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七大奇迹 之 莫斯科地铁

地铁文化是城市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全世界最好的地铁在莫斯科。第一条地铁是在斯大林时代就造的。当时真是不计工本,地下50米深,全部使用卷扬电梯,充满文化氛围和艺术,地铁装潢非常豪华,充分表明当时决策者超越时代的眼光。地铁通车典礼上,市委第一书记说了一段充满激情的话: “我们的地铁是普通人的交通工具,不仅应该是最方便的,还应是最美丽的,在艺术上也首屈一指。”的确,走进莫斯科的地铁,犹如置身于地下艺术宫殿。



革命广场车站两侧各有10几个拱型门,都用棕色大理石装饰,拱门两侧竖有两座大理石红军战士的雕像。马雅可夫斯基广场车站矗立诗人半身铜像。所有拱门镶着不锈钢。围成圆形的明灯嵌在拱顶,反射在白色中间是红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迥异风采。基辅车站的拱门都用金色花纹装饰,配上拱顶的金色大吊灯,俨然皇宫风格。拱门之间,是装在金色框子里,用马赛克精心拼砌的巨大壁画。

莫斯科的地铁站由前苏联的四个地方供应的大理石、石英岩等精心筑构而成。面对一座座由杰出的俄罗斯建筑师、艺术家以及众多雕刻家所共同倾心建造的宏大如大教堂一样的地铁站,人们往往会不自觉地放慢脚步为这座地下的巨大艺术博物馆而倾倒。

莫斯科的地铁是现今世界最繁忙的系统之一:每天大约要承载大约八百万乘客。俄罗斯人对自己的地铁站倾注了复杂的情感,他们为之自豪,为之骄傲。而这并不完全因为莫斯科地铁站杰出的艺术成就。

莫斯科的地铁和市区的布局基本一致,由市中心放射延伸,呈幅射状和环状。莫斯科的地铁共有一百二十个站台,每个站台都有自己的特色。早期建设的地铁站台,宛如一座座地下宫殿。这些站台都经过建筑师和艺术家的精心设计,铺以大理石的墙面和地面。饰以精美的浮雕和吊灯,使站台显得富丽堂皇、气度非凡。比如马雅可夫斯基车站,地面铺以贵重的白色大理石,中间镶有红色大理石,犹如一条红色地毯。采用轻巧列拱的柱墩,独特的照明灯具,更为车站增添了光彩。马雅可夫斯基的半身铜像位于大厅的一端。进入莫斯科地铁站台大厅,宛如置身于一座座艺术殿堂。



莫斯科地铁列车采用自动电子驾驶。在上下班高峰期间,每隔一分钟就有一列列车通过,列车时速达到70公里。在线路的交叉点,地铁车站大厅分为两层或三层,通过地下天桥和通道,乘客可任意换车。

二战期间,莫斯科的地铁站曾一度成为市民躲避德国空袭的防空洞。而莫斯科的地铁站也曾被刻意地深挖以便当美国对莫斯科实行核打击时做庇护之用。 由于俄罗斯的生活水平普遍较低,莫斯科地铁站的票价也相当便宜。只需花相当于人民币4元的钱就可在单程内任意换乘地铁。

“将每一个地铁车站都建成无产阶级的艺术宫殿!”


无论你今天是以什么身份,什么感受来对待这样一句口号,也无论你是否对它感兴趣抑或十分反感,你都不能改变曾在世界的交通史上、建筑史上,在世界的艺术史上产生过十分重要作用的这句口号的地位。我想一定是这样。

踏上莫斯科地铁车站高速电动扶梯的台阶,在坡度很大而且很深的快速下落过程中,观赏着十分宽阔的穹形顶壁上精美的大型彩饰宫灯,赞叹着俄罗斯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我们习惯于中国式的随意,两人并排站在同一个台阶上。莫斯科的地铁每人一层站立在电梯右侧──左侧是专为心急的人在电动扶梯上继续赶路而留出来的。



果然当我们让出左侧来时,就有许多人陆续地大踏步赶下去。我们又见到不少人心静如水,在运行的电梯上悠然自得地读书读报。有不少地铁车站是三四条线路的交汇点,多层站台建在一起,到深层的车站则要乘三五分钟的扶梯才能到地下站台。这期间大约足可以看一段新闻了。

我们从新华社莫斯科分社驻地出发,在莫斯科大学地铁站乘车前往克里姆林宫,前往那个红星的光焰曾照耀几代共产党人的圣地。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不仅完全占领了沙俄帝国的国土,在国家意识形态中的地位,而且也占领了人们的审美观和全俄的建筑艺术领域。“美学斯大林主义”的狂飚伴随着新生革命政权的前进,扫荡了这块土地上20世纪30年代几乎所有非无产阶级的艺术家和他们的艺术。革命的苏联以左派古典主义作为它自己的建筑艺术的最高法典,开创艮古未有的无产阶级建筑美学的先河。

在此刻置身的地方,66年前拉开了一场规模宏大史无前例的地下艺术大会战的序幕。革命斗争的群众路线,依然是无产阶级在任何艰难困苦面前克敌制胜的法宝。1931年,最高苏维埃作出修建莫斯科地铁的决定。共产党员一如既往冲在战斗的最前沿,“首都地铁是全国的事情”的口号激励之下,汇集了一万多名青年突击手,拥有各项建筑,制造,运输等专长和能力的工人,大批高校建筑系的学生,刚刚脱下军装的战士,在为无产阶级艺术而献身的一大批左派古典主义艺术家的指挥下,把每一个人被新政权的烈焰所激发出来的高昂热情,全部汇集于这一划时代艺术的大熔炉之中。到处都是炽烈的燃烧!

“这是为我们自己的地铁,为我们自己的事业,为我们自己的艺术。”无产阶级的战士们在为这样的目标而奋斗:建成自己阶级的宫殿,置身其中我们都会真切地感到“我就是沙皇”!

时值1998年卢布改值之前。全线票价统一,无论你乘坐多久,每人一票1500卢布,无疑让人有大赚便宜的感觉。这里能源极其富足,因而国内交通廉价,使得地铁和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很受留学生和旅游者的欢迎。我们也就有了充分的物质条件,观赏这地下艺术殿堂的伟大与神奇。

在列宁图书馆车站,在马雅可夫斯基站、普希金站、契诃夫站,在纪念1905年俄国起义工人抵抗沙俄军队而建的街垒站,我们赞赏这里十分出色的伟人雕像,惊异于每一座车站的截然不同,更惊异于所有的车站都构思新奇、气势磅礴、装饰高雅与豪华壮观。

这里的地铁是莫斯科市最大规模的交通系统,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地下铁路系统之一。每天乘客七百多万人次。与地面布局相一致,呈辐射状的八条线路,及环行线路,与地上的火车站相呼应,穿过市中心的繁华地区。每条线都有十多个或者二十多个车站,有的一个车站四条线路的交叉点,每天平均开行8500多次,人流高峰时两车相距不过80秒,最快时仅隔50秒。

投放运营的5000节车厢,每天运送九百多万旅客,由于地铁快捷方便,乘坐地铁每年平均可为每一个莫斯科人节约三百小时的宝贵时间。一百多个车站,建筑风格各不相同,照明灯具和光线的色彩不同,建筑或装饰材料也各不相同:大理石、陶瓷、花岗石、五彩玻璃、不锈钢等;壁画的装饰也有浮雕、雕刻、彩绘等多种形式。



地铁站丝毫没有置身于地下的感觉。各个候车站明亮洁净,美观别致,令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15个加盟共和国的民族特点在这里都有自具特色的体现,俄罗斯历史上的名人、事件等也作为主题,形成每一个地铁站的浓郁的知识氛围。无产阶级的艺术家们又十分注重总体的艺术统一性。建造这一地下宫殿的艺术大会战,可谓整个苏联美学通史的一次全面艺术实践。左派古典主义艺术在这样规模宏大的地下革命中,成长起来,并且成为年轻的苏维埃革命艺术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天的莫斯科地铁,虽然因了经费的问题,缺乏及时的足够的维修与管理,有一些壁画和雕刻,已经显得陈旧甚至斑驳,然而,许多的外国留学生,许多前来旅游的艺术爱好者,仍然频频驻足,或久久注目,或摄影留念,或素描临摹。

而我则还产生了另一番感叹:一个新生的无产阶级政权,在建立和巩固自己政治地位的同时,在建设和发展自己的物质社会的同时,是这样大规模地建立和巩固着自己在世界上的艺术地位。这是一次彻底的全面的革命。这革命的成果,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政权的更迭而陈旧或斑驳的。



到莫斯科旅游,绝不能错过参观这个城市的地铁站。原因有三:它是世界上堪称最古老的地铁站,是世界上效率最高的地铁站;它也是世界上最深入地底的地铁站;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它保留了浓厚的斯大林时代色彩,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宏伟的地铁站。

盛夏来到莫斯科,迫不及待想在闹市寻找地铁站进口,除了慕名而来,也想借此躲避那炎热艳阳天,寻求一丝凉意。不过当地人善意劝解:莫斯科地铁站线路“星罗密布”,地铁站内永远都是人潮如浪潮,一波涌过又一波,加上不熟悉俄文和俄语,以及搞不清的站名,既无法找到正确出口,也问不出结果,会很容易迷路。

于是参观红场后,请那位讲华语的俄罗斯籍导游带领我们游地铁站。他慎重其事地把我们这群游客分成6人一组,点一人当组长负责算人头,然后要组长紧紧跟着他,以免走散了。于是,我们在地铁站外“分兵遣将”,如临大敌般“2 by 2”列队操兵走进地铁站。

我们参观的是“和平大街”站。在进口处并没什么特别之处,灰灰黑黑只能说明历史的悠久,但是买了车票进入闸口,马上感受到莫斯科地铁站工程的伟大。在前苏联时期建造的地铁站,历史可追溯到1935年,从那天清晨7点钟第一名乘客算起,至1999年6月为止,地铁乘客人次已高达770多亿。

地铁站是斯大林计划用来显示共产主义在机械工程方面的成就与实力,当时除了为着快速运送城市的工人,另一个目的是用作防空壕,因此许多车站,都建得特别深。在150个地铁车站里,总共有506部电动扶梯、13万7814级台阶,每天将800多万名乘客运送到7840辆列车上,列车行驶总数是244公里,每小时耗电40万瓦特。

我们坐了4个站,来到基辅站转线,再搭4个站到阿尔巴特大街站。作为匆匆过客,我对俄罗斯地铁站的印象,可用惊鸿一瞥来形容。让人等候列车的长廊,竟是拱形圆顶的雕梁画栋,欧洲中世纪的石膏大理石雕花,配上水晶吊灯,简直可与宫殿媲美。长廊两旁的拱形门外,是飞驰的列车,这时候的感觉很奇妙,好像乘坐梦的飞船,来到童话中的皇宫。


最教人赞叹的是,地铁站也是一个艺术陈列馆。一幅幅歌颂革命或中古世纪的油画,镶在石膏框嵌入墙里;一些描绘革命情景的巨幅作品,也用砌墙的方式展现,令人强烈感受到斯大林时代的气息。

其实,单看地铁站的名字就已经感觉还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社会主义,好像“共青团站”等。此外,莫斯科地下还遍布复杂的坑道,有一些还同情报机关相连,教人联想到铁幕政治的神秘莫测,据知,在马雅可夫斯基站的基洛夫半身雕像后的一扇秘密门道,可以直通到从前斯大林位于防空指挥部的办公室。


Copyright 2004 www.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非法理由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