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ccpIsm.Com:【苏联主义网】 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俄专家最新统计:二战苏军将领损失数字(波波夫金译文)


二战中法西斯德国将官的损失数据早在半世纪以前就已经盖棺定论,但围绕苏军将官的损失数字至今仍争论不休。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苏联和俄罗斯曾多次公布二战中苏军将官的损失数据,但这些数据各不相同。90年代初,俄罗斯国防部主办的《军事历史杂志》公布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死亡的416名苏军将官的名单。但俄罗斯军事历史学家沙巴耶夫坚持认为,有438名苏军将官在二战期间死亡;而库兹涅佐夫认为,这一数据应为442人;历史学博士亚历山大·别钦金则认为,根据俄罗斯国家军事档案馆和国防部中央档案局保存的军事历史文献和有关文件中所提供的资料,应该在《军事历史杂志》所公布的数字的基础上再增加42人,即458人。

 

  1944年4月4日,苏联副国防人民委员(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发布的第023号命令规定,不能归队的减员包括以下几种情况:阵亡;战场失踪;因伤致死;战场患病致死或其它原因致死;被俘。减员就性质而言可分为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战斗减员包括:阵亡;在后送过程中或在医院中因伤致死;战场失踪;被俘。非战斗减员是与完成战斗任务没有直接联系的死亡,包括:枪支走火致死;意外事故致死;在医院或家中病故;自杀;因罪被军事法院判处死刑等。

 

  1993-2001年,由克里沃舍耶夫上将领导的研究小组曾两次公布苏军在二战中的人员损失数据。第一次公布的苏军将官损失数字是421名,第二次则减至416名。按常理,第二次公布的数字应比第一次多。因为研究人员在两次公布之间又发现了其它一些在战争期间死亡的将官的资料。但研究人员称,公布的数据中不包括在战前或战争期间被清洗的13名将官,认为他们不应列入参战将领名单。这13名将官是:上将亚历山大·洛克季昂诺夫、格里高利·什特恩,中将阿列克谢耶夫、阿尔热努欣、普罗斯库罗夫、普图欣、普姆普尔、皮亚德舍夫、雷恰戈夫、斯姆什科维奇,少将沃洛金、卡尤科夫、列文。

 

  亚历山大·别钦金博士认为这一观点并不完全正确。理由是:首先,沃洛金、普罗斯库罗夫、普图欣和皮亚德舍夫将军不是在战前而是在战争初期被逮捕的,也就是说他们实际上参加了战争。1941年6月底战争爆发时,沃洛金空军少将任苏联红军空军参谋长,皮亚德舍夫中将任北方面军副司令,负责指挥卢日斯科战役集群,而同为苏联英雄、空军中将的普罗斯库罗夫和普图欣则分别任第七集团军空军司令和西南方面军空军司令。其次,以未参加作战行动为理由不把在战争期间去世的将领列入非战斗减员也是缺乏根据的。因为在官方公布的在战争期间损失的416名将军的名单中有数十人从未在作战部队中服役,并且是在后方病故或意外原因致死的。而根据前面所说的第023号命令,从1941年6月22日到1945年5月9日的整个卫国战争期间死亡的将领都应列为不能归队的减员,自然,其中有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之分。

 

  在战争的不同阶段和不同情况下,苏军将官的减员数量差别很大。在为期46个月的战争期间,苏军总共损失458名将军,平均每月10名。1941年是苏联红军战略退却阶段,红军在这一阶段的损失也最大。当时苏军整集团军整集团军地被德军合围,被俘官兵就有几十万人,其中包括一些将官。苏军在6个月内共损失了107名将军,平均每月18名。在战争的第一年,苏军有4名将军在被合围后,为避免被俘而自杀。在整个战争期间(主要是1941-1942年),苏军有72名将官被俘,其中有数名集团军司令,数十名军长和师长,除个别叛变外,绝大多数被俘将领都没有变节。到战争结束时,共有23名将官在战俘营中死亡。

 

  随着苏军指挥员的作战技能的不断提高,苏军将官的减员也大大减少。1942-1944年,苏联红军高级指挥人员每月平均减员数量已经减少到战争开始时的一半以下,平均每月8-9名,是1941年的二分之一。但在阵亡将官数量减少的同时,因触雷而牺牲的将官数量却有所增加。苏军在整个战争期间损失的458名将官中,战斗减员为296人,占64.6%。

 

  1941年,苏军将官的非战斗减员数量为33人,其中3人病故,2人自杀,1人在事故中遇难,27人被清洗。而在整个战争期间被苏联人民内务部逮捕的100名苏军将官中有将近三分之二死亡(47人被处决,16人死于狱中)。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因为即使是在前线被俘的72名将官中也只有三分之一死于战俘营中。

 

  1943-1945年,苏军将领的战斗减员逐渐减少,而在非战斗减员中病故占了大多数。1945年3月,63岁的鲍里斯·沙波什尼科夫元帅去世。而由于战争的压力对身体健康的损害,才四十多岁的集团军司令列谢利泽和哈里顿诺夫等一些年轻的高级军事指挥员也相继去世。当时去世的将军中有60%不到60岁。

 

  1941-1943年,苏军将官的非战斗减员占减员总量的27-30%,1943-1945年则为36-39%。在战争初期,内部清洗是苏军将官减员的主要原因,到战争结束前,病故将官则占了减员将官的多数(1943、1944、1945年分别占非战斗减员的85%、75%和66.6%)。

 

按职务类别统计,损失最大的是指挥人员,占总数的近89%,其后依次是行政人员,占4.6%,技术人员,占2.8%,政治人员,占2%,医疗人员,约占1%。

 

  按军种统计,陆军将领损失最大,占减员总数的87.56%,而空军和海军分别仅占8.73%和3.71%。死亡和失踪的高级军官大部分是作战部队的指挥人员、方面军司令和副司令、军团和兵团参谋长、军长、师长和旅长等,其中减员最多的是师长。

 

  按军衔统计,减员最多的是少将,共372人,占总数的80%以上;中将是66人,约占总数的14%;上将6人,占总数的1.3%;海军少将7人,占总数的1.5%;元帅、大将和海军中将合计所占比重则不超过1%。

 

  1941年,苏军有4名方面军司令为国捐躯。整个战争期间共牺牲22名方面军司令和2名方面军副司令、55名军长、21名副军长、127名师长、8名旅长。

 

  苏军将领损失为什么会这么大?这是因为,1941-1942年,苏联红军在退却过程中,不仅仅是部队和分队,师、军和集团军也往往陷入敌人的合围。在这种情况下,将军在指挥部属与敌人进行短兵相接的战斗中牺牲是常有的事。另外,1941-1942年,苏军将领还比较缺乏现代作战经验。损失惨重的另一个原因是,有时候上级给部队下达的任务脱离实际,造成了包括将官在内的人员的不必要的牺牲。

 

  在陆军兵团指挥员(旅长、师长、军长)不能归队的减员中,战斗减员占85%,病故或因意外事故死亡的非战斗减员占15%。集团军司令、副司令、参谋长的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的比例也大致如此。而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中央机关、军事院校、设计局、科研院所和其它后方机构,将官的减员则是另外一种情况。其减员主要原因是病故和清洗,此外,意外事故和在前往作战部队途中发生战斗也是减员的原因。

 

  最后,将苏军将官与德军将官的减员数量做一对比。根据1957年福尔曼和米勒-韦登在柏林公布的研究数据,1941-1942年,德军仅损失数名将官,但1943-1945年,有德军553名将官被俘,其中70%是在苏德前线被俘的。德军将官的损失数量是苏军的2倍。如果按某些分类统计的话,这一差距还要更大,如,因意外事故死亡的德军将官是苏军的2.5倍,失踪的德军将官是苏军的3.2倍,被俘的德军将官是苏军的8倍,自杀身亡的德军将官则多达110名,这也说明到战争快结束时德军的士气是多么地低落!

 


苏军被歼集团军知多少

揭开苏联军事大百科全书的遮羞布——苏军被歼集团军知多少

被全歼的集团军如下:

第5、6(2次)、12、16、19、20、24、32、57集团军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爆发和面临德国入侵威胁的情况下,第5集团军于1941年1月在基辅特别军区组建。卫国战争前夕,第5集团军编有:步兵第15和第27军,机械化第9和第22军,第2和第9筑垒地域及炮兵、工程兵等直属部队。

战争爆发后,编入西南方面军。集团军兵团和部队先后在布列斯特以南国境地区、科韦利、杜布诺、罗夫诺、日托米尔等地域,以及依托科罗斯坚筑垒地域既设阵地实施防御战斗。7月11日至9月20日,在基辅方向参加对优势德军的防御交战(参见基辅战役),在上述阻击战中,其兵团和部队损失惨重。9月20日,第5集团军野战领率机关被撤销,兵团和部队用以补充西南方面军其他集团军。”

实际是所有兵团和部队全部被歼灭,野战领率机关被德军“撤销”,司令员波塔波夫少将被俘。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第6集团军于1939年8月在基辅特别军区组建。1939年9月,在乌克兰方面军编成内,参加苏军向西乌克兰的进军。卫国战争前夕,第6集团军(辖步兵第6、第37军,机械化第4、第15军,骑兵第5军,第4、第6筑垒地域,炮兵及其他部队)在利沃夫方向克雷斯特诺波尔、格拉博韦茨一线地区展开。战争爆发,编入西南方面军,在其编成内在利沃夫西北参加边界交战。尔后,集团军虽经艰苦奋战,但在德军优势兵力突击下被迫撤至布罗德、扬波尔和别尔季切夫。7月,集团军(7月25日起编入南方面军)参加乌曼战役(参见基辅战役)。第6集团军在乌曼东南经艰苦防御战斗后,遂于8月10日被撤销,所属兵团和部队用以补充南方面军其他集团军。”

又是一个莫名其妙被“撤销”的集团军,实际同第5集团军一样,司令员穆兹琴科中将被俘,而南方面军得到的部队和兵团为零,一个人,一杆枪都没有得到。

“卫国战争爆发时,第12集团军辖步兵第13、第17军、机械化第16军和第10、第11、第12筑垒地域、以及炮兵,工程兵等部队,编入西南方面军。

集团军所属兵团和部队参加斯坦尼斯拉夫以西边界地区的交战,在文尼察方向进行激烈的防御战斗,阻击优势德军进攻。1941年7月下半月,在南方面军编成内,在乌曼方向进行防御战斗。由于德军实施翼侧突击,其突击集团已进至五一城地域,第12集团军多数兵团和部队于8月2日陷入重围(参见基辅战役),并在此条件下苦战五昼夜。突围后,集团军野战领率机关于1941年8月10日被撤销,所属部队用以补充方面军兵团和部队。”

同上面一个集团军一样,在乌曼战役中同时被歼灭,司令员波涅杰林少将被俘。

“1940年7月,第16集团军在外贝加尔军区组建。该集团军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和面临日军入侵威胁的条件下组建的。

组建后,在外贝加尔担任边防任务。卫国战争爆发后,集团军(辖步兵第32军、机械化第5军、炮兵等直属部队)调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预备队,后经铁路调至斯摩棱斯克地域,7月中旬,就地编入西方面军,并在其编成内参加斯摩棱斯克交战(1941),尔后,参加莫斯科会战(194l一1942)。1941年10月初,第16集团军野战领率机关奉命将所属兵团和部队分别转隶第19和第20集团军,此后,则将维亚济马地域作战(参见维亚济马—布良斯克战役)的许多兵团和部队编入自己的建制。”

真是搞笑,用这种方法来避免被歼灭。

“1941年6月在北高索军区首次组建。最初编有步兵第25、第34军,机械化第26军,步兵第38师和其他部队,编入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预备队。

1941年7月初,转隶西方面军,在维捷布斯克方向对德军优势兵力进行艰苦的防御战斗,并参加方面军在维捷布斯克地域实施的反突击。7—9月初,参加斯摩棱斯克交战(1941),在交战进程中箝制德军大量兵力,予德军重大杀伤,并协同方面军其他军团和兵团,打破了德军统帅部企图从行进间突向莫斯科的计划(参见莫斯科战役)。10月,参加维亚兹马—布良斯克战役。德军在亚尔采沃以北和叶利尼亚西南突破西方面军的防御,其突击集团进至维亚济马地域,使第19集团军兵团和部队陷入德军重围。他们在艰苦条件下,继续坚持顽强的防御战斗,箝制了大量德军。10月中旬,集团军部分兵团和部队突围奏效,且战且退,撤至莫扎伊斯克防线。”

什么“且战且退”?到达莫扎伊斯克防线的部队一开始就不在包围圈里!

 

“第20集团军,1941年6月在奥廖尔军区首次组建,隶属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最初编有步兵第61、第69军,机械化第7军,步兵第18师,炮兵、工程兵和其他直属部队。

1941年7月2日,转隶西方面军,部队尚未集结完毕,即在白俄罗斯投入对德军的防御战斗。7月6日,集团军所属机械化第7军参加了方面军在奥尔沙以北对德军实施的反突击。7月中旬以前,集团军所属兵团和部队在奥尔沙和鲁德尼亚地域坚守防御地区,并箝制了进攻斯摩棱斯克的大量德军。7月下半月至9月初,集团军参加斯摩棱斯克交战(1941),交战进程中,其兵团和部队与方面军其他军团和兵团协同作战,顽强阻击,实施连续反冲击和反突击,箝制敌优势兵力,使其遭受重大损失,从而打破了德军从行进间突向莫斯科的计划。9月,第20集团军各兵团为掩护多罗戈布日方向,在亚尔策沃以南进行顽强的防御战斗,10月参加了维亚兹马—布良斯克战役。此次战役中,德军在亚尔策沃以北和叶利尼亚西南突破西方面军防御,其突击集团进至维亚济马地域,因此使第20集团军陷入德军合围。集团军在极为艰苦的情况下,继续进行顽强的防御战斗。集团军部分部队突围奏效,且战且走,撤至莫扎伊斯克防线。1941年10月20日前,集团军野战领率机关被撤销,其所属兵团和部队补充了方面军其他兵团和部队。”

大家已经习惯了这种办法,这个集团军的实际命运我就不说了,但是它的集团军司令叶尔沙科夫中将没有被俘,而是光荣牺牲。

“第24集团军,1941年6月在西伯利亚军区首次组建,直属最高统帅部大本营。1941年7月,集团军辖步兵第52、第53军和炮兵、工程兵等兵团(部队),进至维亚济马地域,继续留作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预备队,奉命构筑涅利多沃、别雷、多罗戈布日防御地区,并将主力集中于斯摩棱斯克、维亚济马方向。

7月15日,编入后备方面军,7月21日至29日,与西方面军军团和兵团协同作战,扼守别雷、多罗戈布日和叶利尼亚地区。集团军在防御战役进程中,实施两次反突击;战役初期,集团军协同第37集团军,以右翼兵力对从北面包围斯摩棱斯克的德军重兵集团实施了第一次突击,并阻止了德军的进攻。战役即将结束时,又以左翼兵力对由叶利尼亚地域向多罗戈布日进攻的德军集团实施了第二次突击。7月30日,第24集团军转隶预备队方面军,8—9月,在其编成内参加叶利尼亚战役(1941)。战役进程中,在叶利尼亚地域重创德军,清除了叶利尼亚突出部。尔后,第24集团军扼守叶利尼亚以西和西南防御地区。10月上半月,集团军兵团和部队因敌优势兵力的翼侧突击,于维亚济马以西地域,先后陷入半合围和合围状态,被迫进行艰苦的防御战斗(参见维亚济马—布良斯克战役)。到10月20日,集团军野战领率机关被撤销,而其突围成功的兵团和部队则用以补充西方面军其他兵团和部队。”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集团军前不久还诞生了第一批近卫军兵团(4个师)。可以称之为“老近卫军”吧。

“第32集团军1941年7月在莫斯科军区组建,直属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最初编有民兵第2、第7、第8、第13和第18师,炮兵及其他部队。

7月14日编入后备方面军,7月18日编入莫扎伊斯克防线方面军。7月末,在库舍列沃、卡拉恰罗沃(莫扎伊斯克西北)一线地区设防。7月30日编入预备队方面军,尔后变更部署,在莫索洛沃、米舒季诺、捷列霍沃和多罗戈布日一线地区展开。10月3日起,集团军进行艰苦防御战斗,以阻击德军优势兵力对维亚济马的进攻。10月7日,集团军与西方面军和预备队方面军部分兵团和部队在维亚济马以西地区德军敌分割。集团军尚有战斗力的兵团和部队虽陷重围,但仍继续苦战,部分人员化整为零,小群分散,脱出合围,与方面军其他部队会合(参见维亚兹马—布良斯克战役)。集团军脱出合围的兵团和部队分别转隶第16和第19集团军,10月13日,集团军野战领率机关被撤销。”

这是个民兵集团军,其分别转隶的集团军也是被歼灭的,真是岂有此理!

“第57集团军,1941年10月在北高加索军区斯大林格勒地域首次组建,直属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最初编有步兵第333、第335、第337、第341、第349、第351师,骑兵第60和第79师及航空兵等直属部队。

11月初,集团军(番号为独立第57集团军)转隶西南方向总指挥统辖,留作预备队。1942年1月1日起,编入南方面军,在其编成内,于伊久姆城地域实施防御战斗。巴尔文科沃—洛佐瓦亚战役(1942)中,集团军在方面军主要突击方向担任进攻,参加收复巴尔文科沃城(1月23日)和其他居民地。尔后,集团军兵团和部队在南方面军编成内,5月21日起在西南方面军编成内,于洛佐瓦亚以南和东南北顿涅茨河和顿河地域实施艰苦的防御战斗。6月初,调方面军预备队,于瓦卢伊基、库皮扬斯克、罗韦尼基以东地域整补。”

干什么要整补?这个集团军在哈尔科夫的冒险中被全歼了,集团军司令波德拉斯中将阵亡。

“1941年8月末,第6集团军在南方面军步兵第48军基础上再次组建。最初编有步兵第169、第226、第230、第255、第273和第275师,骑兵第26,第28师,坦克第8师,歼击航空兵第44师,炮兵,工程兵及其他部队。组建后,在第聂伯河左岸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西北地域设防。9月末,转隶西南方面军,在其编成内实施顿巴斯战役(1941)。1月,集团军参加巴尔文科沃—洛佐瓦亚战役(1942),5月,参加哈尔科夫交战(1942)。6月初,集团军野战领率机关被撤销,其兵团和部队突出合围后,均被西南方面军收容,留作预备队。”

还是第6集团军,第二次被歼灭,值得一提的是德军第6集团军也是2次被全歼,看来这个数字作番号的部队在苏德战场上都倒霉透了!

也许有遗漏,以后再补充。

补充一些:

我们注意一下,上述被歼灭的集团军主要集中在三场战役中:基辅会战、维亚济马战役和哈尔科夫战役(苏军称之为巴尔文科沃——洛佐瓦亚进攻战役)。基辅会战的失败责任,主要由斯大林来负,还有赫鲁晓夫。维亚济马战役科涅夫固然应负直接责任,然而当时朱可夫不在莫斯科,莫斯科附近的防御是斯大林亲自部署的,所以也可以算在他的帐上。而哈尔科夫战役则是铁木辛哥元帅的信口开河和斯大林的轻信。那么三场战役看来都是斯大林的责任了,实际是这样的吗?否!

斯大林虽然是苏联的最高统帅,然而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刚愎自用,他在任何战役前都要广泛听取专家们的意见。斯大林有急于求胜的心理,但这是任何身在哪个位置的人都不能避免的。关键就在于这些“专家”们是刻意地去迎合斯大林的这种心理还是实事求是地向斯大林分析战场的真实情况。赫鲁晓夫、铁木辛哥这些人可以地去迎斯大林的心理,结果遭到了惨败,而朱可夫一贯实事求是地向斯大林报告情况,因此他领导下的部队极少遭到惨败。(我认为这是朱可夫最为可贵之处)当斯大林的最高统帅部开始由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这样的人组成之后。德军就再也难以利用苏军的弱点了。后来苏军还有几次败仗,但那往往都是进攻战役接近结束,力量用尽时的“必然挫折”,与战略指挥无关。

我们不妨再回忆一下:苏军在战争开始时为什么没能做好战争准备,迎接德军的突然袭击?实际上也是由于边境军区司令们为了迎合斯大林希望战争推迟的心理虚报敌情。斯大林之所以会痛下决心枪毙有“坦克专家”之称的巴甫洛夫大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虚报敌情对苏军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

将卫国战争中苏军失利的原因都推给斯大林是不恰当的。苏军将领们也必须相应地承担这些责任。《孙子兵法》云: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


1940年的苏联将军及其身前身后

众所周知,1937-1938年的肃反,众多在苏俄内战、西班牙内战以及援助中国抗击日本侵略的战争中获得宝贵战争经验的苏军将领遭到清洗,根据前工农红军高级军事学校校长A.I.Todorsky的统计,遭到清洗的军队将领包括:5个苏联元帅中的3个,4个一级集团军级指挥员中的2个,12个二级集团军级指挥员中的全部,67个军级指挥员中的60个,199个师级指挥员中的136个和397个旅级指挥员中的221个。大批临时新提拔的将领严重缺乏指挥经验,造成红军战斗素质明显下降。军队的状况迫使斯大林在苏共十八大召开前夕终止了大规模清洗活动。到1940年,先后释放了一些富有经验的被关押将领,他们包括:第六骑兵军军长旅级指挥员戈尔巴托夫、莫斯科军区副司令员军级指挥员L G 彼得洛夫斯基、第五骑兵军军长师级指挥员K K 罗科索夫斯基、远东方面军滨海集群司令员师级指挥员K L 波德拉斯、第26骑兵师师长旅级指挥员S P Zybin、远东特别集团军参谋长实际指挥员E Ya Magon、师长旅级指挥员A I Zygin和其他人,在苏德战争爆发前后,这些将领大多重新返回了军队。

重新回到军队的这批将领大多在后来的战争中表现出色,很多人在战争中牺牲。西方面军第21集团军63步兵军军长L G 彼得洛夫斯基中将,1941年8月在指挥部队突围中阵亡;西南方面军第57集团军司令员K P 波德拉斯中将勇敢地在乌克兰和莫斯科战斗,1942年5月在哈尔科夫展望;西方面军第45步兵军军长 E Ya Magon少将勇敢作战,1941年8月失踪;西南方面军第37步兵军军长、旅级指挥员S P Zybin在乌克兰艰苦作战阻挡德军的疯狂进攻,1941年8月初在德军Polotsk包围圈中阵亡;A I Zigin少将在战争开始的时候临时代理师长,1941年8月在突破大卢京附近的包围圈时,他勇敢地带领部队穿过德军封锁线回到苏军后方,因而被授予列宁勋章。他后来先后被任命为第30集团军副司令员、第58、39和第4近卫集团军司令员,转战于加里宁方面军和乌克兰,1943年9月27日在波尔塔瓦阵亡,当时他已经是一名中将。

在1940年5月7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决定重新实行军衔制,在同一天,G I 库里克、总参谋长B M 沙波什尼科夫和国防人民委员S K 铁木辛格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1940年6月4日,根据苏联人民委员的命令,新军衔授予了982名将军,其中获得大将军衔的有:G K 朱可夫,K A 梅列茨科夫,I V 秋列涅夫;上将军衔授予:I R 阿帕纳先科,O I Gorodovikov,A D Loktionov和G M Shtern;坦克兵上将D G 巴甫洛夫,炮兵上将N N 沃罗诺夫和V D Grendal,中将军衔中有81个非作战部队军官,8名内务人民委员部军官和33名作战单位军官;少将军衔中有479名非作战单位军官和373名作战部队指挥员。全部将领的照片和简历均被印刷在报纸上进行宣传,这种非同寻常的举动虽然取到了振奋军心民心的作用,但也带来一个副作用:在随后爆发的战争中,纳粹德国的情报机关按照这些照片按图索骥去识别在各个战线和战区中的苏军指挥员。

新的军衔制度实际是与此前旧的集团军级、军级、师级和旅级指挥员相对应,这并未妨碍贝利亚继续散布他的“军事阴谋集团”论调,在1940-1941年间,内务部掀起新的一轮清洗浪潮,国防人民副委员P V Rychagov中将,人民防空指挥部主任G M Shtern上将,空军参谋部副参谋长 Ya V Smushkevich中将,波罗的海特别军区司令员A D Loktionov上将,空军学院校长F K Arzhenukhin中将,炮兵副司令员G K Savehenko少将,远程航空兵副部长I I Proskurov中将,莫斯科军区空军司令员P I Pumpur中将,空军训练部副部长E G Shakht少将,空军参谋长P S Volodin少将,国防人民委员部军工处长M M Kayukov少将以及其他人先后遭到逮捕关押,这批人员遭清洗严重削弱了苏军空军力量,其损失无法估量。

被逮捕的将领被贝里亚多次审查,A D Loktionov在1941年春天被召回莫斯科再没回到自己的部队;P V Rychagov在1941年4月12日被调到总参学院然后遭到逮捕,同一天,I I Proskurov被调离自己的岗位然后遭到逮捕;G M Shtern和Ya V Smushkevich在941年6月14日被逮捕,同年10月28日(这时战争已经爆发4个月),依照贝里亚的命令,他们在古比雪夫郊外被处决,P I Pumpur和E G Shakht则是在19423年1月被处决。这批含冤而死的将领直到五十年代末才被平反并恢复军衔和应得的荣誉。

当苏德战争爆发后,苏军严重缺乏富有作战经验的高级军事指挥员,1937-1940年间提拔起来的军事将领大多缺乏对现代战争的知识,对现代武器的认识也很浅薄,同时也欠缺对大集团作战的协调能力。例如在战争初期西方面军最困难的时刻,方面军司令员D G 巴甫洛夫竟然不在自己的指挥所,他丧失了对整个方面军部队的空子,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下达给各部队的命令含糊不清或者给于的指令严重不切合实际,结果导致了西方面军的重大损失。1941年7月16日,斯大林下达了命令,逮捕并处决了9名指挥员和政治工作者,他们是:D G 巴甫洛夫大将,西方面军参谋长V Ya Klimovskikh少将,方面军通讯主任A T Grigoryev少将,西方面军第四集团军司令员A A Korobkov少将,西北方面军第16步兵军军长I S Kosobutsky少将,南方面军第60山地步兵师师长M B Salikhov少将和他的助手师政委团级政治委员I G Kurochkin,南方面军第30步兵师师长S G Galaktionov少将和他的政委团级政委I K Yeliseyev。

弗拉基米尔 基里阿科维奇 特里安达菲洛夫,1894年3也14日出生在今天土耳其北部。1915年毕业于沙皇俄军准尉学校,随后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战争中任上尉营长。1918年参加红军,1919年加入苏共,在内战期间,先后在东方面军、南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与白军作战,历任连、营、团、旅长。1923年毕业于工农红军军事学院,毕业后先后任工农红军司令部处长、作战部部长、步兵军军长兼政委、红军副总参谋长。
特里安达菲洛夫在战争期间积累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在和平年代,在工作之余,他对红军的建设和编制进行了很多有益的研究,先后著有许多军史和军事理论著作,比较有名的有1926年出版的《现代军队的战役性质》、1927年的《战争与革命》等。特里安达菲洛夫在其著作中提出了使用各种坦克、航空兵和远程炮兵对敌人战术纵深同时进行突击,并认为这应当成为红军在未来战争中组织和实施战斗的主要形式,而且这些战斗手段的协同将是取得战斗胜利的主要条件。他是红军纵深战役战斗理论的奠基人之一。他的这些作战理念,在后来的苏德战争中得到了验证。

可惜天妒英才,这位才华横溢的将领英年早逝,1931年7月12日因为飞机失事去世,时年37岁。他被埋葬在莫斯科红场的克里姆林宫墙下。


苏德战争爆发后,一些在肃反中被逮捕后来又被释放的将领在战争中表现英勇。1941年8月16日统帅部270号命令中表彰了一批将领,他们是西方面军副司令员I V 博金中将;西南方面军第8机械化军军长N K 波佩尔和同一方面军124步兵师406步兵团团长T Ya 诺维科夫;西方面军第三集团军司令员库兹涅佐夫和他的集团军军事委员、二级集团军级政委N I 比尔尤科夫,他们两人带领第三集团军司令部及其残部498名官兵历尽千难万险突围而出。但命令也提及了一些其他将领,如第28集团军司令员卡洽洛夫中将;第12集团军司令员波涅杰林少将和第12集团军第13步兵军N K 基里尔洛夫少将,后两名少将确实是被德军包围后被俘,但卡洽洛夫的下落当时一时不为人所知。在270号命令中有这样一段话:“个别将领为我们的部队树了一个坏典型。”这句话后来被认定是针对卡洽洛夫而言,“集团军指挥部被包围后,立即显示出怯懦并向纳粹投降,卡洽洛夫的指挥部突围了,他的部队也突出了包围,但卡洽洛夫中将却率先投降,率先向敌人举起了双手。”

战争初期的混乱和复杂情况造成了这个草率的结论。现在我们知道,卡洽洛夫中将在1941年8月4日在指挥部队突围时阵亡于斯摩棱斯克附近一个名叫斯大任卡的小村边。后来突围而出的第28集团军政治部主任V P 特里希金和集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V I 克列斯尼科夫均向总政治部主任I Z 梅赫里斯汇报了卡洽洛夫阵亡的讯息,他们表示关于卡洽洛夫中将已经投降德军的消息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梅赫里斯是如何答复他们的呢?他对这两名军官说你们都是政治清白的人,所以你们才不相信卡洽洛夫是个叛徒,实际上“卡洽洛夫本人早就想投靠敌人,现在他已经成为敌人的同盟者。”因此这个为了取悦斯大林,并且为1941年夏天的清洗推卸责任的命令就这样被公布了。

1953年12月,V Ya 卡洽洛夫被平反,1965年5月,他被授予一级卫国战争勋章,1967年9月25日,在斯大任卡村外树立了一座纪念碑,上面铭刻着:“这里长眠着第28集团军司令员V Ya 卡洽洛夫将军,1941年8月4日他和他的战斗在这里壮烈牺牲”。
第12集团军司令员波涅杰林少将在1941年8月指挥他的集团军与穆济琴科中将指挥的第6集团军一起,陷入德军的重重包围中。8月7日,12集团军各部队被德军打散,I G 波涅杰林少将打完了他的所有弹夹,然后与德军展开英勇的白刃战,在格斗中被德军击倒被俘。而他手下的军长N K 基里尔洛夫少将则是被炮弹震昏后被俘的。

然而在那份命令中是这样描述波涅杰林被俘的:“他没有显示出必要的操守和必胜信心......他惊慌失措,怯懦地向敌人投降”;对于基里尔洛夫:“他从战场上逃跑并且向敌人投降。”很明显,这样的结论十分草率并带有很大的倾向性。斯大林为此将西南方向总司令S M 布琼尼调离,并责备他没有责任心,要对第六和第12集团军的重大损失负责。
而纳粹则迅速地利用这些战俘进行宣传,这些将军与德军军官在一起的照片被印刷在传单上用飞机散布在苏军阵地上。但这是一个阴谋,P G 波涅杰林和N K 基里尔洛夫以及V Ya 卡洽洛夫都是忠诚的红军将领,巴格拉米扬元帅在战后的回忆录中这样描述波涅杰林:“他大概是我们集团军司令员中文化程度最高的一位了。他指挥过步兵师,曾任列宁军区参谋长,领导过伏龙芝军事学院战术教研室。他深谙高级兵团战术,精通军事学术问题,在我们军区享有很高威信。”

如果波涅杰林要背叛他的祖国,那么在他被俘的时候完全就可以那么做,但是他一直保持着对祖国的忠诚。后来,弗拉索夫曾经去波涅杰林所在的穆尔黑德战俘营去寻求支持者,波涅杰林愤怒地痛骂了他。波涅杰林在战俘营中经受了非人的折磨,后来被美军解放,经法国返回苏联。N K 基里尔洛夫少将与波涅杰林将军的遭遇大致相同,基里尔洛夫还在臭名昭著的达豪集中营关押过,1945年4月他被盟军从集中营中解放。
在1945年春天,从集中营中解放出来的苏军将领先后返回苏联,他们中就有波涅杰林和基里尔洛夫。在接下来的政治审查中,有几个战俘回忆说他们在战俘营里对“斯大林主义战略性的机动防御”和“斯大林主义天才的军事”胜利表示质疑,因此在1945年12月30日,波涅杰林和基里尔洛夫以及其他人被逮捕,审查持续了五年,这期间贝里亚的清洗工具先后捏造了一系列阴谋案件,逮捕了大批人员。1953年8月25日,关押在列夫尔托沃监狱内的将军们被再次提审,这次他们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并立即处决。波涅杰林的宣判书上说:“在担任第12集团军司令员职务时,使部队陷入敌军的包围中,他没有显示出必有的操守和必胜的信心,并在1941年8月7日惊慌失措地逃跑,违背了军人的誓言,背叛了祖国,不加抵抗地投降了德军,而且向他们提供了关于第12和第6集团军的相关情报”。N K 基里尔洛夫的判决书上写道:“他,作为第13步兵军军长,背叛了祖国,在1941年8月7日不加抵抗地投降了德军并且在审讯期间向德军提供了军各级部队的机密情报。”
两人蒙受的不白之冤,在三年后的1956年1月29日终于被平反。

苏德战争期间,苏军将领伤亡惨重,在整个战争期间,超过150名将军阵亡,他们中有六分之一的人是在1940年6月以前获得将军军衔的。在战争爆发后的初期,也就是六月到十二月期间,阵亡的各级将领就有:西南方面军司令员M P 基尔波诺斯,集团军司令员S D 阿基摩夫,V Ya 卡洽洛夫,M P 彼得洛夫,P S Pshennikov,K I Rakutin,A K 斯米尔诺夫和P M 菲拉托夫,军级指挥员P N Akhlyustin,V B Borisov,S I Yeremin,S M kondrusev,F D Rubtsov ,M G Khatskilevich和N M Shestopalov,还有大约30名师长。倒在战场上的还有西南方面军参谋长V I 图皮科夫,第26集团军副司令员和后勤主任I I Trutko,第23集团军机械化和装甲兵主任V B Lavrionovich,第16集团军炮兵主任T L 弗拉索夫和第18集团军的A S Titov,西方面军筑垒地域副司令员I P Mikhaylin,奥廖尔军区参谋长A D Korneyev少将等人。

1942年又有一些将领牺牲,其中最显著的就是在哈尔科夫战役,他们包括第六集团军司令员A M 哥罗德尼扬斯基中将,西南方面军副司令员F 科斯坚科中将,西南方面军骑兵副司令员L V 博布金少将,第五十七集团军司令员波德拉斯少将,第九集团军参谋长阿尼索夫少将等。1943-1945年阵亡的将领数量比战争初期的两年少两倍。
在战争期间,有超过50名苏军将领被俘,他们多数是在负重伤和完全无助的情况下被俘的。这些将领包括集团军司令员S V Vishnevsky,M F 卢金,I N 穆济琴科,P G 波涅杰林和M I 波塔波夫。集团军副司令员K L Dobroserdov,G M Zusmanovich和A D Juleshov,军长P D Artemenko,Ye a 叶戈洛夫,I A Kornilov,N K 基里尔洛夫 I S 尼基京和M G Snegov,师长Kh N Alaverdov,A S Zotov,S Ya Ogurtsov,I A Presnyakov ,V I Prokhrov,N I Proshkin ,N T 罗曼诺夫,M B 沙里霍夫 I M Skugarev ,S A Tkachenko, Ya i Tonkonogov和其他人。这些将领身处敌人的战俘营和集中营,大多能保持自己对祖国的忠诚,其中坚贞不屈,在敌人严刑拷打下毫不屈服的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前第五集团军司令员波塔波夫和军事科学院博士工程兵中将德米特里 米哈伊洛维奇 卡尔贝舍夫。两人均在集中营内担任抵抗组织的领导,后者是苏军中杰出的要塞工程师,在西方面军因受严重震伤被俘,他先后被纳粹关押在扎莫希奇,马伊达内克和奥斯威辛集中营,在战俘中积极进行反法西斯的地下工作。1945年在毛特豪森集中营被纳粹发觉,2月18日在酷刑中受尽折磨而死,时年65岁。

象卡尔贝舍夫一样,多数将领积极参与战俘营和集中营的反法西斯地下工作,有些人因此而牺牲。I S NIkitin和Kh N Alaverdov积极组织地下组织 ,1942年在汉密尔斯堡集中营被杀害;1943年V I 普罗霍罗夫在弗罗森堡集中营被拷打致死;1944年A D Kuleshov和S Ye Danilov在同一集中营被拷打致死。在监狱中被处决的还有S A Tkachenko和G I Tkhor。N I Proshkin则病死在集中营中。1945年4月21日,撤退中的纳粹谋杀了关押在乌尔兹堡要塞中的一批苏军战俘,他们中有前任第五集团军炮兵主任炮兵少将V N Sotensky。苏联被俘将领在集中营中的事迹还有许多有待于人们去探索和研究。

只有少数被俘的苏军将领能活着看到胜利的那一天。在1945年,苏军和盟军从纳粹集中营中解放的苏军将领有:S V Vishnecsky, A S Zotov,I A Kornilov,N K 基里尔洛夫,M F 卢金,I N 穆济琴科,P G 波涅杰林,M I 波塔波夫,P R Sysoyev,Ya I Tonkonogov和其他人。但新的磨难在他们的祖国正等待着他们。
也有极少数苏军将领成了可耻的叛徒。他们中有第二突击集团军司令员A A 弗拉索夫中将,西北方面军参谋部作战处处长F I 特鲁辛少将,第21步兵军参谋长D Ye 扎库琴少将以及另外几人。这些人在1946年8月被公审后处决。

在战争年代,从1940年的将军中有很多将领脱颖而出,其中被提拔为元帅的无疑以朱可夫最为耀眼夺目。1943年1月18日,朱可夫第一个在战争中被授予元帅军衔,随后晋升为元帅的还有:华西列夫斯基、戈沃洛夫、科涅夫、马林诺夫斯基、梅列茨科夫、罗科索夫斯基和托尔布欣。在战后被提升为元帅的还有戈里科夫、扎哈洛夫、叶廖缅科、莫斯卡连科、索科洛夫斯基和崔可夫。

卫国战争期间,第一批晋升为苏军兵种主帅军衔的人员中有十名是1940年的将军,他们是阿斯塔霍夫、沃罗布耶夫、沃罗诺夫、诺维科夫、雷巴尔科、法拉列耶夫、费多任科、雅科夫列夫、切斯塔雅科夫。这批将领在1940年就已经是少将军衔。

1940年的将军中有32人在战争期间成为方面军司令员,另有更多的人担任方面军副司令员和各级战斗部队的指挥员,其中有120名担任了集团军司令员,50人任集团军参谋长或副司令员,有130人任步兵军、机械化军、坦克军和航空军军长职务,超过800名将领先后参加了苏德战争的战斗。
当然也有个别将领在战争中军衔被降低,他们中比较显著的例子就是G I 库里克,还有D T 科兹洛夫和V N 戈尔多夫。
为了表彰将领们在战争中的优异表现,下列将领被授予胜利勋章:戈沃洛夫、科涅夫、马林诺夫斯基、梅列茨科夫、罗科索夫斯基和托尔布欣。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均被两次授予这一荣誉。
1940年的将领中,在此前的各次战争中(西班牙内战、中国抗日战争、诺蒙坎、哈桑湖以及苏芬战争),共有44人获得苏联英雄称号,在苏德战争中,另有70人加入了这一行列。其中华西列夫斯基、扎哈罗夫、科涅夫、列柳申科、马林诺夫斯基、莫斯卡连科、诺维科夫、罗科索夫斯基、雷巴尔科和崔可夫等人两次获得这一荣誉,而朱可夫则获得了四枚金星。
现在苏联1940年的那批将领已经成为历史,但这批将领的故事仍然有许多事情值得大家研究。

 

“转贴自苏联主义网www.cccpism.com”


 


Copyright 2008 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