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苏联主义定义投稿】勃列日涅夫时期的发展、兴盛以及停滞--契尔年科原创

1985年3月10日,73岁的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康斯坦丁?契尔年科逝世,标志着20余年的勃列日涅夫时期结束。而六年后的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集团把苏联这个红色帝国彻底结束。今天,很多学者都把苏联解体的原因重新予以分析、总结,而近十年来学术界把聚焦点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了1964至1985这20余年,也就是被称为苏联由胜至衰的勃列日涅夫时期。
勃列日涅夫时期,可以说是苏联建国74年中最关键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持续20余年,跨越了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持续时期仅次于斯大林执政时期的30年。成为苏联74年中第二个领导人执政时间较长的时期。在这种强势政权的领导下,苏联的科学等产业有所发展,特别是军事实力达到了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地位,但是也正是这一强势政权,使得苏联后期逐渐走向停滞,并且给后来苏联解体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因素。
由于一些历史和政治的原因,一段时期以来我们的有关部门对于勃列日涅夫时期的研究甚少,甚至可以说几乎为零,即使拥有的这一时期的相关资料也以负面的居多,比如查阅新华社有关这一时期的涉及苏联的新闻简报,以负面的占据绝对优势,这是一段时期极左思潮影响的原因。自改革开放之后,学术界对于这一时期的研究依然没有增多,主要在于学术界认为勃列日涅夫时期与斯大林时期相似,因此只要研究好了斯大林时期的问题,勃列日涅夫时期自然而然就可以弄明白了。另外,俄罗斯关于这一时期的档案还没有彻底解密,也是这一时期学术研究较少的原因。近些年来,关于勃列日涅夫时期的研究书籍开始增多,表明学术界开始重视这一时期的研究,特别是这一时期对于日后苏联解体的原因的影响方面。仔细观察苏联的这个20余年,确实对于日后苏联解体有着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个人认为这一时期的影响并不是绝对原因,也绝不是直接原因。那么缘何苏联会进入高速度的发展时期,又缘何后期进入停滞状态呢?本文对这一问题进行了一些浅层次的分析。


一、勃列日涅夫时期的发展与兴盛
我们首先需要对于勃列日涅夫时期进行一个新的概述,目前学术界公认的勃列日涅夫时期是从1964年宫廷政变后勃列日涅夫上台开始,到1982年11月10日勃列日涅夫本人去世的十八年,但是个人认为这一时期应该继续延续到1985年契尔年科去世,也就是说这一时期前后共20余年,这20余年我们可以把它分为四个时期,即勃列日涅夫执政初期:从1964年苏共中央十月全会上台到1968年出兵镇压捷克改革;巩固政权时期:即从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斯洛伐克镇压“布拉格之春”之后到1976年苏共二十五大召开;强盛时期指1976年的苏共二十五大到1979年底的出兵入侵阿富汗;后勃列日涅夫时期指1979年出兵阿富汗后到1985年的契尔年科去世。总之勃列日涅夫时期包括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和后勃列日涅夫时期两大部分,虽然前后由三个领导人执政,但政策上保持延续性和一致性足可以让我们把这20余年合并为一个时期。


(一)稳定党的领导
一段时期以来,我国学术界常常对于这20余年以“停滞时期”来简单概括,但是研究后发现这是一个由发展到兴盛,再由兴盛到停滞的过程,到后期呈现出的是全面停滞的局面,但是这20余年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发展的。纵观整个勃列日涅夫时期,政局稳定是最好的发展。这与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立即将赫鲁晓夫时期的工业党和农业党组织合二为一的措施是分不开的。
赫鲁晓夫时期所搞的工业党和农业党改革,将地方党组织一分为二,结果便是党的领导由一个中心变为两个中心各自为政的不统一局面,给开展党组织工作带来了麻烦,也一定程度割裂了党同人民群众的联系,本是应负责当地全面事务领导的党委被人为地一分为二,使得人们去党委办事时被推诿扯皮,更严重的是这一定程度给党组织的分裂埋下了种子。因此,合并两个党组织在当时是非常正确的,而这也是这一时期政局稳定的一个保障。


(二)成熟稳定的干部交替模式
很多学术文章批评勃列日涅夫时期的干部队伍政策是大搞干部终身制,的确,我们承认终身制是这一时期干部队伍政策不成熟的一个体现,不过在苏联整个发展历程中,这一时期的干部队伍政策其实处在一个逐步成熟稳定的时期,具体表现在对某一干部的调动和调整,不再以搞阶级斗争的模式,而是采取平级或降级性的职务调动、退休、派遣出国驻外的模式。
可以说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运动是典型的利用阶级斗争的方式整肃干部队伍模式,这种模式容易在百姓心中留下阴影,造成人心恐慌,而赫鲁晓夫上台初期也利用了这一模式打倒了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三个对其接班有影响的党内要人。勃列日涅夫对主席团内部的反对派,既不处死,也不戴反党分子帽子,而是通过选掉或退休办法解决。谢列平于1967年离开党中央书记处,改任全苏工会主席,1975年又退出政治局。不过从对柯西金、波德戈尔内、谢列平等人的例子来看,这种成熟的干部调动制度直接体现的是勃列日涅夫一人的意志,因此这一模式其实也为后来勃列日涅夫巩固自己执政地位带来了便捷,也可以说这是苏联干部队伍交替制度不成熟的体现,但是相比较前两个时期来看,这的确是一种发展。


(三)经济有所发展
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苏联在经济上获得了较大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也有显著提高。1965至1980年,苏联的社会总产值、国民收入、国民经济固定生产基金都有较大的增长,如以1965年为100的话,那么到1980年,社会总产值增至238,国民收入增至235,国民经济固定身产基金增至319(引自《1980年苏联国民经济年鉴》 1981年)。这一发展速度高于同一时期的美国发展速度。在勃列日涅夫执政的初期,苏联经济增长尤为快。据苏联当时的官方数字显示,1965年苏联的国民收入仅相当于美国的67%,而同期的工业产值比则从65%提高到80%(引自《1980年苏联国民经济年鉴》 1981年)。此外,苏联已经有二十余种重要产品雄踞世界之首。正是在这段时期里,苏联的经济实力翻了一番,苏美之间在经济实力上的差距进一步缩小。这段时期,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所提高。1965年苏联国家职工月平均工资96.5卢布,1981年则提高为172.7卢布;1965年苏联集体农庄庄员月平均劳动报酬为51.3卢布,1981年提高到120.6卢布。此外,苏联居民住房情况也有较大改善,人均住房面积由1965年的10平方米,提高到1981年的13平方米。


(四)国营企业的新经济体制
1965年9月,苏共中央召开全会。柯西金在会上作了《关于改进工业管理,完善计划工作和加强工业生产的经济刺激》的报告。全会通过的决议指出,赫鲁晓夫实行的按地区原则管理工业的做法,“妨碍了部门性专业化和各经济区企业之间的合理的生产联系的发展”,决定撤销国民经济委员会,重建中央各工业部。其次,决议提出要“完善计划工作”。过去国家给企业下达几十项指标,“这种做法限制了企业职工的自主性和主动性,降低了对改善生产组织的责任感”。因此,决定取消对企业活动的多余规定,减少计划指标的数目。现在,国家只给企业下达八项指标:产品销售额、产品的基本品种、工资基金、利润额和赢利率、预算付款和预算拨款、投资额和固定基金额、采用新技术的主要任务、物资技术供应指标,其余由企业自行确定。第三,决议提出要加强经济刺激。它指出:“在领导工业中行政方法盛行而排挤了经济方法,这是工业领导上的严重缺点。”应该充分利用价格、利润、工资、信贷等经济手段管理经济。各企业可用利润提成的办法建立工作人员的物质鼓励基金、社会文化措施和住宅建设基金。企业搞得愈好,工人就可多得奖金,就愈能改善居住和文化生活条件。要采用物质利益的办法不断提高工作人员对改善企业工作的关心。
根据中央全会决议的精神,最高苏维埃于1965年10月4日通过了《关于完善工业生产的计划工作和加强对工业生产的经济刺激》的决定。同日,部长会议公布了《国营生产企业条例》,规定企业有权占有、使用和支配其财产,可以出卖、出租多余的设备和厂房,可以用废材料自产自销计划外的产品,有权制定生产财务计划,有权招聘和解雇职工,有权确定工资形式和奖励的办法。
党中央九月全会的决议和苏维埃的两项决定确定了苏联新经济体制的基本内容。从1966年起,新体制开始在704个工业企业中试行。原来计划在三年内基本完成,实际上一直到1975年才完成这项变革。在这一时期,国民经济其他部门的国营企业也实行了新经济体制。
新经济体制在坚持国家集中下达指令性计划的前提下,扩大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实行经济方法和行政方法相结合的管理原则。这种改革适应了客观需要,同时是经过试验逐步推广到全国的。因此,改革在初期取得了明显效果,工业发展速度增快。但是,新经济体制同利别尔曼建议仍有一定差距,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苏联工业的集中管理体制。

(五)发展农业的措施
农业在赫鲁晓夫执政时期有了一定的发展,但仍是苏联经济中的落后部分。 1965年3月党中央开会,勃列日涅夫作了《关于进一步发展农业的刻不容缓的措施》的报告。报告中承认1953年9月中央全会“具有重要意义”,“它制定了农业方面的正确方针”,开垦荒地“对增加谷物生产具有重大意义”。同时又指出,近几年来农业增长速度减慢,农业发展计划没有完成。“这一切给国家经济的发展造成了一定困难”。造成农业落后的基本原因是,“破坏集体农庄庄员和国营农场工人在提高公有经济方面的物质利益原则以及破坏社会利益和个人利益正确结合的原则”。为了纠正农业领导工作中的错误,党中央和government多次开会讨论,采取各种办法推动农业发展。主要措施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固定收购指标,提高农畜产品的收购价格。过去,国家的收购指标每年制订一次,通常要过很长时间才能下达到农庄,在采购过程中还不断变更计划,追加任务。这种采购制度不仅使农庄难以拟定正确的生产计划,而且影响了庄员的生产积极性,他们担心生产发展会导致交售任务的加重。在这种制度下,国家的收购计划经常完不成。从1955年到1964年的十年期间,只有1956年、1958年和1964年三次完成谷物收购计划。有鉴于此,government决定1965年的谷物收购计划从40亿普特降为34亿普特(约合5569万吨),并且五年不变。 1970年,将九五计划(1971~1975年)期间的谷物收购指标调为6000万吨。government还决定对超计划出售的农产品给予奖励,奖励价格比收购价格高50%。
赫鲁晓夫时期曾大幅度提高农畜产品的收购价格。但60年代,农机、化肥等工业品价格也提高很多。为了平衡工农产品的比价,刺激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继续不断提高农产品的收购价格。仅1965年和1973年两次就提高收购价格75%左右。
第二,扩大农业投资,改进农村技术装备,促进农业向专业化和集约化发展。 1953年,国家对农业投资仅占总投资的7.7%。赫鲁晓夫执政的七五计划(1961~1965年)期间,农业投资达到380亿卢布,占总投资的15.4%。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农业投资继续增大,八五计划(1966~1970年)期间,为599亿卢布;九五计划(1971~1975年)期间增至776亿卢布,占总投资的20%左右。随着农业投资的扩大,农村中各种机械的拥有量迅速扩大。1964~1978年,拖拉机由154万辆增至252万辆,谷物联合收割机由51万台增为70万台,载重汽车从95万辆增至152万辆。农村用电总量从1964年的184亿度增至1978年的956亿度。灌溉地的面积从1964年的980万公顷增至1978年的1660万公顷。农业向集约化方向迈进了一步。
第三,对庄员实行有保障劳动工资制。过去,农庄在年底按庄员劳动日的多少发放报酬。1956年,实行按月预付报酬制。农庄按年初预算的估计,每月向庄员预付一定的现金报酬。年底,根据当年生产情况进行结算。1966年7月1日起,实行有保障劳动工资制,庄员按该区国营农场相应人员的工资标准每月领取工资,实物在收获后领取。 1970年,部长会议批准《关于建立和使用社会保险基金的办法》。庄员丧失劳动能力、生育、安葬、疗养等都可得到一定的保险金。
第四,放松对私人副业的限制,鼓励私人经济。国家认为私人副业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补充,给予多方面支持。据1978年统计,全国共有自留地618万公顷,占全苏耕地总面积的2.73%。私人饲养的奶牛共1330万头,占全国总头数的30.9%。私人生产的土豆占全国总产量的61%,蔬菜占29%,肉类占29%,蛋类占34%。 第五,建立农工综合体。这种组织最初产生于摩尔达维亚,60年代末开始增多,到1978年有八千多个。农工综合体一般是由生产农产品的农庄农场同加工农产品的企业、销售农产品的企业联合而成。相互间或是建立在合同基础上,或是把资金联合在一起,共同管理。这种大型专业化联合体,劳动生产率一般都较普通农庄高,经济效益也较好。
第六,制定新的集体农庄示范章程,进一步完善和巩固农庄制度。 1935年制定的集体农庄示范章程几十年来未作任何重大更改。1969年11月,举行全苏农庄庄员第三次代表大会,讨论通过了新的示范章程。它确认农庄是经过历史检验的、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形式。新章程强调庄员的权利和义务,规定庄员享受有保障的工资报酬,庄员除进行集体劳动外,尚可经营副业,每户可拥有半公顷宅旁园地,可饲养一头奶牛、一口母猪等。在分配方面,章程规定,农庄应从总收入中首先减去税款,然后留够固定和流动资金、文化生活基金、社会保障和物质帮助基金,最后再对个人进行分配。
除上述措施外,苏联government还在1965年宣布免除农庄欠国家的二十多亿卢布的债务,实行银行直接向农庄发放贷款的制度等。总体来看勃列日涅夫采取的这些措施对苏联农业的发展起了某种积极作用。


(六)军事实力有所提升
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在军事上得到了较大发展,并取得了对美国的战略均势地位。
在这一时期,苏联将85%以上的工业投资用于发展重工业和军事工业,并强调发展战略核武器和远洋海军是苏联军事工业发展的重点。在上述方针指导下,苏联军费逐年增加,从1965年的326亿卢布增加到1981年的1550亿卢布,增加了3.75倍。每年的军费开支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2%至14%,约占财政支出的三分之一以上。苏联军事实力的迅速膨胀,逐步改变了美苏军事力量的对比。70年代初,基本达到均衡,此后日益朝着有利于苏联的方向发展。这样,苏联只花了不足10年的时间就取得了对美国的战略均势地位,步入超级大国的行列。苏联与美国在军事力量上的势均力敌,进一步加剧了双方在全球范围内的争霸。
不过个人看来,苏联的这种高速度的军事发展历程,是以牺牲国民经济平衡为代价的,毕竟这种高速度的模式唯有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才可能出现,但在发展平衡方面却不能弥补日后国民经济发展的漏洞,最后成为拖垮整个国民经济的一根稻草。


二、改革的停止与经济的停滞
(一)平息布拉格之春 停止改革
然而这一切在1968年出兵平息被称为“布拉格之春”的捷克斯洛伐克改革之后,只有军事实力发展超越了其它领域,而其它领域的发展速度开始降低,而更加严重的后果并没有出现在捷克斯洛伐克上,而是影响到了苏联自己正在进行的改革。
1968年,由于国民经济增长比例近乎为零,时任捷克斯洛伐克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诺沃提尼被迫辞职,由杜布切克出任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第一书记,共和国总统职务由斯沃博达担任,捷克斯洛伐克在杜布切克上台后开始推行所谓“布拉格之春”的改革,现在改革的基本内容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搜索得到,诸如改革企业管理模式,降低报刊媒体审查制度,建立联邦制国家以解决斯洛伐克的问题,但是我们似乎很难搜索到诸如我国改革开放时提出的类似“四项基本原则”的东西,也就是说这场改革可能本身没有什么改革原则,就以我国的四项基本原则来看的话,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没有提出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样的词汇,而现在我们又搜索到了“限制共产党的权利”这样的词汇,显然我们可以推论,捷克斯洛伐克的这场改革如果继续进行下去,可能会动摇捷共的执政地位。而在最新出版的《勃列日涅夫传》中我们看到了可以印证这个推测的话语:1968年的布拉格,已经与解体前的苏联环境差不多了,但那时勃列日涅夫已经去世了。
当然我们这仅仅是推测,因为苏联出兵平息了这场改革,使得这些推测没有发生,同样的这场改革的积极性也没有显现出来,因此可以说由于这两个原因,我们现在不能冒然断定捷克的这场改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也不能冒然地给苏联出兵平反昭雪,因为心眼儿再坏的孩子,作为老师也不能动手打孩子,而是要耐心的发现其中的问题,耐心的教导。
不过平息这场改革的另一个结果却显现了,那就是直接影响到了正在苏联国内进行的经济改革,从后来苏联逐步走入经济发展缓慢和经济停滞的局面可以看出,这场改革本身存在的问题有两点:其一,勃列日涅夫本人在平息布拉格之春之后对本国改革的干预证明,作为最高领导人的他对于改革与改革之间的差别分不清,这源于他文化程度不高,死守固守列宁主义的某个具体的结论不放,忽视与实际相结合的问题,造成了本是两场性质完全不同的改革,被一个人鲁莽的叫停的结果。其二,作为这场改革的主持者,柯西金本人对于改革的方向其实也不明确,可以看出苏联的经济体制改革围绕着给企业减少指标为核心进行,但是最核心的建立一套市场经济环境,以市场机制来促进企业发展的经济规律却没能展开,因此这场改革最后的结果便可想而知,没有一套完善的市场环境,给企业减少多少条命令也不能促进企业自身的发展,最后依然回归到了行政命令约束企业的计划模式上。因此这场改革最终失败是必然的,没能解决苏联经济问题也是必然的。


(二)发达社会主义社会经济的脆弱
从70年开中期开始,苏联进入了表面上兴盛而实际上停滞衰退的时期,尤其是1977年苏联宪法首次把“发达社会主义”写入之后,这种骄傲和粉饰太平的色彩开始影响苏联的发展,而从具体来看,这源于计划经济长期执行之后造成的个人生产力兴趣下降和安于现状,不求发展有着直接关系,而此时苏联为了提高收入进行的某些涨价行为也很容易引起波动,后来苏联被迫又回归到涨价前的局面,到后来苏联被迫用提高酿酒税的方式进行资本积累,这一行为使得一些烈性酒在苏联国内大肆销售,危害年轻人的身体健康。
另外,苏联70年代中后期经济发展的原因除了提高酿酒税之外,黑色经济占据了绝对作用,这里指石油产业,尤其是中东战争之后造成的油价上涨,给苏联带来一笔丰厚的黑色财富,尤其是这一时期又在秋明州开采了一口油气田,给这笔黑色黄金又增添一笔。因此在这样一个经济刺激之下,苏联的各种经济改革自然而然就被淡化了,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计划经济的优越性带来的效果,是“发达社会主义”的必然结果。
严格来说,苏联70年代末的经济非常脆弱,经不起大规模和无节制的消费,因此这一时期如果遇有大规模的资金耗费,其结果必然会影响到苏联经济环境和政治稳定,然而这一切真的发生了,1980年,苏联为举办奥运会,消费了近90多个亿美元,而这场和平聚会却被之前的又一场鲁莽的战争所破坏了。1979年,苏联为了扶植亲苏势力,动用部队入侵邻国阿富汗,推翻了阿明政权,扶植起以卡尔迈勒为首的亲苏政权,苏联的坦克最终征服了阿明及其余党,却没有平息阿富汗境内的伊斯兰游击队,因此这场战争持续了近10年,并且连年连月的升级,伴随而来的就是苏联在这场战争上的消费越来越多,到苏联撤军之前,在阿富汗战争中的消耗的费用已经相当于举办了10次莫斯科奥运会消耗的费用,已成为一个苏联经济永远的无底洞,到1989年被迫从阿富汗撤军。
可以说两次大规模的消费让苏联经济在80年代初就陷入低迷,如果不是1981年雅鲁泽尔斯基平息了团结工会运动,那么苏联可能会再次派兵进入波兰,那将又会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消费,而在1981年苏共二十六大上,一项报喜不报忧的勃列日涅夫首次在报告中承认经济困难、问题严重。
可以说计划经济的弊端造成了苏联个人生产力的停滞,由此引发了经济停滞,而勃列日涅夫推行的干部终身制造成了70年代末期的老人政治、病夫治国的局面又让苏联的政治环境进入停滞阶段,苏共二十六大选出的政治局委员是二十五大的原班人马,各州委书记只有两名被更换,除了正常死亡的很少有被更换的,总之政治经济的停滞也导致了文化领域的停滞,因此苏联在80年代进入了全面停滞时期。
1991年的圣诞节,当红旗从克里姆林宫上空降下时,许多人为之流下了遗憾的泪水,直到今天,当我们在谴责某些超级大国的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策动一些国家搞和平演变或颜色革命之时,我们是否能怀念起那个当年制约某些超级大国的苏联呢,为什么这样一个大国在没有外来入侵的情况下就自行解散了呢?戈尔巴乔夫的自由化新思维是主要原因,而正是赫鲁晓夫时期的某些举动培养了戈尔巴乔夫这样一个“二十大的产儿”,但是勃列日涅夫时期的负面影响也不应该回避,虽然这个时期苏联国力鼎盛、虽然这个时期苏联社会和谐稳定,虽然这个时期苏联与美国平起平坐,但是这一个时期不能延续发展是最致命的问题,我们在探讨一个政策是否合理时除了考虑适合不适合具体情况,适合不适合具体国情和文化差异之外,还要考虑能不能长久的保持发展,如果不能,我们如何调整。

参考文献:
1、《走近衰亡—苏联勃列日涅夫时期研究》
2、《勃列日涅夫传》
3、《勃列日涅夫十八年》
4、《苏联真相—对101个重要问题的思考》

 

Wargeneral回复:勃列日涅夫时代就像是“和谐”时代,官僚们之间和和气气,不再有大的整顿,国家好像已经进入了一个繁荣的“发达社会主义”时代,真是美好啊! 但是对群众呢,如果听话,那么福利啊,待遇还多少还是有的,但如果不听话呢?呵呵,那几乎是要“精神病院”伺候的。

nimostalin回复:稳定啊,相对的看,还是不太完全稳定的好。孟子说:国不患乱而患承平。没有了竞争体系,稳定的结局就是一潭死水,没有生机。列宁去世后留下的领导团队,虽 然进行了残酷的斗争,但是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才。而勃总去世后的领导集团似乎并没有显示出生机勃勃,最后倒是有一点生机,结果出现小戈这样不靠谱的领 导,回光返照了一下,红色帝国的光辉就被黑暗给淹没了。可惜啊。

论坛原帖:http://www.cccpism.com/bbs/viewthread.php?tid=14999&extra=page%3D1

 


Copyright 2012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体对苏联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