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页

苏联主义网首页 论坛

以一个共产主义追随者的名义,

纪念伟大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Яков原创


从乌里扬诺夫的呐喊到克里姆林宫的红旗落下,我们走过了七十年,从黑暗中寻找光明,从光明中抵抗黑暗,再到被黑暗蒙蔽,我们走过了七十年。
红旗在二十年前落下,划过的仅仅是几米远,而人类倒退了,又何只是七十年。今天,我们站在一起,站在冬宫,站在红场,站在五大洲七大洋,来怀念曾经的领袖,他死了吗?不,在他死去的身体上留给我们了奋斗的勇气去继承他伟大却又未竟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题记
[/p]

 

在我们伟大的导师去世二十周年之际,我在此抒发我内心无限的悲痛,但这绝不意味着共产主义事业的追随者丧失了希望,相反,我们的内心充满了为真理和自由而不懈斗争的勇气。七十年的奋斗已经证明了共产主义不是乌托邦。从1917年的革命开始,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人民经历了太多太多,但正如米沙同志所说,苏联是人民所有的,是全世界信仰共产主义的人民所共有的。但是留在苏联的尸体上的,似乎只是无穷无尽的谩骂。在这里,我们便可以开始回忆过去的九十年。从1917年开始,资本主义国家就开始了对共产主义世界的恐惧,他们看见了红色旗帜下那无穷无尽的追随者。“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句标语无疑是无产阶级对资本家的宣战。想象一下,资本家奴役着无数贫苦的无产者,他们可以每天在办公室里享用着工人们用血与泪为之挣来的钞票,可以舒服的数着无数无产者的剩余价值,可以毫不留情的压榨他们来换来纸醉金迷的生活。现在,无产阶级在列宁的引导下站起来了,可以与他们分庭抗礼,可以清算一笔笔血债了,他们恐惧了,他们害怕有一天自己会在从前的奴隶脚下惨死。于是从波尔图的葡萄园到贝尔法斯特的工厂,从巴西的热带种植园到迈阿密的海岸别墅,都等着惊恐的眼睛对着襁褓中的苏维埃,喊出了贪婪而残暴的一种声音“掐死他,掐死那个红色的婴儿”,于是红色的圣土上出现了一抹寡鲜廉耻的白色,这以往象征着圣洁的白色,如今却比黑色还要肮脏,罪恶的刺刀架在了苏维埃的脖子上,难道用无数无产者鲜血构筑的红色大厦就要在资产阶级前坍塌吗?“不”这个声音在伟大的领袖列宁和千万共产主义信徒的喉咙里喊出,1918年的冬天,饥荒折磨着广阔的俄罗斯大地,难道连天也开始眷顾那罪恶的财富了吗?,“不”,这声音从无数苏维埃人民的喉咙里喊出,他们把自己唯一的一点口粮送给了开往前线的红军战士。白匪们死去时的惨叫伴着无数饿倒在机床旁的工人,无数对着嗷嗷待哺的孩子们流泪的母亲。列宁的国家在死亡面前站了起来,他把死神对准苏维埃的镰刀和资本家恐惧的无耻产物赶出了这个伟大的国家,苏维埃胜利了,第一次胜利了。1922年,一个伟大的国度在从巴伦支海到黑海,从白俄罗斯到白令海峡的广大土地上建立了起来,苏联,伟大的苏联矗立在广博的欧亚大陆上,列宁用激动的声音告诉全世界,无产者们站立起来了,他们将清扫整个地球,解放还在资本家压榨下的兄弟姐妹们。但是,1925年,伟大的革命导师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列宁离开了我们,江河含悲,大地呜咽,伟大的导师,你还没有来得及在苏维埃的大厦上添砖加瓦,就与你可爱的人民阴阳两隔了。资本主义世界开始摩拳擦掌,他们最大的敌人倒下了,他们预谋着再次把罪恶的刺刀家在苏维埃的脖子上,我们允许吗?
“不”这个声音从列宁事业的继承者斯大林和苏联人民的喉咙里喊出,紧接着,五年计划如火如荼的开始了,苏维埃人民们用短短的五年创造了一个奇迹,五年之后,苏维埃人自豪的展示着五年计划伟大的成果,而西方的资本主义世界呢?他们正挣扎在经济危机的泥潭里,反观那个曾经手扶木犁的苏维埃,我们可以无情的嘲笑资本家们跌倒在泥潭里的丑相。
也许辉煌过去后就是失落,1934年,随着尼古拉耶夫的枪声和基洛夫的倒下,腥风血雨出现在曾经那个美好的苏联,领袖的双眼被蒙蔽了,图哈切夫斯基,叶戈罗夫,布柳赫尔,德边科,阿尔克斯尼斯,奥尔洛夫,乌博列维奇,亚基尔,普里马科夫,一个个曾经令人骄傲的名字淹没在陆军下士的阴谋里,苏维埃的长城倒下了,但是苏联人民会一蹶不振吗?不,历史的脚步正在向前,苏维埃人民们选择把过去留给时间。
1941年6月22日,一个令人永远铭记的日子,无耻的德国法西斯入侵苏联,在亡国灭种的危险面前,苏联人民表现出了大无畏的勇气,正如卓雅在就义前的慷慨陈词一般“德国士兵们,快投降吧,我们有两万万人,斯大林同志和我们在一起”,在苏联红军猛烈的打击之下,德国法西斯军队倒下了,从莫斯科的雪原到柏林的废墟,从斯大林格勒的伏尔加河岸到易北河旁的托尔高,红军士兵们高奏凯歌,把红旗插到了国会大厦的穹顶。西方无耻的贬低着苏联的牺牲,试想一下,如果不是苏联红军在和三分之二的德国装甲部队以命相搏,盟军会在欧洲大陆上有一席之地吗?1944年为了捍卫资本主义世界利益的英美军队终于开辟了第二战场,美其名曰是帮助苏联,事实无非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势力范围,不想让共产主义的旋风横扫欧洲而已,这种理由是多么令人不齿的一块遮羞布。
1953年,斯大林同志离开了他生死与共的战友和同志们,他的继任者是赫鲁晓夫,一个半白半黑,好坏参半的改革者,只不过到1962年为止,他犯下的错误已经埋下了一颗危险的炸弹。
苏联人民的福音随着勃列日涅夫而到来,“发达的社会主义”多么令人激动的方向,苏联以一个超级大国的姿态傲然挺立在资本主义世界的眼前,而资本主义世界的龙头老大美国却还因为越战的惨败而萎靡不振,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讽刺,但好景不长,发达变成了奢侈,富裕变成了腐败。时过境迁,这是一个给所有富起来的国家的警钟啊。
1983,安德罗波夫励精图治,试图挽救这条开始进水的大船,可惜历史和病魔没有给苏联机会,安德罗波夫很快与世长辞。年老的契尔年科力不从心,他们两位总书记是历史的天空中两颗最华美的流星。
1991,一个令人如此悲痛的年份,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两个西方的走狗令苏联万劫不复,他死了,离开了我们,带着所有曾经的辉煌和全世界共产主义者的悲痛,但请列宁,斯大林和无数革命的先驱者们放心,新一代的共产主义者们会接过不落的镰刀锤头旗走向未来,为人类的解放而不懈斗争。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谨以此文以一个15岁的共产主义追随者的名义纪念伟大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回到顶端↑

All Rights Reserved ?2002-2011 cccpism.中国北京.
本站原创资料较多,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 联系站长
www.miibeian.gov.cn地址信息备案 京ICP备05068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