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

[集体大讨论]对苏联思想学术的认识问题

 

沙皇之冠:同志们好,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酷爱人文社会科学,尤其是文史。我就读的大学属于国家的“一线高校”,然而就是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名牌大学”里,发生了一些让我很不理解的事情。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她的高等教育理应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理应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光辉思想,而马列主义思想的重要一环就是苏联的思想成果。可自从我进入大学以来,听到的课程几乎全是一种论调,姑且称之为“苏联抹杀论”。大部分教师有意无意地将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割裂开来,虽不明说,却一再暗示只有他们所讲的“马克思主义”(其实带有很多顺应“市场经济时代”的西方化成分)才是正统。他们只是将列宁简单化为一个实践型的革命者,只字不提或绝少提列宁的理论贡献,希望学生们遗忘他。至于斯大林同志的思想,就更不用说了,想必各位同志对妖魔化斯大林的现象感触很深吧。
除了在指导思想方面,在各门具体科学方面,抹杀苏联的现象也十分严重。以本人最喜欢的历史学为例,各门相关课程的教师居然异口同声地将苏联史学作为反面教材来提,甚至把中国史学存在的大部分问题都归结到苏联影响上。苏联的思想学术在他们那里,俨然成为阻碍中国学术发展的“绊脚石”,成了应当大批特批的“反面典型”!
诚然,苏联学术有它这样那样的理论失误和问题,但它长期保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底色,探索无产阶级思想文化新路的精神,都是值得肯定和继承的,而且毫无疑问地是苏联学术的主要方面。面对高校中弥漫的反苏思想,我很痛心。幸运的是,我遇见了一群热爱苏联的同志们。
我想,同志们在学习、工作中一定也遇到过类似的现象。你们的看法是?

斯大林:这是一封很有代表意义的,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尖锐的阶级斗争的来信,希望各位版主和同志们引起重视,并发表自己的看法。同时以此为契机,深入考虑在现实生活中,如何与形形色色的假马列主义、假社会主义思潮进行坚决的斗争。对付这些假马克思主义乃至明火执仗的资产阶级学说,首先还是一句老话:战略上藐视,战术上要重视。
战略上藐视,就是先要将这些西方资产阶级学说和人类历史上的学术精华割裂开来,什么萨缪尔森、什么弗里德曼、什么凯恩斯等等,什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等等,要放在一个什么地位?那就是等而下之的地位。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所谓物质成果,是不是这些思潮的功劳呢?完全不是。这是劳动人民在几百年的生产劳动中积累下来的,掌握这一点,并给予在这领域向我们苏联主义者挑衅者迎头痛击;
战术上重视,就是要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辩证法的精髓,掌握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还要掌握逻辑学的基本常识;西方那一套东西看似神妙莫测,其实漏洞很多,在大辩论、大批判时,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抓住经济危机、贫富差距、资本原罪这三大右派阵地上的薄弱点,发起猛攻,我看很少会有抵挡得住的;右派之自相矛盾,天下闻名,只要战术上重视,一定能够拿下。

李捷: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特别是抹杀列宁在理论上的贡献这一点,在现在是十分突出的。例如现在似乎常提马克思主义,很少提马克思列宁主义。一些有良知的学者已经开始呼吁不能忘却列宁,列宁的思想是一个不断发展,而且复杂的思想,列宁的思想是深邃的。尤其重要的一点是列宁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制度的实践者,这是其他马克思主义者所不可替代的。回到列宁 这个口号是十分必要的,尤其是现在。
至于妖魔化斯大林,现在这是一种风潮。不可否认,斯大林有许多过错,但评价一个领袖,不能仅仅从抽象的学术的伦理标准出发,更应该站在历史的高度,客观全面的做一番评价,功过皆视。
苏联已经毁解,他留给我们许多经验和教训去回味。对于已经逝去的存在,当做死狗来打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当然也是最无能的表现。历史永远不会消失,我们真正要做的是从历史中汲取力量,继续前进。因此我们对于苏联的一切,应该是从面向未来的角度来加以考量。任何马克思主义者(无论真伪)都不可能避开苏联。而那种对苏联的全盘否定只不过是懦夫的逃避罢了。“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任何对苏联历史进行过认真考察的人都不会采取全盘否定这一肤浅的做法的。而那些肤浅的抹杀只不过是一知半解和浮躁的表现。对于那些污蔑者,能反驳就反驳,要有礼有节,如果干不过,就先提升自我。

BAHR:残酷现实使我们认清了知识分子作为一个依附阶级的属性及其左右摇摆的行为特征。主席说过:“知识分子一贯摆脱不了依附的本性,不是依附在资产阶级这张皮上,就是依附在无产阶级这张皮上。”
周总理也说过:“知识分子不是独立的阶级,而是脑力劳动者构成的社会阶层。一般地说,这个阶层的绝大部分人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是附属于当时的统治阶级并为其服务的。”

a6156:知识、话语本身就是一个社会形态维系自身的资源和权力,而特定的知识分子群体就是这种话语的化身。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主流思想,这都是很正常的。他们就是有矛盾,你也不可能说服,或者驳倒他们,因为这根本不是一个理论问题。右派思想的矛盾都在那里明摆着几百年了,也没见有人把他们批臭,马克思也做不到。思想的根基在现实中,现实的根基在思想里,双方相互交杂。
多听,少说,总结历史经验,发展自己的思想。但是,想通过辩论一统思想的江湖,那太幼稚了。
另外,以“长期保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底色,探索无产阶级思想文化新路的精神”作为辩护苏联学术的理由是非常苍白的,这不就是说“他们虽然犯了错误,但是立场是好的”?思想就是凭借它的内容的创见性、现实性、批判性获得它在历史上的地位的,如果内容不行,有再正确的立场都是没有意义的。否则那就是宗教,光凭信仰解决问题。至于苏联的思想学术的价值到底如何,那就要具体的分析。就是“苏联抹杀论”,也要详细了解,到底有哪些对苏联的思想的批评是严肃的,深入其内部的,哪些仅仅是因为价值观不同而带来的。就是苏联的学术思想是错误的,也不代表他们是没有价值的。人类思想文化的发展的方式往往是不断标明“此路不通”。错误、失败也有可能是伟大的。

李捷:还有 和右派辩论有时候是毫无意义的,基本上互相无法说服,最多影响的是看客 听众··· ps 网上对骂基本属于浪费时间,只不过是畅一时口舌之快。在网上和右派分子不必每一论题都一争长短。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类似现象,则可视具体情形考虑与之较量。

Suslov:列宁是毫无争议的伟大领袖 苏联的问题不必回避 但是显然苏联不可能只有问题 恐怕是这种思潮自己有问题

——————————————————————————————————————————————————————————————————————


欢迎去苏联主义论坛看更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