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

[重要讲话]斯大林和一位苏联主义同志的对谈

 

【按语】这是最近在网上与一位苏联主义同志的对谈。内容比较杂乱松散,属于漫谈性质,以问答形式,基本上围绕着苏联历史展开,也涉及到与苏联有关的历史、文化;由于时间关系,只能定期更新,也欢迎同志们加入发表自己的意见。

问:最近苏联主义论坛改版了,您有什么想法提议吗?

答:最近论坛改版,是一件大好事。米总主持的这几年不容易。我看到核心领导层也增加了不少新人,很好。改版后免去了我科学文化研究所的职务,由瓦总一手抓,我也赞成,这样可以集中精力,搞一些有关苏联和国际共运课题的研究。当然,也有一点小小的建议:一些老同志是不是还是考虑能够列席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事务由米总、瓦总等同志抓,我们放心。中央委员会呢,有一批经过时间考验的老同志参与,应该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问:改版以后,论坛上有两个热点,一个是关于修正主义的,另一个是过于苏联历史评价问题的,您对这两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答:这两个都是大问题。先说第一个。实际上修正主义问题在苏联成立以前就出现了,但是后来是集中在苏联时期,还有中国。修正是中性词,没有倾向性,修正主义就是贬义了,就是对基本路线,基本价值观的调整乃至根本改变,这就成了原则问题了。斯大林有没有修正列宁的东西?当然有,但斯大林是不是修正主义?!

问:那么赫鲁晓夫呢?

答:我还是倾向于认为赫鲁晓夫是修正主义的,或者叫半修正主义。他列宁和斯大林的东西都扬弃了,列宁扬弃得少一点,斯大林扬弃得多一点。但是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多一点,在经济领域有,但有限。至于政治、军事上,我看他修得很少。

问:那为什么赫鲁晓夫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大的修正主义者之一呢?

答:这个要从评判者的角度来看。毛当然认为赫是修正主义,当时一部分在野的共产党也认为他是。你看他们是处于一种什么角度呢?中苏翻脸的时候,解放才十年嘛,相当于苏联内战刚刚结束,搞建设的那一时期。苏联那时是什么情况呢?卫国战争结束已经十五年了,战争创伤至少在表面上看不出了;美国,北约,对他有威胁,但苏联的实力在,美国打不进来嘛;但苏联也打不过去,同时社会主义阵营又处在上升期。这样,当然是走和平竞赛的路线。
对比一下中国,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朝鲜实际上是中国和美国对峙,还有台湾;越南也在打,都是在自己的周边嘛。他有危机感。实力悬殊,中国和美国的实力对比,怎么能够和苏联和美国的比呢?当然中国那时也在搞建设,但为什么搞大跃进,搞反右等等,就是危机感,感到自己的政权不牢固嘛。抗美援朝付出了很大代价。十月革命已经四十多年了,苏联没有这个内部的危机感。因此毛认为赫鲁晓夫搞下去是生死存亡的问题。你看59、60年的一些苏联电影,相当开放了嘛,中国不一样。

问:那实际上可以说是误判了赫鲁晓夫?

答: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赫鲁晓夫打斯大林,很大一部分是建立自己的权威,有功利性质。这和戈尔巴乔夫又不一样了。戈修正主义得不知多厉害,但是最后他是什么结局?苏联搞多党制的后果他肯定是知道的嘛。斯大林晚年的确是搞压制的,赫鲁晓夫要给群众松口气,再建立自己的权威,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思路。经济上搞一点物质刺激,你社会主义不能生活差距比资本主义太大对不对?计划经济、一党制,赫鲁晓夫是不会动的,他也不敢动。匈牙利事件就很清楚嘛。即使没有中国劝说,红军也是要回布达佩斯去的。党内那么多斯大林时代的老同志都在嘛。顶多是时间早晚问题。

问:那么就是误判了,至少从毛的角度。

答:至少可以搞得不太僵。古巴导弹危机后,中苏之间这个结基本上就解不开了。

问:我觉得古巴危机是苏联和美国对抗的一个顶点,后来捷克斯洛伐克事件和阿富汗战争都没达到这个程度。

答:是的。美国在土耳其搞导弹,离开苏联欧洲本土多远?就算是在德国搞,也有一定距离;在南朝鲜和日本搞就更远。古巴离佛罗里达多远?实际上是到美国家门口了。赫鲁晓夫搞的围魏救赵,实际上是朝鲜战争的翻版,你把导弹撤回去,我不打你的古巴。

问:停战了。

答:对,实际上是停战了。但毛不这样看,他认为这是退让嘛,卡斯特罗也是和毛一样的看法。毛认为是修正主义在外交领域的表现。实际上美国是遵守这个停战协定的,苏联解体了他也没有动古巴。当然这里有古巴自身的因素,他们和美国的对抗是有理有节的,现在大家同情古巴的多。
古巴危机实际上就是说,美苏之间不可能大打了,只可能搞和平共处,和平竞赛,也就是冷战。比大家的实力,经济、文化上的,当然还有意识形态的。毛当然是不满意的,你不是搞得西风压倒东风了?毛很看重政治上的东西,不能吃字面上的亏。当然毛也不会主张打到美国去,他实际上还是比较清醒的,就是不能容忍赫鲁晓夫在政治上的退让。那个时候,其实中苏之间还是有交合点的。

问:什么交合点呢?

答:社会主义体制、计划经济、共产党的领导嘛。就算是勃列日涅夫时代,这几个交合点还是在的。69年机场会谈大家都互称同志嘛,你中美再友好,会叫你布什同志、奥巴马同志吗?所以,双方都认为对方是有保留的修正主义!

问:说到勃列日涅夫时代了。当时也说他是修正主义。

答:他也说毛是叛徒嘛,但到底双方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还是兄弟吵架?

问:这很难下结论,很多材料都没有解密。

答:我也是持这个观点。

问:还是谈谈勃列日涅夫吧,我觉得他在苏联历史上的重要性不亚于赫鲁晓夫,他实际上是决定苏联后来命运的人。

答:你的看法很有道理。和平竞赛在赫鲁晓夫时代就打下基调了。说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是衰退的时代,我是不同意的。他还是有感召力的嘛,他的影响到今天还有。美国工人阶级为什么现在那么有组织,工会力量那么强大?还不是因为那时有苏联做参照系?苏联工人有的保障,美国工人也要有嘛。资本家肯定是不同意的,但是有苏联在,他不得不有所顾忌的。我美国的优越性在那儿啊?于是就让步,搞跨行业的总工会,福利等等。要是没有苏联,情况会怎么样?现在美国一部分工人没有保障,但大工会会员还是有讨价还价能力的。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是有实力的,他摆在那里,你资本家不得不有所顾忌的。
因此我觉得勃列日涅夫时代的意识形态工作,在80年代前还是有成效的。至于经济上,他和美国竞争,没有赶上,但不能说是失败。你美国什么工业基础?本土除了南北战争没有大打过。客观的讲,苏联城市居民生活水平是美国的一半,农村是美国的三分之一。农村不说,你城市生活水平是美国的一半,已经很了不起啦!具体来讲是什么?就是你美国人开大车,我开一小的莫斯科人;你美国人住大屋,我莫斯科住公寓,但我郊区还有小别墅。不都是有车有房嘛!最主要的是美国人得着这些完全靠没保障的市场经济,我得来是靠计划经济,这就是苏联的长处嘛!两种经济模式不能硬性对比,什么GDP啊,什么购买力啊,经济模式一样可以比,不一样不能比的。

邬拉努:“答:是的。美国在土耳其搞导弹,离开苏联欧洲本土多远?就算是在德国搞,也有一定距离;在南朝鲜和日本搞就更远。古巴离佛罗里达多远?实际上是到美国家门口了。赫鲁晓夫搞的围魏救赵,实际上是朝鲜战争的翻版,你把导弹撤回去,我不打你的古巴。”
怎么看都象是为美帝辩护的样子。这对古巴核危机的谈论既不提当时历史环境(1961年4月美帝策划并支持的吉隆滩入侵失败后,美国军事入侵古巴的危险增加了),同时就忽去了苏联行动保卫古巴革命的意义(虽然苏联行动是否正确可商榷)。谈论中,美帝对古巴的威胁被掩盖了,看到的是苏联对美国的核威胁。
另外美国在与苏联接壤的土耳其布署核导弹,楼主不谈美国将核导弹布署在苏联家门口,却将苏在与美有一海峡相隔的古巴布署核导弹说成是“实际上是到美国家门口了”。给人一印象:美对苏核威胁小,苏对美核威胁大。将我引用的那部分贴在其他论坛,人们会认为是一个亲美反苏人士写的。

问:乌拉努同志似乎对古巴导弹危机有不同看法...

答:这个问题可以再简单谈一下。
乌拉努同志的意思大体就是说把导弹放到美国家门口那个提法不妥当。虽然当时是和平共处,和平竞赛,但还是冷战嘛。有机会我还是要搞你一下子嘛!否则怎么会有匈牙利事件、波兹南事件呢?还有就是乌拉努同志提到的猪湾事件。美国导弹不在苏联家门口,但是在华约的家门口。这里不存在亲那个的问题。那个时候苏联和美国都是有全球战略的,一个扩张,一个遏制嘛。社会主义阵营在壮大,美国只能遏制。放到美国家门口,大好事啊!你现在能放吗?朝鲜离美国本土什么距离?你说是中国家门口还差不多嘛。对比一下1986年格林纳达事件,美国一下子就把第二个古巴搞掉了。怎么会那么顺利??答案很简单:戈尔巴乔夫搞新思维那一套了,他的全球战略变了,成了美国扩张,苏联遏制了,实际上连遏制都没有了,是退让。

问:还是接着谈勃列日涅夫时代吧。

答:好。刚才讲到勃列日涅夫时代还是有相当的成就,苏联人民还是基本上靠自力更生嘛,比你美国盘剥全世界强吧!但是为什么这么一个比较好的情况,到了80 年代就急转直下呢?你看80年代初情况多好啊!苏军进阿富汗,越军进柬埔寨,这都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之所以情况发生逆转,我觉得有内外两大因素。

问:哪两大因素?

答:一个是外因,就是勃列日涅夫去世了。接班人有点误判形势了。当然那个时候苏联东欧内部也出现很多问题,经济上的政治上的都有。美国那时就没有问题吗?他在衰退嘛,石油危机打击很大啊。他也可能崩溃啊。但这个时候里根上台了,他是演员,很会做戏的,说我美国还是怎么怎么强大,你苏联不行了,快完了。实际情况是这样吗?先声夺人吧。但是这个时候恰好是勃列日涅夫去世,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说实话是比较软的。一个硬,一个软,微妙的逆转。
我说整体上误判可能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的。毕竟美国整体经济发展还是比苏联强点,所以安、契得出的结论是美国开始进攻了,我们要收缩,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实际上美国那个时候情况也不好。1982-1985年苏联领导人3年换了3茬,美国就是里根。安、契也知道自己是过渡性质的。过渡期很难有大动作,特别是频繁地换人,美国是在这个时候瞅准你这个空档,他开始搞硬的了。

问:星球大战?

答:对。什么几分钟炸平莫斯科什么的。一开始也是虚张声势,当然也在慢慢搞实的,但苏联那边就愈加证实了,我们是不是不行了?谁都对自己的问题比别人的了解嘛。还有就是拉中国,让中国打越南,可以说是虚虚实实。戈上台前3年,基本上就是在应付美国,大动作没有搞。戈上台第2年,美国立马给你看颜色,格林纳达是试探你的底线,一看你没什么大反应,我就搞你的东欧,搞到你的家门口来,再看看你还是没什么反应。
到这个时候,苏联党内觉得有人在误判了,你看,花了四五年时间,美国星球大战在搞,你连务虚都不搞!如果当时在格林纳达反击一下,东欧控制一下,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里根到80多了还会和你打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嘛。这个格局二战后就定了。但这个时候戈是拍板的了。那时要求苏联从阿富汗、柬埔寨撤军,中国和美国一样起劲,中国党内有识之士的不同意见,同样得不到尊重嘛。阿富汗现在被美国拿去,教训沉重。

这些可以说是大致上的外部因素,下面是内因。苏联解体是内外因结合起来造成的,内因起主导作用。
前面讲过赫鲁晓夫时代意识形态搞去斯大林化,这段时间不长;到勃列日涅夫接班,又收紧了,但没有斯大林时代搞得那么彻底;但是到勃的后期,比较尖锐的问题出来了。当时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这是一个重要因素。基本的小车小别墅他有了,他要更多的东西了。

问:您的意思是群众需要政治方面的权利?

答:那时也没有很明确的这方面的提法,持不同政见者有,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罗斯特洛波维奇、康德拉辛等等,有一批。他们是谁?体制内的反对派!可能索体制色彩不明显。但是绝大多数的,都是所谓的知识精英嘛。群众的诉求是什么呢?政治方面的不多,可以说俄罗斯这个传统不是很深厚的。主要还是集中在生活方面,轻工业产品啊、出国旅游啊,等等。但是,一方面是没有去重视这些问题,另一方面,不同政见者拿这个做文章。他把这些归结到你的制度层面。——你革命几十年,怎么彩电都造不好呢?实际上这是伪命题嘛。你苏联要是彩电不行,飞机也不行,重工业也不行,那是你的问题。但实际情况就是轻工业不好嘛。这个有历史原因。但他们在这上面文章做得很起劲的。革命成功几十年,彩电都没有,多失败啊!群众一听对啊,听进去了。全民医保、免费教育,顶你几十个彩电总不止吧!所以反对派的障眼法很厉害的。

还有就是出国旅游的问题。都往西欧去,一方面看看资本主义到底怎么样,另一方面有免税品嘛。无论是干部还是群众,出去都是走马看花,旅游他能不走马看花?一看这个也好,那个也好;资本主义国家深层次的毛病他看不见的。一开始采取堵的方法,后来略微放开了。这时候我说的宣传工作,或者叫意识形态工作就出问题了。经济上过分排斥市场经济,也是一个问题。你搞五分之一的市场调节,不会出大问题嘛。那时才二十分之一不到,太少了。群众不会去怀疑你的经济政策,他要骂就是骂government的。于是反对派找到机会了。

问:意识形态工作和实际情况脱节了。

答:这个漏洞越开越大。中国那个时候开始搞活了,中苏之间的交往也开始恢复了。群众想你中国底子差,现在还可以么!思想更乱了。可以说,到戈上台的时候,基本上两个大问题:一是市场供应问题,二是意识形态工作问题。戈选择第二个做突破口,胡闹嘛。什么公开性、新思维,那个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你骂斯大林一万遍,市场里新鲜蔬菜还是不多嘛。反过来群众不因为你平反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就感激你。平反了供应问题还是要出来的。所以从外部环境误判导致了内部环境误判。

那时候如果能化2、3年把经济政策微调一下,适当引进一些轻工业项目,局面是可以稳定的。柯西金时代这方面不是没有经验的。美国这方面他聪明啊,他给印第安人平反、给黑人平反、他南北战争的奴隶主不会平反的!他让你同情可以。美国也好,英国也好,几百年来的重大决策,他不会去反思的,有冤案他也不会平反的。这方面他们比较精明的。

问:一条道走到黑。

答:对。走到黑。做了就是做了。现在看来,动摇妥协的,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英国,都没有好下场。

俄罗斯也好,苏联也好,他始终没有解决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知识分子阶层里对西欧文化那一套的迷恋。这个可以追溯到彼得大帝的改革。当然彼得的改革是好的、进步的;但是有这么一个副作用在;日本战后为什么那么容易给美国摆平了?他的知识阶层也是迷恋西方那一套嘛!脱亚入欧。
当然这个问题列宁注意到了。但是处理得比较好是斯大林时代。反对世界主义的运动是很有必要的,就是一批20世纪的十一月党人嘛!可以说,不搞反对世界主义运动,苏联解体还可能要来得早些。

问:斯大林之后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答:对。有过两个起落。赫鲁晓夫后期,大概是61年左右,回潮得厉害。到勃列日涅夫上台,这股歪风暂时刹住了。处理了一批人,索尔仁尼琴之类的。但是到勃列日涅夫时代的后期,这个问题又出现了。这和当时没有搞彻底有一定的关系。你看叶夫图申科之流还是在搞他们那一套么。勃去世之后,基本上就无能为力了。当时苏共的知识分子路线是有意识地和中共拉开距离的,当然我不是说文革那套就是完全对,但是毫无疑问苏共的处理力度是比较软弱的。
有这样大一个内因在里头,也可以说是定时炸弹吧,你外部一有风吹草动,他就炸响了嘛。苏共当时也搞洋为俄用,已经搞了几十年了,但最后坏在一小撮人手里。
还有就是技术官僚的问题。这个苗头是在赫鲁晓夫搞专业党(农业党、工业党)时就出来了,勃列日涅夫时代批判了,但还是在搞。
为什么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在意识形态在经济上有缺点,但没有大的失误?主要在人。经过战争考验的同志还都在一把手位置上,至少是五六成。后来退下来了。但是技术官僚,也就是没有改造好的所谓知识分子,他都钻到基层、中层了嘛。斯大林时代的干部路线基本上放弃了。戈尔巴乔夫是什么人呢?就是一个没有审查清楚的技术官僚嘛!你怎么可以用这种人呢?格里申是一个原则性强的人,为什么不作为接班人?在这个问题上,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是有责任的。军队里也有很多人可以做一把手,就是怕一个“军事独裁”的帽子。可以说苏联解体,人事上的因素占了内因的一半多。

问:现在是否可以总结一下第一个关于修正主义的问题?

答:总起来说这根线比较清楚。从社会民主工党时期这根黑线就出来了,列宁整了一下,但没有整彻底;斯大林时代是清理得比较彻底的,基本上断根了;从赫鲁晓夫后期开始,政治思想工作不抓了,或者说不太抓了,断了的根又发芽了,到了戈上台就茁壮成长,一下子就把苏联这棵大树缠死了。当然我这么说不是讲斯大林时代一点问题也没有,至少那时说阶级斗争基本消亡,就是很不合适的。

问:现在我们来聊聊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苏联整体历史评价的问题,这个题目很大啊!

答:这个问题你说它大,的确很大,但并不是难以把握的。论坛有同志说过,苏联是20世纪最伟大的国家。我说苏联不光是20世纪最伟大的国家,而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在历史上有不少伟大的国家。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都是创造过辉煌成就的。但是为什么说苏联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苏联的伟大,在于她跳出了由统治阶级、压迫阶级主导历史的这个进程,并且把这个进程以国家的形式固定下来,坚持了数十年,这是很了不起的!
社会上很多人都认为美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包括论坛上极少部分认识不太清楚的人,也有认为希特勒德国是的。他们的依据无非就是那么一、两条:一个是物质上的,我物质上强大,因此伟大,如美国;一个是武力上的,德国征服整个欧洲,还有北非,武力强大,因而伟大;相比后一种的幼稚,前一种更加有欺骗性。无论是物质还是武力,美国都是以资本主义和他的最高形式帝国主义,以赤裸裸的武力和经济盘剥来达致的,具体的说就是以屠杀和剥削来达到的。现在有很多人对肃反、大清洗念念不忘,说死了多少多少人等等;但是他们知道美国现在所谓的强大,是建立在多少死人的基础上的?非洲奴隶死了多少?没有统计过。两百年来高强度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期又死了多少?他们不会统计,也不愿意去统计。现在有人说欧美资本主义国家能有今天的发展水平,是科学进步推动的。你科学再发达没工人操作行吗?什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就是曲解马克思主义嘛!什么牛顿、富兰克林等等,实际上是为搞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鸣锣开道。
而无产阶级为了巩固政权,在革命成功后继续进行阶级斗争,他们就看不下去了。肃反、大清洗,的确是要死人的。但那些死的主要是些什么人呢?资本家和种植园主会过问奴隶在想什么吗?肃反死了几十万人,大清洗死了百把万人,其中大部分还是要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资产阶级就受不了了,追问起手段和目的之间的关系来了!

问:这种追问好像在走社会民主主义道路的那一批人里特别兴盛。

答:对。你整死千万计的奴隶和工人阶级,何时提起过手段和目的呢?右派总是说我们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我说他们才是不及其余呢!现在的CEO那批大小工贼不是也常说,我只要看结果,不看过程嘛!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要这么干,他们就不同意了。

问:的确如此,他们就是主张改良不要革命的。

答:实际上就是反革命。这批人一开始知道苏联这面旗子大,一下子搬不动,他们就先拿法国大革命说事。什么两条道路论啊,就是这时候出来的。

问:最起劲的就是上海的朱学勤一批人。

答:对。他们就是吹鼓手,鼓吹英国革命是改良。改良他不也杀了查理一世吗?法国大革命杀了路易十六,不算新鲜吧。其实他们矛头是针对苏联的。手法很幼稚,完全无视欧洲从法国大革命以后一百多年的历史。然后又说美国走的英国道路,所以发达等等。其实英美发达靠的是制度吗?靠殖民地和奴隶、鸦片战争嘛。这些都避而不谈了。但是对青年人很有蛊惑力。
法国大革命引起欧洲整个十九世纪的革命浪潮,改良有,但不是主流。法国十九世纪闹过多少次革命?俄国也不是没有改良过嘛,人民群众不满意,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十月革命是法国大革命起头的欧洲革命浪潮的一个高潮,一个顶点。资产阶级革命的结果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嘛,否则又是改良了。就算是到了20世纪,资本主义国家里也不乏革命,还是以法国为例,58年一次,68年又是一次,到现在大体上形成一个工人阶级和资本家阶层对峙的局面,这难道是长期”改良“的结果?
十月革命的伟大意义,怎么说都不会高估。从巴黎公社70多天到苏联的70多年,无产阶级和被压迫阶级掌权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资产阶级革命也是要流血的嘛,更何况无产阶级要从资产阶级那里拿权过来?巴黎公社可以说是一个注定要失败的无产阶级政权,但如果他对敌人果断一点,存活的时间会长一些。斯大林时期是吸取这个教训的。毛泽东晚年同样也重提巴黎公社,意义重大啊。朱那批人是资产阶级经院哲学在当代的僵尸复活,他们是只看表象的,一点历史性都不管的。他们对苏联的评价,我估计是连黄仁宇那样的资产阶级民主派历史学家都不会同意的。

问:现在还有个热点话题,就是苏联还会不会复国?

答:“复国”这个词我认为不是很恰当,犹太人重新建立自己的以色列国,也叫复国;中国历史上的亡国之君,也喜欢用“复国”这个词。但是我认为对苏联不合适用复国这个词,我先前说过,苏联不是历史上通常意义上的国家,她是人类对先进社会制度的一次最伟大的尝试。苏联两个字,“苏”比“联”分量更重一点,苏联的伟大主要在她的political上,她的民族联盟制度当然也很好,但和苏维埃制度比,是第二位的。
苏联解体实质上是一部分所谓的“精英阶层“对这种political的叛卖,但是有很多人认为苏联解体是民族问题,其实不是这样,国家基本 political先瓦解了,才会导致民族问题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因此,从这个层面上看苏联解体和是否复国的问题,就会更加明白清楚。
political和经济基础是紧密联系着的。现在作为苏联主要继承国的俄罗斯实行的是国家主导和大财阀补充的资本主义制度,当然也保留了一部分苏联时期的福利制度。私有化的比例相当高。有一种看法认为随着俄罗斯国力的上升,会导致一部分或者大部分独立出去的共和国回归。但是回归到什么呢?回归到大俄罗斯帝国吗?那和独联体有什么区别呢?这样的情况,完全不能称为苏联复国或者复活的。而且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即使有一天苏联复国了,她也不可能是以前那个苏联的百分之百的复制品。

问:那么您认为苏联是没有机会复国了?

答:这个问题要辩证地来看、历史地来看。现实情况不同了。法国革命不也是经历了五个共和国、三个帝国、一个巴黎公社吗?当然除了巴黎公社之外,其他八个政体都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但是从第一共和国到第五共和国,法国大革命的那个主旨,基本上是保留下来了。现在我们谈苏联复国,我认为主要应该抓住苏联 political上的那个主旨:马列主义,工农联盟为基础,计划经济和国际主义,有这四条,你打不打苏联的旗号都不要紧嘛!
回到俄罗斯的现实情况,当前实现这四条的可能性是不大的。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向来是穿一条裤子的,只不过中产阶级的那条小点、破点;苏联解体快20年了,中产阶级是培养了一点的,但现在的俄罗斯统治阶级认为还不够多,要继续培养,要达到人口的一半以上才“安全'么。那就是五千万到六千万的样子,现在这个目标我看还没有达到。为什么呢?经济危机以来石油价格不高,又没有大仗打,他不具备美国战后那种中产阶级快速增加的势头。还好中国的能源是有求于他的,还不至于太糟糕。但是以后新能源出来怎么办?经济危机持续怎么办?俄罗斯当前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不大,不等于讲他要过很长时间才会有革命的苗头,这点是要注意的。资本主义自身的先天性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苏联解体的冲击波是很强的。东欧全部跨掉,现在世界上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五个里只有一个古巴是坚持了苏联的精神遗产的,其他不是修正主义,就是比修正主义还糟糕。因此说现在是社会主义运动最低潮的时期也不为过,但是资本主义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问:在这个时期我们苏联主义者应当做些什么呢?

答:我认为主要还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做工作,踏踏实实、细细致致的工作。米总几年来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方面涉及到的范围很广,要结合具体情况,尤其是经济方面的,不要认为经济上就没有意识形态的斗争,这方面斗得很厉害啊!可以说是主要的一条战线。群众,特别是年轻同志对这方面的要求是最大的。他到了社会上,一看,不是老师说的那样嘛!这时候我们苏联主义者是大有用武之地的。比如,要宣传计划经济,什么样的经济模式是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什么是假的可持续发展,有很多文章可做。经济领域的意识形态斗争,是和思想领域的意识形态斗争同样重要的。
总之新的社会主义革命高潮到来的时间不是远了,而是近了。思想领域、经济领域和文化领域的斗争,肯定会加剧和白热化。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从来就是建立在资产阶级社会的废墟上的,但不是建立在经济的废墟上,资本主义社会所创造的物质成果,是属于工人阶级和其他被压迫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应该而且必须建立在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和其他形形色色的反动意识形态的精神废墟上。
这次就谈这些,有很多东西还没有谈到,或者谈得不深入,也希望同志们提出批评意见,欢迎交流。

米沙:不像是对谈,像是特约专访。《"斯大林"答真理报记者问》回答都是有所准备的。但是非常诚恳,时常一语中的。

斯大林:回复米沙 米总最近对论坛的几项调整、调控是极有必要的。生存第一。 以上只是我半年来一直想讲的一点东西,比较乱,但选择大家都容易看懂的形式。 高头讲章和大白话,论坛都要有。 在保护自身的前提下有所作为。 今年对于苏联主义论坛不会是默默无闻的一年。

——————————————————————————————————————————————————————————————————————

[特别附录]专访列宁:市场经济绝对不是社会主义

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列宁同志接受电视台专访,说了一席话:


主持人:今天,为大家请到的是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他将和我们一起探讨市场经济的性质问题。本文只代表列宁的个人观点,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主持人:列宁同志,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东方的一个国家中有个身材矮小的人提出了“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的论断,请问列宁同志,您对此怎么看?


列宁:轰动一时的“市场问题”的提法本身就含有很多荒谬的见解。(这种提法)仿佛市场是一种和资本主义无关而独立的东西,仿佛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某种特殊条件。【列宁:《论所谓市场问题》(1893)《列宁全集》1卷213页】  


主持人:这个人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给该国人民带来了什么?


列宁:我们都可以看到,受市场调节的社会经济组织所一般具有的种种现象:可以看到那些曾经是平等的直接生产者在分化为富人和穷人,可以看到资本特别是商业 资本的产生,它像蜘蛛网一样束缚着和吮吸着劳动人民的脂膏。【列宁:《什么是“人民之友”和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1894)《列宁全集》1卷 213页】  


主持人:某人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怎样建立的?


列宁:资本主义国内市场的建立,是由于一方面农业资本家和工业资本家的平行发展,是由于一方面农业资本家和工业资本家的形成,另一方面农业雇佣工人和工业雇佣工人阶级的形成。【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6《列宁全集》3卷540页】  


主持人:某人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能否维持下去?


列宁;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任何一个经济部门,在市场经济的统治下,都没有可能均衡的发展。【列宁:《十九世纪末俄国的土地问题》(1908)《列宁全集》15卷104页】  


主持人:这个人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到底是什么性质?


列宁:只要还存在着市场经济,只要还保持着货币权力和资本力量,世界上的任何法律也无法消灭不平等和剥削。只有实行巨大的社会化的计划经济,同时把所有的 土地、工厂、工具的所有权都转交工人阶级,才能消灭一切剥削。【列宁:《土地问题和争取自由的斗争》1896《列宁全集》10卷407页】  


主持人:该国最近施行“土地流转”的制度,对资本主义市场的建立有何作用?


列宁:小农分化成农业资本家和农业无产阶级的过程就是资本主义生产下的国内市场的形成基础。【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6《列宁全集》3卷51页】  


主持人:不实行计划经济,施行市场经济的最终后果是什么?


列宁:如果对于产品的生产和分配,不实行全面的国家计算和监督,那么劳动者的政权,劳动者的自由,就不能维持,资本主义压迫制度的复辟,就不可避免。【列宁:《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1918《列宁全集》3卷506页】  


主持人:再次感谢列宁同志。


再次重申:本文只代表列宁同志的个人观点,与其他任何人无关!!!与本网站无关!!!

——————————————————————————————————————————————————————————————————————

瓦总和米沙的对谈:

问:苏联主义和毛主义的区别是什么?
答:苏联主义与毛主义的不同,主要在于它基于苏联科学文化高度发达、人文化、理性化的社会主义,气质深沉,坚定,热爱生活,而且愿意低头承认社会主义实践过程中的一切失误和过错,是善于思考的开放式的社会主义。

问:苏联主义的每个个人都可以独立的参与其他的左翼组织吗?要向何处发展?
答:可以参加其他左翼活动。苏联主义是个大学校,是个战士的家,从学校里往外输送人才,从战场上收拢疲惫的战士。

问:苏联主义现在正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扮演历史还原者和人生指南者的角色,从被还原的真实存在的历史中寻求答案,帮助回答课堂上无法被解答的问题,帮助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树立正确人生价值观,抵御糜烂资本主义消费文化的腐蚀。


欢迎去苏联主义论坛看更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