锘匡豢欧博游戏网址
纪 念 芭 蕾 舞 剧 《 天 鹅 湖 》 诞 生 1 2 0 周 年

作者:李公羽

缀满淡紫色鹅绒与闪亮彩饰的大幕,徐徐升上去了。除去这丝绒幕布宛如飒飒风雨的磨擦声外,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大剧院内全然没有任何的音响。主厅里6000个座位上的观众,几乎都已摒住呼吸。

芭蕾舞当然是全世界优秀文化艺术的杰出的代表,站立在19世纪俄国音乐之巅的柴可夫斯基创作完成的《天鹅湖》,则是这芭蕾舞艺术之冠上的明珠,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又是《天鹅湖》这一优秀传统剧目的权威演出团体,克里姆林宫大剧院更是该团数十年来的指定演出场所。一切都是最高档次的。一切都是最为理想的选择。

沉寂中有四个竖琴的琶音忧伤地拨出,大提琴呜咽地奏出人们熟悉的旋律。黑暗笼罩之中,蓦然有聚光灯射出光柱,美丽的白天鹅出现在人们面前。光柱跟踪着天鹅,那洁白的起伏与旋转,牵动着6000颗心。。。

从《天鹅湖》诞生于俄罗斯这块文化营养极为丰瘐的土地上,到今天已经整整一百二十年。包括我们在内,天鹅湖的故事人们都十分了解了;天鹅湖的乐句甚至乐段乐章,也都熟悉了。在其他地方看其他团队的演出也是曾经有过的记忆。但是没有任何人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或是哪怕些微的不专心。

这座剧院也称作克里姆林宫大会堂。苏共22大以来,历届苏共代表大会在此举行。这里可以通过两条叉道同邻近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办公的大克里姆林宫相连。十分庄严豪华的建筑,无处不在显示着俄罗斯民族艺术的精美。主会议厅的6000个座位,都是红丝绒软垫的飞机座式。用专用的钥匙,可以从前面的座椅后背上,打开一个工作台,上面有表决器扬声器,可以听到各种语言的转译。右侧的扶手则是一个如同飞机座椅用的抽出式小桌。进入主会议厅时,要经过一个宽大的厅堂。现在15个加盟共和国的国徽排列在正面墙上。这些国徽几乎都是各式各样的锤头镰刀组成的。俄罗斯的国徽位于正中。

在十分安静的演出场内,不仅没有任何人走动,没有任何人交头接耳,甚至也没有任何人咳嗽一声。每一曲终了,都会响起全剧场的掌声;每一幕的结束,都会响起长时间的掌声。拍照是明确禁止的,其他都是人们自觉和自发的。


演出的安排也十分科学:每演出一个小时,便有幕间休息半小时。人们由扶手电梯直达上层的休息厅。官方举行重大活动时,这里是有2500个席位的宴会厅。此刻,人们秩序井然地排着队,在数十个售卖台前,选择自己喜欢的香槟酒、果汁、热奶、咖啡甚至是伏特加。

那成双成对的青年的、中年的、不少还是老年的伴侣,或相向而立观赏着大厅内精美的壁画,或在小桌边对面静坐,无不手把杯盏,细细慢慢地品啜。十分贵族化的生活方式,或许只在此时此地才更有特色地显现出来。 在这种氛围里,人们不能不受到陶冶。

西方文化中那十分讲究社会行为规范的风气,大约兴起于17世纪古典主义时期。以鲜丽整洁的仪表、彬彬有礼的举止、机智高雅的谈吐、从容镇定的风度为主要的追求目标,这早在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时代,就开始构成了贵族阶层的理想形象,然后一口气影响了欧洲各国的贵族风气,随后又浸透了资产阶级几乎所有上层人物的生活。

我们曾在托尔斯泰笔下,观察法国和英国上流社会的风气是怎么样影响了后起的欧洲国家,怎么样影响了俄国宫廷与贵族生活的。这时的芭蕾舞剧,随着面具、假发和鞋跟的废除,使女子舞蹈技术的高难度动作迅速发展,芭蕾舞女演员不可缺少的技巧足尖舞蹈与旋转的出现,最终确立了芭蕾舞的基本特征,并开始了由女舞蹈家主宰芭蕾舞坛的局面。在近半个世纪的发展过程中,它形成了完整科学系统规范的形体动作,表达人的思想感情变化。

19世纪50年代后,浪漫主义舞剧因歌剧的崛起而渐趋衰落,芭蕾活动中心逐渐由法国移至俄国,由宫廷走向剧场。芭蕾舞剧的地位逐渐提高起来,也正是因为当时社会上十分流行对表现性格、思想和感情的优美艺术手段的追求。身居高位的或有钱有闲的人士,特别喜欢高超技艺的表演,乃至刻意寻求轻率的卖弄风骚的刺激,也从另一个方面推动了芭蕾舞剧的发展。

许多著名音乐家塑造了舞蹈音乐的优美形象,更加提高了芭蕾舞剧的可欣赏性和艺术价值。1871年写成了儿童音乐舞剧性质的《天鹅湖》,1876年根据俄罗斯童话改编成舞剧《天鹅湖》,1877年在莫斯科首次公演,经过多次修改,终于完成了这一俄国古典芭蕾舞的代表作。20世纪初,伴随贵族文化的解体和中产阶级的扩大,芭蕾舞剧代表的上流社会的风气逐渐扩散,成为全社会所公认的文明传统,并附着于整个西方文化,传播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文明社会之中。《天鹅湖》也成为世界各国舞台上的传统保留节目。

今天的俄罗斯,没有多少卡拉OK厅,但人们不能不进剧院:舞剧院、戏剧院、歌剧院、轻歌剧院。漫长的寒冬,人们在冰雪泥泞之中,赶往剧院,在所有的公共场所都有专设的硕大的衣帽厅里,男士们优雅地把从小汽车中提来的大包小包挂在衣帽架上,然后脱下厚呢大衣和长筒马靴,换上夜礼服和光亮的皮鞋;女士们则在专用的大穿衣镜前,脱去貂皮外套、皮裙和长筒皮鞋,换上长裙和高跟鞋,重扫蛾眉,再整发饰,然后才十分严肃地走向自己的座席。不敢想象会有衣冠不整、边吃边聊的看客出现在任何一间艺术殿堂之中。

人们一动不动。悬崖上的恶魔把美丽的公主奥杰塔变成了一只白天鹅。压抑和痛苦化作的音乐,时断时续,滴滴泪水在坠落,互相撞击。天鹅公主的纯洁心灵,勇敢的王子的侠义和真爱,在有着极其丰富表现力的交响音乐戏剧结构与优美舞蹈节奏的结合中,以极为感人的人物音乐形象,向世界无言地诉说着在任何考验下都无所畏惧的爱情的故事。乐曲结束了,灯光久久地停在已死去的天鹅身上,渐渐熄灭了。没有掌声,台上台下被痛苦的寂静笼罩着。帷幕慢慢遮下来,灯光慢慢地黑下去。天鹅死了,但是天鹅不朽。

掌声骤然响起,怎样形容它的热烈也不过份。

当年的芭蕾舞皇后,享誉世界的前苏联芭蕾明星普利谢茨卡娅在1947年至1977年的30年间,共跳了八百余场《天鹅湖》。她表演的奥杰塔已经成为一种典范,被称为“普利谢茨卡娅风格”。铁托元帅、甘地总理、巴列维国王、马歇尔将军、西哈努克亲王、毛泽东主席。。。无数世界政要欣赏过她的天才的表演。而在莫斯科,几乎每天都有剧院上演《天鹅湖》。克宫大剧院里的演出也是经常不断的。

力求在芭蕾舞剧中表现现实生活的柴可夫斯基,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已经在各种音乐题材方面广泛探索并取得巨大的成功。在登上歌剧艺术的顶峰之后,这位天才的音乐家又在芭蕾和交响的结合上再获佳绩,以古典芭蕾舞作为舞剧音乐内容的中心,终于成为古典芭蕾舞曲的大师。他创作的3部芭蕾舞剧,尤其是1876年完成的《天鹅湖》,创史性地使舞剧音乐不再仅仅起伴舞的作用,而是赋予其像交响乐、歌剧音乐那样深刻的现实性和思想性。以清新典雅的风格、优美动人的旋律打动亿万观众的《天鹅湖》,就这样在开一代新风的古典芭蕾舞曲中,被誉为典范,至今还在世界芭蕾舞表演中占有不可逾越的地位,成为俄罗斯芭蕾舞永久的代表。

柴氏名扬欧洲,随后获得了世界性的声誉。这位在俄罗斯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世界音乐巨匠,以具有浓郁俄罗斯传统色彩的作品,在旋律、和声中充分展示俄罗斯民间音乐的美妙之处,充满浓烈的现实主义精神和鲜明的时代特色,深刻表达着他自己的、表达着全民族的思想感情。“只有音乐才能够表达爱情的无所不包的特点。”柴可夫斯基如是说。《天鹅湖》,正是以丰富的音乐形象和鲜明的感情,歌颂了爱情的崇高,鼓舞着人们热爱生活,识破骗局,战胜恶魔,追求无所不包的爱情。

热烈的乐声响起。王子识破了恶魔的诡计,蒙骗终究不能持久。美丽的白天鹅又复原为公主奥杰塔,她原谅了王子。爱情的力量终于战胜了罪恶的魔法。轰然而起的掌声,为爱情力量的博大,为这剧作诗意的形象,鲜明的旋律和丰富的表现力,为《天鹅湖》永久地活跃在世界艺术舞台上的魅力,而经久不息。


Copyright 2004 www.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非法理由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