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级

苏联主义网www.CCCPISM.com

阿加普金与1941年11月7日红场阅兵
Военный парад 7 ноября 1941 года

翻译/BAHR

1941年十月革命节阅兵式景

 

在军乐指挥家瓦西里·伊万诺维奇·阿加普金一生中,1941年11月7日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这一天,他在莫斯科红场阅兵式上担任混成军乐队指挥。

阅兵前夜,一场暴风雪给莫斯科裹上了厚厚一层冰雪。铜管乐器的活塞冻住了。(阅兵式开始前)不得不用大衣前襟裹住低音号,用双手把活塞捂暖。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

斯帕斯基塔楼上自鸣钟敲了8响。空中传来尤里·列维坦的声音:“注意!注意!苏维埃联盟所有广播电台同时播送...” 此时,阿加普金站在一个特制的木头托架上(为的是更好地看见乐队全体成员),迅速扬起双臂,于是混成军乐队开始演奏《迎宾进行曲》,也就是发出了信号:“请所有人注意倾听!”随后,在火炮齐射的隆隆声中,乐队奏响《国际歌》。威武的受阅队列出场。混成军乐队紧靠在受阅部队排头兵左边(此时此刻对于乐队指挥及全体乐师而言责任最为重大),骤然高奏起《阅兵进行曲》。踏出整齐而响亮的脚步声,红场上依次走过一支又一支受阅部队:莫斯科第二步兵师,伊万诺沃322步兵师,捷尔任斯基师,水兵,以及工人民兵。

乐队始终演奏着,不曾停歇。阿加普金指挥着乐队,坚定有力。极端聚精会神的他看上去如同一尊壮丽的塑像——唯有一双手臂在挥舞,如同鸟儿舞动双翼。他站在木制托架上,“两脚一丁点不能挪动”,为此险些以一个大灾难而收场。

关于此事,他本人在回忆录中是这样说的:“...时间到了,我应该从托架上走下来。当时我想抬起一只脚,可是,动弹不得——靴子冻在木板台子上了。我试图用更大的力气抬腿,然而木头架子开始颤抖、摇晃。唔,我想,糟了——我马上就会摔倒在地!怎么办?当时我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我的嘴唇冻住了,没法张开...”幸而助手们跑过来,费了好大力气,把双脚死死冻住的指挥从木架子上抱了下来。混成军乐队马上转移到国营莫斯科百货商店大楼前面。距离很近,统共不过几十步,但这几十步路程对阿加普金而言却是揪心的:一瘸一拐,他拖着冻僵的双足,就像是用木制假腿在走路。乐队刚好来得及为骑兵们奏响欢快的旋律:《战马飞奔》。红场上,飞奔而过的是一个个骑兵连,一辆辆塔枪卡(机枪马车),然后出场的是炮兵纵队,最后,威武强大的坦克纵队现身,钢铁履带在条石路面上撞击出星星点点火花...

古老的红场在它问世以来的500多年里目睹了多少雨雪风云,然而,能与这次大阅兵相提并论的大事件,历史上不曾有过,而将来,恐怕也不会再有。

译自:http://www.tstu.ru/win/kultur/composer/agap/parad.htm


【阿加普金和他的军乐队 1941】


注:
迎宾进行曲 Встречный марш
苏联国防部铜管乐队1936年演奏 切尔涅茨基指挥
http://download.sovmusic.ru/m/vstrech3.mp3

国际歌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
铜管乐队演奏
http://download.sovmusic.ru/m32/intermus.mp3
交响乐队演奏
http://download.sovmusic.ru/m/intern2.mp3

阅兵进行曲 Марш "Парад"
http://download.sovmusic.ru/m/marshpar.mp3

战马飞奔 Кавалерийская рысь
http://static4.lichiko.com/data7 ... 1q9dq1gihn3rwkz.mp3


进入论坛参与讨论!
 

TOP


www.cccpism.com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