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战神原创】谈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如何向共产主义的演进与真伪社会主义

关于这个命题。个人首先要考虑一下决定这个命题成立与否的最基本前提和客观规律。那就是生产力同生产关系的辩证关系,同时还要考虑作为决定一种制度性质的标准,那就是阶级矛盾和所有制。在这些基础上,我们来看待“资、社、共”三者关系及过渡关系的命题,我们能看到什么呢?

从生产力的角度,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共的生产关系要求的生产力是远高于资的,同时不仅生产力要高,还需要有与之配套的社会意识。而资的生产力具有比封等更为高的生产力水平,从这个角度更为接近于共,但是其社会意识是落后的,通封等之前的社会制度没有区别,都是建立在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剥削的基础上的。而从马克思主义在地球上100多年的实践来看,之前没有(之后也许会有)从资的制度直接向共演变的案例(巴黎公社不能算,虽然其是内源性演变,因为其只能算是一个起义,其没有建立自上而下的社会管理系统和国家架构。东德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不能算,因为他们是外源型的,说不好听的就是傀儡国,没有产生自己的符合自身需要的经济社会管理体系),无论是苏联、古巴还是越南、老挝、朝鲜,都是建立在封建制或半殖半封的基础之上。在这个角度上,相当于生产关系与生产力水平形成了脱节,差了一个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展生产力的环节。根据客观规律生产力必须迎头赶上,否则共的生产关系只能是临时性的,这种生产关系的崩溃和问题则是长期性的,苏联的“战时共产主义”的得失问题就是典型案例。因此,要想生产关系不倒退,那么就要发展生产力,这也是列宁用“新经济政策”应对“战时共产主义”问题取得成功的伟大之处。从这个角度来说,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核心问题在于生产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从生产力角度来说,美国算是全世界最接近共产主义的国家了。

当然,这只是玩笑,回到现实,现实是这些建立无产阶级政权的国家都是需要补生产力这一课的,不补课的话国民经济出问题老百姓没饭吃就让你下课。所以在实践中各种各样已发展生产力为目标的过渡型制度出现了,这些制度被冠以了社会主义的名字。在此我们暂且不说这些是真社会主义还是假社会主义,首先明确的是,社会主义是一种过渡型制度,这个没问题。既然是过渡型制度,那么他必然出现在需要过渡的地方,但是他不是必须横亘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鸿沟,最多算是充分而不必要条件,是可有可无的,生产力落后于生产关系的需要,生产力已经适应生产关系的则不需要,不是必须有的,我们认为必须有只不过是截至目前为止的实践中所有国家都需要补课而已,没出现过并不代表不可能有。必须经历社会主义甚至于初级阶段,包括那个发达社会主义阶段,都是意识形态宣传的需要。

下面我们结合阶级矛盾和所有制再说说,社会主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社会主义这个名词从马恩嘴里明确的发布最早是出现在共产主义宣言里,资本论里有没有我不好说,社会主义所代表的一些现象早于共产主义这个名词是肯定的,甚至于社会主义这个名词早于资本主义这个词出现的时间也是有据可查的。同时在马恩嘴里说出来的社会主义也不是至少不仅仅是1917之后各国所说的各种“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包含很多,至少在《共产党宣言》后半部分里提到的就有什么封建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等等,应有尽有。各种社会主义,但是没有一个是好主义,但都被称为社会主义。连臭名昭著的纳粹法西斯主义希特勒也说自己是一种“国家社会主义”。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各种社会主义前面都有定语,是“XX社会主义”包括我们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也是科学社会主义。从这个角度来说,“社会主义”只是一个中性词而已,他包含各种社会主义,也包括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也是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实践中发明的新名词,不会是从马恩他老人家嘴里说出来的。在这里多说一句,现在有些搜索引擎和百科里写着,“科学社会主义也就是科学共产主义”这绝对是荒谬无知的,马克思他老人家要的是共产主义,从来也没要过社会主义,要不为啥是共产党而不是社会党,更何况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在后来的历史中扮演什么角色,我想大家比我更清楚。回归正题,既然这样的话,社会主义本事一个中性词汇,经过意识形态的宣传后变成了“社会主义就是好主义”我想在这方面是要有所认知的,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是“好主义”,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是“坏主义”我们辨别则需要从阶级矛盾和所有制说起

首先阶级矛盾存在于阶级社会,贯穿始终,可以说是除原始社会外,知道共产主义之前阶级矛盾都是存在的。因为只要有阶级利益不均等就存在着阶级间的矛盾。以资本主义社会为代表的阶级社会存在及发展的基础就是阶级剥削,可以说,从奴隶制社会起,生产力的发展是通过剥削的过程来实现的。同样,榨取剩余价值也是剥削的一种形式,就其本质而言与奴隶主剥削努力,地主剥削佃农没有实质性区别。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技术进步是如何实现的呢?同样,剥削与所有制不可划分,正式因为所有制形式决定了不同阶级对于生产资料的占有,进而导致了阶级利益均衡,进而产生了矛盾与剥削。因此,两者实际就决定社会的形态。现在提起所有制,多数人会认为是说土地的私有还是国有,其实这还是停留在全封和半封时代意识产物,因为那时候的主要生产资料就是土地。随着技术发展与进步,到今日公有制所包含的内容早已应该不仅仅为土地了。因此我们来看待各种社会主义的时候,不能依旧用老的眼光和历史环境去衡量。因此,衡量社会主义这个词汇,判断各种社会主义的性质看的不仅是名字,更要分析他的实质。可以说:有的社会主义是姓“资”的,有的资本主义是姓“社”的,“资”和“社”之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水火不容,无法调和的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因为他们本质上是有根本差异的。共产主义同社会主义之间的矛盾也是存在的,因为但是可以调和的,因为主体方向是一致与传承的,这也是相对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优越之处。如果按照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从实质上两种制度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将生产力提升到与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相匹配的水平上来”

前面说了不少,总结一下。首先社会主义作为一种过渡形态,只是一个过程,不是必然结果,这个阶段是否存在取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共产主义事业落地生根的环境和土壤,即生产力。生产力需要补课那就需要社会主义阶段,生产力不需要补课那就不需要社会主义阶段。对于社会主义性质问题,同样是提升生产力,方式方法的不同决定了社会主义的性质与命运。一则,需要强调的是不是所有社会主义都是红的好的,也有蓝的黑的坏的。社会主义只是中性词而已,既不能恶魔化也不能神化。如何让社会主义保持红色,需要在经济体制,社会管理等多方面的系统化支持,体系是复杂的,但是判断标准是简单的,就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代表的是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当其代表的变成了一小撮人的利益时,那么这个社会主义就变成黑的坏的,姓了资变了质。苏联前期,中后期截然不同的状态恰恰印证了这一点,其最后的结局更印证了:无论开始的时候你是多么的先进,如果不能保持,中途开始变质,开始违背历史发展的潮流,开始偏离走社会主义的这条路,那么结局只能是去走另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阶段。(同理资本主义走不通了也的到社会主义)世界各国的实践都印证了这点。(包括在封建制向资本主义制度过渡的阶段,同理可证,变质的资本主义依旧是封建制)

因此,wooden530同志所提到的演进规律需要进行微调,从之前几百年的实践经验来看可以调整如下:


这种演进状态从历史年次及理论出现时间角度也可以说的通,在此方面不做展开,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利用事件年表和世界史来进行对照。社会主义可以作为一种无产阶级领导的实现生产力水平向共产主义制度需要靠拢的社会主义制度,目的都使生产力达到匹配共产主义的水平,实现过渡。目标一致,但是过程截然相反,社会主义代表广大人民利益;资本主义代表一小撮的统治阶级利益。社会主义公有制,资本主义私有制等等。当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有可能出现互相演变,苏联灭亡后变成了资本主义,虽然也是带有寡头垄断等封建制遗存,虽然人民处境和经济生活较之苏联时代开了巨大的倒车,但是比较沙皇时代而言,苏联的几十年建设使其从内外两个方面无论是生产力还是生产关系都大大的优于沙皇时代。也许这就是哲学中螺旋上升理论的一个体现。同时,当今世界,特别是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欧美资本主义强国用来缓和社会矛盾和解决经济危机的做法,越来越引入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和<资本论>中的内容和精华,人民意识也有所觉醒。这也是螺旋上升的另一个体现。相信最终的阶级矛盾会变成一小撮经营统治阶级与全球民众的矛盾,最终以见光死的形式消灭这个阶级,实现全球建成共产主义。

 




社会主义阶段本不存在,之所以出现这一阶段是因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实践中发现,这些实践国家虽然在阶级基础和政权上实现了,也就是在生产关系可以实现共产主义,但是在生产力方面却同共产主义的要求相差很远,而根据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客观规律,那么只能依靠调整生产关系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直至生产力发展到能够适应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水平。因此,从生产力角度来说,社会主义阶段生产关系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之于封建生产关系而言,都是一个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过程,都是生产力上升的过程,从共产主义阶段回望的话,他们解决的都是如何让生产力发展到可以作为共产主义生产关系存在基础的高度。解决的都是发展生产力的问题。那么二者的区别在哪,他们同样解决生产力问题,我们如何辨别他们,如果看待他们的孰优孰劣呢。


首先从字面角度,资本主义重的是“资本”,即资本在经济社会中的重要地位,资产阶级通过资本的积累和聚集,实现社会的资源配置不均衡,从而奴役剥削人民大众,通过剥削剩余价值的过程来赚取利润实现统治,同时,资本家受利益驱使,在市场激烈竞争中,不断技术创新,提高劳动生产效率,从而实现了生产力的发展。可以说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条件下的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是带有巨大代价的,这种代价中有人民的血汗、巨大的浪费与环境破坏,被奴役人民的苦难。这种发展是带血的发展,是建立在剥削基础上得,是建立在本国人民,其他地区人民,乃至全人类的代价之上的生产力发展之路。
而社会主义重的是“社会”,即国家通过制定合理的计划(当然,在历史已有的实践中受计划制定者的历史局限性,当时国际形势等多方面因素,计划在很多时候不是最为合理,也导致了付出巨大代价,这点不可否认,关于此点,在后面会有专门的内容)综合调动社会资源,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通过优化配置,最大化的发挥资源效率,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从而实现经济社会的整体运转。在不断优化的各类资源配置过程中,实现生产力和劳动效率的提升,从而实现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条件下的生产力发展,是建立在综合调动社会资源之上的,而不是建立在剥削基础之上的,是全体人民共同劳动、共同作用的结果,是一种真正和谐的生产力发展之路。
虽然从生产力的角度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可以算是殊途同归,但是他们走的是截然相反的两条道路,资本主义靠的是少部分人剥削统治大多数人,在榨取剩余价值中实现生产力发展。社会主义靠的合理计划调动全社会资源集中力量,在资源优化配置中实现生产力发展。这样,辨别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的基本标准就不难理解了,那就是这种生产关系中的既得利者到底是少数人还是全体民众。如果本质是由少数人转向多数人,就由资姓社,由多数人转向少数人,则由社姓资,这与外在的名字或者与类似国家资本主义和北欧高税赋高福利等等的表象没有任何联系,判定标准需要搞清本质情况,真正的得利者是谁,利益分配是否真正均衡,有没有争利现象。
对于苏联这一实践中后期的问题及解体,我的看法是,开着社会主义的车走了资本主义的路。实质早已退化,并非戈氏一人之过,他只是量变到达质变的节点而已,这样的叛徒能爬上最高点同样也说明了这个问题。接前文所说,从苏联的问题引发了一个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利弊问题,对于市场经济的定义比较混乱,也受意识形态宣传的影响比较大,在这里我不展开,要说的是,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是一种市场经济、铁托的工人自制也是一种市场经济,杜布切克的经济改革也是一种市场经济,当然先进的各种特色也是一种市场经济。。。。。。这些市场经济到底姓资还是姓社不是由主导者和宣传说了算,而是要从其实际的受益者来分析,目的是一致的发展生产力,但是过程、手段以及人民群众付出的代价和感受,则是千差万别的,甚至是截然相对的。而计划经济中,合理的计划可以通过调动全部社会资源通过全民的共同劳动在优化中实现生产力的发展。


但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政治经济学以及演化而生的计划经济理论中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被忽视或者说没有解决,那就是“人”的因素。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社会中,“需要每个人都要有高度的集体主义思想和高尚的道德品质”,“在生产资料极大丰富后人性中贪婪和私欲将会被克服”。计划经济理论作为配套的生产关系也是基于的这一思想,无论是经济管理构成中的“计划制定者”还是社会管理过程中的“政权组织形式”。在目前的所有社会主义实践中采取都是集权式的管理机制,即“计划委员会”、“主席团”、“执行委员会”等少数群体进行计划制定和决策。这样一方面对于纵览全局综合调动全社会资源集中力量办大事无疑是有无以伦比的优势的,也是社会主义优越性所在,但另一方面,由于计划经济体制和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决策者的决策会多整个经济社会造成巨大影响,就对决策者本身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对其的世界观、政治经济素养、个人品质乃至精力健康等全方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在社会主义实践中,可以发现,“完人”是不存在的,任何人也逃不出历史的局限性与阶级的局限性,同时一国建成社会主义也决定着国家利益国际环境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本身的影响。同时这种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缺乏有效的群众监督,守业的领导人们由于没有开创精力,也就不能充分认识广大人民群众在建立社会主义国家和开创共产主义事业中的重大作用。。。。等等原因使得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后的一段时期后,出现位于计划经济体系系统顶端的决策者们脱离群众,脱离马克思主义,开始利用特权谋取私利,而他们的行为,由于计划经济的传导机制对整个社会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极大危害,恶性循环,最终导致亡党亡国或者将广大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国家变成了家族王朝,出现了蜕变。可以说从最高层的决策集体开始转向私利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社会主义阶段就仅仅变成了一种说法,一个名词。


有的同志提出了社会主义“保质期”说法,这个说法是恰当的,但是其变质的必然结果我认为则是不准确的。“保质期”换种说法就是“能否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前面已经叙述了很多,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最大的区别就是生产力的发展由谁主导?生产力发展的成果由谁享受?生产力发展的代价由谁承受?如果这个生产力的发展一直是人民群众主导、成果由最广大人民群众享受、生产力发展的代价是由整个社会承担而非依靠阶级剥削,那么这个社会主义的保质期将会是永远,一直到生产力发展到足以产生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物质水平。否则,只要出现了特权谋私、出现了阶级剥削和经济发展成果分配的不均衡等现象,那么就足以说明这个社会主义发生了蜕变和转向。苏联的70年代-80年代就是典型案例,虽然那时候的苏联国家强盛,但是在千里长堤表面的固若金汤下,掩盖不了条条蚁穴,亡党亡国在此时已经埋下了祸根,经济社会管理体系脱离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国家的强盛在历史长河中也是昙花一现。而决策层缺乏有效的人民监督,则使得出现的蚁穴像肿瘤一样急剧扩散,最终积重难返,大厦崩塌,长堤溃散。

因此,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同样担负着发展生产力的历史使命,共产主义是所有阶级社会的必然未来,这是毋庸置疑的,共产主义事业也是必然会取得成功。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们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到达共产主义,这是需要思考的。共产主义不仅是信仰,更是一种追寻,相信我们追寻的不是这个时代,而是从现在开始,通过我们的努力,通过走一条一直不变质的社会主义道路,让全人类以最小的代价,最小的痛苦,一代一代幸福的最终到达共产主义社会,而不是到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去,在剥削和痛苦中最终挣扎着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中去,同样是抵达一个终点的道路,为什么不能选择一条全人类都幸福的共产主义之路。而彻底断掉那条少数人剥削享受,多数人被剥削痛苦的资本主义之路呢?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共产主义事业,是每个共产主义者追寻的目标。大时代的来临也是历史的必然。我们正处在这一伟大时代的前夜,也许我们这一代人毕其一生也无法见证这一时代的到来,但是,我们现在的点滴的劳动,都是为这个目标的早日到来添砖加瓦。
(全文完)

红色战神
2011年6月7日


红色小珂:但是,真正能够河蟹的社会主义,真的存在么?真正能够存在么?
如果允许私有制的存在,那么权力阶层必然使用手中的权力来为自己谋取私利,愚弄人民,控制人民,致使民主改革寸步难行,甚至“官二代”、“内部招聘”等现象已经出现“权力世袭”的苗头,并且难以控制。最终的结局就是苏联的结局,脱离人民之后被人民抛弃。主意,这种趋向就像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一样,是一种不治之症,不可能有好的解决办法,因为不可能存在有效的监控力量。
如果实行完全共有制,那么以目前的生产力水平,必然会出现严重的束缚生产力的恶果,这已有前车之鉴。
马克思的论断是科学的,真正的共产主义,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同步实现。

很多资料显示,列宁虽然是强大的苏联的缔造者,是“社会主义在帝国主义链条最薄弱的环节率先实现”理论的创造者。但是在列宁的晚年,他仍然发现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存在很多不可解决的问题,不是困难,而是根本无解,因此列宁为此苦恼不已。
? ? 也许未来的历史可以告诉人们——社会主义跟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一样,是有终点、有寿命的,但它的终点却并不是共产主义。


CCCPKA: 苏联后来也有些违背马列主义原则的东西,即使是在戈尔巴乔夫之前。主要应该还是体现在官僚主义习气比较严重。
但是要看到,苏联虽然有一些违背马列主义原则的做法,但是与天朝的河蟹相比,有本质的不同。天朝的河蟹,现在是人所共知了,经济上基本上是bureaucratic capitalism,劳动者从老毛时期的被解放变成现在的“某国特色社会主义(或者是某某初级阶段)”旗号下的真正的被剥削,生活越来越保障,贫富分化越来越悬殊,国门打开了,西方资本与资产阶级思想大量渗透,致使经济上更“与国际接轨”(实质是输入资本,输入奴役),从而意识形态上也更revisionism化,人民的思想更加混乱,形形色色反动思潮泛滥,道德沦丧。而当时苏联相比之下则不同,苏联虽然有很多上层的弊端,比如官僚主义习气严重,意识形态上有出现过赫鲁晓夫“全民党、全民国家”之类的理论,勃列日涅夫后期有些特权官僚形成,部分官僚脱离群众等,但是苏联的体制却是为下层劳动者服务的,让劳动者真正享受比较高的福利,在就业、教育、医疗、住房等基本生活方面保障体系在全世界都是无可比拟的,贫富分化相比当时西方世界和今天某国都明显小得多,而且在苏斯洛夫控制意识形态的时候,还是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应该说,苏联的问题,主要是出在上层,而对下层,她基本上还是相当好的,这一点,我认为是苏联与当今天朝的最本质区别。当然,苏联由于其上层的原因,特别是官僚主义,埋葬了这个为劳动者服务的社会主义制度。


红色小珂:总结一下一些规律性的现象:
1.社会主义国家都是由较为贫穷、落后的国家经过革命形成的。
2.社会主义制度在建立初期的若干年里,是能够极大的促进生产力的发展的。
3.社会主义制度总是或明或暗的伴随权力主义,很难实现民主。
4.社会主义国家的巨变、灭亡,实质上总是由权力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转变,当权者往往变成资本家。
红色小珂: 由此可以想到:??
1.社会主义制度起初极大的解放了生产力,使一些贫穷落后的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由封建的或封建性质的社会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创造物质条件。
2.社会主义国家在经过一段时期基础建设之后,要么发生巨变而灭亡,要么变成“国家资本主义”或“国家管理下的资本主义”,否则就将继续贫穷落后(如朝鲜)。
3.社会主义国家的管理者行使管理和分配的权力,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两者看似不同,但实质上拥有权力和占有生产资料都可以形成对劳动者的剥削,本质上是一样的。
4.苏联的上层卫生么要努力是苏联解体?不言而喻,拥有权力者虽可占有财富,但权力不易世袭,而金钱或财产、产业则可继承,那么就不如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而建立资本主义制度,从而直接占有财富。
5.可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制度存在一定的“保质期”,即一定时期内可发展本国的经济。但保质期一过,随即跟资本主义已无本质的区别了。

最后的尼采: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不是两个平行的社会形态,而是一高一低两个社会发展阶段。我认为,人类近代社会的发展树应该是这样的:

封建社会>带社会主义理想的集权资本主义社会=+-自由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自由世界)

有很多东西,我们跟西方的叫法和倾向性不同。像对于一个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社会形态,我们称之为“社会主义”,更注重公共福利;西方称之为自由世界,更注重个renquan利。但殊途同归,即动机不同,但结果一样。我认为,如果把社会主义理解成和资本主义平行的对立的社会形态的话,那本身,就是把某些自诩的假社会主义社会给正当化了


红色战神回复:社会主义这一说法是怎么产生的。他的作用是什么。马克思他老人家的理论里面的社会主义和我们认为的所谓“社会主义”完全是不同的。如果硬要说主义如何“优越”那也只能是和资本主义自诩的所谓“自由世界”一样,是受了意识形态宣传的影响。

我们如果抛开意识形态的眼镜,站在历史的,人民的角度来说。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角度,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就是一个平行的关系,因为他们都是从封建制度生产关系像共产主义生产关系转变的必经过程和历史发展阶段。如果非要说其高低先后的话,那么甚至于可以说,“社”是排在“资”的后面,因为从历史发展时间顺序马克思主义诞生来讲无论是“空想社会主义”、“巴黎公社”还是《共产主义宣言》与《资本论》从时间和空间来看,都是诞生于资本主义之中,但是其解决的确实封建制度的问题,这是容易造成混乱之所在,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自马克思主义诞生至今,所有的社会主义实践都出现在封建制、殖民地以及半殖民地半封建制社会中,他们共同的特征就是落后的农业文明土壤和地主小农业态。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证明了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制度一样,解决的是封建制落后的生产关系。

在这个角度上他们是平行的,也是殊途同归的。相对资本主义而言,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并不是像意识形态宣传那样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公有制、人民当家做主等等,这只是在生产关系层次的结构特点,是技术问题而不是本质问,社会主义真正的优越性在于:这种制度在发展生产力的过程中,能够使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以最小的痛苦和代价,最大限度的分享到生产力发展的成果。因为与资本主义不同,社会主义生产力发展不是以一小群人剥削一大群人实现的,而是通过优化综合配置全部社会资源,共同劳动获得的。 至于说某些虚伪的、变质的、名存实亡的社会主义。按照平行理论解释的话,社会主义只是意识形态统治工具罢了,本质上已经变质为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资本主义社会,甚至于已经倒退为“家天下“的”X家王朝“。这恰恰证明了资与社的相互转换和回到原点后的重新选择。灭亡资本主义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共产主义,这是由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规律决定的。在此角度,社会主义也必将被共产主义取代。社会主义,不是目标也不是最终结果,而是一条必由之路而已。


 


Copyright 2011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