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苏联主义定义投稿】大国沙文主义还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重论输出革命-安东诺夫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课程论文)

摘要:20世纪后半叶,中苏交恶,中国将苏联称为修正主义沙文主义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并从理论上反对苏联后期式“输出革命”违犯了国际主义原则。受苏联解体的警示,现在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明哲保身,避“输出革命”如瘟疫一般。难道输出革命真的是和大国沙文主义划等号么?国际主义是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世界人民的革命和解放,我们到底应该做什么?输出革命到底是大国沙文主义还是国际主义?如何正确运用输出革命?这是本文所探讨的问题。

关键词:输出革命 国际主义 沙文主义 社会主义 奴役与反奴役

1968年,随着苏军逮捕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第一书记杜布切克,葬送了捷克斯洛伐克改革的“布拉格之春”,china gcd开始称呼苏联为社会帝国主义国家。至此,中国方面将苏联的对外政策彻底定格为“大国沙文主义”。而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中国日益注重国际利益关系的维护,加上国力提升给中国人带来的强烈的民族主义,很多中国人日益将苏联全部历史中的输出革命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归为大国沙文主义,同沙俄侵占中国领土、瓜分波兰一同视为俄国人野蛮侵略的暴行。

列宁曾经教导我们说:“资产阶级的和资产阶级民主的民族主义,口头上承认民族平等,实际上则维护一个民族的某些特权,并且总是力图让‘本’民族获得更大的利益,力图把各民族分得清清楚楚,力图发展民族的特殊性等等。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最喜欢谈‘民族文化’,并且强调把一个民族同另一个民族分开,从而把各个民族的工人分开,用‘民族的口号’来愚弄他们。”(《列宁全集》第19卷第552页)近年来,在很多问题上,国内很多青年常常不能冷静地看待问题,把历史和现今与外国的纠纷都归因于外国,甚至叫嚣要和外国开战,对公平公正分析问题的部分青年,则斥之为汉奸、国贼。我常常比喻这类青年骂着美国人的作风,做着美国人的事。这其实是一种资产阶级弱国自卑心态,见不得别人说自己不好。本质上,还是那种“力图让‘本’民族获得更大的利益,力图把各民族分得清清楚楚,力图发展民族的特殊性等等”。这种沙文主义的大民族主义倾向使得重新审视革命时代的输出革命,区分输出革命和大国沙文主义变得尤其重要。这场号称着输出美好、解放和自由的国际主义革命,这场被变质社会主义者玷污成输出奴役和控制的革命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7年,俄国人民率先无法忍受沙皇和其继任者资产阶级对人民的压迫和持续战争的政策发动了起义,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1918年,在德国,在匈牙利,在波兰,人民群众纷纷爆发起义。1920年,资产阶级波兰入侵苏维埃俄国,红军顽强抵抗,并反击到了华沙城下,但由于轻敌冒进,被波军打败。这些列宁时期最重要的输出革命被某些人称为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萌芽。
1921年,蒙古爆发革命,苏赫巴托尔领导蒙古人民配合苏俄红军,赶走了盘踞在库伦的俄国白卫军,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并宣布脱离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1945年,斯大林要求维持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现状。支持蒙古社会主义革命成了苏联大国沙文主义的第二个罪状。
在苏联的影响下,全世界很多地方纷纷爆发革命,有些革命之后加入了苏维埃联盟,有些提出了打倒本国government的口号,有的宣布或者拟宣布独立。这一切,被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作为苏联大国沙文主义干涉他国内政的第三条罪状。

“renquan高于主权”,这是西方掩饰他们干涉他国内政的口号。中国government严厉地批评过西方这种借维护renquan干涉主权的阴谋。但是,中国government从来没有批判过“renquan高于主权”这句话本身,也从来没有提过“主权高于renquan”的民族主义的奇谈怪论。因为一旦过度强调主权,等于要求允许国内胡作非为,纵容再出现希特勒、墨索里尼之流,阿明、皮诺切特之徒,西班牙叛乱、危地马拉政变之祸。混淆人民和government之间的区别,让government强行无条件并永远占据人民意志代表权进而混淆反对government和反对民族的区别,使民族主义沙文化,成为反对社会主义、反对革命的工具,这正是西方资本主义玩惯了的伎俩。第二国际犯了严重的民族沙文主义错误,成为了帝国主义的走狗,无产阶级的叛徒。而后斯大林时代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有很多依旧犯了民族沙文主义错误,把革命作为筹码,把人民利益作为商品交易出卖。在20世纪70年代,苏联在全世界扩张自己的势力,强行建立和收纳新的卫星国。而当中美建交左右,美国支持智利的皮诺切特炮轰总统府,杀死左翼民选总统阿连德,社会主义世界却几乎没有反应,于是智利成了美国资本不挂名的卫星国;所以当东欧苏联混乱的时候,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作壁上观不负责任地“捍卫”国际关系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导致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力量极大的损失……今天我们对智利保持沉默,明天我们对罗马尼亚保持沉默,后天我们对苏联保持沉默……总有一天,我们自己必然会引火上身!

资本主义的本性就是扩张资本,将世界纳入资本的奴役中;而社会主义追求的是人的自由和解放。两种社会制度的较量是血腥的,是你死我活的,无论社会主义是否输出革命,输出自由,资本主义必然输出资本,输出奴役。在世界市场上,资本在20世纪初就已一统全球。对资本主义来说,世界都只是资本的一副棋盘而已,只要有利润,资本就要扩张,资本就会扩张,而奴役也必然跟着扩张。要消除自己的奴役状态,就需要革命;要保障自己不再受奴役,就必须消灭奴役的扩张性;要消灭奴役的扩张性,就必须消灭奴隶主;要消灭奴隶主,就必须输出革命。因为作为奴隶主的,是生命不息扩张不止的资本。

正如资本主义输出资本输出奴役是资本主义和资本的本性,社会主义输出革命也是社会主义革命内在的需要。但问题在于如何输出革命。革命不是苹果,可以硬往别人手里塞。苏军陷入阿富汗泥潭就是很好的例子。苏联后期的很多输出革命是值得我们好好反省的,苏联后期输出革命中的很多所作所为,再经冷战后美国的渲染,变成了妄图控制世界的野心,这严重丑化了社会主义的形象。正如美国现在“输出民主”的形势一样,其中蛮牛式的输出革命一样不得人心。葛兰西说过:在“实际上”把哲学与常识加以区别,以便更好地表明从一个要素到另一个要素地过渡,也许是有益处的;在哲学中,放在第一位的,是个人研究了的思想的轮廓;而在常识中,正相反,则是某一时代和某些人民集体的经过总结的思想的模糊和零散的轮廓。然而,任何哲学都力图成为某一个,哪怕是狭隘的阶层的常识。因此,问题在于形成已具备普遍性或能够普及哲学——这种哲学就会成为具有一贯性和说服个人哲学的力量的更新了的常识;但是,假如哪怕是一瞬间忘掉了必须同“普通人”文化上联系的话,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社会主义最重要的不是体制,而是思想或者说观念。社会主义不是仅仅换了个统治者这么简单,它和其他社会制度改变一样,是一种全新的政治文化、经济文化、社会文化,也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文化。社会主义是人类追求自由平等的新社会思想,当然有强烈的自发性,虽然这种自发性向历次革命一样容易演变成无government主义、恐怖主义和革命不彻底,但是,这种人民的自发革命性是革命的源动力,如果无视人民自发性而强加“社会主义”,那不仅会遭到惨败,而且也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行为。我们输出革命失败的例子例如波尔布特之类的还少么?

输出革命,首先是向被输出地人民传播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思想。换句话说,就是培养革命者去将人民内心革命的自发性调理成自觉性。没有人民的支持,仿佛古希腊神话中的安泰脱离了大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焉能长久?查韦斯的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正是因为查韦斯紧贴群众需求,发动人民革命自发性地教育、保障等一系列措施,才使得2002年反对派军事政变时人民齐聚观花宫迫使军队倒戈,查韦斯复位。没有这样的革命工作,没有这样的群众基础,查韦斯恐怕会重蹈格瓦拉的命运。

当然,人民自身不能单独成为革命的力量。在初步传播革命思想后就要首先形成人民团结的舆论。人民团结地发出声音,是革命拓展的有力保证,是革命舆论夺取社会主流文化的第一步。委内瑞拉至今尚未夺取革命的舆论,舆论已就掌握在大资本家手里,穷人们召开社区会议,电视里看着反对查韦斯诬蔑革命的报道,这对于革命是不利的。要不是有记者专门去委内瑞拉报道,让外界的普通民众了解到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外界还以为查韦斯就是报道中说的“暴君、法西斯、刽子手”。媒体是当代社会最普遍的传播媒介,主要形式包括电视、报纸、电台、网络、广告等等。在当代提倡自由的时代,我们不能强制性关闭反对派媒体,但我们可以通过观众选择的方式将社会最直接的话语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让群众检验媒体,让群众监督我们,这是我们永远保持先进性的有效方式。

第三,输出革命离不开对人民武装建设的支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中国“二七”惨案告诉我们,革命离不开枪。在当代人民武装一般得不到军队士兵的广泛支持,人民武装更离不开输出革命者的支援。中国国民革命时期,正是由于苏联对中国革命government慷慨的军事支援,才保障了国民革命军势如破竹,战无不胜的成绩。如果说上面两条是输出思想建立革命的基础,这一条就是输出资源赋予革命胜利的保障。

最后一条,也是最关键的,避免指令性地在政治、军事、经济、思想方面干预革命。输出革命输出的是革命而不是奴役。赋予革命党的应该是建议、指导和帮助。只要革命党不变质,不分裂,就没有必要插手干预。要时刻牢记输出革命是为了人民解放和人道主义,而不是为了建立一个卫星国。这是输出革命和大国沙文主义的根本性区别。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中国革命,在中国漫长的革命战争中,作为输出革命源头的苏联和共产国际,尽管犯过指手画脚的错误,但始终以引导、建议、劝告、帮助的方式输出革命。在中国革命即将成立的时候,斯大林向china gcd表示了祝贺,为以往出现过的指手画脚道歉,并继续支持china gcd的发展建设。斯大林虽然犯了一些指手画脚的错误,但平心而论,斯大林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不是私利。不仅是对中国,包括对东欧,斯大林对被输出革命的国家总是平等相待(南斯拉夫主要是因为路线问题)。所以,对斯大林从来没有大国沙文主义者之类的评价。而到了苏联后期,苏联对一些国家的很多方面开始强行要求,有时是一副施舍者、太上皇模样,对有些被输出国国家的人民意志置若罔闻。在这时,输出的就不再是革命的先进经验,不再是革命的思想,输出的是思想的控制和打压。于是国际共运中出现中苏交恶,交恶的主要原因不是主权,而是思想的控制与反控制。把革命变质输出的革命者被他的学生所反对了。

输出革命是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个重要课题。社会主义的输出革命,应该是一场基于推进世界革命,促进解放全人类的人道主义国际主义运动,是一场唤起人类思想解放、社会主义思想传播进而唤起人民革命的新启蒙运动。可悲的是,社会主义国家在20世纪后半叶的输出革命,大多变成了控制新卫星国的手段或者和资本主义世界交易的筹码。20世纪后半叶社会主义国家失败的输出革命,明显地显现出社会主义国家的变质和蜕化。因为这种违反国际主义原则的大国沙文主义的“输出革命”,从本质上也是一种输出奴役,是完全违背了社会主义自由和解放的原则的行为。从理论上说,无论是明哲保身地避讳输出革命,还是以服务自身为目的地奴役性革命输出,都是民族沙文主义,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变质的重要标志之一,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灾难。无论如何宣称对社会主义,对人民利益的忠诚,对输出革命的态度和处理始终是最有说服力的试金石之一。

suslov回复: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内部 都始终存在着路线斗争 断章取义引经据典地相互指责 南斯拉夫、匈牙利、捷克的道路到底是否变质、是否该干涉 现在也是众说纷纭;包括我国60年代两个拳头打人的做法到底是什么效果 还是很少见到全面客观的评价 不是极左就是极右 国内所谓左派 很多是民族主义者 炫富也好愤青也好国内无论如何折腾 倒是枪口一致对外

BAHR同志回复:很高兴看到安东同志的处女作!? ? 不成熟、不完美???不要紧。虽说马列斯托毛的高水准常人无法企及,但我们有理由期望安东同志有一天写出红色研究员/教授的水平来——假如信念坚定,那只 是个时间问题。??
关于导师给你穿小鞋的担忧,不是多余。最近得知某同学在海外遭遇无耻右精导师刁难,结果很可能是被迫退学。 因此,安东同志务必多观察,摸清导师脾气——只有确定导师是真马而非河蟹、西狗,才可以大胆开写。
PS 关于输出革命/国际主义的必要性,安东同志能否深化一下?或可引入苏联理论界曾提出的社会主义世界体系概念以及资社两个世界体系对抗的概念。

cz20081331同志回复:从必然性和社会主义国家存在的使命和条件上说,输出革命是必要的。不能把它简单归结为争霸和奴役或者什么“破坏世界和平安定”,毛泽东说过:“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宣言书”,为自己的事业培养和寻找支持者,宣传自己的思想和成绩,宣示自己的信念和决心。虽然目的不同,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势力无论强弱都在不同程度做着类似的价值观输出,社会主义阵营没有必要也绝对不能放弃,否则从即使从现实意义来说,也是一种自废武功和自我否定。
当然,正如本文作者所言,输出革命要注意方式方法,要尊重被输出过人民的选择,指导帮助为主,切不可强制。也要基于本国本党实际,量力而行,有选择地、适当地、及时地进行。避免重蹈苏联后期大国沙文主义和中国六七十年代盲目输出的错误。现实一点说,既要符合社会主义和国际~共~运~的根本利益和发展方向,也要符合本国及本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根本上来说,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利益是一致的,但是由于历史传统、宗教、风俗和经济文化发展状况会有所差异)。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革命的输出者,要重视自身建设,同时尽量少留下可供敌对势力攻击的口实。不可否认,任何国家甚至任何人都不是完美的,都不可避免的存在一定程度的问题,得知此类问题的敌对势力必然会加以利用并添油加醋,歪曲事实。特别是在主流媒体被资本主义势力控制的大环境下,很多颠倒黑白,歪曲历史的东西被用来攻击。加强自身建设既可以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一定程度上闭嘴,也可以让那些心存疑虑者看清潮流,用自己活生生的实例证明什么是进步,什么是正确,也可以揭穿西方资本主义势力假民主自由,真奴役掠夺的阴谋,这比空洞的说教和强制的推广要有效很多。
最后感谢本文作者,楼上各位前辈也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让我一个学医出身,功底不牢的新人看到了希望,现在的舆论环境,确实很难找到一块理性讨论的空间了。

论坛原帖:http://www.cccpism.com/bbs/viewthread.php?tid=9265&extra=page%3D1

 


Copyright 2012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