锘匡豢雷竞技登录

吃 一 顿 大 度 的 俄 国 菜

作者:刘嫣

隔着一条街,就看见对面二楼那大大的红方块,明净的落地窗。粗犷中透出一点闲适的味道,颇似俄罗斯人的一贯作风,果然是刚刚开业十多天的红方俄罗斯餐厅酒吧。电梯门刚一打开,心中兀自吃了一惊:好大的地方!

空旷高远的感觉在城中任何室内餐厅都见不到。灯光十分的柔和适度。没有金碧辉煌,也没有轻佻俗艳,一切的一切都表达着一种姿态:厚重与大度。横贯餐厅大吧台,粗壮的方形大立柱,墙上俄罗斯风格的油画,连吊灯都带有宫廷味,还有那巨大无比的餐桌、餐椅。宽大的椅子简直可以坐下两个我。拿起菜单,嚯,封皮和封底都是黑色的皮面包着大大的木板,又是浓郁的俄式风情。

虽然记忆里的俄罗斯人总是喝伏特加,而真正的俄罗斯人,吃饭的时候只喝咖啡和柠檬茶。不过我更想喝的是红菜汤。在克里姆林宫举办的国宴菜单上,红菜汤永远是一个必须列在上面的菜式,谁也不会拒绝。当年斯大林在宴请毛泽东时,曾热情推荐,赫鲁晓夫最钟爱的,也是这个红菜汤。

菜都端上桌了,浮着厚厚奶油的大盆红菜汤,配着煎土豆条状似大号鸡腿的鸡肉饼,然后是两个大土豆模样的油炸小点心,三个大盘子占了大半张桌子,分量惊人。

红菜汤有着清淡的香气,是牛肉的香,不浓烈,还可以分辨出有轻微的胡椒味道,不过主味还是菜叶的清香,含在嘴里时停留时间最长的却是奶香,一点点的酸,丝丝缕缕的。

配送的俄式主食面包松软,麦香浓郁,不甜不腻,就像这里的环境。抄起一副小刀叉切那鸡肉饼,刀刚入脆皮,就泛出一汪油来,原来是将鸡肉剁碎了然后包在一层面皮里煎炸出来的。扑鼻的香,表皮松脆,鸡肉糯软,两者结合得完美严谨。

吃得正高兴,一位俄罗斯女郎贴心地递了双筷子过来。原来我的刀叉用错了,小的一套是切素菜的,大的那一套才是切肉的,所以她特地来为我解围。却不知此时的我已经完全陶醉在美食的享受里,根本不去管那些复杂的工序了。到了吃小点心,就真的可以直接用手拿来吃了。

在这个俄罗斯餐厅里吃饭,很多都是外国人。我和一个很漂亮的俄国女孩聊了起来,并向她提出了我的顾虑:俄罗斯菜浓郁的口味和煎炸的烹制方式可能不被一些传统的广州人接受。她很有信心地表示不会,因为俄罗斯菜有着上千年的发展历史,且营养丰富,吃了以后能长得像俄罗斯人一样高大健康,说着还举手握拳,摆了一个健美的POSE。


w w w . c c c p i s m . c o m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