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苗·库兹米奇·茨维贡 Семен Кузьмич Цвигун

1917.9.15 生于乌克兰文尼察州切切利尼克区斯特拉季耶夫卡村。乌克兰族。
1937 毕业于敖德萨师范学院历史系
1937 担任敖德萨州某中学教员、校长
1939 进入内务人民委员部机关工作
1940 入党
1941-1945 伟大卫国战争期间 先后在西南方面军、南方面军、北高加索方面军、斯大林格勒方面军、顿河方面军、西方面军以及游击队里战斗
1945 任职于摩尔达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部
1951 摩尔达维亚国家安全部副部长
1953 内务部副部长,摩尔达维亚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
1955 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
1957 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1963 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1967.5.23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
1967.10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分管第三总局(军事反间谍)、第五总局(政治和意识形态)、第七总局(对外监视)和第十处(统计-档案)
1967.11.24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
1971 苏共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1973 发表小说《秘密战线》"Тайный фронт",笔名谢苗·德聂泊罗夫Семен Днепров
1974 电影剧本《没有侧翼的前线》Фронт без флангов
1977 荣获苏联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1977 电影剧本《前线后面的前线》 - Сценарий фильма Фронт за линией фронта 同年主 持编写《捷尔仁斯基传》(Феликс Эдмундович Дзержинский),纪念捷尔仁斯基诞生100周年
1978 获大将军衔
1979 出版小说《我们会回来的》"Мы вернемся"(三部曲,由《没有侧翼的前线》、《前线后面的前线》 、《敌人后面的前线》组成)
1981 电影剧本《报复》"Возмездие"报复(电影剧本三部曲,由《没有侧翼的前线》、《前线后面的前线》 、《敌人后面的前线》组成)
1981 电影剧本《敌人后面的前线》Фронт в тылу врага
1982 小说《飓风》 "Ураган" (莫斯科,青年近卫军出版社)
1982.1.19 开枪自杀。安葬于莫斯科新圣女公墓。他的死对苏斯洛夫造成了巨大打击。
----------------------------------------------------------------------------------

谢苗·库兹米奇·茨维贡荣获列宁勋章二枚,十月革命勋章一枚,红星勋章二枚,外国勋章多枚。
列宁共青团奖金获得者。

 

附录:茨维贡之死

 

----------------------------------------------------------------------------------------------------
1982年1月19日,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谢苗·库兹米奇·茨维贡大将去世。官方消息说死者因严重的癌症而开枪自杀,用的是司机的手枪。他没有作出声明(留下遗书)。

茨维贡曾以德聂泊罗夫(Днепров)为笔名发表了一系列小说,以之为基础拍摄了系列影片《我们会回来》(包括:《没有侧翼的前线》、《前线后面的前线》 、《敌人后面的前线》) 。 茨维贡先后过担任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职务(至1967年)。

1967年5月23日,С.К.茨维贡被任命为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1967年10月16日宣布了新的职责划分,他负责分管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三、第五、第七局以及第十处。根据1967年11月24日苏联部长会议第1082号令,苏联部长会议下属国家安全委员会又增设了一个第一副主席职位,由С.К.茨维贡担任这一职务(注:同时存在两个第一副主席)。

【译者注:
1967年5月Ю.В.安德罗波夫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领导人之后,对领导层进行了一系列重大调整。
1967年5月23日苏联部长会议459号决议任命С.К.茨维贡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
......
1967年10月16日宣布职责分配如下:
Ю.В. 安德罗波夫Андропов (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 第一总局,第九总局,第十一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下辖监察处,书记处;
Н.С. 扎哈罗夫Захаров (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 ——第二总局,边防军总局,侦察处,动员部;
С.К. 茨维贡Цвигун (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 第三总局、第五总局,第七总局,第十处;
Л.И. 潘克拉托夫Панкратов (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 第八总局,作业技术处,政府联络处;
А.Н. 马雷金Малыгин 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 干部处,经济局,财政计划处。
1967年11月24日苏联部长会议1082号决议增设了一个第一副主席职务,由茨维贡担任。】
-----------------------

茨维贡与Л.И.勃列日涅夫交上朋友还是在摩尔达维亚的时候。 弗拉基米尔·谢米恰斯内(译者注:Владимир Семичастный:1946-1950年任乌克兰共青团中央书记、第一书记,1928-1959年任苏联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1961-1967年任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在一次访谈中曾指责他(茨维贡)试图毒死摩尔多瓦州党委第一书记:彼得·马特维耶维奇·叶利斯特拉托夫(Пётр Матвеевич Елистратов) 当时到莫斯科出席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此次全会的内容是在苏共24大前夕就总结报告进行讨论,而叶利斯特拉托夫意图在会上发言批评勃列日涅夫的政策。
“晚上很迟的时候,阿利耶夫和当时担任安德罗波夫副手的茨维贡以‘老乡’身份来到他的房间,第二天一大早彼得(叶利斯特拉托夫)就被运到‘克里姆寥夫卡’去了(译者注:“кремлёвка”,似指克里姆林宫医院)... 可你哪里知道,他们暗地里往他的高脚酒杯中撒了什么东西!他(叶利斯特拉托夫)根本不是那种坐在桌旁豪饮的好酒之徒。他总是能够把握好尺度,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这一事件给我留下了难以忍受的印象。事实上,在遭受了这样的毒害之后他不可能活下来。对茨维贡而言,人的生命一文不值。...”
-------------------

引自悼词:“...苏维埃国家蒙受了巨大的损失。1982年1月19日,在经受了长期的病痛之后,苏联国务活动家,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社会主义劳动英雄,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谢苗·库兹米奇·茨维贡大将离开人世。С. К. 茨维贡40多年来的工作和生活与捍卫我们祖国国家安全的使命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他将自己全部的力量、经验和智慧全部献给了这一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事业...对谢苗·库兹米奇·茨维贡——党的忠诚的儿子、国务活动家——的崇高的怀念,将永远保存在苏联肃反工作者以及全体苏维埃人民的心中...”

法新社:“莫斯科近来盛传,勃列日涅夫的亲戚、受他庇护并在克格勃里大力提拔的谢苗·茨维贡并非自然死亡,而是在城郊的政府疗养院里开枪自杀,结束了生命。”

路透社:“莫斯科消息灵通人士确认,茨维贡之死与挤进了勃列日涅夫家门的演员鲍里斯·布里亚察有关。(译者注:鲍里斯·布里亚察Борис Буряца,摩尔多瓦人,曾任"Ромэн"剧院演员,外号“茨冈人鲍尔卡”。茨维贡死后,布里亚察被捕,据说后来自己吊死在囚室里)。需要强调的是,多年来茨维贡一直是勃列日涅夫的工作伙伴、亲密的朋友——因此,悼词下面没有勃列日涅夫签名一事越发地令人惊奇了...”

-------------------
钦吉兹·阿布杜拉耶夫(Чингиз Абдулаев)在其著作《一去不回》( “Уйти и не вернуться” )中指出,(死亡)原因与贪赃营私有关:“安德罗波夫下令展开针对蔓延至全国的贪赃营私行为的斗争。1982年1月,这一行动波及到克格勃自身,而其中一个有嫌疑的人物就是克格勃第一副主席谢苗·茨维贡大将,他的妻子是勃列日涅夫夫人的妹妹。
“结果是茨维贡自杀了,而米哈伊尔·安德列耶维奇·苏斯洛夫——他对总书记(勃列日涅夫)身边小圈子里的人搞的勾当一清二楚——突然中风,1月25日他的尸体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人发现。到这时候,勃列日涅夫——他的亲戚以及往来密切的人的大量卷宗已经掌握在安德罗波夫手中——没有别的出路,不得不把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提升到苏共中央委员会里原先由苏斯洛夫占据的职位上,也就是事实上的第二书记。对此契尔年科甚至没有敢提出异议,权衡之后他决定:此种态势之下最好还是别出头。”

但来自其它渠道的一些消息与上述说法相左。据称,他(茨维贡)的死与积极参加电影演员卓娅·费多罗娃被杀案侦破工作有关。1981年12月11日有人盗窃了费多罗娃的珠宝并用枪将她杀死在家中。侦察过程中发现了钻石黑手党(译者注:似指专门从事钻石走私的盗匪团伙)的踪迹,而与其有关联的是歌剧演员鲍里斯·布里亚察——苏共中央总书记的女儿嘉琳娜·勃列日涅娃的情人。

 

Зоя Алексеевна ФЕДОРОВА /卓娅·阿列克谢耶芙娜·费多罗娃(1907.12.21 — 1981.12.10),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功勋演员。曾参演《伟大的公民》、《带枪的人》、《没有地址的姑娘》、《形形色色的案件》等近70部影片,并因主演《音乐史》?Музыкальная история?(1941)、《前线女友》 ?Фронтовые подруги?(1942)两次获得斯大林奖金 。 74岁的费多罗娃在家中遇害,后脑中枪,有证据表明凶手持有她寓所大门的钥匙。此案至今未破。】
-------------------

弗拉基米尔·沃龙诺夫的观点有所不同:“...安德罗波夫的副手茨维贡大将‘自杀’了,而他本来是被勃列日涅夫派去牵制强力部门(克格勃)首长(安德罗波夫)的。作为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前线老战士,茨维贡无论如何不会自己结束生命,至少到那时为止他还没有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了解他的人对此都坚信不移。而克留奇科夫(Крючков)断言,谢苗·库兹米奇(茨维贡)把警卫员的手枪取来并且向自己的额头开了一枪。太令人信服了!(译者注:此处似为反语)
“或者更为至关重要的是,勃列日涅夫的人(茨维贡)大胆机智,他妨碍了安德罗波夫?至于说‘自杀’么,从1918年起,卢比扬卡就已成功地培养出了擅长此术(译者注:伪造‘自杀’)的专业人士了!甚至包括他们自己人(也‘自杀’),比如1991年8月(8·19事件后)‘自缢’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掉出窗户’的克鲁钦(Кручин),或者‘开枪自杀’的普戈( Пуго)...”
-------------------

菲利普·博布科夫(Филипп Бобков):“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茨维贡自杀的原因是他与М.А.苏斯洛夫的争吵,苏斯洛夫不赞同他对于反腐败斗争的观点,而茨维贡呢,似乎坚执己见。当他清楚了自己与苏斯洛夫并非力量对等、知道自己无法战胜苏斯洛夫的时候,作为一个坚持原则的人,茨维贡找到了另一条出路:结束自己的生命。 诚然,上述说法听起来是高尚的,但实际情况未必如此。 茨维贡并非用同样的原则性——这些原则能充分显示他的个性并且促使谈话最终变成他与首长之间的争吵——来对待所有人。与此相反,他总是尽力绕过一个个尖角,从不加入论战。茨维贡(自杀)行为的根本原因在于他病得很重,最后几个月甚至于不能工作——恶性肿瘤无情地折磨着这个强而有力的人。

“他长久地与病魔战斗,而当他实在无法忍受之时,便作出了自愿放弃生命的决定。关于勃列日涅夫为何不在悼词上签名的传言,纯粹是瞎话。茨维贡之死使得勃列日涅夫大为震惊,然而下不了决心在给自杀者的悼词下面签名。” (译者注:这一句费解)

相当可信。但谁又能回答下面这个问题呢——
为什么克格勃大将自杀要拿别人的枪,当他‘自己兜里满当当’(有配枪)的时候?......


右起:尤里.安德罗波夫、茨维贡、叶莫霍诺夫、克留奇科夫、鲍里斯.伊万诺夫,70年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