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苏联主义定义第7题投稿】三十年代的托洛茨基是不是叛徒,是否真的要推番羽苏联——兼论托洛茨基的政治遗产

说到“三十年代的托洛茨基是不是叛徒,是否真的要推番羽苏联”,这个问题乍看上去并不难回答。因为托洛茨基本人曾经多次提出“保卫苏联”的口号,这些口号散见于托洛茨基晚年的一些著作,例如《保卫马克思主义》一书(又名《论苏联的国家性质》)。然而,尽管托洛茨基和斯大林之间的对抗早已尘埃落定,他们孰是孰非这个问题还是很容易激发起严重的分歧乃至分裂,特别是在左派内部。如今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的事业都已烟消云散,斯大林主义被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等继承下来,而托洛茨基派尚存名义上的第四国际,他们前辈的一些言行见于马克思主义文库中。本文将简述托洛茨基主义的来龙去脉,并对托洛茨基的政治遗产作出挂一漏万式的一些评析。

一、二十年代的苏联高层风云

列宁逝世后,俄共(布)内形成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斯大林“三驾马车”式的权力结构。托洛茨基作为列宁时代的二号领导人,被排挤出权力中心。这种状况是由多方面因素构成的,列宁本人对托洛茨基的防范和其他领导人对托洛茨基的生疏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前者是由于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前对孟什维克的长期支持,后者则由于托洛茨基长期在海外从事革命工作,缺乏本国官僚强有力的支持。1924年秋,托洛茨基发表《论列宁》和《十月的教训》,将自己视为列宁当仁不让的继承者,并言及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在十月革命中的变节行为。这极大地激怒了季、加二人,并使天平进一步朝远离托洛茨基的方向倾斜。不久之后,《真理报》公开披露托洛茨基和列宁在十月革命前的矛盾,1925年1月,俄共(布)中央全会通过《关于托洛茨基的言论的决议》。批评他“企图用托洛茨基主义来偷换列宁主义”,解除托洛茨基陆海军人民委员和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赋闲四个月后,改任电气技术发展局局长兼工业与技术委员会主席。

在另一条战线上,托洛茨基也与俄共(布)内其他领导人发生严重的分歧。自十月革命后,党内要求民主的声音不绝如缕,最早可以追溯到1919年的民主集中派,他们认为党内缺乏民主,要求实现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而非党的专政。1920年施略普尼柯夫和柯伦泰的工人反对派要求给予工会更大的民主权利,并减少官僚对工会的影响。尽管民主集中派和工人反对派随新经济政策的建立而受到批判,然而随着新经济政策中官僚习气的日益加深,党内的不同观点逐渐发展壮大起来。1923年,俄共(布)内的两个秘密团体“工人的真理”和“工人组”被侦破。同年8月,托洛茨基向党内写信,将此归咎于党内民主的缺乏,并得到一些同事的支持。10月,以普列奥布拉任斯基为首的46人向俄共(布)中央递交《46人声明》,对苏联的政治经济形势表示严重担忧,并提出两点批评:一、苏联经济自从新经济政策以来缺乏计划,面临崩溃的风险;二、干部喜欢提拔圈内人,形成山头林立的局面。以托洛茨基和46人为中心的左派反对派形成了。

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逐渐加入到反对派的队伍。1925年9 月,季诺维也夫发表《列宁主义》一书,申述自己对列宁主义理论及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看法。首次明确提出“一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的论断,并批评新经济政策对富农过于宽容,认为它不能通向社会主义,只能通向国家资本主义。普列奥布拉任斯基于次年著成《新经济学》一书,主张向富农征税以完成工业原始积累,并描述了在生产率提高的条件下,工业积累增加、工资提高、物价下降这三者同时实现的理想的经济增长模式。以要求计划经济和党内民主为主旨的联合反对派就此形成。在他们的对立面则是斯大林、布哈林、李可夫为首的中央多数派,他们主张维持新经济政策的现状,布哈林提出“乌龟速度”的口号,斯大林则主张“一国建成社会主义”。两派之间的对抗已经在所难免。

联合反对派在随后的几年中逐渐失势,季、加二人被迫妥协。然而1928年,富农的广泛抗税给苏联government推行的新经济政策敲响了警钟。才与联合反对派对抗胜利的斯大林决定抛弃布哈林、李可夫等人,开始进行托洛茨基等人曾倡导的“超工业化”。苏联突飞猛进的30年代开始。1929年,托洛茨基被苏联government驱逐出境,随后流亡土耳其、法国、挪威、墨西哥,直到在墨西哥被斯大林派刺客暗杀。

二、托洛茨基的流亡生涯

在流亡中,托洛茨基坚持“不断革命”的观点,在1928年著成《不断革命论》一书,主张俄国革命成功之后,要在世界更多地区掀起更广泛的革命。这和斯大林“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思想针锋相对。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西方各国普遍存在力量较强的左派政党和工人组织,世界革命应该不是不可行的。当今的形势已经发生显著变化,暂不评论。

30年代初期,德国的法西斯主义异军突起。托洛茨基于1931年撰成《德国,国际局势的关键》,对德国政局,特别是德国共产党予以高度关注,并指出法西斯主义者上台后必定对苏联发动战争。同时对苏联government袖手旁观的行为予以抨击。遗憾的是,苏联government与纳粹德国长期保持友好关系,直到纳粹德国最终在1941年向苏联发起大规模进攻。

在法国,斯大林与赖伐尔于1935年签订《苏法互助条约》,采用“人民阵线”的阶级合作政策。“人民阵线”的人民甚至包括“进步”的资产阶级。法共与社民党合流,1936年5月大选,人民阵线获胜,大规模罢工开始。人民阵线的领导人采取妥协态度,亲斯大林的法共总书记多列士公开宣称“人民阵线不是革命”,并劝导工人,“目前的问题还不是如何取得政权的问题。大家知道,我们的目标仍然是建立一个工农兵苏维埃的法兰西共和国。但是,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因此,“必须善于结束罢工”。法国革命进入低潮。

“从1936年7月到1937年5月,几百万西班牙工人把自己武装起来,成为反对佛朗哥的主力,他们将城市产业与交通工具集体化,并建立起苏维埃工人政权的雏形——遍地开花的地方委员会;武装工人把地主赶跑,将土地公有化,因而得到了占国民十分之七的贫困农民的支持。社会变革不仅是一夜间废除了地主和老板的私有产权,而且还在工人民兵与工人管理社会的实验中逐渐酝酿着民主平等的新社会风气乃至集体主义价值观。”遗憾的是,斯大林派继续走“人民阵线”政策,在工人拒绝与之合作后甚至与右翼社民派和佛朗哥派合流,在五月巷战中公开镇压工人。最终佛朗哥上台,西班牙革命形势一去不返。

为应对新的革命形势,托洛茨基于1938年创立第四国际,在会议上发表演讲,预言第三国际只有十年的寿命。实际上,第三国际在其后只存在了五年。尽管如此,由于受到西方国家和苏联的联合打压,第四国际没能起到作用,托洛茨基世界革命的设想也落了空。

1936年,托洛茨基著成《被背叛的革命》一书,谴责苏联government背叛社会主义革命的行为,并严厉抨击苏联的官僚化。历史地看,托洛茨基的很多预言都是站得住脚的。托洛茨基指出,“斯大林主义官僚,不是别的,正是资产阶级复辟的第一阶段”,“官僚内部的革命分子只是极小的少数,他们消极地反映着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利益。不断生长的法西斯反革命分子,以更大的一贯性来表现世界帝国主义的利益。这些准备充当买办角色的候补人,并不是毫无理由的,认为新的统治层只有在同化于‘西方文明’,即同化于资本主义的名义之下抛弃国有化,集体化和对外贸易的独占权,才能保证他们的特权地位。在这两极之间还有一些中间的散漫的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自由派的倾向,这些倾向都以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为归趋”。这一预言无疑含有极大的真理成分。在西方国家,抱着自由主义教条的哈耶克们认为苏联会在无以复加的极权主义中灭亡,现实主义的苏联研究者例如中情局,则认为苏联有强大的自我维持能力(见《帝国的消亡》p146)。苏联在解体后尚且避免了经济的彻底殖民化,而在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如东欧国家、越南等,本国官僚对内镇压、对外投降,为跨国公司充当马前卒,国家陷入更惨痛的民不聊生之境。通过托洛茨基的评判来分析当今“转轨国家”的政治经济形势,仍然是有必要而且有益的。(按:托洛茨基对苏联体制似乎更多的停留在批判上,而少有建设性的意见。二十年代包括托洛茨基在内的联合反对派曾经支持工人阶级的直接民主,然而到现在为止,似乎很少有国家能做到这一点。)

在对苏联的定性上,托洛茨基一方面指出其日益加深的复辟性,将苏联称为“堕落的工人国家”,一方面肯定其尚存的革命性,并提出“社会主义万岁!国际革命万岁!打倒斯大林!”的口号,甚至提出“无条件地保卫苏联”。然而这样的口号给他的支持者带来极大的思想混乱。在三十年代后期,托洛茨基的许多支持者纷纷放弃托洛茨基主义,并指责托洛茨基在镇压喀琅施塔得水兵暴动事件中的责任问题。这给托洛茨基的晚年生活蒙上进一层的阴影。1940年8月,托洛茨基被苏联government指派的刺客拉蒙•麦卡德暗杀,终年61岁。

三、托洛茨基的政治遗产

作为一位经历复杂的革命家,托洛茨基给后人留下丰富的政治遗产。他的许多正确观点已如前文所述,下面主要分析他的失败原因。

在苏联革命家中,托洛茨基无疑是最富有学者气息的一位。他不但著作等身,而且也与众多西方文学家、艺术家保持密切交往。然而,这从某种程度上促成了托洛茨基的失败。从托洛茨基的生平看,他所持的观点经常互相矛盾:在二月革命前支持孟什维克,在二月革命后支持布尔什维克;在苏俄建国初年主张废除战时经济政策,在新经济政策实行后又主张超工业化;在十月革命和苏联内战中严厉镇压反对派,在苏联内战后又转而反对官僚主义;晚年一面反对斯大林,一面号召支持者“保卫苏联”,并为苏芬战争辩护。只有不断革命论是托洛茨基始终坚持的,然而从现在国际共运的极端衰势来看,在一国发动社会主义革命尚且不易,遑论全世界。应当承认托洛茨基的见解中有很多是顺应当时的革命形势提出的,非但没有自相矛盾,还领先了时代潮流。然而现实是,“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简明、重复的口号更容易得到支持者的追随。另一方面,托洛茨基本人观点的多变也给其理论的连贯性带来严重问题,以至于让人难以概括什么才是真正的托洛茨基主义。在托洛茨基去世后,托洛茨基主义者仍然为一些琐碎的理论问题争辩不休,进一步削弱了托洛茨基主义的声望。历史证明,一切流于空谈的革命都注定失败。

让我们分析托洛茨基本人的性格。在历史上,“托洛茨基脱离群众”这种观点很有市场,但是事实并不这么简单。托洛茨基无论在1905年革命、十月革命还是内战中,都体现了出色的领导才能和动员能力。作为筚路蓝缕开创事业的革命家,托洛茨基是当之无愧的。然而论办公室政治,托洛茨基显然不是他的同事们的对手。托洛茨基高估了列宁对他的信任,事实上,列宁对功高震主的托洛茨基的疑惧从未完全解除,托洛茨基若想掌控最高权力,除在列宁生前及时发动军事政变外别无他途。列宁去世后,“三驾马车”的权力格局已经形成,托洛茨基不久被解除军权,从此只能转入办公室斗争。然而托洛茨基的纵横捭阖之术显然远逊于斯大林;他没有铁杆的支持者。联合反对派中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已如前述;即便被称为托派的普列奥布拉任斯基也不是托洛茨基的忠实支持者,最终还是选择向斯大林妥协。皮埃尔•博鲁埃对托洛茨基的性格评价是“在客气礼貌中保持的某种高傲的距离”。伊萨克•多伊彻则指出,托洛茨基的支持者“大都对他抱着一种过分的敬畏”,很少将革命付诸行动。从现有的历史资料看,斯大林的性格并不比托洛茨基更和蔼可亲,但是在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等老布尔什维克眼中,更具现实主义的斯大林显然比思维天马行空的托洛茨基更值得信任。托洛茨基的文人性格最终葬送了他的革命事业。

四、无产者如何联合起来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曾有一句名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然而时隔近两个世纪,世界共运非但没有胜利,反而陷入空前的低潮。非但如此,社会主义阵营内部还发生了三次损失惨重的分裂:第一次是右翼社民党人的公开变节,第二次是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分裂,第三次则是苏联与某国的分裂。因此现在重温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名言,实在是很有深意的。

虽然如此,形势却经常是人所无法左右的。对于已经变节的无产者,例如魏玛共和国总理艾伯特之流的工痞,再谈“联合”只能是与虎谋皮。然而一味计较意识形态的细枝末节,又会使无产阶级的力量处于分散,不利于无产阶级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然而什么是事关成败的根本问题,什么是细节问题,这只有靠历史去检验,当事人很难下出判断。应该承认,在排挤托洛茨基方面,斯大林的考虑更多出于权力斗争的需要,而非革命。如果托洛茨基背叛革命,他完全可以和右翼社民党人同流合污,在资产阶级government中谋取高官厚禄。然而事实正好相反,托洛茨基被西方各国视若仇寇,最终勉强在左派治下的墨西哥获得政治避难资格。从现存的史料来看,认为托洛茨基没有背叛革命,是基本恰当的。

至于当今的左派为斯大林和托洛茨基之间的是非辩论,则是大可不必。无论如何,“不断革命论”和“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在当下都只能是远景。说到底,无产者如何才能联合起来推番羽资产阶级的强权统治,还是要靠实践来证明。

精彩回复:
朱可夫勋章:荷马史诗《伊利亚特》里面有个卡桑德拉公主,因为受到诅咒,处于一种痛苦的境地:一方面她被赋予能够预卜未来的能力,一方面又因诅咒而不能得到族人对她预言的信任。实在是悲剧。
但是继续延伸思考一下,公主虽然可以预言,但是她能提剑上阵对抗阿基里斯和俄底修斯吗?

武装的先知:托洛茨基同志的思想很显然是有极大的理想性的,这也正是文章中所说的思想不连贯的原因之一,也正是因为他的支持者对这样的思想难以理解,就造成了后来托派的严重分裂。

1950625:你说托洛茨基功高震主引起列宁的疑惧和防范。请问具体依据是什么?列宁晚年对托洛茨基的不信任主要表现是什么?

BAHR:守门劳保同志的这篇文章相当精彩——简练而全面,有深度、无偏见。我只有一处小建议:文中多处出现“官僚”一词,我觉得似乎应当区别对待,视具体情况分别使用“干部”、“有官僚习气的干部”、“官僚化的干部”和“官僚”,增添一些层次递进感。

白马将军:工人民主不是简简单单的嫁接能建立起来的,这种计划式的商品经济下根本不可能直接嫁接工人民主,只有商品经济被消除,人民能彻底的自由流动,消除一切形雇佣劳动的前提下,才能实质工人民主。经济制度是基础,政治体制是上层建筑。

论坛原文:http://www.cccpism.com/bbs/viewthread.php?tid=17027

 

 

 


Copyright 2012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