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弗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

第1部 第2部 3列宁专集 4十月革命专集 5斯大林专集 6十月革命节专集 7中苏论战专集 8勃烈日涅夫专集 9战胜法西斯专集 10苏联宣传画专集1 宣传画专集2 11苏联勋章专集

苏联主义网站长真情奉献: 勃列日涅夫图集一 勃列日涅夫图集二 勃列日涅夫图集三 勃列日涅夫图集四 勃列日涅夫图集五
苏联主义网站长真情奉献: 柯西金专辑 安德罗波夫专辑 契尔年科专辑 搞笑版勃总图集

尤里·弗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Yuri Vladimirovich Andropov;Юри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Андропов,1914年6月15日-1984年2月9日)

苏联党务和国务活动家,英明领袖。1982年11月12日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

早年生活
安德罗波夫是一个顿河哥萨克贵族成员、铁路职员弗拉基米尔·康斯坦丁诺维奇·安德罗波夫的儿子。他的母亲叶夫珍妮亚·卡尔洛芙娜·弗莱肯施泰因是一位来自维堡的德裔俄罗斯人,莫斯科富商,卡尔·弗朗泽维奇·弗莱肯施泰因的女儿。安德罗波夫在雷宾斯克水运学院读书,1930年加入苏联共青团。1939年他加入苏共,1940-1944年间为苏联共青团卡累利阿-芬兰共和国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二战期间安德罗波夫加入了游击队。从1944年开始,他离开共青团,1947年当选为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二书记。1951年来到莫斯科,进入党的秘书处。1954年成为苏联驻匈牙利大使。

镇压匈牙利革命
1954年,安德罗波夫成为苏联驻匈牙利大使,目睹了1956年匈牙利革命。在这些事件之后,他有了“匈牙利情节”,历史学家克里斯托佛·安德鲁说:“他在大使馆的窗户后面惊恐的看到被(人民)痛恨的匈牙利安全人员被吊死在路灯杆上,他在余生中都对这样一个单纯由共产党统治的一党制国家的崩溃之迅速感到疑神疑鬼。在后来其他的共产主义政权看似处于危机后-1968年的布拉格、1979年的喀布尔、1981年的华沙,他确信,就像1956年在布达佩斯那样,只有武力手段可以拯救这些国家。”
安德罗波夫在镇压匈牙利革命中起了关键作用。他说服并不情愿出兵的赫鲁晓夫军事手段是必须的,在军事打击开始前欺骗纳吉·伊姆雷和其他的匈牙利领导人苏联不准备出兵匈牙利。这些领导人后来被捕,纳吉被枪决。

克格勃主席
安德罗波夫回到了莫斯科,1957-1967年担任苏共中央同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联络部部长。1961年被选举为苏共中央委员,1962年被推举为中央书记处书记。1967年他在中央委员会的职务被免去,同时在赫鲁晓夫的推荐下被任命为克格勃主席。他在1973年被推举为政治局委员后获得了更大的能量。

粉碎“布拉格之春”
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事件中,安德罗波夫是实施“非常措施”的主要支持者。他下令不仅仅向公众公布假消息,还向政治局编造假情报。“克格勃夸大了有关捷克斯洛伐克可能沦为北约侵略的牺牲品或发生政变的恐惧”。这时情报员奥列格·卡鲁金从华盛顿报告称他得到了提供“证明中央情报局或者其他情报机构都从未操纵捷克斯洛伐克改革运动的全真文件”的渠道。但是他的报告被销毁,原因是违背了安德罗波夫制造的“阴谋论”。安德罗波夫亲自制定了一系列针对捷克斯洛伐克改革者的行动计划,后来以“进步行动”的名字为人所知。

镇压苏联持不同政见者运动
安德罗波夫试图“毁灭全部各种方式的持不同政见者”,而且常常强调“renquan斗争是帝国主义破坏苏维埃国家基础的广泛性阴谋”。1968年他下达克格勃主席令《关于国家安全机关同敌人制造的政治性怠工斗争的任务》,要求同持不同政见者和帝国主义主子进行斗争。对持不同政见者的镇压包括将1961年叛逃的舞蹈演员鲁道夫·纽瑞耶夫致残的计划。有人相信安德罗波夫是法尔德尔·库拉科夫和普尤特·玛莎若夫,苏联领导层中两个最年轻的人之死的幕后主使。

指挥入侵阿富汗
安德罗波夫在1979年制定入侵阿富汗的决策时起了关键性作用。即使预计到国际社会的一片谴责声,他依旧坚持进行入侵。这项决议导致了1979-1988年的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
安德罗波夫是克格勃任职时间最长的主席,直到1982年5月才由于重新进入书记处接替米哈伊尔·苏斯洛夫担任主管意识形态的书记而辞职。

苏联领导人
1982年11月12日,勃列日涅夫去世两天后,安德罗波夫被选举为苏共中央总书记,成为第一个成为总书记的前克格勃领导人。由于其长期在克格勃工作以及在匈牙利的行为,西方世界怀着恐惧得到了他就职的消息。此时安德罗波夫的个人背景在西方是个谜,主要报纸对他的描写前后不一,有些干脆直接是杜撰的。
在任职期间,安德罗波夫试图在不改变社会主义经济基本原则的基础上通过强化管理来改善经济。同勃列日涅夫避免批评和开除的政策形成对比,他开始同党、国家和劳动者内的各种违纪行为作斗争。他在执政的短短15个月里解除了18名部长、37名州(obkoms)第一书记、边疆区(kraikoms)第一书记和苏维埃共和国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的职务。党和国家最高机关内部开始进行刑事调查。有关经济停滞和科技进步受阻的真相被第一次揭露出来并接受人民的批评。
外交政策方面,即便安德罗波夫自己也认为入侵或许是个错误并曾经初步考虑过和谈撤军,但阿富汗的战争仍在继续。苏美关系恶化也是安德罗波夫外交政策的标志。美国在西欧部署潘兴导弹以防备苏联SS-20导弹的计划引发了两国争执,但是当美国谈判代表保罗·尼策(Paul Nitze)同苏联代表尤里·克维金斯在著名的“林中散步”中提出了关于在欧洲部署核导弹的妥协让步计划,苏联没有回应。克维金斯后来写道,尽管他个人做了努力,苏联一方仍旧对妥协毫无兴趣,而是认为西方的和平运动会最终迫使美国就范。1983年3月8日,在安德罗波夫任总书记期间,美国总统里根为苏联贴上了著名的“邪恶帝国”的标签。
1983年8月,安德罗波夫宣布苏联正在停止关于天基武器的一切研究,令全世界轰动。在其当政期的短暂时期内最著名的事件就是回复了美国女孩萨曼塔·史密斯的信并邀请她来苏联。有些人认为安德罗波夫利用史密斯来让苏联改善衰朽的形象。史密斯在莫斯科和孩子们交了朋友,这使得她成为了著名的和平活动家。同时,苏美欧洲中程核武器谈判在1983年11月被苏联暂停,该年年底苏联停止了所有的军控谈判。


冷战的紧张气氛由于苏联战斗机在库页岛上空击落了大韩航空KAL-007航班,26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死亡而增加,死者中包括来自乔治亚州的众议员拉里·麦当劳。从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飞往韩国汉城的KAL-007航班1983年9月1日迷航进入苏联领空。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和克格勃主席切布里科夫建议安德罗波夫保密他们获得了KAL-007航班黑匣子这一事实。他说苏联也同样在寻找KAL-007航班残骸及其黑匣子。这个秘密在1992年被叶利钦泄漏。
1983年9月后,安德罗波夫已经无法在克里姆林宫工作和参加政治局会议,这之后他接受了一种工作方式:他来想自己的助手和秘书提出想法,由他们向政治局提供分析过的“记录”。
在中央委员会全会召开前夕的一个周二,安尔卡迪·沃尔斯基,安德罗波夫的一个助手,来到他在莫斯科中央医院的病房,为他起草一篇演讲稿。安德罗波夫已经无法与会,只能派一个人去政治局以他的名义宣读这篇演讲。演讲的最后几行说中央委员们应该成为清廉正直的榜样,为国家的前途负责。这时安德罗波夫将一个文件夹和那篇讲稿一起递给了沃尔斯基,说:“讲稿看上去很好。一定要注意一下我写的那些内容。”由于医生来将他请出病房到车上去,他没时间翻看安德罗波夫究竟写了些什么。随后他得到了一窥究竟的机会,在最后一页的底部安德罗波夫加了一段潦草的墨水字迹。这一段的内容是:“中央委员们知道,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我无法出席全会,我也无法出席政治局和书记处的会议。因而我认为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应该被指派去主持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书记处的会议。”安德罗波夫指定戈尔巴乔夫做自己的代理人。沃尔斯基影印了这份文件并将复件妥善保管起来,随后将原件提交给领导同志们并认为讲稿将会在中央委员会全会上宣读。但是在会议上无论契尔年科、格瑞辛、吉洪诺夫、乌斯季诺夫还是其他政治局委员都没有注意到安德罗波夫所加的东西。沃尔斯基认为其中一定有误:“我找到契尔年科,说文章里还有附加的一段。他说别再想那附加的一段了。然后我看见他的助手博戈柳博夫,问道:“克拉夫迪·米哈伊洛维奇,安德罗波夫的演讲里还有一段……”他将我拉到一边:“你以为你是谁?一个聪明的家伙?你想送掉性命么?”我说如果情况如此我必须给安德罗波夫同志打电话,他回答说如果我那么干了,那会是我打的最后一个电话。当听到全会上发生了什么时,安德罗波夫非常愤怒,但他什么也做不了。
戈尔巴乔夫回忆说安德罗波夫做领袖时他和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雷日科夫去询问真实的预算数字。“你问得太多了”,安德罗波夫答道:“你做的预算根本就没有上限。”

逝世和葬礼
1983年2月,安德罗波夫患上了肾衰竭。1983年8月他住进了莫斯科西部的中央临床医院长期治疗,在那里他度过了一生中最后的日子。他的助手们轮流拜访他,给他带来重要的事务和文件。
在动身前往克里米亚之前安德罗波夫的健康状况就已经严重恶化:因为劳累,穿着薄衣服的安德罗波夫在树荫下的一个花岗岩长凳上休息了一会,他的身体变得冰冷,不久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能经常见到他的人只有政治局委员乌斯季诺夫、葛罗米柯、契尔年科和切布里科夫。
在生命中的最后两个月里除了更换被单时被抬到躺椅上之外,安德罗波夫卧床不起,他的身体已经行将就木但是意识还很清醒。即便生命中的最后几天里他仍在工作,即便除了签字和同意助手的计划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1983年12月31日安德罗波夫庆祝了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新年。克留奇科夫和其他朋友一起拜访了安德罗波夫。他非常感谢医生允许自己喝了一杯香槟酒。朋友们和他呆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众人离去后安德罗波夫单独留下克留奇科夫,告诉他自己期盼所有的朋友健康而成功,这时克留奇科夫明白安德罗波夫即将逝去。1月份,未来的总理雷日科夫拜访了安德罗波夫,后者亲吻了他并要他离去。
1984年1月末,由于血液中积累了毒素,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已是时日不多,由于这个原因他经常失去意识。1984年2月9日是安德罗波夫生命中的最后一天。这天护士找到鲍里斯·克鲁克夫,安德罗波夫的一名警卫,说安德罗波夫不想进食,她请求他劝说安德罗波夫吃饭。克鲁克夫来到安德罗波夫面前并劝他必须吃饭,最终他同意了并吃了起来。随后克鲁克夫离开了一会。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病房里突然传出一阵骚动,医生们跑进病房,安全主任助理也跑了进去。克鲁克夫叫来了助手,他来到安德罗波夫的病房盯着显示器,发现安德罗波夫的脉搏正在变慢。当天16时50分,安德罗波夫在病房里去世。极少数的人,甚至不包括全部的政治局委员,当天就得知了噩耗。苏联医疗报告显示安德罗波夫生前经受着间质性肾炎、肾硬化、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的,而这都是慢性肾炎导致的。
苏联全国为安德罗波夫设立四天哀悼日,联盟大厦楼梯间里的枝形吊灯上缠绕着黑纱,吊唁者们缓缓地走向安德罗波夫的灵柩。在大厦“柱厅”(Hall of Pillars)左侧的舞台上,鲜花之中一支身着黑色燕尾服的乐团演奏着古典音乐。安德罗波夫的遗体静卧在填有康乃馨、棺盖打开的棺木中,身穿黑色西服、白色衬衣和红黑条带的领带。红玫瑰和郁金香面对着吊唁者的长龙。在大厅的右侧,领袖们的家人坐在椅子上,他的妻子塔季扬娜·列别杰娃用大发夹夹着红色的头发,和两个孩子,伊戈尔与伊莲娜,坐在一起。
2月14日,葬礼开始。两名军官捧着安德罗波夫的大幅肖像引导着送葬队伍,其后跟随的是大量花环。戴着羊皮高帽的军官们手捧装在红色小盒里的21枚勋章和奖章出现。在他们之后是运载灵柩的橄榄绿色炮车,棺木上放着一枝枪,安德罗波夫的家人们走在车后。政治局的领导们都戴着相同的皮帽子、穿着类似的皮大衣,袖子上戴着红色袖标,(他们相似的着装使人们)几乎无法分辨出每个人的身份。领导们在最后引领着官方的吊唁队伍。灵柩抵达红场中央后被从车上卸下,开着盖子放在面对列宁墓的红色棺床上。一番讲话后,列宁墓观礼台上的军政领导们(下来)抬着安德罗波夫的灵柩到达列宁墓背后的墓地。周二12时45分,棺木在一片致哀的雾号、汽笛和礼炮的刺耳喘息声中被放入墓穴。 安德罗波夫的继任者是康斯坦丁·契尔年科。

身后影响
安德罗波夫的影响仍旧是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学者与公众媒体争论的话题。他仍旧是电视纪录片和纪实文学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在一些纪念日的时候。作为克格勃首脑,安德罗波夫残酷的对待不同政见者,八十年代的《华盛顿邮报》驻莫斯科记者戴维·瑞米尼克将安德罗波夫称为“垂垂老矣的野兽”。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日后戈尔巴乔夫的顾问和经济改革的智囊,说:“某种意义上我经常认为安德罗波夫是他们中最危险的一个,只是因为他比其他人都聪明。”但是正是安德罗波夫自己在1983年将在对俄罗斯沙文主义进行打击后被赶去当了十年驻加拿大大使的雅科夫列夫调回莫斯科任高官。雅科夫列夫同样是安德罗波夫的克格勃主席助理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后来的俄罗斯总理,的亲密同僚。
原“塞库利塔德”(Securitate,罗马尼亚国家安全局简称)的中将伊昂·米哈伊·帕瑟帕(经查此人系CIA特务,现为美国公民——译注)则说:
“在西方,如果安德罗波夫被提起来,那是因为他对持不同政见者的冷酷镇压和在策划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我供职于华约情报系统时,情报系统的领导们视安德罗波夫为领导克格勃代替共产党统治苏联的人和俄罗斯的一个新的,通过镇压行动来改变在西方被严重破环的苏联领导人们形象的时代的教父。”
尽管安德罗波夫在匈牙利表现出了强硬路线并要对自己担任克格勃主席期间的数目巨大的流放和阴谋负责,他仍旧被很多评论家认为是仁慈的改革者,特别是与勃列日涅夫晚年停滞时期的经济停滞和贪污腐化相比。安德罗波夫被停滞时期疯狂的贪污腐化所震惊,“重新捡起了列宁主义的清廉传统”,决定调查并逮捕绝大部分行径骇人听闻的滥用职权者。这些调查如此的令人恐惧以至于勃列日涅夫小圈子里的一些成员利用“手枪、煤气和其他各种手段”迅速的自我了断。他被广泛认为比戈尔巴乔夫更加赞成渐进而富有建设性的改革,大部分的投机活动集中在安德罗波夫会以何种手段来改革苏联上,这并未导致苏联最终解体。
西方媒体由于安德罗波夫喜欢西方音乐而对他表示支持。但是他的这些喜好并未得到证实。安德罗波夫会不会说英语同样是一个历史悬案。
在他担任领导人的短暂时间中,大部分时间是在和糟糕的健康状况作斗争,只有很短的时间是在真正执政。他的执政时间短于列宁,投机家们有更多的空间来建立他们喜欢的理论以及发展在他身边业已形成的个人崇拜。
安德罗波夫住在库图佐夫斯基大街26号,苏斯洛夫和勃列日涅夫也曾住在这里。他的首次婚姻是和尼娜·伊万诺娃。她为安德罗波夫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在七十年代离奇的死去。1983年她被确诊为癌症并成功的接受手术。在卫国战争的卡累利阿前线上,安德罗波夫在共青团书记任上认识了第二任妻子塔季扬娜·列别杰娃。在匈牙利革命期间她经受了一次精神崩溃。安德罗波夫的卫队长向她报告了丈夫的死讯,她是如此的悲痛以至于在葬礼上必须有亲友们搀扶才能走动。在棺盖盖上前,她弯下腰最后亲吻了丈夫,摸了摸他的头发,又亲吻了一次。1985年,一部受到尊敬的75分钟影片公映,其中塔季扬娜(自从安德罗波夫死后她就没有再出现在公众场合)读着丈夫写给他的情诗。塔季扬娜1991年病逝。她为安德罗波夫生下了儿子伊戈尔(2006年6月去世)和女儿伊瑞娜(1946年生)。

从1961年苏共二十二大起,安德罗波夫一直是中央委员,1967年起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73年4月升为正式委员。1976年获大将军衔(相当于军兵种元帅)。由于安德罗波夫为苏共和苏维埃国家作出了贡献,他曾多次受到嘉奖。1974年在他60岁生日时被授与"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第三枚列宁勋章和"锤子与镰刀"金质奖章。1979年又获得第四枚列宁勋章。他还是劳动红旗勋章、十月革命勋章和红旗勋章的佩戴者。1978年,他曾获"苏联军队60年"典礼奖章和蒙古苏赫.巴托尔勋章。

在国内问题上,安德罗波夫主张“集体领导”,强调要“加强社会主义法制”,要有“有条不紊的国家机器”。他强调苏联社会应当是“有高度的组织性的社会”,要对损害国家安全利益的事情“采取不妥协的态度”。安德罗波夫发起了反对贪污腐化和低效率的运动,狠狠打击了贪污受贿行为;狠抓了职工的劳动纪律,整顿了社会秩序。经济上进行试验,搞体制改革,工业部门给予工厂管理人员更多的权力,放松中央政府机构的控制。他还决定加强意识形态斗争,努力寻找提高质量、提高效率的形式、在对外政策方面,他继续执行勃列日涅夫时所推行的基本政策,但比较谨慎、克制,不主动挑起事端。行动较为收敛。

因忙于内部事务,对外战略方针没有大的变化和调整。在对待社会主义国家关系和发展中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问题上提出了新的观点。他认为由于各国具体条件和起点不同,因此各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和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而是“多样的”;各国都有“自己独特的创造”,不能“互相模仿”。“一体化的需求”同各国的利益之间“会产生矛盾”。认为过去把社会主义国家看成整齐划一,处处一致是错误的。他的这些观点比勃列日涅夫时期强调各国必须遵循所谓“共同规律”和各国主权“有限”的观点相比,是个重大变化。

在中苏关系方面,安德罗波夫也基本上继承了勃列日涅夫生前表示要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的方针,但实际上并没有为消除中苏关系正常化的障碍而采取实质性步骤。安德罗波夫对中国问题比较熟悉,先后四次来中国,其中包括1959年陪同赫鲁晓夫来华访问,1963年率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团访越路过中国,以及1965年随同柯西金赴越南访问路过中国。他曾参加1963年7月和1964年11月的中苏两党会谈。安德罗波夫执政期间主张"改善苏中关系","恢复苏中两国人民的友谊"。安德罗波夫作为苏联安全工作领导人上升为苏共党的最高领导人,这在苏联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他在勃列日涅夫时代就享有"一个现代的有专业知识的、机智灵活的干部"的名声。他常常被描绘成一个有教养的、具有学者风度的形象。他在任克格勃主席十五年中,强化了克格勃组织,建立了一个较稳固的权力基础。他兴趣广泛,有着多方面的爱好,从现代爵士音乐到美国小说他都很感兴趣。他倾向于反对个人崇拜,他尽量避开礼仪性活动。

安德罗波夫作为苏联最高领导人,在执政一年零三个月期间,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工作,大刀阔斧地进行人事调整,为发展国民经济和提高人民福利事业方面取得的进展作出了贡献。在整顿劳动纪律和完善经济机制的试验方面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效,在这方面采取的措施获得了苏联群众的支持。但由于健康原因未允许他完成这一任务。1984年2月9日,安德罗波夫因长期肾病逝世,终年69岁。

译者按:以上内容全部来自Wikipedia的英文安德罗波夫介绍。Wikipedia是众所周知的西方舆论喉舌,因而其对待苏联历史时总是会戴着那副意识形态墨镜,某些评述性的内容自然也是一边倒的。翻译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提供一些原始资料,为我们苏联主义的档案资料库添砖加瓦。译文并不代表译者支持其观点。希望各位同志在阅读时能够以一分为二的辩证态度审视问题,既不要被西方的宣传烟雾弹迷惑,也不要一味的予以全盘否定。 水平所限译文错漏之处定不在少数,欢迎各位同志指证赐教。Ming29 2011年7月24日


开明领袖


罕见的大将军服照


罕见的清晰安总大将军服照 在克格勃总部门前

和谢洛科夫上将在一起


两极对抗


勃总,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柯西金,四大巨头


安总的克格勃证件


开明领袖


信誓旦旦的总书记


安总手下的克格勃上校-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