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xbextx官网登录

明 亮 的 俄 罗 斯 的 忧 伤

作者:郑亚洪

1909年拉赫玛尼诺夫带着他刚刚完成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乐谱踏上了美利坚大陆。这块被欧洲人称为“美丽新世界”的美洲大陆,在20年前迎来过这位俄罗斯作曲家的伟大同胞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它在本世纪注定成为俄罗斯受迫害艺术家的一块心灵的自由栖息之地:诗人布罗茨基、小说家纳博科夫、音乐家斯特拉文斯基。。。而生他养他的俄罗斯家园成为他们眼泪归去的方向。

这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一次踏上美洲大陆,八年后他再一次选择美国作为艺术的发展之地,而将深爱的母亲和亲人留在了俄罗斯,他的音乐、钢琴、管弦乐团、波修瓦歌剧院、伊凡诺夫卡庄园;他的马匹、图画、汽车、门前的紫丁香留在了俄罗斯。

在拉赫玛尼诺夫创作《第三钢琴协奏曲》之前,他完成了一部19世纪音诗的压卷之作《死之岛》,这是一部音乐史上阴郁的代表画作,它在的地位好比勋伯格的《升华之夜》,死亡力度令人联想到老柴的《悲怆》交响曲,马勒的《亡儿之歌》。拉赫玛尼诺夫在《死之岛》的首演之后不久便成为俄罗斯皇家音乐会的副主席,到美国演出是受他的一位美国朋友邀请的。拉赫玛尼诺夫还不十分乐意踏上这趟劳顿的旅程,他想到美国这块新土地上喷着浓烟前进的火车,想到纽约大街上繁华的商业气息,甚至打算用此次在美国巡回演出的收入买一辆汽车。

我曾经见过一张拉赫玛尼诺夫倚着钢琴站立的照片,这是高高大大的拉赫玛尼诺夫(两米高的个子)和一架同样高大宽厚的钢琴,他的脸部稍长,表情严肃,没有俄国伟大的浪漫诗人普希金少年般的纯真眼神,也没有俄罗斯人特有的浓密的须髯,很像一位英国绅士。拉赫玛尼诺夫出身一个非常显赫的家族,外祖父是戎马半生的将军,父亲是一名军官。

作为音乐家,他的音乐是属于俄罗斯人民的,就像出身于贵族的小说家托尔斯泰,出身于皇族的女诗人阿赫玛托娃。拉赫玛尼诺夫是在横渡大西洋的轮船上练习《第三钢琴曲》的,到了美国之后,沃尔森家族给他安排了20场音乐会。这首曲子的第三场演出是由新上任的纽约爱乐乐团音乐总监古马勒指挥的,两位音乐大师站在了一起,我们应该记住:德国和俄国两条宽阔的音乐之河一起流淌。虽然他们的相遇没有像18世纪贝多芬遇见莫扎特那样成为一个神话,但对于生活在20世纪的爱乐者来说,也算是一件幸事。

《第三钢琴协奏曲》的构思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继续,如两者饱满的情绪和沸腾般的生命力,《第三钢琴协奏曲》是一首充满紧张的戏剧性发展的作品。拉氏的风格在《第三钢琴协奏曲》中初显端倪,多种多样的钢琴技法被织入作品里。清淡的华彩,经过句、双音、浓密的复调织体、轻快机敏的断音和大量宏伟的和弦等等。这些好比一个现代派小说家采用的写作技巧,隐喻、象征、意识流、超现实,不过一切手法都是为作品服务。

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是由一个非常俄罗斯化的古代典礼歌曲引出,任何一个接触过普希金的诗歌或托尔斯泰小说的人:哪怕从来未曾听过拉赫玛尼诺夫这样富有温柔、暖性和冥想的歌曲性旋律,也不会不使他沉谧,想到俄罗斯牧笛升起在夏日乡村的苍穹,想到无尽的平原。这个歌唱性的主题成为拉赫玛尼诺夫最迷人的旋律,成为20世纪最暖性的阳光。

俄罗斯人听到它,好比捷克人听到斯美塔纳《我的祖国》里伏尔塔河的“日夜流淌”,中国人听到《二泉映月》里的“明月石上照”。但是这个如歌的主题很快失去了田园诗的风味,它在第一第二乐章逐渐发展,许多不安的因素加进来,歌唱的钢琴变成了沉思的钢琴,美丽的俄罗斯小溪开始汇入波澜壮阔的伏尔加河。随着铜管乐器严厉的行进,钢琴变成了一把沉重的铁锤,所有的激昂、愤怒、不安、恐惧、失望、抗挣和悲悼被高举。澳大利亚电影《钢琴师》里的主人公在弹奏《第三钢琴协奏曲》的演奏会上当场昏厥,你可想像作品将琴手击倒的力量!

拉赫玛尼诺夫1909年对美国的访问,是他日后躲避国内战争和政治灾难定居美国的前奏,这部《第三钢琴协奏曲》是时代选择拉赫玛尼诺夫成为它的最后一个击鼓者,拉赫玛尼诺夫加入流亡者的行列,他将不仅仅作为音乐家,而将作为二十世纪人类良知和道德的发言人!他如济慈所言:“你远在人类中。”消失于人类、消失于人群。逃离原来的人群是一件难事,但逃离却是对现有环境的无声抗议。布罗茨基在《小于一》里叙述了在一个冬天的早晨,他在一节课的中途站起身来走出学校大门的经历,他记得那一刻支配他的情感的是一种老是长不大,老是受身边的一切所控制而生出的厌恶感。

另外“还有那种由于逃跑、由于洒满阳光的一眼望不到头的大街所勾起的朦胧却幸福的感觉。”一边是为俄罗斯的风景,俄罗斯的春天、俄罗斯的白雪、俄罗斯的森林和湖泊而忧伤;一边是死于炮火死于饥寒的俄罗斯民众,一个诞生了契诃夫、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柴科夫斯基等的伟大文学家和音乐家的民族即将崩溃。布罗茨基在1987年接受诺贝尔文学奖时无不痛心地说:“在俄国,文明已结束;如果我要说它是以悲剧结束的,那么首要的依据就是人的牺牲的数量,已降临的社会和历史转变将他们掳掠而去。真正的悲剧中,死去的不是主角——死去的是合唱队。”

拉赫玛尼诺夫深知自己无法摆脱掉俄罗斯文化的旧传统,它已像血液一样渗入到他身体的各个部分,哪怕他定居到美国,作为抒情和悲壮的俄罗斯音乐形象将永远升起在他抚琴的十指底下。在《第三钢琴协奏曲》中对俄罗斯冬天满怀深情的歌唱,是柴科夫斯基对1812年的歌唱,也是托尔斯泰对战争后的和平大地的歌唱。


w w w . c c c p i s m . c o m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