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

浅议民族主义

无产阶级陈

  

  在说“民族主义”之前,我们有必要提一下“民族”的概念。尽管通常意义上我们所谓的“民族”特指“种族”,但“民族”按其指代对象不同其实可以分为“国家”(中国、苏联......)和“种族”(汉族、俄罗斯族......)两个概念。相应的,“民族主义”也有“国家主义”和“种族主义”之分。下文论述的“民族主义”都包括这两个方面。不过,它们的区别仅限于适用的人群不同,在思想上几乎完全一致,都是“关于如何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内实现本民族利益的理论与实践”,这也可以看作对“民族主义”最基本的定义。

 

  近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主义”随着资本主义的兴起而产生。“为了使商品生产获得完全胜利,资产阶级必须夺得国内市场,必须使操着同一种语言的人所居住的地域用国家形式统一起来,同时清除阻碍这种语言发展和阻碍把这种语言文字固定下来的一切障碍”。因此“民族主义”通常就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它和资产阶级的其它意识形态一样,也是以维护资本主义制度为最根本目的的。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最基本的特征就是以民族矛盾来掩盖阶级矛盾。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他们的关系是相对抗的。无产阶级没有一刻不为争取自己所应得的利益而斗争,没有一刻不想着打碎剥削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资产阶级为了保持自己对无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不得不通过转移矛盾的方式来转变无产阶级的斗争方向。夸大民族矛盾就是他们最常用的手段。按照资产阶级的舆论,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基本矛盾引发的种种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都被说成是由民族矛盾引起的,甚至是一些民族历史矛盾的延续。夸大危机的外部因素而不顾内部因素是资产阶级惯用的伎俩。被蒙蔽的无产阶级由此便会产生对其它民族的仇恨。这无形中也破坏了世界各民族无产阶级的团结,达到了把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扼杀在摇篮中的目的!资产阶级通过民族主义来挑唆无产阶级的内讧,从而巩固了自己的剥削阶级地位。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鼓吹“本民族中心论”,间接地暗示“社会达尔文主义”。如果说前一个特征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本质,那么这个特征就是它的外在表现形式。各民族资产阶级集团在经济文化上的发展不平衡必然导致冲突和战争,于是,资产阶级通过民族主义巧妙地把无产阶级利益和资产阶级利益说成是一致的,即共同的民族利益,从而把尚未觉悟的无产阶级捆绑在了资产阶级的战车上。冲突的双方是资产阶级,但真正为他们卖命的、为他们充当炮灰的却是那些靠军饷维持家庭生计的无产阶级!由于不同民族的无产阶级直接在战场上为敌,因此这样也促成了他们之间的隔阂,间接达到了破坏无产阶级团结的目的。而在和平年代,资产阶级把持的舆论工具一方面无限拔高本民族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把民族关系说成弱肉强食的动物关系,并以此疯狂地加强国家机器,制造国与国之间的猜疑,制造种族与种族之间的排外情绪!表面上资产阶级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民族利益”,其实这“民族利益”说穿了就是“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无产阶级无论在哪个地方都在受到压迫和剥削,何来“利益”之有?

 

  当然,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并不能全盘否定,它在很多情况下也起到了进步的作用,尤其在封建社会和殖民地社会。因为在那里,民族资产阶级本身也是被剥削阶级,受到封建地主阶级或外国殖民者的压迫。他们依靠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把无产阶级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共同进行民族民主革命,推翻黑暗的封建制度和殖民地体制,解放了生产力的发展。可是,随着资产阶级统治地位的巩固,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便成为反动的思想了。国际间的侵略战争、民众中的排外情绪和地方上的民族分裂无不深深打上了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烙印。事实上,侵略民族和被侵略民族、本民族和异族、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之间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平等的,不存在民族压迫和民族剥削。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全球各民族互相融合早已成为历史的趋势。但是,正是顽固不化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思想阻碍着人类历史的进程,成为国际和平与发展的最大敌人!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几乎贯穿每一个民族的资本主义发展史中。有些民族的资产阶级革命进行得比较彻底,所以形成了较为温和的民族主义。而有些民族的资产阶级革命进行得不彻底,残留的封建主义和民族主义发生了碰撞,两者互相妥协后形成了可怕的极端民族主义,进而演变为法西斯主义。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无论是极端民族主义还是温和民族主义,他们在本质上都一样的。极端民族主义只是说了温和民族主义不敢说的话;极端民族主义只是在短时期内完成了温和民族主义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完成的事情。

 

  无产阶级的根本思想是国际主义,谋求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彻底解放,仅仅某一个民族的无产阶级解放不是无产阶级的最终目标!无产阶级的事业没有民族界限,不谋求任何一个民族的特权和特殊利益,没有任何民族主义的局限性。列宁早就说过:“无产阶级认为民族要求服从工人阶级斗争利益,民族问题与‘工人问题’相比较起来,只能有从属意义”,“无产阶级反对一切民族主义,仇视任何民族主义”。无产阶级的口号只能是“工人没有祖国”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所以,陈独秀所谓的“无产阶级民族主义”仅仅是“无产阶级对民族主义的态度”,而不是无产阶级的根本意识形态。

 

  无产阶级不应该仇视任何一个民族,因为历史上民族间的冲突实质上是民族资产阶级的冲突,而不是无产阶级的冲突。全世界各民族的无产阶级应该抛开互相间的猜疑和不信任,共同联合成一个紧密团结的整体,彻底埋葬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