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两个苏斯洛夫——苏共官僚界的“发达社会主义打手”与“共产主义清教徒”

作者:本人尼古拉.叶若夫(即曾经的morotov)


===============序========================
我个人对一个人的判断普遍比较缺乏辩证,比如在我的印象里,斯大林就是个“小胡子魔鬼”,赫鲁晓夫是“改行种玉米的猪倌”,勃列日涅夫是“没头脑的大猩 猩”,布哈林就是个茶几(各种“杯具”),戈尔巴乔夫是民主脑子+专制手腕+地图头的混合物,贝利亚的印象好点,大概就是个半路出家却修炼未成的屠户。但 我对苏斯洛夫的 判断却很是麻烦,一直不好下定论。因为每当我试图滤清这个人物身旁的繁杂的脉络时,我的眼前总会出现两个不同的人影,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一个保守顽 固的“坏蛋”——尽管他们都是一个人。可这位苏斯洛夫先生又不像同样令人难以做出单一评价的诸如伏罗希洛夫、布尔加宁等无关紧要以至于可以直接略去,所以 我在这几天集中阅读了一下各类文章刊物中对这位“意识形态偶像”的只言片语,在脑中大概把它们组合起来,抛弃掉尖锐的棱角,只保留下这位传奇人物的“实 体”,希望能给大家勾勒出这位曾经掌管苏共意识形态界近二十年年的功勋元老的形象。
==============背景============================
1、版本
本人所看到的关于苏斯洛夫的详尽的介绍,大概有这么几个版本:苏联主 义网米沙同志组织编写(我不确定,求内幕帝现身说法)的(即百度百科版本),维基百科版本(类似“编年史”),勃列日涅夫时期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罗伊.麦德 韦杰夫在一些文章中的只言片语,我国70年代一本名曰《各国概况》的书上对苏联某几位领导人的介绍。这些叙述几乎都明显含有主观的成分,苏联主义的版本偏 向于好评,维基版本没有任何主观评价,麦德韦杰夫主要是批评(但针对苏斯洛夫个人的很少),《各国概况》也只是隐晦的说苏斯洛夫在勃列日涅夫时代作为“高 端理论打手”的角色。但对具体事件的描述上都比较一致,只是苏联主义版本提到了“1944年,根据斯大林的特殊决定,苏斯洛夫负责将战争中政治上不过硬的 卡拉恰耶夫人(穆斯林)从斯塔夫罗波尔迁移出去”(说得多隐晦,把人夸成这样也算是极致了,换句明白话说就是负责贯彻实施斯大林的民族流放——消灭政 策),而其他版本没有提到。关于苏斯洛夫的人生履历,我们可以通过一串干巴巴的文字来阐述。不过为了缓解阅读生平压抑的气氛,本人尽吐槽之能事,但愿能争 取到各位读者的兴趣。


2、履历
米哈伊尔.安德烈耶维奇.苏斯洛夫,男,1902年11月7日生于沙霍夫斯克镇(今俄罗斯乌里扬诺夫斯克州)的一个贫雇农家庭(苦大仇深),1920年开 始参加革命运动,在1921年入党。他在莫斯科先念完了工农速成中学(想起布尔加科夫《孽卵》里教授佩尔西科夫面对工农速成大学生物学生的情景),然后毕 业于普列汉诺夫国民经济学院,最后又完成了在红色教授经济学院的进修, 毕业后到莫斯科大学新闻系和工业学院教授政治经济学(赫鲁晓夫是他的学生)。期间正值党内联合反对派(托-季“同盟”)与斯大林-布哈林派激烈斗争之时, 随后斯大林和布哈林与1929年粮食收购危机后为未来经济体制的道路而翻脸,苏斯洛夫始终坚决支持斯大林路线(想起我个人发现的一个“规律”,在马克思、 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定的关于列宁的与托洛茨基、与布哈林争论的选集时,凡是后来证明列宁正确的——工会问题、布列斯特条约问题——总会找个 地方加上一行醒目的文字:斯大林是列宁的忠实支持者;而到了托洛茨基正确——农业税问题——的时候,这段话就被无声的抹去了;如果列宁和托洛茨基意见一 致,共同对外的时候——工农检察院问题——托洛茨基的名字会被理所应当的忽略掉;而当列宁时代后期斯大林处于列宁和托洛茨基围攻状态下的时候——格鲁吉亚 问题——连列宁的文章也就被“忽略”了。也就是说,在党内没有较大分歧的时候,托洛茨基总是在政治局中缺席;在托洛茨基犯错误的时候,斯大林总是先知先觉 的选择真理;在列宁犯错误的时候,斯大林总是在政治局中缺席;在斯大林犯错误的时候……——“胡说!斯大林同志什么时候犯过错误!”),在斯大林战胜托洛 茨基、扳倒季诺维也夫、击败布哈林之后苏斯洛夫也鸡犬升天,于1931年进入联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工作(要特别提一下这个组织。中央监察委员会是列宁特别提 出负责监督干部工作的组织,起初起到最高检察作用,1934年苏共修改党章之后职权大大削弱,变成了一个有名无权的“架子委员会”)1931-1937在 联共中央监察委员会负责职务。1937年起为最高苏维埃代表(任职45年),1937-1939年担任罗斯托夫州委书记,1939年担任斯塔夫罗波尔边疆 区区委书记。1941年为中央委员(任职41年),卫国战争时期,苏斯洛夫担任北高加索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游击队司令的职务。(此 时,我们未来的总书记的列昂尼德同志还在塞瓦斯托波尔当他的集团军政委哩)1944年,苏斯洛夫奉命前往立陶宛,担任了联共(布)中央主管立陶宛苏维埃社 会主义共和国的主要负责人。1946年返回莫斯科,被提升6大书记处书记之一,1947年任中央书记(任职35年),1948年日丹诺夫逝世后(死得很离 奇,死后更离奇),苏斯洛夫开始主管意识形态工作。1949年成为真理报总编辑(几乎是踩着各个前任的尸体)。据(苏联主义版)传其在东欧“工人情报局” 的建立以及铁托事件前后曾作为苏联赴东欧特使起到了“重要而又不可公开的作用”。 1952年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56年匈牙利“十月事件”后,苏斯洛夫作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也就是曾经的苏共中央政治局)政治代表前往匈牙利, 负责“整顿当地秩序”,重建被纳吉“新政”搞得乌烟瘴气的匈牙利共产党,强化苏军的武装干涉。1964年10月苏联“宫廷政变”过程中,苏斯洛夫扮演了 “第一炮手”的角色,作为主要控诉人对赫鲁晓夫的一系列政策进行了尖锐的批评(幸好这一次没有军方人员前来捣乱,否则苏斯洛夫的后半生也得在西伯利亚某某 水电站度过了)。赫鲁晓夫下台之后,柯西金、谢列平在中央“划分势力范围”,结果是苏联的最高职位都成了虚职:勃列日涅夫留任苏共中央书记(他从斯大林时 代就当苏共中央书记足以说明这个人才能不行,野心不大,否则也早就得完蛋),米高扬成为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而实际掌握政权的苏斯洛夫则成为“影子中央 总书记”,与柯西金、波德戈尔内等人共同掌管苏联(正所谓“第一次集体领导”),并成为苏联的意识形态领袖(更确切的说,“偶像”)。
70年代苏斯洛夫的心脑血管硬化症发展迅速,但他治下的苏联内部的弊病却如火山下的岩浆般越积越多:官员腐败无法无天,以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麦德韦杰 夫为首的处于苏联国外、国内(古拉格里、监狱里、疯人院里……)的大大小小的持不同政见者的影响正不断深化,军备竞赛的恶果开始显现,重工业后劲不足,农 业拖累整体经济发展,生产气氛恶化,工人玩忽职守,对外关系恶化,与资本主义各国共产党(法共意共尤甚)出现了大量的严重的分歧……但勃列日涅夫、苏斯洛 夫等人提出的“发达社会主义”理论内容(我们来摘抄最能代表国家性质的《宪法》序言里的一段话:“在社会主义自身基础上所建立起来的这个阶段,越来越体现 出新制度的创造力和社会主义生活方式的优越性,劳动人民越来越广泛的享有伟大革命胜利的果实”,结合那个“停滞的时代”的现实状况,我们不禁为苏共高层的 “傻气的乐观主义态度”而想要发笑)空虚,严重脱离实际,如同那个“从伊里奇到伊里奇”的口号一般荒诞不经,完全不存在生命力。苏斯洛夫在这段时间则全力 力图论证这个粉饰太平的“发达社会主义”,为以勃列日涅夫为首的中派官僚(又引用托XXX的理论了)的腐朽作风打掩护。终于,在1982年(有个小插曲, 同样来自苏联主义网的资料,亚科夫同志说是1981年,米沙同志说是1982年,我没找茨维贡的资料,只知道苏斯洛夫死于1982年,那就权当这个故事发 生在1982年吧),党的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的女儿加林娜的情人布里亚季亚(关系多复杂)在克格勃副主席谢苗.茨维贡在执行一次反腐败工作过程中被抄了家。 茨维贡从这位布里亚季亚先生的家中搜出了价值连城的钻石等奢侈品,而且这位布里亚季亚先生供认了这批钻石的来路——这竟是从已经获得了五枚金星勋章,大小 奖章不计其数的苏联元帅列昂尼德.伊里奇同志的女儿那里搞到的!那情况就明朗了,顿时满城风雨。苏斯洛夫不顾重病在身,与1982年1月18日把这位“曾 与勃总多年的亲密战友”叫来臭骂了一顿,不许其将“家丑”“外扬”,不许逮捕布里亚季亚(这也符合苏共的惯例,腐败问题都是内部解决,而且大事化小小事化 了)茨维贡良心上对不住,第二天开枪自杀(这道德水准……),苏斯洛夫随即也血压升高,不省人事,于1982年1月26日逝世(死的都很离奇啊,“烛影斧 声”吗?),葬于列宁墓后,享年79岁。苏斯洛夫两次获得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1962,1972),获列宁勋章5枚,十月革命勋章一枚,一级卫国战争 勋章一枚,苏联科学院卡尔.马克思金质勋章一枚,获民主德国、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国最高国家奖及其他奖章多枚。当然相比于某个天天挂着四五个 金星,为了给自己颁发勋章恨不得做“扩胸手术”的勃某来说这点儿玩意儿真是不算个啥。苏联主义版评价道:
“苏斯洛夫是正统(这玩意儿……真是不好说)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捍卫者和执行者,是苏维埃国家牢不可破和稳如磐石的化身,他满腔热忱地致力于不让党的大船 (一艘缺乏好舵手 ,船身上又满是窟窿和裂缝的大船)渗漏,不让他左右倾斜。正是由于他在这方面的突出作用,他刚逝世苏联的意识形态领域就立刻混乱起来(那这作用算是正面的 还是负面的?),进入了意识形态多元化的时代。”

3、飞黄腾达的背后
那么,苏斯洛夫真的是一位如此伟大的思想巨人吗?换句话说,这个人的水平到底怎么样呢?据我自己的阅读来看,苏斯洛夫的文笔和当年苏共内部的才人们相比也 就是平平。苏斯洛夫的《关于苏联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斗争》(在中苏论战中阐述苏联的观点)我在草圣难那里看过,感觉上的确比陈伯达的有理有力一 些,但相较于布哈林文采还显一般。苏共历史上(尤其是早期)最不缺的就是漂亮的笔杆子,布哈林、托洛茨基、拉狄克乃至普列奥布拉任斯基都有一流的文笔,相 比之下苏斯洛夫也就和梅赫里斯一个档次,在当时苏联的大环境下只能算是个注定被埋没的小角色。
纵观这位意识形态专家的一生,我发现他的仕途并非平稳(平稳的话他也爬不到那么高),而是经历了一次非常大的跳跃:从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初,苏斯洛夫用 不到十年的时间从一个大学教员一举跃入联共中央,在当时权力巨大的中央监察委员会“担任负责职务”,1939年开始成为州\加盟共和国级党组织的书记,这 并不是一个“文笔略好”的教员能够在正常情况下能够达到的升迁速度。原因是什么?首先,苏斯洛夫在反对派时代找准了靠山:牢牢跟着斯大林走,替斯大林对反 对派前后不一、表里不一的攻击、污蔑打圆场。而且——这点才是最重要的——“历史”也“选择”了他:当大家看了下面这份1934年之前俄/联共中央政治局 委员的名单后就能很清楚的明白了。


列夫.鲍里索维奇.加米涅夫(1919年3月25日--1926年1月1日)
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克列斯廷斯基(1919年3月25日--1921年3月16日);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1919年3月25日--1924年1月21日)
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1919年3月25日--1953年3月5日)
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1919年3月25日--1926年10月23日)
叶莲娜.德米特里耶夫娜.斯塔索娃(临时)(1919年7月--1919年9月)
格里戈里.叶弗谢耶维奇.季诺维也夫(1921年3月16日--1926年7月23日)
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李可夫(1922年4月3日--1930年12月21日)
米哈伊尔.帕夫洛维奇.托姆斯基(1922年4月3日--1930年7月13日)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1924年6月2日--1929年11月17日) )¬
克里门特.叶弗列莫维奇.伏罗希洛夫(1926年1月1日--1960年7月16日)
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加里宁(1926年1月1日--1946年6月3日)
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莫洛托夫(1926年1月1日--1957年6月29日)
扬.埃内斯托维奇.鲁祖塔克(1926年7月23日--1932年2月4日)
瓦列里安.弗拉基米罗维奇.古比雪夫(1927年12月19日--1935年1月25日)
拉扎尔.莫伊谢耶维奇.卡冈诺维奇(1930年7月13日--1957年6月29日)
谢尔盖.米罗诺维奇.基洛夫(1930年7月13日--1934年12月1日)
斯塔尼斯拉夫.维肯季耶维奇.柯秀尔(1930年7月13日--1938年4月29日)
格里戈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1930年12月21日--1937年2月18日)
安德列.安德列耶维奇.安德列耶夫(1932年2月4日--1952年10月16日)


在这20个政治局委员中,斯塔索娃寿终,卡冈诺维奇寿终(寿终前很不光彩),伏罗希洛夫病死(寿终前很不光彩),加里宁寿终,莫洛托夫寿终(寿终前很不光 彩),安徳列耶夫病死,列宁病死,斯大林病死(这两个算不算正常死亡还另说),古比雪夫、基洛夫被谋杀,其他的人里,托姆斯基、奥尔忠尼启则被逼自杀,托 洛茨基被斯大林暗杀,加米涅夫、克列斯廷斯基、季诺维也夫、李可夫、布哈林、鲁祖塔克、柯秀尔均被斯大林处决。这样算下来,从1934年算起,6年之内联 共政治局委员的非正常死亡率是60%(还不算列宁和斯大林),肃反开始后的年月里步了前人后尘的还有弗拉斯.雅科夫列维奇.邱巴尔、安德列.亚历山德罗维 奇.日丹诺夫(这个是有可能)及其手下的几个候补委员(A.库兹涅佐夫等)、尼古拉.阿列克谢耶维奇.沃兹涅先斯基(也是“列宁格勒帮”的)、拉夫连季. 帕夫洛维奇.贝利亚……这份人名单基本到此为止,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段时间里党的干部无疑是整个苏联最危险的职业。赫鲁晓夫在二十大上的报告称,在第十七 次党代表大会选出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的下一级机构)139名正式和候补委员被逮捕和遭枪决(主要是在1937—1938年)的有98人,即70%。 在各个委员会,各个加盟共和国,各个州,各个地级市,各个集体农庄情况都一样:大批干部被撤换处决,新干部“像韭菜一样”换上来一茬又割一茬:内务人民委 员会从1934年到1953年的20年间经历了7个委员:缅任斯基、雅戈达、叶若夫、梅尔库洛夫、阿巴库莫夫、克鲁格洛夫、伊格纳季耶夫,平均不到三年一 个。其中缅任斯基死因不明,贝利亚勉强躲过一死(最后还是没躲开),其余的都被枪毙了。在军队进行的为期两年的肃反行动中,苏联红军约85000名军官有 40000名被逮捕(叶若夫恨恨的说:“做的明显不够!还不到50%呢!”),大多数被处决,集团军、方面军、军区司令,政委级干部的死亡率均在85%以 上,35年第一次授勋时的5个元帅被枪毙了三个(图哈切夫斯基、布留赫尔、叶戈洛夫),剩下的两个是斯大林的亲信伏罗希洛夫(19大也差点玩完)和布琼尼 (幸而他后来退出国防人民委员会,“自我流放”到西伯利亚养马,存在感大大降低才免于一死),5个大将被枪毙了4个(铁木辛哥也比较走运,卫国战争前期他 不在西面,否则也逃不出巴甫洛夫、基尔波诺斯的下场),10个集团军级上将死了9个,占90%;85个军级中将死了57个,占67%;196个师级少将死 了110个,占56%;406名准将旅长死了220个,占54%。这造成了联共各级组织、红军内部的极大的混乱,但也为一些人的晋升提供了可乘之机。在 1934年,尼古拉.叶若夫还是内务人民委员会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侦查员,巴甫洛夫也就是个刚从伏龙芝出来没几年的校级军官——这时候赫鲁晓夫是莫斯科市委 书记;可到了1937年叶若夫已然成为掌管苏联最令人恐惧的内务人民委员会(包括规模庞大的组织,复杂的外事间谍网络,古拉格“群岛”和十几万武装部队) 的人民委员,巴甫洛夫则即将晋升大将,正带兵在西班牙打仗;而这时候呢,赫鲁晓夫还是莫斯科市委书记——当然他还得谢天谢地呢,因为不少的市委书记已经被 枪毙了。更出格的,那个后来死在基辅的基尔伯诺斯,1939年下半年还是少将,1940年6月就成了上将。正如某人所总结的:“清洗既是一种危险,也是一 种机遇。搞得不好会丧命,搞得好,就可以在前面腾出来的一大堆空位中给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苏斯洛夫就是这样踩着无数具前人的尸体飞黄腾达起来(同 样幸运的还有年仅33岁就担任了州党委书记的勃列日涅夫),再加上其30年代负责宣传那个揭发富农老爹身份的 “少年英雄”帕夫里克.莫罗佐夫的事迹(无论是乔治.奥威尔、索尔仁尼琴还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凡是提到“人性扭曲”就总会往这类事情上扯)有功,很快便 成了州一级的党委书记。
因此,苏斯洛夫能成为这么一个“意识形态偶像”,并不完全是依靠自己的才华,而多半是依靠“机遇”——即大肃反大规模屠杀干部而留下的空当。赫鲁晓夫则不 然,因为他的职位起初比苏斯洛夫就高,属于直辖市级的市委书记,后来又成了加盟共和国的党委书记,“树大招风”,再加上看着马林科夫和贝利亚小两口打得火 热,自然觉得自己比政治局里的其他人更危险,每天担惊受怕,不知哪天李可夫、柯秀尔的命运就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有人说我已经离题万里了——怎么又扯到肃反上了呢?我认为,肃反运动恰恰是决定了安德罗波夫前的所有苏共领导人种种作为的核心因素。斯大林体制分为数个方 面:政治上高度集中,采取大规模恐怖手段维持其专制特色;经济上采取高度集中的计划手段(1920年的时候斯大林还在给列宁帮腔批斗托洛茨基在经济问题 上、工会问题上采取的的行政手段“太过粗鲁”、“缺乏民主”),以重工业为核心,缺乏(但毕竟存在)市场调控;分配方面采取多重原则,特权盛行,核心是维 护官僚的既得利益;对外政策上带有粗暴的大国沙文主义特色。但随后的苏联领导人的系列改革措施,无不是从政治上入手,从而渐进到经济上,再到外交上、分配 上,而大肃反作为他们人生中可能最难以抹去的阴影,自然会决定各个领导人的改革措施。贝利亚在1953年离死亡最近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前一年末的苏共19 上刚刚对马林科夫、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等人做了批判,他则首当其冲受到了意味明显的批评。按理说只要斯大林再活几个月贝利亚没准儿就变成了什么邮电人民 委员、水利人民委员一类,在外面兜个圈子就又回到卢比扬卡里来,然后就是“贝利亚——托洛茨基平行总部”、“贝利亚反革命武装阴谋集团”、“贝利亚——马 林科夫反党中心”……然而“我们的父亲”突然中风去世了,贝利亚才躲过他的几个前任的命运。赫鲁晓夫在回忆录里说他“站在斯大林的尸体面前的表情仿佛‘总 算熬到了这一天’”,这恐怕得是贝利亚的必然的反应。果然,斯大林死后第一个提出大规模平反的就是这个内务委员——医生谋杀案、“列宁格勒案件”都被很快 平反,“铁托分子”也被平反,然后三次莫斯科审判的平反工作也被提上日程;与此同时,贝利亚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理论体系也开始成型:在党内就社会主义市场 经济展开讨论,主张结束韩战,放松对东德的控制,避免武装干预……这些理论,完全是和斯大林主义背道而驰的,而提出这些观点的人曾经在苏共18大上做过这 样的事情:
(众):(审阅18大的政治报告)好!好……好……好……非常好!!!
斯大林:你们讨论的报告是作废的,新改过的版本你们还没有看到。
(众):(尴尬)……
贝利亚:这一稿已经很好了!可以想象,经斯大林同志改过的报告将会多么精彩!
同样,赫鲁晓夫也是在身边一个又一个同志“牺牲”的情况下一点点的爬过肃反时代的。苏共20大上的报告,可以说是赫鲁晓夫长期处于斯大林体制内部,尽可能 的研究了斯大林政治体制特点之后的产物。赫鲁晓夫到处诅咒斯大林是“暴君”、“魔鬼”,并因此造成了不少负面影响,也给自己招来了不少非议,但赫鲁晓夫毕 竟也是人,一个人每天都生活在不知何时将要到来的死亡的恐惧下,而且就这样生活十年,谁能够做到成为一个“以德报怨”的“高尚”的好人呢?(邓根本没有生 活在赫鲁晓夫的环境下,所以不要用邓做比)所以苏共在50-60年代苏共出现了世上少见的意识形态自由化倾向——这正是斯大林高压统治的惯性反弹。


而苏斯洛夫呢?苏斯洛夫正是依靠肃反从而快速升迁,又不处在敏感的岗位(如红军、内务部)上,安全性非常高,根本不用每天为脑袋担惊受怕;相反的,他恐怕 还得感谢斯大林。我们可以算一笔账,比如假设布哈林没有死,那他在《消息报》或者《真理报》好歹得干到1955年,那他的继任梅赫里斯去哪里?只好“找个 旮旯”放着;那梅赫里斯的继任去哪里?“再找个旮旯”那继任的继任、继任的继任的继任……干部一“稳定”,苏斯洛夫就永无出头之日,只好接着教他的经济学 了。同样的,勃列日涅夫中期时党、政、军的主要领袖,无不是趁着肃反时代“坐直升机”飞黄腾达的——勃列日涅夫、苏斯洛夫、安德罗波夫都是典型的例子。所 以,以苏斯洛夫为首的苏共意识形态界必然对“人民的父亲”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充满了无尽的仰慕之情。这种“仰慕之情”集中表现在勃列日涅夫时期对意识形态 的高压统治上。而这直接导致了苏共思想的陈腐保守,政治、经济改革的停滞不前,最终导致“停滞时代”的来临。

4、镇压持不同政见者
苏斯洛夫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是从打击不同政见者开始的。赫鲁晓夫时期的意识形态自由化政策迅速在苏联国内催生了大批的“反斯大林主义斗士”。但他们的目 的仅限于反对斯大林体制,实现“没有斯大林主义的社会主义”云云。苏斯洛夫开始领导意识形态界后,经历了短暂的缓冲期,斯大林主义的“回潮”便到来了。大 量反斯大林的文学被查禁,最重要的是——意识形态自由化停止了。不同政见者随即开始了反抗——起初是为了抗议官方对斯大林的重新美化和终止赫鲁晓夫的意识 形态自由化,但很快他们就表现出了相互之间的政治分歧,唯一的共同点是对苏联的政治高压不满,要求民主和自由。最开始是在沙龙、作协里小打小闹,后来事情 越搞越大,甚至被定位为一个“运动”——“持不同政见者运动”。government对他们的迫害也自然越来越重。枪打出头鸟,苏斯洛夫与谢列平合作,把 目标对准了那些影响较大的不同政见者。索尔仁尼琴、麦德韦杰夫被驱逐出境,萨哈洛夫被逮捕、还有些则被关进精神病院。苏斯洛夫在量刑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 终于,到了70年代末,苏斯洛夫的行动“大见成效”,苏联境内的不同政见者“就剩下那么屈指可数的几十个人了”(——麦德韦杰夫语)。苏联主义版本在这里 给出了一句令我肚子不太舒服的高度评价:“(苏斯洛夫)运用冷酷的行政手段镇压他们,他为了保证多数人的自由而无情地剥夺了这些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人的自 由”。但事实上,在苏共政治号召力的下降的勃列日涅夫时代,不同政见者已经拥有了广泛的支持。普通苏联群众甚至苏共党员,都暗中同情持不同政见者。“厨房 政治”(苏联人在厨房吃饭的时候总喜欢讲点笑话,发发感慨)成了培养下一代不同政见者的摇篮,各种政治笑话弥漫在苏联的空气中,这些难道都是苏斯洛夫这位 偶像能管得了的吗?即使苏斯洛夫把言论检查进行到底,把窃听器安装到底,“被窝政治”(《东北一家人》中的某个桥段:某人为说一句“党的这个路线有问题” 得锁上门拉上窗帘钻进被窝里交流……)不是也会出现吗?哪怕给每家每户安上电幕,温斯顿.史密斯们不是还会出现吗?兄弟会不是仍然存在吗?毕竟不同政见的 源头摆在那里,没法解决——地质结构改变不了,怎么能阻止火山喷发呢?于是,这个苏斯洛夫干脆不管这些“隐藏现象”——只要保证没人敢在红场上闹事发传单 就得了。
而“那个苏斯洛夫”呢?我们可以看到,苏斯洛夫曾经把索尔仁尼琴请去“单聊”了一整天,而索尔仁尼琴对苏斯洛夫的评价也很高。索尔仁尼琴还回忆道:“在电 影厅有一个瘦高的人,向我们走过来,那人使劲握着我的手不停摇摆,说他读了我的书(当然是指《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这种“以党的立场描述‘那些故事’ 的文章”),非常喜欢,仿佛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其他人都自报姓名,只有他没说自己是谁。我问别人刚才同我说话的事谁,他低声责备我,你连米.安.苏斯洛夫 也不认识!”这件事情大约发生在索尔仁尼琴被勒令“去领诺贝尔文学奖就不得再回国”前后。这位苏斯洛夫不爱抛头露面,不想吸引他人的注意,卧车从来就没有 超过每小时60公里,有时他让汽车停在离克里姆林宫大门不远的地方,自己步行去办公室。他对部下从来不大声斥责,对所有的人都彬彬有礼,不仅同他邀请来的 作者和学者,而且同党中央机关里最普通的职员都握手问好,他通常总是从给他准备好的讲话稿和文章力量删去最强烈尖刻的用语和比喻。苏老外表宽厚而实际性格 阴鸷,不易激动,对人客气,极不喜欢抛头露面,很多事不亲自出头,指挥别人干。(——苏联主义版)在1962年,当这个苏斯洛夫跟阿.伊.米高扬,带着荷 枪实弹的机械化步兵师进入刚刚发生了抗议活动而被用子弹镇压下去的新切尔卡斯克市的时候(据索尔仁尼琴称其所在的政治局特派小组曾经决定要“按照惯例”把 这些“政治上不过关”的市民们全体迁到西伯利亚去),情况可能稍微有点出入;同样,当苏斯洛夫在《真理报》上批判贝利亚,批判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批判 赫鲁晓夫的时候,情况可能也有点出入我想这三个人总算不上是“阶级敌人”,而索尔仁尼琴则不得不算是阶级敌人,可苏斯洛夫对他们的态度却恰恰相反:至少索 尔仁尼琴从未被算作外国特务,更没被打上“托派”“反党集团”一类的帽子,并且对某些意见还能认真考虑一下,不像斯大林只是简单的枪决和流放。当然勃列日 涅夫时代一个领导人已经不再拥有这样的权力,但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苏斯洛夫还是能够接纳某些不同政见者的不同意见,但是出于对“某些人”的忠心耿耿,苏 斯洛夫对持不同政见者运动的打击是残酷的;同样,在政治上,我从赫鲁晓夫的回忆录中并没读出其对苏斯洛夫的一丝一毫的不满——这个赫鲁晓夫是最会洞察人心 的——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苏斯洛夫的确是个为人低调沉稳,对人客气,不易激动的人,但有些时候他还是要撕破自己的脸皮当回“坏人”,但他文静的脸下 的另一层脸的狰狞是难以想象的——一旦触动了他所代表的“某些人”的最根本的利益,他就会抛弃一切包装,用最激烈的语言、行动来反抗。这正是“两个苏斯洛 夫”产生的原因和原理。

我先提醒一下,本人从主观上反对斯大林,还有点偏社民主义,但偏的不厉害。我不经常能上网,没准大家下次看到我的更新就得在2012年了,请大家多多包涵。压力好大啊……而且这几天忙于期末考试没能及时更新……(这只是借口,最关键的是这两天刚刚把《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搞到手,没太有功夫写文章……



 


Copyright 2006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