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苏斯洛夫的一体两面——我的苏斯洛夫印象(本站网友suslov同志随笔)


William Butler Yeats - The Coming Of Wisdom With Time
Though leaves are many, the root is one;
Through all the lying days of my youth
I swayed my leaves and flowers in the sun;
Now I may wither into the truth.
威廉?巴特勒?叶芝 历久而智
其叶茂茂,其根独长;
花叶摇摇,金乌沐光;
青春飘落,韶华过往;
繁复凋兮,唯理心藏。

一. 前言
看了Molotov的《两个苏斯洛夫》,不禁为文章提出的问题所吸引。本文的目的,就在于狗尾续貂,凭借自己有限的史料、经验乃至直觉,从史学的角度去还原苏斯洛夫个人的形象——或者说目前他给我的印象,至少证明有这样一种可能,而不涉及对其个人的臧否。手头资料不多,如下:
英文维基百科的介绍和我的原创译文
Molotov的《两个苏斯洛夫——苏共官僚界的“发达社会主义打手”和“社会主义清教徒”》
中文维基百科的介绍
苏联主义主站介绍(之所以放最后,溢美之词实在太多,确实有点假了)
此外,还有蓝斯年的《“灰衣主教”苏斯洛夫》——一篇偶然发现的反苏文章(反对苏联、反对苏斯洛夫),我也读了,也作了参考。对于其中的观点不谈,其宣传伎俩也不难察觉,但是作为部分人对苏斯洛夫印象的反映,依然有其史料价值,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至于开篇何以引用这首诗,到后面就知道了。

二. 苏斯洛夫的影分身
在《两个苏斯洛夫》一文中,作者提到了苏斯洛夫的双重形象:发达社会主义打手、共产主义清教徒。从作者旁征博引的分析中不难看出,这两个形象确实存在,而且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色彩,这里就不再多言。但是我觉得似乎还有一个称号值得更多去注意:首席理论家。

三. 首席理论家
苏斯洛夫的理论修养怎么样?
首先看学习能力。英文维基百科(原创译文)这样描述:
1921年2月至1924年7月间,苏斯洛夫就读于位于莫斯科的普列其斯登斯基工农速成中学,1924年毕业后又在著名的国立普列汉诺夫经济学院学习经济学至1928年。1928年夏毕业后,在红色教授学院经济学专业深造,并在莫斯科大学和工业学院任教。
从这段描述推测,能够一路进入优秀学府并任教,苏斯洛夫的学习能力和投身政治前的理论修养应该不错,虽然没有什么某某名校第一云云,不至于是全国制霸,但至少也算优秀人才了吧。
在《两个苏斯洛夫》中,有这样一段话:
“那么,苏斯洛夫真的是一位如此伟大的思想巨人吗?换句话说,这个人的水平到底怎么样呢?据我自己的阅读来看,苏斯洛夫的文笔和当年苏共内部的才人们相比也就是平平。苏斯洛夫的《关于苏联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斗争》(在中苏论战中阐述苏联的观点)我在草圣难那里看过,感觉上的确比陈伯达的有理有力一些,但相较于布哈林文采还显一般。苏共历史上(尤其是早期)最不缺的就是漂亮的笔杆子,布哈林、托洛茨基、拉狄克乃至普列奥布拉任斯基都有一流的文笔,相比之下苏斯洛夫也就和梅赫里斯一个档次,在当时苏联的大环境下只能算是个注定被埋没的小角色。”
随后,文章提出了一个观点:大清洗为苏斯洛夫的飞黄腾达创造了空前绝后的机遇。
这些观点,我觉得并无不当。不过有一个瑕疵:文笔不等于理论水平,这里偷换概念了。文笔优美的未必理论扎实;理论扎实的未必文笔优美。估计很不幸苏斯洛夫属于理论知识扎实细致但文笔尚可的一类。有些大学老师,做课题水平很高,论文满天发,但是讲课极为乏味,这完全可以理解,也是免不了的事情,陈景润便是一例。
至于机遇,更不必否认。所谓君子见机,达人知命。分析成功绝对不能割裂内外因,苏斯洛夫的飞黄腾达确实受惠于大清洗,否则按照官阶爬估计半路上就到退休年龄了。不过我们也不能因为机遇的作用而否认个人的潜质,所谓乱世出英雄、时势造英雄,正是因为乱世打破了相对稳固的发展轨迹,创造了对人才的迫切需求,提供了众多的机遇。对于苏斯洛夫而言,他想不幸运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抵制大清洗,希望以自己的能力升迁,恐怕他升迁乃至生存的机会都要被剥夺了。
此外,英文维基百科(原创译文)还有两点可以印证其理论修养:
“苏斯洛夫的首要任务便是更正所有理论错误,换言之即避免颁布的指令中政治术语出现矛盾。”
“1964年10月赫鲁晓夫被迫下台。苏斯洛夫在这次政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继1957年的反党集团案,苏斯洛夫再次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共产主义理论家和不朽的党的保护者出现,这次他不再是公正的仲裁者,而是咄咄逼人凶神恶煞的控诉人。苏斯洛夫宣读了预先精心准备的报告,指控赫鲁晓夫犯有大量错误和过失,除去具体事件和政策,这些指控变成了特别针对赫鲁晓夫的谴责。正因此他有时被称为灰衣主教。”
第一条他的首要任务为理论工作,意义不言自明;第二条则很有意思——看似是描述政治斗争,但是在两次风波中,苏斯洛夫无疑都担任了真理代言人,这一方面可以证明其文笔,另一方面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证明他本人对理论、真理的执著。因此,苏斯洛夫的理论修养应该是不错的,而文笔不如理论,且看下文。

四. 个人性格
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我在上文也有一处做了手脚:“苏斯洛夫理论知识扎实细致”。理论水平高,说扎实无可厚非,但何谈细致呢?我手头的资料更都是梗概介绍,更谈不上介绍他理论上细致与否。解答就在现在。
苏斯洛夫严谨内敛的性格,在不同文献中都有反映。
英文维基百科的介绍我的原创译文:“在2月16日苏斯洛夫的理论报告中,他谨慎地列举了斯大林个人崇拜的主要消极影响”“针对这一论断苏斯洛夫谨慎地表示赫鲁晓夫‘从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观点是错误的,且没有得到党的认可”“苏斯洛夫宣读了预先精心准备的报告”“ 苏斯洛夫素以谨慎服药闻名,把药(包括无毒副作用的药物,如缬草药片)切成小片每次微量服用”。
Molotov的《两个苏斯洛夫——苏共官僚界的“发达社会主义打手”和“社会主义清教徒”》
“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苏斯洛夫的确是个为人低调沉稳,对人客气,不易激动的人,但有些时候他还是要撕破自己的脸皮当回‘坏人’,但他文静的脸下的另一层脸的狰狞是难以想象的”。
中文维基百科的介绍:“苏斯洛夫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给人一种沉默,深邃的学者的印象”“据说他的车速从来没有超过过60公里每小时。在主席台上的时候更加明显,他没有其他人那样的豪放劲”“苏斯诺夫是个低调的人,一个真正的铁幕后面深沉强大的神秘人物”。
苏联主义主站介绍:“性格冷漠而又谨小慎微”“思维敏捷,为人谨慎”“仇恨各种背离正统苏联路线的叛徒”“说话很注意逻辑性”“苏老外表宽厚而实际性格阴鸷,不易激动,对人客气,极不喜欢抛头露面,很多事不亲自出头,指挥别人干.不知道他厉害的人,同他初次接触时,往往都会小看他”。
不难理解,作为学者、理论家,苏斯洛夫性格归纳起来,就是两个词:严谨、内敛。而这两者本来也相辅相成:为保证严谨——不出错,势必要内敛小心;要内敛而有所成就,不严谨地集中力量做正确的事情是不可能的。而学者的追求——真理,正需要这两种素质去尽量保持客观冷静。
要说思想,不得不说写此文时的一大遗憾:四面出击,甚至找留学的同学到其大学查,都没能借到Red Eminence: A Bibliography of Mikhail A. Suslov。痛失最重要材料。好在网络上找到该书一段书评,其中提到“Mikhail Suslov's ideologically driven career”。这就意味着,这本书的读者认为,苏斯洛夫的职业生涯都是以思想理论、意识形态为动力的;而其私生活很简单——这一点各资料基本没有异议,那我们不妨就说,苏斯洛夫的一生都是思想理论、意识形态为动力的。
这种精神力量,笔者认为也可以是苏斯洛夫生活俭朴的一个原因——追求真理,忘却浮华。套用一句话,一切都是浮云。苏斯洛夫贫苦的童年也可能让他养成艰苦朴素的习惯,可贵的是身居高位权倾朝野之后仍能严格自律,置身受勋和腐化的浪潮之外,完全是靠精神动力了,不可小视。照此假设,那就可以说,苏斯洛夫的一生,如叶芝的诗所言,正是摇落枝叶、执著真理的过程。
此时此刻,一个学者形象渐渐浮现——那个心狠手辣的那个他,难道真的可能是一介书生吗?

五. 政治实干家
苏斯洛夫内敛严谨的性格确定下来,一切都好说了,毕竟人做什么都得是那人做的。是的,苏斯洛夫在肃反、镇压异见运动中都是铁血手腕,也是集权的受益者,这一切都和他严谨乃至严苛的性格不冲突;政治斗争审时度势,也和这样的性格不冲突。“存天理,灭人欲”不是苏斯洛夫的发达社会主义理论,而是宋朝朱熹早就提出了的,也就是追求所谓的真理,那知识分子做出这样的事情又有什么奇怪呢。
要说知识分子,不由多说几句与苏老无关的话:文明人做出惨绝人寰的事情实在不是什么稀奇事。千万不要提到书生就想到文弱。古今中外政治斗争死伤无数,地球人都知道。就是这位提出“存天理灭人欲”的朱老夫子,让中国女人裹了近一千年小脚;在他之前一千多年,秦始皇焚书坑儒等政策,很难说没有法家高徒李斯鲜明的烙印。往近里说,德国人追求绝对理性,列宁都提倡;日本人佩里叩关后就维新开化了;这两个民族干过什么地球人也都知道。记得报上连载的《曾国藩传》里有句话,大意是读过书的一旦做绝了比野蛮人还可怕。为什么?因为野蛮人是不自觉地实践,他胡来蛮干,但是还受生存中潜移默化形成的习惯支配;而读书人要抓起狂来,维护的不是实实在在的生存,而是高高在上的天道、真理,亲娘都可以不认的。笔者就是大学生——虽然不在什么好大学,但勉强算个书生还是可以的,至少除了高考读书一直不错,这样说我的人也不少;读书十几年见识过的知识分子也不少,这些人光辉事迹不少,龌龊事情也不少。当然说这些只是个人体会,无关苏老。

六. 结论和多余的话
到这里,苏斯洛夫的一体两面已然清晰:“发达社会主义打手”和“社会主义清教徒”两面,离不开极度严谨内敛的学者型性格,生长在“首席理论家”这“一体” 之上。我对Molotov同志的文章史实上基本是全盘接受,他查阅的史料比我多得多;我们唯一的不同在于,他认为“苏斯洛夫的确是个为人低调沉稳,对人客气,不易激动的人,但有些时候他还是要撕破自己的脸皮当回“坏人”,但他文静的脸下的另一层脸的狰狞是难以想象的——一旦触动了他所代表的‘某些人’的最根本的利益,他就会抛弃一切包装,用最激烈的语言、行动来反抗。”而我认为,与其说苏斯洛夫的目的在于维护“某些人”的根本利益,不如说是他自愿不自愿采取的一些行动客观上一直在起到这样的效果,而他主观动机不在于利益,而在于意识形态。目的与效果不统一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
虽然不是什么颁奖仪式,但作为一个酥粉,真心想感谢Molotov同志的文章和各位同志的讨论意见,大家提出了这个问题,让我开始关注、思考,这个阅读学习的过程确实收获颇丰。最后还是要说一句,本文充其量只能说提出笔者——一个史学业余爱好者的一个想法,为别人解读苏斯洛夫提出一种可能,抛砖引玉而已,也希望大家不要太叫真,只在史学学术范围内进行批评,不要太上纲上线。

 




 


Copyright 2006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