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苏联主义定义投稿】一国建成社会主义ABC: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共存与竞争--红色战神原创

关键字:经济全球化 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

 

最近看到这个问题讨论的比较激烈,说说个人观点。说说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理论能不能行的通?怎么能行的通?

关于一国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的问题,首先要说明一下,所谓“一国”不应该指的是在一个国家内,而是相对“全球”的概念,即解决的是社会主义和资本并存,并最终取代资本主义的问题。

这个问题说到根本还是经济基础的问题。首先就必须先搞清经济全球化的问题。因为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同时,资本主义是存在的,更加是实力强大的,并且是包围着建成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他们为了灭亡社会主义制度会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总的来说手段无非是从政治与经济两个大方面,政治上,意识形态、和平演变、军事冷战。。。。。。大家还能说出许多,经济上,技术封锁、国际禁运、汇率操纵。。。。。。也有很多。所以说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就不能不说全球化的问题。所谓的经济全球化,实际是资产阶级通过资本主义全球市场和货币战争统治全人类的过程。冒出来一个社会主义的异端,他们必须扑杀。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主义如何建成如何生存?这是很客观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有两个选项,A闭关锁国,自身谋求发展。选择这个的前提是自身从资源,技术,人力等各个生产要素都具有雄厚基础,同时还需要用于与之匹配和稳定连续的political和公共管理制度,从而实现国家内部循环,听上去,要求高,难度大。B接入国际贸易体系,通过“市场开放”,利用自身资源条件换取自身发展所需的资源技术。但是,可以预料的是,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受到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冲击,有可能会影响道路,退化变质,甚至是和平演变。

上面这两个选项,在过往的社会主义实践中,在苏联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中都实验过,举两类例子,一个是大国,一个是小国。

首先是大国,自不必说,是苏联,不可否认苏联是最具备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实力的国家,同样,苏联也建成了社会主义,但是没有最终建成,只能说阶段性建成。也就是从30年代-70年代,80年代后倒退了。苏联在兴亡的过程中,前面说的A/B两项都选了,选A是在30年代,选B是在80年代。作出这两个选择都是被迫的,前者是外部压力,后者是内部压力。同志们可以看一下相关资料这里不展开说,前者是1930-1940年代,苏联建国后,被资本主义世界包围敌对,被迫选了A,但是,苏联的黄金十年和资本主义全球经济危机的显著对比。资本主义全球经济危机的同时,在资本主义封锁下苏联没有被波及,一枝独秀,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也为二战胜利奠定了基础。后者是1980-1990年代的苏联经济危机与解体和资本主义信息革命与全球化,这回是内部压力迫使苏联选了B,这里为戈秃开拖,时事能造英雄也能造罪人,只不过是成王败寇,罪人总有人来担,历史选择了他罢了。导致苏联解体的原因是经济崩溃,这是长期国民经济畸形发展,造成的社会总矛盾的爆发,并不是单纯的西方和平演变和党内出了叛徒,而是体制的长期积重难返,变成了“不改亡党,改了亡国”的囚徒困境。对比西方经济高速发展,让资本主义趁虚而入,利用经济和政治手段,最终使苏共离心离得,苏联亡国亡党。
然后是小国,我们举南斯拉夫的例子。南斯拉夫属于小国,虽然也是联邦制,但是其资源并不平衡,也无力闭关锁国自谋发展,所以他们始终选择的B。南斯拉夫建国后为像其他东欧国家一样成为苏联的卫星国,始终与苏联保持距离,也没有加入华约。50年代经济改革,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不拒绝西方的经济与文化进入。这种政策带来两种情况:一、经济成就是显著的。看一组数据:“西方的文学电影都被允许传播到南斯拉夫,每年有超过600万游客进入南斯拉夫,直到1976年,全国有36%的人民拥有自己的汽车,每1.8个家庭拥有一台电视,每2.1个家庭拥有一部冰箱,所有7岁到15岁的儿童都可以免费受到8年义务教育”可以说南斯拉夫人民比东欧社会主义卫星国过的好,也不比苏联人民过的差,二、政治发展糟糕,其一铁托成为国家政治尖顶,成为政治旗帜,而缺乏系统化的政治体制,或者说这种政治体制与经济发展不适应,因为铁托是开国领袖,可以服众。所以铁托死后,民族矛盾,政治矛盾纷至踏来,80年代起走了下坡路。同时,随着市场的开发,资本主义始终渗入在南斯拉夫内部,只不过铁托死前,资本主义没有机会兴风作浪,铁托死后,利用不同派别的政治矛盾和严重的贫富分化,使得资本主义有机可乘。纵观南斯拉夫历史:早在七十年代,欧共体(即现在的欧盟)愿意立即接纳南斯拉夫为其成员国,只要南斯拉夫放弃[color=black]一党执政即[/color]可。西方此举意为改变其一党执政状况为多党制。 但是由于铁托的领袖意志,压制住了党内不同声音使得西方未能如愿。在苏联解体后,米洛舍维奇依旧拒绝了西方的以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独立为目的的经济诱惑。西方为了彻底削弱共产党执政的南斯拉夫,采取了外部经济制裁和内部分化瓦解的策略:在南斯拉夫与邻国边界处增派观察员,监督对南斯拉夫的经济制裁和禁运;支持黑山共和国与塞尔维亚闹矛盾和寻求独立,从内部打垮米洛舍维奇。西方的不断冲击,加之此时的南斯拉夫在铁托死后的多年内耗下,几近崩溃,南斯拉夫被迫接受的多党制制度,致使南斯拉夫彻底走向了分裂。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1992年宣告解体。

这两个例子说明同一个问题,就是一国能否建社会主义取决与该国是否具有门类齐全的国民经济(上层建筑)和资源基础(经济基础)有关,说白了,就是能形成良性循环的国民经济体系,其本质就是生产关系。一方面这种体系能够自我造血,满足人民的物质需要。第二,这个体系能够不断造血,在各个领域不断创新。不能落后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域资本主义的经济经济冲击(物质)和政治冲击(精神)。大国有可能建成一国社会主义,但是难度非常大,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资源不平衡或者匮乏的小国基本没有可能,因为资源基础决定他的国民经济门类不可能完整。
那么除了A、B选项外还有没有C选项,个人认为这个C选项是有的,即:通过社会国家经济集群通过社会主义全球市场体系完成建设在非全球建成社会主义更为容易。假想:如果苏联在二战后,不是建立的卫星国,而是形成具有广泛经济联系的社会主义国家经济联盟,通过计划体制下的竞争机制,实现资源在社会主义国家间流转和调动。与资本主义进行经济体系对抗,远要比冷战胜算更大。但是这种机遇在历史上,二战结束时苏联与东欧社会主义联盟最为接近成功,但是结果他们选择了错误的路线,经互会害了资源不平衡的小国,靠着补贴,这些国家发展不了,反而成了苏联的累赘。而苏联的卫星国错误外交政策,又计划了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矛盾。单纯的军事路线解决不了不了政治问题,只有用经略经济,才能内安阵营各国,外抗资本主义进攻。平等的经济地位和跨国的经济流动可以牢牢将社会主义阵营团结起来,社会也会均衡发展,人民生活提升,刺激创新,足以抵御西方经济冲击。对外,综合实力上升同样可以促使军事实力上升,同时,由于保卫国家经济发展成果,社会主义联盟会更加团结,在这个基础之上的军事联盟将更加令资本主义颤抖。如果是这样,也许最终被和平演变,解体掉的会是美利坚合众国。。。。。。

问答一:
契纳斯基:战神同志,可以理解为建立一个主权性更弱的地跨欧亚非拉的的超级苏联吗?

红色战神: 如果要找一个类比方的话,欧盟更合适。实际上社会主义也需要建立的也是全球化体系,我们的共产主义目标也是消灭国家,那时候有的也只是整个地球。但是,事情要一步步来,社会主义阶段,国家和政权存在是客观事实,也是历史必然,因此,国家主权独立平等必要的,但是经济可以一体化,只有在经济一体化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各个国家的核心意志的统一,因为经济会将各个国家紧密联系密不可分。这之后才能谈到军事一体化和政治一体化。这样的历史中我们看到的,将是社会主义国家联盟和资本主义国家联盟的体系对抗。而不是真实历史中苏联带着一群卫星国加上有利益冲突不听话的小兄弟,与由利益结成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对抗。阵营内部矛盾重重,如何能团结起来,共同对外?

问答二:
U86:文章比较有说服力。 但对经济全球化的理解过于狭隘,经济全球化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必然结果;计划经济国家的经济联合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一个病人再加上一个病人,只能等于两个病人。

老军事迷回复:“经济全球化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必然结果”?
好有趣的悖论:发达国家要让全球跟着冷战胜利者垄断资本的规矩各安其分,结果他们国家的无government主义激进派起来反抗,反对以“全球化”之名压榨第三世界。 反倒是第三世界国家自己为了得到点加工提成、免费技术、援助回扣、出口配额,死乞白赖地要加入“全球化”。整个一斯德哥尔摩综合症。:lol
而今天讨论一国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居然也把冷战后资本主义发明的什么破“全球化”术语拉进来了。

所谓“全球化”,就是“历史的终结”论者搞的一个资本主义版的“人类大同”模板,是“资本无祖国”“资产阶级无祖国”的同义语。它的真实目的就是哪里有利益就往哪里去,如逐臭之夫。所以,才会出现华尔街的贪婪吸血鬼为了逐利把MD老大整的快外强中干了也依然无所顾忌的景象,这个“全球化”,就是资本全球化、投机全球化、剩余价值全球化和与之伴随的人流、物流全球化!
在提出“全球化”的时候,那帮历史终结论者忘记了,苏联东欧的变局同时也是民族主义的一次复兴!东欧今天拼命如欧盟入北约,与其是要促进一体化,不如直截了当地说是为了拿好处。当没有好处可拿时,埋伏在那帮213胸中的各种民族主义小鬼儿就会跟雨后的蚊蚋一样铺天盖地。这个“全球化”的结局先是随着地中海之春破局,然后随着东亚新冷战破产,最后全世界回到贸易保护主义和重铸贸易壁垒而收场。只是靠着核武这个吓唬人的玩意儿,才降低了重新洗牌,重新划界的风险而已。

所以,一国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不是个问题,如果一国是公有制占主体,小私有制和私有制发展起来就会被赎买,而且分配利润时,劳动报酬和发展生产资金划分比例是工人自治决定,那么就可以说是社会主义,至于对外经济关系,取决于其地缘形势而已,在对外经济关系上,遵循什么意识形态的法则都是应该允许的,至于说资本主义经济强大,会从经济上吞并社会主义。那对不起,这样这个国家就没有搞社会主义的条件。如此而已,何须赘言。

红色战神回复: 全球化的本质是资产阶级通过贸易和货币手段统治全人类的工具,无非是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体系在20世纪延续,是资本主义血性的原始积累的升级版,绝不是什么扩大再生产的表现。与血腥的原始积累表现不同的是,全球化利用的是所谓WTO机制,行的是“剪刀差”之实。

问答三:
葛罗米科:同志分析得当。但我有个疑问,如果社会主义国家联盟内部有天朝和匈牙利这种捣乱的怎么办,特别是不怕死的某国。

老军事迷回复:匈牙利的毛病算在拉克西头上,他是苏联扶植的,责任归苏联。 天朝“捣乱”?记住喽,天朝是唯一一个敢于主动出境直接跟美帝当面锣对面鼓干架而且还顶住了的!没有朝战的底气,包括苏联自己在内的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运能不能扛过赫秃子20大的狂飙突进还得另说呢。
至于50-60年代无聊的嘴仗和冲突,一个是因为TG的“毛牌共产原教旨主义”的好斗和倨傲,另一个是苏联虽然玩不起大国主义、但又不善于平等协商的笨拙。跟历史上类似的教派冲突一个样而已,互争正统,互贬异端。

问答四:
李捷的论点:需要分清一般意义上的全球经济的普遍交往和具体意义上的全球化之间的差别。
生产的社会化确实在客观上要求全球经济的普遍交往,也就是说各个地区由于各自资源的不同而产生的互补性的关系。但这仅仅是抽象意义上的问题。全球经济的普遍交往可以有很多种的表现形式,我们现在所谈论的以及所反对的全球化指的正是在当今资本主义体制下的一种具体的全球经济交往形式。这样一种所谓的全球化是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霸权为基础的一种掠夺性的分工体制。所谓剪刀差的问题无非就是这种全球化的掠夺性。也就是说,通过对于不发达国家劳动力和资源的掠夺来满足发达国家资本家的资本积累的需求。合理的交换体制应该是交换双方平等议价,但是现实的全球化中的交换关系,却是发达国家通过自己的先发优势、政治军事霸权强迫欠发达国家接受自己的不平等交换,实质上就是掠夺。在一个帝国主义的体系下,就不可能比较平等地进行交换,所谓深加工产品和初级产品之间的价值差别也是无法得到合理地表现。
况且,现实的经济全球化是伴随着新自由主义而在1980年代逐步推进的。而这其中,也伴随着发达国家的去工业化。也就是说,无论是初级产品的生产和是对于初级产品的深加工都不是发生在发达国家,而是发生在发展中国家,但是利润大部分却是流入发达国家的。所以,全球化背景下的剪刀差也并不是所谓深加工产品和初级产品之间的价格问题。而是发达国家资本家将不发达国家工人创造的价值通过帝国主义的霸权收入囊中的过程。
说得准确一点,所谓全球化实际上就是新自由主义框架下的全球经济秩序。而WTO也正是为着维护这个秩序而产生的,这样一种新自由主义框架下的全球经济秩序是否符合生产社会化的要求,我是存疑的。因为,伴随着全球化的展开,全球经济的增长率却是从1960年代的3.5%降至1980年代的1.4%和1990年代的1.1%以及2000年以来的1%。
我们反对经济全球化,并不是反对全球经济的普遍交往和互补,而是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导下的全球不平等的经济交往。我们认为存在另外一种全球经济交往,就是发达国家以自己的先进技术扶助不发达国家共同发展,双方平等互补的全球经济交往。
我们不是要以经济封闭来替代使得南北差距加深的经济全球化,而是要以另一种更加进步的全球经济普遍交往来超越这种不合理的全球化。U86的前提完全是承认资本主义当下秩序。但我们的出发点确是以颠覆和否定当下资本主义秩序为基本立脚点。立脚点不同,自然价值判断上不同。

论坛原帖:http://www.cccpism.com/bbs/viewthread.php?tid=15514&highlight=

 


Copyright 2012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