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苏联主义定义投稿】赫鲁晓夫的是不是真的修正主义-Suslov

看这个命题,首先要分析一下题目:
1. 赫鲁晓夫的思想和行为是怎样?
2. 什么是修正主义?
3. 为什么赫鲁晓夫被视为修正主义?


自身知识积累、认识水平有限,估计有些地方争议会比较大,已在认为可能有争议的地方已加红,现提请各位同志讨论。
(一)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制束缚生产力的发展
苏联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就是计划经济在苏联当时条件下的一个变体,是马克思倡导的计划经济体制和苏联国内外因素相互影响的结果。
计划经济的运行,主要是三个阶段:高层计划、中层落实、基层执行。这就像一个人,高层是大脑,中层是 神经,基层是肌肉——如此简单倒好办了。问题就在于,实际经济中上中下三层都是活生生的人,有头脑有思想,有个人的利益,能自己思考——这就意味着大脑无 法包办一切管理活动,而底层也不愿意不加思考地干活,三者之间利益冲突可能引起纷争。内部冲突具有了一定可能性。
纵观苏联历史,在生产力不够发达的情况下,社会各产业能提供的产品有限而远未达到足够丰富的程度,更遑论共产主义的极大丰富。由于种种因素,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并未实现在分配关系中不同群体不同分工间的平等,分配关系被扭曲。农轻重比例严重失调,大量资源投入到重工业特别是军工中以维持争霸需求,生活日用品愈加不足,体脑分工在社会生产中的实际地位依然不平等,社会各职业有分工不同,实际上收入、社会地位也不同,所以也还有高低之分,当一些人处在管理层,在生产过程中和分配关系中同时占据优势地位,其中一些人就难以避免地利用这一优势谋取个人利益。一个小例子就是台风号核潜艇服役后,众多潜艇兵打报告想上去服役,冠冕堂皇的话很多,确实为了苏维埃的光荣而去的也会有,但是很多人就是冲着台风号相对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待遇而去的。所以现在先军思想下朝鲜人想当兵也就不奇怪了,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说到这里,可能有同志开始感觉这是要彻底否定社会主义苏联了。非也。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并不能被苏联模式自身的崩溃而抹杀,问题出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列 宁建立苏俄后,发现战时共产主义在和平时期难以维持,便改行新经济政策,虽然实行时间不长,却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社会主义建设要尊重建设规律、利用客观 条件,核心就是要适应生产力发展;二是社会主义建设规律本身还有很多要探索,十月革命之前的马克思主义经典给出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应然”,但是如何在 苏俄具体条件下实现这一过渡仍有很多需要探索。
斯大林为了应对战争实行两化、建立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基本是适应当时国内外形势的,但从肃反扩大错杀了很多人开始方向就有些偏离。在战争中,这一体 制充分表现出其强大生存能力,因为出于对家园的热爱、对德国党卫军和之前斯大林红色恐怖的恐惧(并列并非说作者认为这两者性质相同)以及对生存的迫切需求 使得苏联上下同心对付共同的敌人。但是在卫国战争后恢复阶段过后,苏联面对的国际环境主要矛盾转变,就性质而言,始终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但是在具体矛盾上不再是苏德矛盾,而是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的矛盾;就表现形式上不再是急迫的战争威胁,而是冷战,斯大林体制作为应对时局的策略任务已完成,苏联领导人或大举改革而 不得要领、收效甚微,或依然坚持这一制度无为而治,错过了改革的机会,反而阻碍了矛盾的解决;勃列日涅夫时代的高福利消耗国力,到戈尔巴乔夫乱世用猛药又 在不少方向走过了头,经济改革难以推进,随后政治上否定苏联历史,而此时群众对于社会主义制度已经有很多不满,也渐渐走向极端。高层既得利益集团则认识到维持社会主义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利用这一局面谋取私利,红旗落地苏联解体、选择了资本主义,受益者却不是群众而是资本家和官僚。“苏共党内存在着资产阶级、机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力量。”说后期苏共党内聚集了很多官僚主义者、投机主义者的观点可认为无可厚非。
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下权力和利益过于集中,导致决策层缺少了踏踏实实调查、学习、发展变通的阶段、习惯,失去了列宁的作风,完全靠行政命令管理经济,不但违背了客观经济规律、错过了也抓不住信息革命的浪潮,也违背了人主观思想的客观规律、压抑了基层的积极性、灵活性、创造性,最 后上层官僚形成既得利益集团以致弄权推翻苏联。如果战后恢复结束后恢复新经济政策、坚持国家掌握经济命脉同时发挥市场作用,那结果也许会很不同。成功者总 想在成功的轨道上滑跑,但却鲜有百战百胜——成功是没有教条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如何创新、突破、发展,是一个重要的命题。
(二)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压抑、阻碍社会矛盾的解决,制造新的问题
在斯大林体制下,政治过度集权,权力缺乏监督。斯大林有句格言:"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符,改变事实。"对于社会内部的各种矛盾,斯大林都倾向于上升到阶级斗 争的高度,采取直截了当也简单粗暴的手段去解决,政治斗争、民族矛盾上皆是如此,管理方法从协调各方变成了唯我独尊。短时间内,这当然快速有效,在高压下 矛盾也得不到解决、释放,但是矛盾本身并没有消失反而在激化,群众对于红色恐怖的反感也在增加,以致斯大林一逝世贝利亚就开始平反,赫鲁晓夫彻底否定斯大 林,戈尔巴乔夫彻底否定苏联,发展上却始终不得要领。相比之下,列宁遭遇了一次喀琅施塔得水兵暴动,却反思出了新经济政策,让苏维埃制度再次焕发出活力。
与此同时,由于高度集权、缺乏监督,在封建残余思想和斯大林专断作风的影响下,党内形成官僚集团,立场日趋保守,为维护既得利益而坚持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 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资源与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人民群众受益有限,积极性被扼杀,在变革关键阶段也未能充分正确地发挥作用维护自身利益, 民族矛盾社会矛盾一再压抑、激化,最终爆发;而党员队伍分化蜕变,党员队伍扩大,真正坚持社会主义的力量反而大大削弱。
对斯大林体制的改革阻力重重、难以见效。民主放权激发活力是正确的方向,但赫鲁晓夫的改革带有很大随意性、矛盾性,也没有足够的政治资本去推动改革,既得利益集团已经隐约可见。戈 尔巴乔夫继承赫鲁晓夫的改革思想,这一点他自己也承认:“主要的是赫鲁晓夫留下的东西——使斯大林主义名誉扫地。勃列日涅夫时期翻本的试图破产了。已经无 法恢复斯大林主义的秩序。这是开始改革的前提和条件。所以,我承认改革同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所做的事情有一定的联系。总之,我高度评价他 的历史作用。”政治改革的内容就是他所倡导的公开性和democratic。他要求“全面发展社会主义制度的民主性”,“彻底恢复列宁的公开性原则、社会 监督、批评与自我批评”。他主张“……致力于在当前条件下恢复新制度的列宁主义面貌,清除它的积垢和变形,摆脱一切制约社会前进和妨碍它充分发挥社会主义 潜力的东西。”这就是说,要在现存制度的范围内,去除他所说的变形东西,恢复列宁主义原貌。”但是,随着改革进程的发展,戈尔巴乔夫的思想和立场发生了极 其重要的变化。他对现存制度产生了怀疑,认为改善现存制度是一种幻想。他在1989年提出要对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进行全面改造,其含义实际上已经不是改善 而变更现存制度。其标志就是实行差额选举制、接受多元政治论和修改保障党的领导地位和作用的宪法第六条款。在改革中否定苏联历史、否定十月革命的成果社会主义制度、放弃党的领导因为党已经失去了对客观规律和真理的把握的能力、失去了人民的支持,而戈尔巴乔夫作为体制内崭露头角的人物又没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依靠,以致戈尔巴乔夫不得不面对改革与否都是自绝的局面。国内民族矛盾因波罗的海三国要求独立而爆发、派系矛盾因改革中权力争夺而爆发、阶层矛盾和经济矛盾因油价下跌经济停滞分配不均而爆发,在上下惯性的影响下,苏联解体并为既得利益集团所利用。
(三)意识形态控制过强,思想领域“两层皮”,严重脱离实际、脱离群众
斯大林体制下极为强调意识形态控制,这就逐渐形成了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官员缺少实事求是的精神,严重脱离实际,党和人民不再思想一致骨肉相连,而是 形成了思想上的“两层皮”。 高高在上搞理论创新,基本是换一届领导人就换一个理论,一朝天子一个调,主导思想摇摆不定,理论成为权力的工具而失去了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现实意义, 大大削弱了人民对党在思想上的信任,加深了人民对党的失望,增加了人民对党的逆反情绪。
(四)对外关系长期紧张,国力消耗巨大
列宁新经济政策积极引进外资、利用国外有利因素发展社会主义力量,但自斯大林起对外关系长期紧张,急于维持争霸局面,迫使大量有限的资源、精力长期投入到 军事上,消耗了大量国力,阻碍了经济的发展、效率的提高、内部矛盾的解决。最先提出新军事革命的是苏联,自己却没有实力实现;美国加紧和平演变,又提出星 球大战计划,直接拖垮了苏联的经济,迫使苏联放弃争霸立场。
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苏联一直保持对东欧各国的支持与控制,并多次干预他国事务,加上历史、民族、文化因素,社会主义阵营内部也积累着重重矛盾。自50年 代起中苏关系恶化,一度军事摩擦对峙,社会主义阵营分裂内耗。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放弃争霸,大大削减了对东欧各国的援助,迫使其改革,反过来为苏联自身的 剧变创造了外部环境。
阿富汗战争不但大量消耗国力,而且激化了民族矛盾。民族矛盾由来已久,但自斯大林起一直被用专政工具压抑,长期得不到官方的承认。在公开性作用下各种矛盾 爆发,军政领导人离心,人民反战,阿富汗战争中,出于民族因素一些加盟共和国要求撤回本国的部队,党维护联盟的依靠一一离散,最终孤立了自己。

李捷同志提点意见说:
有些地方不严谨:
1.“生活日用品愈加不足”
建议去掉“愈”,在这里“愈”是一个历时性的比较用词,跟谁比较?前面只有一个“在生产力不够发达的情况下”(这是哪个时候?20年代?不够准确的说,最 好改为生产力不够发达的某某时候),那么这个“愈”就会让人认为是和“在生产力不够发达的情况下”的日用品供应相比较而言的。
这里是指苏联本来生产力发展水平比较落后,这是比较的基础;而重重轻轻的政策则加剧了这一问题,是把苏联当时状况和苏联基础上不实行重重轻轻政策的情况作比较,所以用“愈”了。历时性我没有考虑到,也许用“越” 更合适。
1.“社会各职业有分工不同实际上收入、地位不同所以也还有高低贵贱之分,劳动尚未成为人的主要需求,当一些人处在管理层,在生产过程中和分配关系中同时占据优势地位,其中一些人就难以避免地利用这一优势谋取个人利益。”
第一,“劳动尚未成为人的主要需求”,这应该是在共产主义社会的说。
第二,“”语法上比较模糊,这应该是有一个因果的关系,“有分工不同实际上收入、地位不同”仔细读一下感觉比较混乱的语法,这个分工不同和后面的实际收入 及地位(地位前建议加上“社会”二字)不同到底是并列关系还是因果关系。“贵贱”二字用的不太恰当,尤其是“贱”字不妥,其实“贵贱”前面的“高低”二字 已经能表达出收入和地位差异的意思了,我们的平时用语不久常讲 收入高低,和社会地位高低么?

第一点是确实我的错误,终稿将删去。
第二点高低贵贱顺手就打上了,可能以前被政治教材洗脑了呵呵。这里指的是社会主义社会应该是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现实不是如此,分工和收 入、地位两者之间应该属于顺承。打算修改成:指社会各职业有分工不同,实际上收入、社会地位也不同,所以也还有高低之分 可否?

2.“一个小例子就是台风号核潜艇服役后,众多潜艇兵打报告想上去服役,冠冕堂皇的话很多,确实为了苏维埃的光荣而去的也会有,但是很多人就是冲着台风号相对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待遇而去的。”
这里最好指出资料出处。
不记得了……只知道是以前看军事杂志看到的,估计不是舰船知识就是现代舰船。

3.“马克思主义理论给出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应然”,”
此处“马克思主义理论”似应该改为“十月革命之前的马克思主义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个很泛的概念,也是一个不断发展着的范畴,所以慎用。
我的概念模糊。感谢。

4.“斯大林为了应对战争实行两化、建立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基本是适应当时国内外形势的,但从肃反扩大错杀了很多人开始方向就有些偏离。”
所谓斯大林模式的高度集中地政治经济体制是在卫国战争之前就已建立,而且对三十年代苏联迅速工业化和经济的迅猛发展贡献颇著。 因此说高度集中地政治经济体制是斯大林为“应对战争”而施行的有些欠妥,一方面容易让人误以为这是斯大林的临时之举(但事实是这是斯大林的一贯思路),另 一方面,战前的苏联经济的发展和工业化的原因就跟这种政治经济体制挂不上钩了。而且从时间上也跟后面讲肃反有冲突。如果真正要推敲的话,只有一种解释,也 就是说,斯大林能预知卫国战争的发生(老天爷啊,斯大林同志可不是如来佛祖),从而为了准备战争而将新经济体制转为斯大林模式(权且用这个词)。

当时的苏维埃国家是处于敌对的资本主义包围之中。在粉碎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和国内反 革命叛乱后,资本主义世界在对待苏维埃国家的态度上出现了两种倾向:一种主张继续实行 公开的武装干涉政策,“不认承”苏维埃国家;另一种主张同苏维埃国家建立正常的外交和经 济关系。但是,不论前者或后者,它们的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颠覆苏维埃政权。斯大林当然不可能预见卫国战争这一具体事件,就是在战前据说他还有判断失误。 但是斯大林对于阶级斗争是毫不怀疑的,军事上他时刻在为资本主义国家可能的干涉而作准备,这正是大力、急速发展重工业有一个很重要目的。或者说,斯大林应 对的不是历史中真真切切的卫国战争,而是一切可能的资本主义国家干涉、进攻。
“我们比先进国家落后了五十年至一百年。我们应当在十年以内跑完这一段距 离。或者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或者我们被人打倒”。这是斯大林在《论经济工作人员的任务》 的演说中谈到的。在这同一次演说中,斯大林在追述旧俄罗斯“常因落后而挨打”的历史时, 强调决不能“延缓速度”“延缓速度,就是落后。而落后者是要挨打的”。斯大林的这篇演说是发表在1931年的2月。

5.“在战争中,这一体制充分表现出其强大生存能力,因为出于对家园的热爱、对德国党卫军和之前斯大林红色恐怖的恐惧(并列并非说作者认为这两者性质相同)以及对生存的迫切需求使得苏联上下同心对付共同的敌人。”
第一,在这里“因为出于对家园的热爱、对德国党卫军和之前斯大林红色恐怖的恐惧(并列并非说作者认为这两者性质相同)以及对生存的迫切需求使得苏联上下同 心对付共同的敌人。”这里面根本没有讲到斯大林模式的政治经济体制在对卫国战争胜利的巨大作用。前面是将经济基础的问题,后面应该是对此的展开,但突然蹦 到了人的思想观念上去了。让人看后反而觉得后者才在卫国战争中起着最重要的作用,斯大林体制在卫国战争中没啥子用。
第二,“这一体制充分表现出其强大生存能力”,是说体制在战争中的生存还是说体制对于苏联在战争中的生存贡献很大?如果是前者的话,就是说战争帮助体制!?

第一,这里我的意思是,由于有共同敌人,人民和体制、政权相团结,这一体制得到人民的拥护,使得斯大林体制能够发挥其巨大作用。
第二,指的是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在战争期间的强大生命力。战争是外部条件,或者说提供了一个舞台,来展示这一生命力。

5.“在战争中,这一体制充分表现出其强大生存能力,因为出于对家园的热爱、对德国党卫军和之前斯大林红色恐怖的恐惧(并列并非说作者认为这两者性质相同)以及对生存的迫切需求使得苏联上下同心对付共同的敌人。”
第一,在这里“因为出于对家园的热爱、对德国党卫军和之前斯大林红色恐怖的恐惧(并列并非说作者认为这两者性质相同)以及对生存的迫切需求使得苏联上下同 心对付共同的敌人。”这里面根本没有讲到斯大林模式的政治经济体制在对卫国战争胜利的巨大作用。前面是将经济基础的问题,后面应该是对此的展开,但突然蹦 到了人的思想观念上去了。让人看后反而觉得后者才在卫国战争中起着最重要的作用,斯大林体制在卫国战争中没啥子用。
第二,“这一体制充分表现出其强大生存能力”,是说体制在战争中的生存还是说体制对于苏联在战争中的生存贡献很大?如果是前者的话,就是说战争帮助体制!?
第一,这里我的意思是,由于有共同敌人,人民和体制、政权相团结,这一体制得到人民的拥护,使得斯大林体制能够发挥其巨大作用。
第二,指的是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在战争期间的强大生命力。战争是外部条件,或者说提供了一个舞台,来展示这一生命力。

6.“但是在战后恢复阶段过后,苏联党和人民共同的敌人消失、主要矛盾转变,虽然仍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不再如30年代的战争般严重而急迫,斯大林体制作为应对时局的策略任务已完成,”
第一、战争年代应该是40年代吧,即使是国内战争也是20年代啊
第二、前面讲“主要矛盾转变”,后面又讲“仍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让人搞不清楚主要矛盾到底是变了还是没变而是缓解了?另外,“资本主义和社会 主义的矛盾”这个用在对外关系上还好,但是用在国内,就不知道到底是讲哪一方面,是讲两大阶级之间的矛盾,还是指生产关系,还是指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有机 统一体----社会形态?

第一这个战后恢复我没有表达清楚,是指卫国战争后的恢复。
第二这里首先是指外交上的主要矛盾。就性质而言,始终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但是在具体矛盾上不再是苏德矛盾,而是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的矛盾;就表现形式上不再是急迫的战争威胁,而是冷战。倒是发现共同敌人消失这一点表述不当,已删去。
修改后的表述:
但是在卫国战争后恢复阶段过后,苏联面对的国际环境主要矛盾转变,就性质而言,始终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但是在具体矛盾上不再是苏德矛盾,而是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的矛盾;就表现形式上不再是急迫的战争威胁,而是冷战,斯大林体制作为应对时局的策略任务已完成,

7.“苏联领导人或大举改革而不得要领、收效甚微,或依然坚持这一制度无为而治,错过了改革的机会,反而阻碍了矛盾的解决;勃列日涅夫时代的高福利消耗国 力,到戈尔巴乔夫乱世用猛药又在不少方向走过了头,否定苏联,而此时群众对于社会主义制度已经有很多不满,也渐渐走向极端。”
首先,开头的两个或 最好有例子,写为“或如某某般(我猜作者应该是讲赫鲁晓夫,后面那个或是讲勃列日涅夫)大举改革”
其次,讲戈叛徒“否定苏联”似用词过于模糊,应该是否定苏共或者说否定苏联的历史(这不属于生产方式,这一部分实际上作者要讲的是生产方式和经济制度吧,文字应该围绕着这个中心转),或者这个否定的意思使我们讲“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中否定的意思?
再次,“而此时群众对于社会主义制度已经有很多不满,也渐渐走向极端。” 走向改为被引向更加。还要再说一下,这一部分应该讲的是经济制度问题,似应该讲群众对苏联经济制度中的弊端的不满。一个“社会主义制度”似太过宽泛。
首先,第一点确实是觉得都知道所以偷懒不多说了
其次,改称经济改革难以推进,随后政治上否定苏联历史
再次,感觉这里还是说社会主义制度好,是因为群众的态度并非只针对经济问题,如果因为主题就只写经济有粉饰之嫌。走到和引到的区别,我认为还有争议,我愿意是人民是错误而自发地厌恶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制度了,但是选择资本主义则是被误导、劫持了。

7.“在改革中否定了苏维埃、放弃正确的领导,因为党的队伍已经失去了对规律和真理的把握、失去了人民的支持,而戈尔巴乔夫作为体制内崭露头角的人物又没 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依靠,以致戈尔巴乔夫不得不面对改革与否都是自绝的局面。国内民族矛盾因阿富汗战争而爆发、派系矛盾因改革中权力争夺而爆发”
第一,戈叛徒恰恰喊出了“一切权力归苏维埃”,他倒是没有否定苏维埃,他否定的是党,是苏共的领导。说在改革中否定了苏维埃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第二,“放弃正确的领导,因为党的队伍已经失去了对规律和真理的把握”。前面讲“正确的领导”,但后面又讲因为党的队伍已经失去了对规律和真理的把握。那 么到底党的领导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我认为应该这样讲“放弃党的领导,因为戈尔巴乔夫认为党已经失去了对客观规律和真理的把握的能力(这里需要文献或资 料佐证)”。
第三,“而戈尔巴乔夫作为体制内崭露头角的人物又没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依靠,以致戈尔巴乔夫不得不面对改革与否都是自绝的局面。”我觉得这个观点欠妥,戈 氏改革时他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怎么能说没有政治力量依靠呢?戈氏的所谓的改革都付诸施行了,即使稍有反对者(如尼?安德烈耶娃),便遭政治上或意识形态上 的围攻,如果没有政治力量依靠,他怎么办的到?而且正是因为戈氏的几乎每项改革总是能彻底贯彻才导致苏联亡党亡国,红旗落地。是他胡乱改革,才导致改也 亡、不改也亡的境地。
第四,“国内民族矛盾因阿富汗战争而爆发、派系矛盾因改革中权力争夺而爆发”
国内民族矛盾并不是因阿富汗战争爆发(爆发!!)的。。。。。阿富汗战争那是勃列日涅夫时候的事儿。。。戈叛徒是撤军回来(这最多只能跟军人安置有关系,跟民族矛盾扯不上啊)。民族矛盾爆发那应该是波罗的海三国闹独立的时候的事吧。
所谓“派系矛盾”,说实话,这个。。。呃。。。以前闻所未闻,苏共内部存在的派系矛盾确实没听说过,除了勃列日涅夫第聂伯帮之后就没打听说帮的问题了,更 不用说派系(这个词慎用啊。。。特别是在政治上),最好给出具体的说明。至于派系矛盾因权力争夺而爆发这就不知道作者说的是哪一件事?是八一九吗?八一九 也扯不上派系争权啊。
第一点,我的错误,史实记忆模糊,想表达的是否定苏联历史,否定十月革命的成果社会主义制度。将作修改。
第二点,你的观点和陈述的史实是正确的,不过不是我的所指。我的意思是:
放弃党的领导,因为党已经失去了对客观规律和真理的把握的能力
和你的观点相比删去了“戈尔巴乔夫认为”,因为我觉得问题不是戈尔巴乔夫个人主观错误,而是苏共自身确实除了问题,一方面戈尔巴乔夫自己确实背叛了社会主 义,另一方面苏共将这样一个人推上前台并毫不犹豫地支持,苏联解体后苏共高层很多人一纸退党声明就成了新官僚,本身就说明苏共组织、思想上已经不纯洁,已 经失去了正确的方向。
第三点,我们对史实的认定是基本一致的。戈尔巴乔夫的悲剧就在于他只有苏共可以依靠——这里的其他力量指的就是除苏共以外的力量,所以不改革人民不满意, 改革就必须损害其支持者苏共党员、尤其是干部的利益,同时人民怨气也太重了。他个人的思想再解放,但是整个苏共官僚体制还是老一套,所以在改革过程中他对 他的支持者失望了,越走越右。他在后来的总结中说:“幻想在于,我那时就象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一样认为:通过完善现存的制度是能够达到这一点的[34]。但 是,随着经验的积累,很清楚的是: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使国家受到损害的危机不是局部性的而是系统性的。发展的逻辑导致得出这样的结论:不是必须去完善 制度,而是要深入到它的基础中去并改变这些基础。这里指的是逐渐地向社会市场经济过渡,向建立在法律和充分保障renquan基础上的民主 political过渡。”附带说一句,我觉得如果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换一下位置,也许苏联历史就大大改观了,这当然只是闲谈。
第四点,这里是我选择时间点有问题。阿富汗战争后期出现的情况的确不能是爆发,应该定在波罗的海三国闹独立。我纯属业余爱好,见谅啊。
第五点,这里我想说的是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之间的争夺。派系这个词不合适,路线斗争也不合适吧,这措辞有点棘手。
网上看到的一段话,援引以下:
这个联盟产生的过程,我写的书中详细谈了这个问题。1975-85年,产生了巨大的压 力,要求改革。由于这种压力,戈尔巴乔夫上台。戈尔巴乔夫的目的是对社会主义进行改革,使其democratic。戈尔巴乔夫的助手相信,苏联的democratic,分权的改革,引进有限的市场因素,以为这样就可以克服苏联的停滞。但是,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效果却是意想不 到的。

大利益集团之间产生了权力斗争。首先是言论自由,共产党不再控制大众传媒。 1990年出现了新的民主制度,即新的苏维埃制度,原苏共中央的权力下放了。开始了关 系到苏联未来方向的政治斗争。大致上有三种立场:继续改革,使社会democratic;回到改革前的苏联社会主义;完全抛弃社会主义,代之以资本主义。第三种立场的出现,出乎戈尔巴乔夫的意料。谁也没有意料到党的精英集团的变化。叶利钦成为亲资本主义的领袖。叶利钦成为俄罗斯联邦的总统,苏联实际上出现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戈尔巴乔夫控制苏联,叶利钦控制俄罗斯。俄罗斯当时没有法律基础,法律、军队都没有。1990-1991年,上层接受拥护资本主义的立场。这与各社会集体在苏联时期发生的变化有关系。

80年代,10万人组成的高级集团已经与以前不同了。这个模糊集团,是非常实用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没有意识形态的立场。他们会重复官方的意识形态词句而不去相信,只关心自己的特权和利益。其中,只有极少数相信社会主义。在80年代末辩论苏联发展的方向时,他们就开始作出选择性的思考:如果改革达到democratic,就会减少特权和权力; 如果回到改革前的社会主义,虽有相对的特权和地位,但特权又受到原有的社会主义机制的限制,也不能积累过多的财富,更不能把特权和财富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因此,精英们认为资本主义能够为他们提供最大的机会,不但管理,而且拥有财富、传给子孙后代。这可以解释他们观点的迅速变化。这就能够把戈尔巴乔夫排斥到一边,使叶利钦得到权力。具体的办法涉及许多细节,煤矿罢工,媒体的争夺,苏联周边民族主义情绪
。叶利钦就是利用这些夺取了政权,让戈尔巴乔夫留在那里,无能为力。

 

 


Copyright 2012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