altered Images". pub.
^[6] 奥兰多菲尔格斯(2007) 耳语者:斯大林时代的个人生活ISBN 0-08050-7461-9, page 234.
^[7] Montefiore, 288
^[8] 时代周刊: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 /0,9171,804478-4,00.html(《时代周刊》网站也经常被墙掉,不过我试过一次竟然上去了)
^[9]尼基塔赫鲁晓夫,《论个人崇拜及其后果》

该调查的都调查清楚了,而且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网站:NKVD.org,俄英双语,没被墙掉,而且有很多很好的关于苏联契卡-内务部-克格勃的资料

(本篇文字由本站历史专家尼古拉叶若夫(id名)同志原创翻译)

在看文件的叶诺夫

在五一劳动节的阅兵

参加公民投票的安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